第202章 毒皇

    他这种悲伤的语气夏天之前听到过,那是在他的爱妻洛小妖死亡的时候。

    唐夜麟的心理接受能力极强,这一点毋庸置疑,能够让他发出这种语气的,一定是什么大事情!

    会议室里面太吵,夏天走出来站在外面的大阳台上面问道“什么事情?慢慢说…我知道你不是那种语无伦次的人。”

    “老爷子快不行了。”唐夜麟的一句话干净利落,但却让夏天猛然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你说什么?”

    他口中的老爷子,就是华夏国之前的国之铁三角之一的骆孤城,在华夏国之王战役的时候,这个让夏天所喜欢的老爷子细腻的帮了天门不少的忙,他清楚局势,顺应天命,温文尔雅,身上有一种岁月的沉淀感,是夏天难得尊敬的长辈之一,而骆孤城老爷子的实力也十分强大,超圣入神的级别,能够使用圣光,更是华夏国不可或缺的防线。

    很难理解,他快不行了…这句话之下到底隐藏着多少故事?

    在唐夜麟的诉说下,夏天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起因还是因为神武辉耀。

    将东帝汶国家攻克之后,神武辉耀信心大振,打算趁热打铁,一举拿下菲律宾,刚刚开始的时候的确非常的顺畅,但是之后就越来越困难起来,菲律宾的政府和当地的黑帮在国家存亡的面前完全抛弃了成见,合并到一起,全副武装的抵挡着神武辉耀的进攻,虽然菲律宾周边的城镇连连失守,被辉耀所攻克,但是主都岛-马尼拉,却形成了一道由政府和黑帮联合武装起来的铜墙铁壁,辉耀久攻不下之时,再次派遣处一只骑兵。

    “神武辉耀用兵的方式非常的特殊,他从来不局限于一点,他很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来发动进攻,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表面上进攻着马尼拉,但是暗地里面却攻击着与菲律宾相邻的城市—文莱。”

    夏天听他这么说点点头“我也听说了,辉耀最喜欢的就是我们华夏国的兵法。”

    文莱是东南亚「十一国」之一,面积很小,但是周围的水域相当的广泛,有好几条巨大的海流、河流。

    神武辉耀表面上让鬼狱会在马尼拉的的附近徘徊,暗地里面派遣出百艘去攻打文莱,文莱国王胆小如鼠,加上神武辉耀无比霸气的威慑力,他见与世界政府无法取得联系,连忙联系华夏国政府,并从辉耀的包围中杀出一条血路,直奔华夏国政府找到了骆孤城。

    “老爷子本来想要坐视不理的,他虽然有权力插手,但是毕竟上了年纪,不像年轻的时候可以东奔西跑。”

    “后来呢?”夏天问的时候,已经告诉了拉斐尔,他马上要去帝都一趟,准备好飞机。

    神武辉耀,他的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铁血主君,在攻打文莱的时候,他就已经和文莱的第一高手—毒皇,认识并勾搭在一起,他们以军舰的轰炸为暗号,所以当辉耀的军舰围着文莱攻打周边城市的时候,文莱的天空中也飘起了大片大片的紫色毒雾,范围极其广泛…周边城市的无数战士们和居民都是身中剧毒,全身浮肿根本无法动弹,毒雾随着狂风在天空中越来越广,从周围的海港城镇一只飘散到市区内,并且朝着主都散去…

    文莱的人民可以说是身陷水深火热之中,骆孤城老爷子不忍心看到这么多同胞受苦受难,前往文莱去寻找毒皇,试图将劝服,让他离开这次辉耀攻打的国战之中。

    带着一艘小型的战舰和几十名华夏国政府战士,骆孤城孤身一人朝着文莱前进。

    从广袤无边的大海,到可以看到尽头的湖泊,周边的风景也一直在变。

    文莱…野蛇沟…

    水是黑色的,一个华夏国的战士好奇的拿着一根树枝去水底里面不断的搅动,结果当树枝挑出水面的时候,下面缠绕满了一根根花花绿绿的毒蛇,全部都张牙舞爪散发着一种野性的凶猛,“呀!”战士吓得扔掉树枝一屁股坐在地上,魂都被吓得丢了几个,站在最前方的骆孤城淡定的扫视着旁边垂过来的树叶

    “这里是文莱第一高手毒皇居住的地点,当然是充满了处处危机,大家都各自小心点。”

    说话间,手掌上面带着圣光将旁边延伸过来树枝上面的一根根毒虫弹射的飞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条水蛇从前方的草丛中弹射出来,一名战士拔出腰间的战刀,一刀两断。

    “老爷子,这鬼地方也太邪乎了,这毒皇到底是什么来头啊?让您千里迢迢的赶过来见他。”战士用纸巾擦拭着刀刃上面的鲜血问道。

    骆孤城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毒皇,反正你们只要他是一个脾气古怪的老家伙就行了,如果说在世界上面用毒的话,他是绝对的大拇指,当初就连十神众战员的剧毒女皇·克里斯蒂娜都要过来慕名拜师,不过毒皇的脾气十分古怪,而且他有弱点,那就是年轻的女孩儿,想要当他徒弟,就必须要被他玩弄,还不是那种正常的玩弄。”

    “那不就是心理变态嘛!”后面听着的战士笑起来“就是一个老色魔嘛!”

    “小声点!”骆孤城提醒道“咱们这次不是来战斗的,而且毒皇最讨厌别人来他的地盘闹事。”

    野蛇沟前方一百米河流的旁边,一个坐在椅子上面披头散发的老家伙拿着一根眼镜蛇权杖在不断的打盹,他的头发长而发粘,上面蠕动这一根根黑色剧毒的毛毛虫。

    睡的很香的他张开嘴巴流着涎水,漆黑无比的牙齿中一缕缕黑色腥臭的涎水不断的流淌出来,他的脸扭曲了几下,昂起头“哈欠”一声,从鼻孔里面喷射出两根蜈蚣。

    他迷迷糊糊的抓起身边泡着一根根剧毒蛇的蛇酒往嘴巴里面灌了几口。

    喝的享受,又从口袋里面掏出麻叶子,卷好后吞云吐雾。

    耳朵灵敏一动,刚好听到那个战士说那句话“他就是一个老色魔嘛…”

    “谁闯我野蛇沟?我让你九条命都没得回。”毒皇气愤的站起来,看起来已经七十多岁的身体带着1.6米的小小身躯朝着前面奔跑,随后解开裤子,用力的朝着野蛇沟里面撒了一泡尿。

    “滚吧!”他转过身一手拿着权杖一手提着自己的裤子。

    居住的小屋前方燃烧着一堆篝火,篝火上面放着一个鼎罐,毒皇嘴巴里面流淌着涎水掀开鼎罐,一股浑浊的臭气迎面扑来,但是这股臭气到了他鼻腔里面便是世间上面最美丽的香味,鼎罐里面煮着什么?癞蛤蟆…毒蛇…蜈蚣…毒蚂蚁,完全是一锅乱炖。

    他将权杖放进去用力的搅拌着,不断的说着“马上就能够开吃了,马上就能够开吃了。”

    而此时此刻野蛇沟上面骆孤城等人乘坐的战舰上面,伴随着毒皇的一泡尿下去,长达几千米的野蛇沟的水顿时全部变成了紫色,一个眼尖的战士发现后大叫起来“老爷子,老爷子…水…水变颜色了。”

    骆孤城一惊,迈动着沉稳的脚步朝着下面一看,果然…黑色的水已经变成了紫色的水,并且不断的“咕噜咕噜”涌上来一股股的气泡,那些气泡涌动出来,紧接着整条沟上面都飘出一缕缕紫色的浓烟,骆孤城迅速的捂住自己的鼻子,对着旁边大吼道“所有人,赶紧用沾染这尿液的布捂住自己的鼻腔,这些雾气全部都充满了剧毒,呼吸进去一口,五脏六腑都要烂的干干净净,我没有危言耸听,不想要死的话赶紧照做。”

    有老爷子镇着场面,战士们动作整齐,不慌不乱,全体脱裤子撒尿。

    野蛇沟现在的情景真的是无比的恐怖,整条沟的水都充满了剧毒后,里面的一条条毒蛇将脑袋全部从水中探出来,水下的身体不断的蠕动这,仿佛在跳着一个诡异的舞蹈一样,看着那些浮在水面上面的蛇头,战士们全身毛孔张开,寒毛顿起,一个个双腿颤抖,感觉来到了人间炼狱一般。

    看着前方野蛇沟旁边升腾起来的烟雾,骆孤城确信那就是毒皇暂时居住的地方。

    拉了拉自己的西装,老爷子化成一团圣光“嗡”的一声冲刺出去,只看到他双腿在野蛇沟的水面上不断的踩踏,“嗡嗡…嗡嗡嗡…”一朵朵花瓣状绽放的圣光将水面震荡出一圈圈的涟漪,随后老爷子全身再次化成金光,冲腾而起,毒皇停止了搅拌鼎罐内一锅炖的时候,骆孤城已经背着手站在他的身后。

    破茅屋、烂环境、恶补食,骆孤城扫视了一眼后一声叹息“看来你从华夏国离职后,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清苦了,也一天比一天没有追求了,好久不见我的老朋友,给我这张老脸一个面子吧,神武辉耀如此高调的进攻东南亚,想要吞并这些国家,他会遭到报应的,世界政府不动手,其余的主君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天门的目标,也是东南亚呢。”

    “夏天VS神武辉耀,倒是一场让我期待的战斗呢。”毒皇背对着骆孤城咧开嘴笑道。

    “停手吧。”骆孤城好言相劝“国战,不要参与,打的越激烈,死的人越多。”

    毒皇转过身握紧了眼镜蛇权杖,抬起头,嘴唇上面还沾这一条毒蟾蜍的大腿,他用舌头卷进来,咀嚼着说道

    “我要是说不呢?”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