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黑白棋

关灯
护眼
    蝎子尾巴在骆孤城的胸前狠狠的一下切割,一道剧毒的伤口在老爷子的胸膛前方。

    虽然知道毒皇的毒世界上除了“药王宝鼎”根本就没有东西可以解,但是为了续命,骆孤城还是盘腿坐在地上,双手伸出做托天状,眉心、心口、丹田之处闪耀出三道璀璨的圣光,圣光缓缓旋转,在全身的各处猛烈的冲刺,对毒性的蔓延起到了绝对的缓解作用,“噗!”骆孤城狠狠的吐出一口毒血。

    “哈哈哈…”前方的毒皇笑着笑着也是瞪大眼睛捂住自己的心脏,身体摇摇晃晃的倒在地上,憎恨的看着骆孤城“这种感觉怎么样?你不知道,我想要让你品尝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我等了多久,是不是很爽啊?啊?”

    野蛇沟里面的战舰很快的冲刺过来,战舰停下来,一个个的政府战士们顺着小道跑了上去。

    看到两人情况的时候,战士们震撼不已“老爷子…”其中一个战士看到骆孤城面色苍白,胸前更是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他愤怒的他宛若一条发狂的疯狗,冲刺到毒皇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你敢碰我?”毒皇虽伤,但强者的气势依然在。

    “我不光要碰你,我还要…”他刚刚想要举起拳头击打。

    在他揪着毒皇衣领的那只手上,一根根五颜六色的蜈蚣在他的手臂上面疯狂的蠕动后,全部都硬生生的钻入他的毛孔之中,这个战士狠狠的扣动着自己的皮肤怒吼着站起来,他的一张脸不断的扭曲着,在吼声中脸上的毛孔不断的扩张着,一根根的蜈蚣不断的从脸上钻出来。

    “痒……痒…我好疼!”战士在地上不断滚动着,疯狂的用手抓着自己。

    “给他一个痛快,不要接近毒皇。”骆孤城一说话不断的咳嗽。

    对不起了弟兄!战士们拿起机枪,对着那名战士疯狂的扫射着,“啪啪啪啪”的子弹的火花在他的身体上面爆炸,一些子弹打进他的肚子里面,从肚子上面的伤口中一根根蜈蚣不断的钻出来,蠕动着全身沾染满了黏液,让人忍不住的泛起一阵阵的恶心,随后战士们左右开弓,一批人去救骆孤城,一批人对着毒皇不断的开枪扫射。

    不断中弹的毒皇“哈哈哈”的大笑着“你们打不死我的,我有五毒护体,你们干不掉我的。”

    上了战舰的骆孤城对着那边不断的喊道“撤退!你们快点撤退!”

    “呕!”毒皇的嘴巴里面呕吐出来一根根的毒蛇,那些毒蛇一接触到地面上便巨大化,吐着蛇信子不断的蠕动过来,战士们一边开枪一边撤退,全体上了战舰后,野蛇沟的河面喷洒处一股股的激浪,战舰迅速的逃离着这里,后方,趴在地上的毒皇面前的翻过身,一条鲜红的鸡冠蛇游动着到他的耳边,毒皇对着鸡冠蛇说道“快点让不灭狱王来救我,快点!”

    XXXXXXXX

    从唐夜麟的嘴里,夏天知道了整件事情的过程,公务机在下午时分降临在帝都国际机场,随后夏天马不停蹄的朝着“碧楼”前进。

    他在登机的时候,曾经询问过唐夜麟要不要将神医陆时带过来?但是唐夜麟说不必了,骆孤城从文莱国回来后,虽然所有帝都的医生都在做准备,但是骆孤城拒绝了一切治疗。

    “老爷子说自己的身体他自己最清楚,毒皇的毒世间罕见,不管是多好的神药还是多剧烈的毒素以毒攻毒,都不管用的,除非用药王宝鼎熬制药物,而这前提还要知道对症下药,老爷子说自己一把年纪了,不想要在这个年纪还要受到这种折磨,他说,人的命,不应该交给病房里面的那些冰冷的机器。”

    夏天心急火燎,到了碧楼后脚步迅速的朝着骆孤城的房间走去。

    老爷子中了毒,现在一定非常非常痛苦,想想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还要在床上忍受这种煎熬,夏天的心理面也不好受,他在人的带领下推开骆孤城的房门,让他惊讶的是,自己想像的场面荡然无存…

    房间里面的家具都散发着一股老式陈旧的味道,有很多已经不能够使用了一补再补,难以想象,权利鼎天的国之铁三角之一的房间,竟然看不到一丁点的金碧辉煌,就连盖得棉被,都是很多年前那种绣花被,床头上面放着一个大辫子姑娘的黑白遗照,清秀而温婉,镜面干干净净,看起来就是整天在精心的擦拭着。

    “老爷子,主君夏天来了。”带路的战士哽咽的说道。

    骆孤城依然穿着那件天蓝色类似于中山装的西装,坐在床边棋台石凳子上面的他脸色苍白的转过头,闭上眼睛一笑的时候脸上的皱纹全部都耷拉了下来,他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夏天疾步走过去“老爷子,不管你怎么说服我,我都要马上带你到南吴城去,我会让陆时尽…”

    “小天,陪我下盘棋如何?”骆孤城抬起头,用一种释然的眼神看着他。

    那眼神如同一把温柔的剑,插进了夏天的心中,那是一种已经放下了一切的眼神,是一种接受一切的眼神。

    夏天知道骆孤城心意已决,尊重的点点头,坐在了骆孤城的对面“我陪你下,老爷子。”

    经典上世纪的棋盘保存的很好,骆孤城艰难的点点头,右手颤抖的拿起一颗白子放在了棋盘上面“在我生命最后的时候,我能够看到未来主宰的人,我已经心满意足了,谢谢你可以推掉事情过来陪我这个没用的老头子。”

    “别这么说老爷子,我们虽然接触很短,但我对您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夏天将黑子放在骆孤城的旁边。

    “当初你跟萧齐争天下的时候,以我、风恋尘、释缘和尚三个人的能力,我们完全可以让你一个战场崩溃的,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帮你,把华夏国交给萧齐的话,我是永远不会放心的,他的心太野,手下虽然有可以治国御人的杜苦儿,却缺少着可以为国捐躯的大将们,萧齐,只能够称王,不能够称帝,咳咳咳!”骆孤城不断的咳嗽着。

    夏天想要做点什么,骆孤城摆摆手示意不用,说完他双眸犀利的看着夏天“而你,是可以称帝的人,现在主君争霸,你如果想要侵略的话会非常的困难,我已经告诉女总统了,往后天门的每一次出征,政府都会授权,如果世界政府想要做点什么的话,我们政府和你共进退。”

    都到了这步田地老爷子还想着以后天门发展的事情,夏天心弦一动,说实话他非常感动。

    “黑帮斗不过政府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但是…但是啊…咳咳咳!”骆孤城拿着棋子的手随着咳嗽不断的颤抖,白子掉在棋盘上面,骆孤城拿了以后声音振奋道“我想要看到我们华夏人站在世界的最顶端,我的骨子里面就是一个华夏人,我帮你,也是帮的这个国家。”

    “谢谢你,老爷子,真的谢谢你!”夏天由衷的说道,再次放了一颗黑棋。

    “有点自私的心在里面的就是,我已经将国之铁三角的一个位置给了唐夜麟,因为如果我死了,我们的边防线就永远没有人守护,日本…韩国…东南亚…俄罗斯…这些国家经常骚扰我们的边防线,我是盼不到我可以看到世界统一的那一天了,可我想让火狐代替我,他有政府的身份,你们以后做事也方便,我死之前唯一牵挂的就是,我们的边防线,如果我们的国家足够强大,我希望…我们的国家足够强大!”

    骆孤城说话的时候眼角噙着眼泪,继续说道“水之都,虽然权利和实力没有世界政府强大,但却是你最难以干掉的敌人,帝君虹,是你此生最强的敌人,貘羽,是你这辈子棋逢对手的强者,我不会带着民族偏见来说,但是你还是不要太小看神武辉耀,他们日本人,可怕到一种恐怖的地步,一个国家的强大根本是什么?就是国民的素质恐怖到吓人,跟神武辉耀打的时候,如果你骨子里面带偏激和愤怒以及历史之耻的话,你会输的,记住。”

    “记住了!”夏天不断的点头。

    “苏逊,是你可以绝对重用的人,他对天门的忠心日月可鉴,你要保护他的时候要小心穆予和司马良,能够杀掉苏逊的,可能也只有这两人了,还有你弟弟坤沙,他正在慢慢的成长,变得更加的成熟和心怀天下,天下,往往得到的就是那些最不起眼的人,帝国,建立起来的人之前也是碌碌无为,不要小看主君时代的任何一个人,也不要太过于骄傲,时时刻刻保持着一种谦虚的态度,你这一生,都能够走的很好很好。”

    “小天,我祝你得偿所愿,也愿你的帝国大旗插在全世界。”骆孤城看着他。

    “谢谢您告诉我这些,老爷子,这对我非常有帮助。”夏天低下头,看着棋盘上面的棋子。

    “能破吗?”骆孤城深深的看了一眼床头柜上面的照片一眼,双指夹起一颗白子。

    棋盘上面的黑白棋宛若天空中星罗密布的星象图一样,夏天仔细研究着骆孤城的套路,但却发现是深不可测,他自言自语的笑了笑“看起来好像是随意而自然,其实却暗藏杀机。”

    “步步为营之中杀气四射,宛若猎人设置的圈套。”

    夏天将一颗黑棋放下后满意的笑了笑“老爷子,该你了。”

    对面的人却没有发出声音。

    不会吧?夏天心中一惊,缓缓的抬起头。

    骆孤城已经倒了下去,他的右手放在棋盘上面,手中还拿着一颗白棋,脑袋靠在手臂上面,死的十分安详。

    夏天昂起头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深深的呼吸一口气,随后眼睫毛上面挂着眼泪,拿过骆孤城手中的白子,轻轻的放在了棋盘上。

    五子连珠,夏天咧开嘴笑中带泪道

    “老爷子,你赢了啊。”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