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绝对的禁区·5

    正当聖劫和我妻惠子深切的缅怀着已经死亡的伊藤一郎的时候。

    一名恶狼会的成员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大声的喊道“会长,大事不好了,坤沙他打过来了,他好像要重夺第六区。”

    聖劫握着拳头朝着外面走动的时候吼道“这小王八羔子还敢在身经百战的我面前撒野?告诉所有人,这次我要亲自带着这个在我面前跳跃的蚂蚱,大部队,随我来!”

    “是!”身后的恶狼会成员一呼百应,魁梧的聖劫穿着西装,霸气十足的在前方行走着,身后的恶狼会成员们个个都是已经准备作战,在第六区的街道上面,从铁狼要塞中出来的聖劫一眼就看到了前方的坤沙大军,他此时此刻已经和恶狼会们正在街道上面奋勇作战,坤沙的手中拿着一把战刀,十分勉强的抵御着旁边战士们的攻击,被打的频频后退。

    旁边身穿金甲的皇宫战士们也在不断的被屠戮中。

    聖劫这边的大将是钢板操川,已经开启了疯狗模式,拳头如同雨点般的朝着周围“砰砰砰”不断的进攻,一拳又一拳,拳拳到肉,打的无数皇宫战士纷纷倒地吐血惨死。

    钢板操川在战场中哈哈大笑道“哈哈哈,这是何等让人发笑的战斗力?”

    跳跃起来,他缠绕着绷带的拳头“嘭”的一声将眼前皇宫战士的脑袋打爆。

    周围的恶狼会成员还没有上去,但是战场已经一面倒,聖劫看了许久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坤沙啊坤沙,你怎么弱的跟池塘中的小鱼小虾一样?这样的战斗力确定不是来搞笑的吗?”

    解开西装的纽扣,聖劫张开手,我妻惠子道“会长,钢板一个人就绰绰有余了,我看您没必要去上了。”

    “不把这帮小崽子们打痛,他们是记不住教训的。”聖劫道“我也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我妻惠子体贴的将聖劫的西装脱下来,聖劫昂起头看了看天空,颇为自大的说道“虽然说今天不是满月,但是我的战斗力对付一个小小的坤沙那还是牛刀小试!”

    一声低吼,聖劫的脸上涌出一根根的红色毛发,随后他握紧拳头,两只狼臂猛然的碰撞将衣袖活生生的撕碎。

    只看到地上聖劫的身影在一点点的不断变大,待他昂起头仰天一啸之时,聖劫已经变成了一头身高十二米的巨型狼人,他全身都充斥着血红色的毛发,看起来相当的狰狞,狼臂上面的狼爪宛若是五把镰刀,锋利的在旁边的建筑上面闪耀着一道道的冷光,在聖劫的背后,从脖颈一路生长到尾椎骨的赤红背刺多达二十二根,每一根都长达一米左右,刚猛锋利。

    圣域八星战灭炼狱·SS血统·斗战恶狼!!

    恶狼会的成员门都是一声惊呼“会长变身了,好英勇的狼人。”

    “梭梭梭!”狼嘴上面的胡须动了动,聖劫猛然的发出一声狂吼冲入了人群之中,挥舞着两只粗壮的狼臂在战场中一顿乱舞,“嚓嚓嚓…嚓嚓…”二十多名皇宫战士的身体顿时被撕裂成三段,断裂的血肉在天空中乱飞劲舞,一股股的鲜血溅洒在聖劫的身体上面,让他看起来更加的凶猛、

    看着前方的一群皇宫战士的冲刺,聖劫弯下腰张开狼嘴“吼”的对着前方一声怒吼。

    一股赤红色的腥风带着刀刃般的风浪冲刺出来,十几名冲刺的战士们的金甲顿时被斩裂的“乓乓”粉碎,身体更是“撒撒撒”的裂开一道道的血口,他们死亡在冲锋的道路上,一个个浑身被刀刃撕裂的遍体淋上。

    “哈哈哈…”斗战恶狼在人群中放肆的狂笑着。

    一名皇宫战士带着惊呼被它张开嘴叼起来,随后直接被他吞噬。

    红着眼睛看着下方的坤沙,聖劫大吼一声全部都给我闪开,一狼爪朝着坤沙攻击过去!

    坤沙举刀抵挡,冲击力和撞击力都双重恐怖的狼爪直接将刀刃震裂成了粉碎,坤沙挨了一爪子,身体顿时朝着后方飞了出去,吐着胸口吐出一口鲜血,旁边残余的皇宫战士们都是纷纷的围过来,坤沙站起来看着后方,又看了看聖劫道“打不过,我们赶紧跑到第五区请求支援,快点走!”

    看着他带着一群战士落荒而逃,聖劫再次忍不住的笑起来“大家看,大家看,这是多么懦弱的国王啊?这就是一国之君的微风?也未免也廉价了一点吧?不过既然王宫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连一名大将都派遣不出来,弟兄们,我们不能够让国王的面子丢尽啊,钢板操川!给我追!!把国王生擒过来,我要把他带到东南亚的战场,让世界亲眼看到主君是如何毁灭的。”

    有了会长的命令,钢板操川意气风发的招呼着周围的弟兄门“兄弟们跟我上!要一万人!!!抓住坤沙的时候,顺便连第五区都一锅端掉,跟上跟上,我们即将创造历史,生擒主君!”

    一万名恶狼会的战士们发出整齐的呐喊,跟随在钢板操川的后方朝着前方大幅度的移动。

    斗战恶狼收起了兽人形态,变成了人类形态,**着身体的他从我妻惠子手中拿过来一根浴巾缠绕着下半身,望着钢板操川的队伍越来越远,他点燃了一根香烟悠悠的说道“我果然我不能够被寒雨震住,这偌大的蛮荒之地,我估摸着就一个寒雨还能够有点威慑力,其余的都是不值一提,落焱虽强大,但是血统实在跟不上。”

    钢板操川去进攻第五区,这让聖劫的心中又放下心来,升起一股淫秽的念头“惠子,来我的房间谈论谈论战局如何?”

    “正常的当然可以!”我妻惠子冷着脸看着他。

    正当聖劫要离开的时候,刚刚赶来的伊藤二郎看着地面道“会长,事情好像没有我们所想要的那么简单!”

    居然敢打扰我玩弄女人之大丈夫之道,聖劫皱紧眉头骂道“怎么了?是怎么又不简单了?”

    伊藤二郎指着满地的尸体说道“会长,您瞧瞧…”

    真他妈的烦!聖劫的心中升腾起一股厌恶,他此时此刻欲火焚身,这货还在这里胡言乱语,他不耐烦的转过身“满地的尸体,满地的尸体怎么了?没见过尸体还是…”

    一腔怒吼,戛然而止,一腔欲火,瞬间熄灭。

    聖劫瞪大眼睛目瞪口呆话音几乎是拉直的说道“这…这个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是的,此时此刻在聖劫眼前的绝对是他从未见到过的现象,他之前残暴杀戮的那些尸体们,在时间的推移中尸身渐渐的融化成了一滩蓝色的水液,全部…全部尸体都是如此…再看着朝着两旁喷洒的血滴,也变成了一滴滴的水滴。

    伊藤二郎亲眼看到一具尸体变成一滩水,自己都傻了“会长,这是什么超自然的现象吗?”

    聖劫猛地摸向自己的胸膛,之前身体上面也溅洒着鲜血,但是一摸,只剩下一把水。

    不敢相信的我妻惠子也是连忙奔跑过去,蹲下身伸出手在水中一片搅动,随后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

    她皱紧眉头,又伸出舌头舔了舔,随后脸部表情扭曲的看着聖劫“会长,是海水…是海水的味道。”

    海水?聖劫不敢相信的捂住脸怒吼道“他妈的玩我呢?好端端的一具死尸怎么变成海水了?这绝对是障眼法,这绝对是障眼法,又是蛮荒之地里面的人在使坏。”

    等等!!聖劫忽然只感觉到背后一片冰凉,他看着前方已经杳无踪影的钢板操川等人

    “如果这些人全部都是海水的话,那我们追踪的国王坤沙岂不是也是?…”

    我妻惠子也反映过来“会长,我们中计了!!!我们被坤沙他们全部都摆了一道。”

    现在可不是赞叹自己智商可怜的时候,聖劫毕竟也是久经沙场的战场,他很快的反映过来,并且做出迅速的指挥“你们四个全部都跟我去第第五区里面去赶紧支援钢板操川,带上大部队的人马,这里留下五千人足够,快!!快!!再晚一点的话我们有要被坑了,我死不起了。”

    我妻惠子看着他如此的兴师动众,冷静道“会长,第六区的人质全部都在这里,您这样做…”

    “你是会长还是我是会长?”聖劫的身上爆发出日本男人大男子主义的气势“这里怎么了?有我的铁狼要塞在这里,坤沙他敢造次?当我的铁狼要塞是吃屎的?我们赶紧过去支援,赶紧的!”

    XXXXXXXX

    此时此刻在第五区最宽阔庞大的街道上面,坤沙一边奔跑一边回头看。

    身后的钢板操川带着大队的人马一边追逐一边狂笑“小乖乖,你他妈的往哪里跑?”

    说完他猛然的提速,身体像是壁虎一样,双手双脚攀在两旁的建筑上面,身体“嗖嗖嗖”的朝着前方飞动,离坤沙还剩下十米的时候,钢板操川猛然的一个加速,一脚蹬碎一大片的墙壁,宛若捕食的老鹰一样冲锋过来。

    前方的坤沙猛然的停止了移动,对着钢板操川露出了一道诡异的笑容。

    “吃爸爸我一拳!”钢板操川一拳头攻向坤沙。

    “嘭!”一声爆裂的震响,拳头破开了坤沙的脑袋。

    一大片的水花随着坤沙脑袋的爆开而朝着周边飞溅。

    钢板操川落在地上,看着眼前这具无头的尸体洋洋得意的笑道“哎呀!不好意思!把国王杀掉了怎么办?那我岂不是要在世界上面被称之为干掉了主君的男人?呀哈哈哈哈…”钢板操川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后面的恶狼会成员门也不断的发出“恭喜”的恭维声。

    但是笑了一阵后,钢板操川发现了一不对劲,怎么刚刚那一拳爆头的手感差了些火候?

    还有…怎么没有血腥味?自己最爱的血腥味?

    回过神来,眼前无头的坤沙也变成了一滩海水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吓了他一跳。

    前方的皇宫战士们也同样的身躯一软,身上的金甲“垮”的一声发软的掉下来,他们的身体也变成了一滩海水,“啪”的一声摔在地上,钢板操川张开嘴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突然洋洋得意的说道“哈哈哈…弟兄们你们看到了吗?这些人忌惮我已经忌惮到了如此的地步,自己化成一滩水了。”

    “钢板大人威武霸气…”“钢板大人神通广大…”身后又是一群马屁之声。

    得意之后,钢板操川又冷静了下来,他还是感觉到哪里不对,为什么自己没有丝毫的快感?

    朝着四面八方一看,发展的较好的第五区已经又了高楼大厦,自己站的这条街道宽达二十八米,马路的旁边停放着一些私家车,周围的商店也是灯火通明,两旁的建筑里面也是灯火通明,一片光芒,让自己有一种陷入繁华都市的感受,但是他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他点燃了一根香烟,看着周围,猛然的发觉不对劲。

    虽然这些商店开着灯…居民楼也亮着灯,但是却为什么一个人都看不到?

    一股风从脚底吹拂过来的瞬间,钢板操川扔掉烟“兄弟们…我们赶紧…”

    周围的突变吓得他身体都差点软掉。

    眨眼之间,“啪啪啪…啪啪啪”商店的灯光…居民楼的灯光…整条街的光芒全部都消散的无影无踪,在同一个时间段关闭掉,顿时让这条街道陷入了绝对的漆黑之中,只剩下天空的圆月,依稀的撒着点点的月光。

    身后的一万名恶狼会的成员们也是抬着头在四周缓缓的移动着,心虚的不断的吞咽着口水。

    他们都非常的紧张,钢板操川受到了一股需要感。

    他握着拳头稳定军心的喊道“兄弟们…镇定,镇定!只不过是停电,这没什么,我们撤退出第五区,一点点,一点点!”

    在街道旁边的一栋楼的天台上面,坐着三个人影,其中一个是喝着可乐的落焱,他对着旁边的两个人说道“来了来了,小日本鬼子现在已经来了,这第五区,没有我土豪坤的命令开放,神来神死,佛来佛灭,这群人就这样闯入进来了?真是好笑,上上上…别客气…”

    落焱身边的一个人**着上半身,穿着七分裤,赤着脚。

    他扎着长马尾,**的上半身充满了刺青,花臂…胸前的刺青是两把交叉的双剑,在一身肌肉衬托之下煞是好看。

    背后则是一匹四蹄扬起的汗血宝马的刺青,宝马神骏,鬓毛似在风中飞舞,栩栩如生,也感觉可从背后跳跃而出。

    他双手交叉道“我过来只是想要看看小日本的将领如何如何,屠杀这种事情,我不是很在行。”

    他的脸上带着两块黄金铁甲片,金色的甲身,布满花纹,遮挡住双眼、捧着脸颊,只露出鼻孔和嘴。

    “再说!”他两根大拇指打着旋儿笑道“这也不是我管辖的区!”

    蛮荒之地·第二区殿主·将军令·铁震山。

    听他这么说,第三个人“刷”的一声站起来。

    此人赤身**,身上没有一处遮挡物,不过随着他准备进攻的前奏,在全身长满了鼓鼓球体的地方全部都开始蠕动起来,“嗖”的一声,他跃动到街道上面的天空中。

    下方的钢板操川第一时间发现了他,指着天空道“天空中有敌人!大家准备!”

    “咔咔咔…”恶狼会全体成员第一时间将机关枪全部都拿出来,对着天空。

    “杀掉他!!”钢板操川粗暴简单,一声令下之后一万人全部都扣动扳机,天空中顿时“丝丝丝”的开始游动起来一缕缕的气流,一颗颗的子弹朝天冲刺,来势汹汹。

    天空中的男人没有毕竟,在他的头上有着一张一笑就完全裂开的大嘴。

    此时这张大嘴扩张开来,露出了一颗颗牙齿

    “垃圾们,谁杀谁?”

    猛然的张开双眼的瞬间,全身的四百九十九颗眼睛也全部在身体上面张开。

    “我日!!!我日你妈!!!”钢板操川看到这震撼的一幕吓得差点跪在地上,这是人吗?这是什么人吗?全身竟然全部都是眼睛?脚底…胯下…连那根小丁丁上面都有着几颗眼睛在眨动着。

    “自然系辐射·奥义·魔幻变异杀!”

    百眼人全身的眼球之中全部都喷洒出大股大股的白色辐射光芒…

    辐射传达的区域瞬间染指了天空之下十多米,那些冲击上来的子弹全部都软绵绵的变成了铁水,纷纷扬扬的从天空中洒下来。

    铁水滚烫,洒在恶狼会成员们的身上烫出“嗤嗤嗤”一声声恐怖的腐蚀声。

    钢板操川还没有喊停止射击,天空中超猛的辐射已经全部洒在了街道上面,大地立刻被腐蚀的千疮百孔的瞬间,一万名恶狼会的成员全身的衣服的衣服都被腐蚀的干干净净,紧接着在身体上面,坑坑洼洼的辐射洞不断的滋生,成员们用手爪,可是越来越多,辐射的威力太强,钢板操川也不知道如何抵挡,看着手臂上面一个个的辐射洞不断的出现。

    战士们的身体、手臂、脑袋开始一点点的在消失中…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