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国之力量的殿长们

    在坤沙刚刚稳定蛮荒之地的那段时间,经常有山贼来侵犯。

    也是在那个月黑风高的深夜中,一大群的山贼冲入了蛮荒之地的第五区之中,其后,山贼以人类的形态走进去,以行尸走肉的形态走出来,每个人的皮肤、**全部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身躯已经死亡但是灵魂和**并没有消失,而是在辐射之下完全的变异,自此之后,再也没有山贼敢来侵犯,第五区,也被称之为…绝对的禁区!谁进谁死。

    此时此刻就在第五区之中,天空中再次投射下来大股大股的辐射光芒。

    那些恶狼会的成员们,他们张开嘴巴在辐射之下疯狂的怒吼着,身体上面的血肉被腐蚀的坑坑洼洼之后,便是肉身大幅度的消散,第五区的殿长对这些小日本鬼子可没有当初对待山贼那样仁慈,他要让他们全部都化成脓水。

    全部!!

    在辐射光芒的照耀下,一万名恶狼会的成员双腿如同在太阳底下照耀的巧克力般的融化掉,随后身躯也软绵绵的开始融化,这样的辐射光芒实在太过于凶险,已经比让人体变异还要恐怖。

    钢板操川只看到手底下的这些战士们变成一地的脓水。

    这些脓水宛若煎锅上面的肉汁,在地上“滋滋滋”响动着跳舞着水花。

    一万人…在辐射中折损了一大半,这种地狱般的折磨随着第五区的殿长收起全身的眼睛而结束。

    全身的五百零一只眼睛同时闭上,赤身**的他从天空中“嘭”的一声降落在地上,脚丫在踩在脓水上面,他抬起脚蠕动着脚趾说道“你们这些贱民和垃圾,就应该这样被我们踩在脚底下。”

    剩余不到一千人的恶狼会成员们此时此刻在地上痛苦哀嚎。

    他们已经不成人样,脑袋不是脑袋眼睛不是眼睛,一个个奇形怪状,变成了异形。

    不过他们虽然在呐喊,但是生命力已经不长,因为体内的内脏已经全部被辐射照耀毁灭的干干净净。

    一头丧尸般的恶狼会成员脑袋和肩膀融合在一起,朝着第五区的殿长走过来。

    “贯彻…大日本帝国武士道精神!!”他牙齿被腐蚀成黑黄,意志坚韧的对殿长打算发动攻击。

    殿长伸出手掌,手掌心中的一颗眼睛顿时张开

    “辐射·死亡射线!”

    一道紫外线顿时从眼睛中喷射涌出去,将这名成员从胸口贯穿。

    胸膛被打出一个小小的洞口,随后洞口周围密密麻麻的紫外线光芒开始扩散般的吞噬。

    胸口处的小洞顿时变成了一个大洞,大洞圆圈般的扩散,将这名成员全身都腐蚀的干干净净。

    “杀你们日本人,我从来就不会心生仁慈!像我这么害羞的少年,今日,也要堂堂正正!”

    他伸出双手对向天空,手掌上面所有的眼睛全部都睁开

    “辐射·死亡射线!”

    “嗖嗖嗖嗖嗖…”一根根的紫外线从眼球之中劲猛的喷射出来,冲向天空后,每一道紫外线的前方都出现一个圆滚滚的眼球,那些眼球看准了自己的目标后,拉长着紫外线的身躯,一根根的穿梭过去。

    “升腾·無双技·魔眼死亡射线!”

    一道道的紫外线在街道上面飞速的缠绕着冲击,冲破了那些还没有死亡战士的身躯。

    他们跟第一名成员一样,紫外线就像是一头怪兽,将他们的身躯吞噬的干干净净。

    我日你奶奶的腿…钢板操川都看呆了,这能力…也太叼炸天了吧?还是说因为他把能力开发和运用的非常好?钢板操川的头发被腐蚀的干干净净,左手也完全的被辐射吞掉,独臂的他站在街道上面,看着满地的脓水和那些射线的穿梭,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不久之前,这里还是人们为患,不久之前,自己还是意气风发的大将!

    可这才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为何就酿造成了如此地步?

    钢板操川不服气的怒吼到“草!!别整这些鬼怪邪术,有种堂堂正正的跟我打。”

    殿长收起双臂,抱着手道“第一,像我这样害羞的少年是不会鲁莽行事的,一切听从圣骑士落焱大人的吩咐!”

    害羞的少年?钢板操川看着赤身**的他“你在开玩笑吗?”

    “第二…”殿长翘起大拇指指着自己“日本孙子,记住爸爸的名字,我乃…”

    蛮荒之地·第五区殿长·禁区统帅·百眼星君。

    “最重要的一条!”百眼星君指着天空中道“不要在蛮荒之地太过于调皮,在这块地盘,给我老实点!”

    “嘭!!!”一声冲撞的声音,铁震山从百米高的大楼旁边直接跳跃了下来。

    钢板操川只听到天空中爆发出一道剧烈的声响,随后一个人“嘭”的一声双腿陷入大地之中硬生生的站在了地上,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大股的暴风让钢板操川不断的退后,待狂风散去,他看着前方的那人。

    双腿膝盖陷入大地之中,他坐在地上,全身的肌肉都鼓胀起来,冒出一根根的红筋。

    双手放在膝盖上面,十指交叉,铁震山悠悠的说道

    “想打架?我陪你打!”

    “呼!”余震后的风浪吹的铁震山的马尾随风飘舞。

    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着山岳般的气势,虽然只是挡在自己面前,但却如同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富士山那样,让我感觉无法翻越,好厉害的肌肉,虽然不那么夸张,但是爆发起来直接硬如钢铁,好恐怖的双腿,插入大地中破开地面那样沉重的力量,他竟然面不改色,好深的修为…我…是对手吗?

    钢板操川内心不断的念叨着,但是,日本帝国大丈夫不惧的霸气还是在他身上散发出来。

    他握着仅剩的一只右手吼道“来呀!!看看我们两谁更加厉害?”

    百眼星君插了句话道“老二,打!!死!!他!!我可是让你练手故意没杀他噢。”

    “闭上你的臭嘴!”铁震山一声怒骂。

    随后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钢板操川“来,攻我!”

    攻你?钢板操川第一反映就是脑海中盛放出一朵美丽的菊花。

    但是下一刻,他依然咬牙切齿的从低吼转变成高声的怒吼,带着一只手气势汹汹的奔跑过来。

    铁震山看着他的气势,摇摇头笑了笑“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看来,你不是值得我浪费时间的男人!”

    “神臻化境九日白夜·大神武学·九阳神功!”

    铁震山虽然只是坐在地上,但是身后阳刚的气浪就宛若海浪般的从他的背后冲腾而起。

    “嘭!”气浪朝着前方狠狠的一个冲刺,钢板操川只感觉到泰山压顶般的压力朝着自己这边冲袭过来,冲刺的钢板操川顿时被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胸腔中气血沸腾之中,他吐出一口鲜血,不过随后依然是“虎”的一声昂起头,紧紧的握着拳头疯狂的站起来,蛮横无理的一声大吼,再次奔跑过来。

    铁震山的全身似乎是燃烧着一层无形的火焰,浑身耀眼极致。

    他双腿“啪”的一声从大地中拔出来,双腿并拢,悬浮在空中,周围一道道的金光“砰砰砰砰”的灌溉进入他的身体。

    他的气势再次变得骇人无比,同时九阳神功开始疯狂的运转。

    “嗡…”一道刺耳的响声后,在铁震山的拳头上面闪耀出一个金色的光点。

    金色光点释放出一道金线,在铁震山的右臂中移动着道了肩膀上。

    “嗡!”肩膀上面的金色光点同样一个刺眼的闪耀后,释放出一道金线,冲向胸膛。

    “嗡!”第三个光点闪耀而起。

    三个光点成一线,铁震山身后的马尾带“啪”的一声爆裂,黑发乱舞中他一声爆吼

    “九阳神功·第三阳·开天!”

    随后在阳刚的气浪之中,铁震山飞速的朝着前方的钢板操川冲刺过去,看着他冲向自己,钢板操川倒也是不怕。

    他只是歇斯底里的呐喊道“为了主君神武辉耀的荣耀,我愿意奉献我自己的一切!”

    一拳冲向铁震山!

    “侵我蛮荒者,杀无赦!”铁震山拳头上面的光点爆发处一道璀璨的金光。

    双拳相交,高下立判!

    完全不是对手的钢板操川面对九阳神功他还敢调皮?

    一拳打过去,剧痛来袭,右手的手肘部位,森森白骨混合着血淋淋的肉直接冲击了出来。

    杀猪般的大叫从钢板操川的嗓子眼里面发出来,手臂也软下来。

    但是铁震山的拳头可没有停止移动,带着九阳神功力量的拳头朝着前方冲击过去,一拳头狠狠的打在他的肩膀上。

    就宛若一口从泥潭中冲击出来的鳄鱼张开了血盆大口。

    一拳…血肉狂飞,钢板操川的一半肩膀直接被打的从身体中脱离开来。

    他疼的昏昏欲死中,铁震山肩膀上面的光点闪耀着巨大的光芒,狠狠的冲过来。

    肩头撞击在钢板操川的脑袋上,钢板操川无臂的身体不断的后退,那一下…将钢板操川撞的是天旋地转,脑袋虽然没有爆裂开,可是却比直接爆开还要难受,因为感觉脑浆乱呼呼的一团,正在到处飞溅。

    抬起头,钢板操川跪在地上,眼睛、耳朵、鼻孔里面全部都流出一缕缕的脑浆。

    铁震山冷笑一声“知道华夏国爷们儿的刚猛了?”

    再次冲刺过来,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铁震山一个上勾拳将钢板操川打到天空中。

    钢板操川的身体在天空中难受的呜咽着,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随后铁震山胸膛前方爆发着无比刺眼的光芒,他猛然的一个升腾,胸膛和钢板操川的胸膛“啪”的一声狠狠的撞击在一起,胸膛处,第三阳的光芒将钢板操川的身体顿时震裂成了粉碎,“嘭”的一声舒爽的响声中血肉乱飞,随即,钢板的身体化成了一块块的小碎肉,“啪啪啪啪”的掉在地上。

    百眼星君看到暴虐小日本正爽,结果被KO掉,不爽的说“不玩一会了?”

    “玩你妈胸前的二陀。”铁震山粗暴的骂了一声,收起霸道的狂气。

    “国难当前,你还有心情玩?落焱大大,我们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铁震山问着从天空中飞舞下来的落焱。

    落焱收起翅膀降落在地上,看着满地扔掉了可乐“你们两干的也太狠了一点吧?”

    铁震山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对于不是人的渣滓有什么可说的呢?”

    他摸着大光头赞同的点点头,疑惑道“国师的下一步竟然是让我们收网,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老大还没从雷霆大荒里面出来呢,这就玩完了?不过国师又说了,这只是开始,我倒是想要看看他怎么链起来,总之先听国师的,我们四个去对付聖劫和他的部下,寒雨和深海领主那边对付第六区。”

    “四个?”百眼星君指着落焱、铁震山还有自己“怎么算都只有三个啊?”

    铁震山想了想道突然一喜“难道龙雀姑娘来了?那我更要好好的表现了。”

    “来你爹的小**!”百眼魔君报复性的粗鄙的骂了一声“整天就龙雀姑娘,人家理你了?”

    “妈的能不能说点文明的话?我们是奔放,但是也他妈没奔放到这种程度吧?谁他麻痹的再说脏话,我阉了他!”落焱说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小梳子梳理着自己的大光头“国师让大变态出来了,再不让那个鸟人出来的话他自己都要爆炸了,一听说日本鬼子来了,你们这些人打的比谁都勤快,走…跟我去找大变态!”

    铁震山泪流满面“为什么不是我心爱的龙雀姑娘?”

    XXXXXXXX

    蛮荒皇城的阳台上面,寒雨站在了帷幕之外说道“国师,第七区的危险已经全部解除。”

    说完他将一个用白布包裹着血淋淋的脑袋扔在了地上“这是地方大将的脑袋。”

    “意外之中,你出马的话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穆予在帷幕后面继续说道“我让落焱他们几个去对付聖劫的军队了,按照这样推算的话,聖劫的部队有四名大将和两万人的战斗力,真是可怜的战斗力。”

    寒雨一愣“这么快?玩的也太快了吧?土豪坤还没出来呢。”

    “不快…这只不过是开始,恶狼会是武神会之下的一支大会,有百万人众之多,这只不过是开始,我已经和深海领主那边联系了,你去稳定了一下战场,把第六区解救出来,然后等待着我的命令!”穆予说道。

    寒雨点点头,转身离去。

    夜里十点五十分的时候,第六区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丝雾气。

    天空中竟然会有水雾?虽然这里靠近着华平海,但是还是让武神会的成员们震惊,他们纷纷站起来抬起头指指点点的说道。

    而天空中的水雾,好似是一条游淌在空中的丝绸之路一样,宽达五米之多,在空中的风中软绵绵的飘舞着,绵柔清滑,淡蓝色的颜色更是美丽无比,让人惊叹着大自然的神奇现象,但是突然…成员们突然一声大惊…

    因为在天空中连绵不断的水雾中,一头庞大无比的巨鱼轻快而缓慢的游动着,这鱼黑背白底,长达三十余米,在天空水雾中“嗖”的一声从天空中滑翔而过,随后又卷着一股股的水雾在天之西方轻快的游动着。

    恶狼会的成员对着巨鱼开枪,发现它只是幻影而已。

    不过这现象还是让人震撼,一个恶狼会的成员问道“这是什么东西?你不是了解华夏国历史吗?”

    那人想了想到“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说完他好像忘记了什么,继续搪塞的说道“鲲之大,做成烤鱼,可填饱万人的肚皮!”

    XXXXXX

    第五区郊外,杂草丛生的草地上面,聖劫带着一大队人马在进军。

    他气喘吁吁的看着前方近在咫尺的第五区,但是走了半天还是像远在天边一样无法移动分毫,一群人感觉在原地打转。

    聖劫说道停止,一群人在草地上面同时松了口气,后面的战士也是累得不轻。

    冈本三郎近乎虚脱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会长,我们是不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鬼打墙了?”

    “不要迷信!”聖劫严肃的说道。

    突然…从不远处走过来一个衣衫褴褛的人,他的身上穿着打满了补丁的灰白色的衣服,佝偻着自己的背部,左手拿着一根棍子,右手拿着一个破碗,灰白色的头发随着他艰难的走动左右甩动。

    “有人!看来是蛮荒之地的国民!”伊藤二郎指着那人道“我们可以向他问问路或许。”

    “问什么?这地方就一片荒原,一点建筑物都没有,还问路?你看不到前方第五区的城镇?”聖劫骂道。

    那名乞丐喘着气走过来,站在伊藤二郎面前抖了抖手中的铁腕。

    “跟这种人别一般见识,也是可怜!”伊藤二郎拿出一张小额的人民币扔到他碗里。

    “谢谢!”乞丐发出嘶哑的声音说道,弓着背正要离去,聖劫突然喊道

    “喂…这幅皮囊不怎么好看,脱掉吧?”

    乞丐突然停止下来说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身上散发着让我惧怕的气势。”聖劫继续道“要继续这样装疯卖傻吗?”

    乞丐转过头,咧开嘴露出了一股讽刺的笑容。

    蛮荒之地·第一区主殿长·不死不灭·徐福!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