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坤沙与龙雀

    龙雀,是一种只生活在雷霆大荒的巨鸟,因为全身长满着炽炎红龙的鳞片,龙躯,坤沙本来想要图一个吉利当吉祥物的,结果却发现…

    蛮荒之地,世界最凶险地方之一·雷霆大荒。

    一处巨大的荒地峡谷上面,巨大的狂风席卷着漫天飞舞的风声轻轻的刮过,峡谷死一样的寂静,中心处一条干涸的岌岌可危的河流在月下流动着潺潺流水,看起来却像是死一般的挣扎,峡谷上面点着一堆篝火,篝火上面绑着一只巨大的树枝,树枝上面又捆绑着几片树叶,树叶中散发处浓香的肉味。

    坤沙低下头,一张饱经沧桑的脸映在火光下,他下巴和脖颈上面又增添了两刀伤疤,看起来更加狰狞了。

    “快点啊…快点啊…”坤沙用手扇着火,转过身,单手将黑背心扯下来,随后将脑袋埋进了旁边一个脏兮兮的水桶里面,用力的摇摆着脑袋,随意的洗好后,他单手将这个临时制造的木桶拿起来,对着脑袋一阵狂喷,“哗…”的一声,一大股清凉的河水冲刷着身体上面的汗味和疲惫。

    在篝火旁边坐下,他随意的将黑背心搭在身上,摸了摸下巴上面密密麻麻的胡须。

    盘腿,点燃一根卷曲的香烟,他‘吧嗒’着看着峡谷的星空,前方的星空很低很低,漫天的星辰触手可及,星空在坤沙带着故事的瞳孔中缓缓旋转,微风清凉,这里虽然没有繁华都市那美丽无比的夜景,却有着大自然最慷慨美景的赠送,坤沙就这样坐着,像是已经和风融合在一起,身上的那股戾气已经被消除的干干净净。

    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油然而生的狂霸感。

    天空中响起了翅膀扑腾的声音,坤沙立刻反映过来,身上的域气瞬间武装上。

    那只浑身赤红翅膀漆黑的龙雀从天空中缓缓的冲刺下来,在快要落地的时候,龙雀的两只巨大的翅膀折翼后变成了两只细长白嫩的小手,双爪也变成了两条修长饱满的大白腿,轻轻的落在地上,全身的龙鳞退却到身体之中,纤细的腰肢路在外面,肚脐眼上面挂着两个金环,胸前的泰山更是拔地而起,高耸入云,却很讨厌的被大红色的胸罩遮挡住。

    龙雀变成一个美丽的女孩儿,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嘴,眉宇之间带着一股大气。

    看到坤沙她露出笑容,看到坤沙的眼睛她没好气的捂住胸口到“你看哪儿呢?”

    “我妃,来抱抱!”坤沙**着身体撅着嘴“这么久没见了,是不是想我了?”

    “抱你的脑袋!”女孩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蛮荒之地·第三区殿主·空灵歌妃·龙雀。

    没劲,坤沙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收起了全身的域气盘腿坐在地上,从篝火架上面将树枝拿下来,随后一边烫着吹气一边将树叶打开,一股滚滚浓香的热气顿时从树叶中朝着上方撒上来,坤沙摆动着脑袋闻着那些热气,树叶里面是一块块已经切好的蛇肉,用手拿起一块,坤沙舌头不断刮着、牙齿咀嚼着,最后带着舒爽的表情吞咽下去“人间美味,真的是人间美味,这种三头蛇常年都生活在峡谷里面,在这坚固的环境里面身体扭啊扭,肉非常有韧劲,过来,跟我来一起品尝。”

    坤沙之前再和龙雀战斗的时候,龙雀意外的露出了本体。

    坤沙把她偏出雷霆大荒的理由也非常的坑爹“想不想要看看外面世界?来外面帮我?”

    而龙雀则是对坤沙带着一种非常莫名的情愫,坤沙虽然经常调戏,不过只是言语,她也搞不懂自己是爱还是别的,可能自己涉世未深,这种事情要到以后长大了就明白。

    “你还在这里扭啊扭,吃啊吃,你知不知道?有一个主君让他麾下的队伍来打蛮荒之地了。”龙雀担忧的说道。

    “我操!”坤沙惊的喷出一大口雪白的蛇头,他一拍大地站起来“那个王八羔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老子的地盘也敢来?我听穆予的一直相当低调,他还真把我当脓包了?我日他奶奶的腿,谁,是谁嫌命长是不是?”

    龙雀一字一顿到“主君!神武辉耀!”

    小日本?坤沙眉毛一挑,随后右边的嘴角像是豺狼一样狠狠的扯了几下,他转动着血红的眼珠子说道“要是大主君和貘羽过来打我,我还真的要称赞他们有魄力,我土豪坤他们都敢动,神武辉耀,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我不想要知道他们带了多少人,老爹,我这次就让你知道知道你儿子是怎样去血虐小日本的,瞧好咯,龙雀…把雷霆大荒里面十分之一面积挺我的弟兄们全部都叫上。”

    “你一共才征服了十分之一!”龙雀翻了翻白眼“不过有他们那也够了。”

    随后龙雀疑惑到“你爸姓夏,你怎么姓坤了?我记起来,我听大光头说,你不是跟夏家断绝关系了吗?”

    一听这话的坤沙用力的拍了拍大腿“谁他妈胡乱造谣的?夏宇永远是我爸,他打断我的腿我都不会说一句话,我这辈子最尊敬的就是我老子,还有夏天他…”

    说道夏天两个字,坤沙嘴巴里面咀嚼着蛇肉慢了下来。

    他的眼中涌出深深的悲伤,随后强行的挤出笑容,将一些蛇肉扔下去,他眨巴着眼睛老实巴交的站起来。

    “夏天怎么了?”龙雀好奇的问道。

    “别问了,走啦,去干小日本,我最近手痒的厉害呢,你来谁不好你来小日本,看我这次不把你们吊着打!”

    坤沙搂着龙雀的小蛮腰,龙雀一边挣扎一边睁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你说说,夏天到底怎么了?”

    “小娘们家家的别问那么多。”

    “夏天是不是你哥?”

    “你快点变成鸟让我骑你!”

    “骑你大爷…”

    XXXXXX

    夜里九点十分,铁狼要塞的房间里面,聖劫躺在床上拿出平板电脑,点开一个视频,视频的内容非常的简单,一个穿着暴露的家庭主妇家里面的水管坏了,然后找人来修,聖劫一边看着脸上的皱纹一边加深,他露出笑容揉着自己的裤裆,不断的赞赏道“斯国咦,斯国咿。”

    正当他拉开拉链的瞬间,房门传出了一声声的震天响“聖劫会长,聖劫会长,我妻干部有重要的事情禀报。”

    节奏性的关掉电脑,标准性的在镜子面前笑、大笑、皱眉,最后变成平常的严肃脸,聖劫背着一只手打开了房门。

    我妻惠子气喘吁吁的站在外面,聖劫甚至能够闻到她身上的香汗味道。

    聖劫批评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要这样匆忙?你是恶狼会的干部,要注意点形象。”

    “大事不好了,我们的节奏被坤沙那边干扰了,事情好像脱离了我们的控制。”我妻惠子捂着胸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说道“您不是要伊藤一郎去攻打第七区吗?”

    聖劫扬起双眉笑着点点头“怎样?伊藤凯旋回来了吗?”

    “凯旋归来个屁,就剩个尸体被我们扛回来了,连脑袋都没。”我妻惠子对着外面招招手。

    两名恶狼会的成员拉着两个担架走过来,上面盖着一个白布,聖劫看了我妻惠子一眼,她点点头。

    不会吧?带着震惊的表情,聖劫走到担架的前面,右手颤抖的伸出去又收缩回来,随后偏着头捂着鼻子掀开白布,一股浓烈恶臭的血腥味顿时迎面扑来,白布下面只剩下一个无头的脑袋,胸膛被什么东西破开,一个血洞,好惨,聖劫一声赞叹,合上白布说道“这人是谁?”

    “伊藤一郎!”我妻惠子摇摆着脑袋道“虽然我也非常的不想要承认。”

    聖劫来来回回走动了几回后,一拳头打在墙壁上面“八嘎!这到底是谁干的?惠子…告诉我!”

    “我们太轻敌大意了,我们之前认为蛮荒之地弱的可怜,但是现在发生的事实告诉我们,情况和我们预想的简直是天差地别,他们在最快的时间段做出了反映,也在短时间内将我们的战士杀掉干干净净,我去第七区勘查过了,满城霓虹但空无一人,只有一个人在里面散步。”

    一个人?聖劫骤紧眉头愤怒的吼道“一个人你们不去打?”

    “那是寒雨,五大凶兽之一的寒雨,坤沙心腹中的超级心腹,我怎么打?我打的过吗?”我妻惠子无奈的说道。

    聖劫点点头“如此看来就是寒雨干的了。”

    “那么大的深渊,里面装的全部都是我们恶狼会成员的性命,伊藤一郎的仇不能够不报啊会长,现在我基本上已经确信,坤沙只是表面上看起来很弱,你想想,他几座金矿,那些钱都干嘛去了?全部都招兵买马和发展城市去了啊,而且坤沙身边肯定多了很多厉害的角色,他很强啊会长!”我妻惠子大声的喊道。

    聖劫举起手“冷静!冷静!”

    他眼珠子通红,恶狠狠的说道“我恶狼会的成员和我心腹伊藤的命不能够白白牺牲,坤沙,我本来想要把你当作小鸡一样来玩弄你的,你想要跟我逞强?你是什么东西在我面前逞强,你杀我成员,我杀你人民,我们来比比,看看谁杀得多。”

    然而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又传来匆忙的脚步声,一个恶狼会的成员气喘吁吁道“会长。会长……”

    “又他妈怎么了?”聖劫没好气的问道。

    成员指着外面到“坤沙…坤沙他打来了。”

    打来了!!聖劫露出欣喜的表情“真是堂右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我正要找你呢。”

    XXXXX

    皇城皇宫巨大的阳台上面,落焱抱着手笑道“这计划,如你所愿。”

    穆予坐姿阳台的一张椅子上面,一张帷幕将他挡住,桌子上面的烛火跳跃着只映出他的倒影。

    他很自信的说道“在我的脑子里面,我是可以慢慢玩死他们的,我们够不够硬,得看国王怎么样了。”

    落焱看着帷幕上面的影子翘起嘴角“龙雀去找了,我土豪坤很快了,你刚刚说死亡或者胜利的时候我仔细的想了想,我还是想要胜利,我知道恶狼会很强,要真到了灭国的时候…”

    落焱从怀中掏出了一根雪鳳的羽毛,紧紧的握住“我也绝对不会让坤沙的王位掉下来的,哪怕我死掉。”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