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徐福

关灯
护眼
    这笑容让聖劫无比的毛骨悚然。

    他握着拳头说道“你不仅仅只是气势让我非常的讨厌,同样还有你的笑容。”

    旁边的人看的是一头雾水,会长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大的火气?这就是一个糟老头啊,有必要这样大火吗?

    老乞丐将右手的破碗扔在了地上,拄着拐杖一步步的走到了聖劫等人的前方,抬起头,再次咧开嘴,干燥的头发在脸上晃动带着一股道骨仙风的味道“小孩儿,我问你,你在武神会是什么地位?”

    小孩儿,他叫谁?聖劫等人朝着左右看了看。

    发现徐福盯着自己,聖劫指着自己道“你叫我小孩儿?不好意思,你让我讨厌的东西又增加了一样,那就是你的称呼。”

    “问你话呢,小孩儿…”徐福倒是不介意的继续问道。

    “会长。”聖劫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不怒自威,胸膛下意识的停了停。

    徐福一副意料之中的脸点点头“到底是会长,还是比较慧眼识珠的,比其他的盲人到底要强多了。”

    盲人?冈本三郎等人都是竖起了耳朵,随后眉头下意识的揪起来。

    我孙子桐衣阴阳怪气的说道“你这老头儿,说话中都透着一股子的酸味,我也讨厌你。”

    “啊哈哈哈哈!”,徐福背着手,腰杆突然挺直突然仰天大笑起来。

    “哎呀呀!”徐福伸出布满老茧的手掌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你这小女娃娃,说话还是挺有意思的,我现在为这蛮荒的国王坤沙做事,你为主君神武辉耀做事,我们两人是敌对方,我要你那么喜欢我干啥呢?你喜欢我会在向我动刀子的时候怜悯吗?敌人…从来就不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只谈胜利!”

    我孙子桐衣鼻梁一挺“你…”

    但却哑口无言,找不到有根有据的话来反击。

    耳朵灵敏的冈本三郎蠕动着手指看着徐福说道“你刚刚说什么?你是为主君办事的?”

    徐福傲然一笑,意思明显,是又如何?

    “我很好奇,坤沙招募你这样的老头子做什么?带领着蛮荒之地的群众发动讨饭攻势?”聖劫阴阳怪气的说道。

    面对前面众人的等等侮辱,徐福不气,只是伸出手冲着后方指了指。

    “哪里是哪里?第五区!”他自问自答的说道“在半个小时之前,来自日本的蠢猪,是的我说的就是会长你,发动了进攻第五区的命令,现在我可以让你更加详细的了解一下战场的动向,你手底下的那些虾兵蟹将现在已经死亡的干干净净,噢…包括你的大将,那个日本的拳击武士,现在正在地狱的阎王爷哪里报道。”

    一番话说的聖劫等人震撼不已,而徐福则是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

    聖劫吞咽了一口口水,依然强行的狡辩道“少在这里胡言乱语扰乱军心,我的属下现在已经破城归来。”

    “咱们赌一赌如何?”徐福再次在话语上面压制着说道。

    真的全军覆没?聖劫心理十分没底,因为有着上一次寒雨和伊藤一郎的前车之鉴,这证明着坤沙手底下的人的确有让自己全军覆没的实力和能力,而徐福虽然衣衫褴褛,外表极其邋遢,但是谈吐之间十分不凡,不像是那种随意乱说的人,可是徐福从全身上下细致到他的嘴唇,都让聖劫十分不爽,不管钢板操川有没有被全部抹杀,他必须要先干掉眼前这个乞丐!

    冈本三郎响应着会长内心的愤怒,踏前一步走出去。

    他握着拳头抬起粗壮的手臂低下头看着徐福,唾沫星子都飞舞出来到“你,少在这里放屁。”

    “所以日本猪…”徐福偏着脑袋看着后面的聖劫“你把这头大肥牛放出来的意思是要给我点颜色瞧瞧?”

    “不许再叫我日本猪!!三郎!给我捏碎他!”聖劫一声怒吼。

    冈本三郎天生巨人,尽管全身肥肉,但是浑身的爆发力极强,嗓子眼里面发出一声沉闷的呐喊,他挥舞着右臂,带着猛烈的风浪狠狠的从天空中一拳头打下来。

    拳头还没有接触到徐福,散发的风浪已经将徐福周边吹的风沙阵阵,可见其威力之强。

    一身破烂的衣服大肆飞舞,徐福扔掉了拐杖,背着手迎着风浪露出了一抹浅笑。

    “嘭!!!”冈本三郎的拳头狠狠的冲击在徐福的身体上面,大地一声爆响,龟裂的裂缝随着拳头气浪的冲刺飞速的震裂开来,身后的三人都是喝彩的绽放出笑颜,聖劫更是指着冈本三郎扬眉吐气到“我这个三郎啊,就是给我争面子,这老乞丐在这里啰啰嗦嗦半天,还不是被一拳干掉了?这充分的说明我们大日本帝国所向披靡啊弟兄们!”

    但是…事情远远没有聖劫想像的那样简单。

    冈本三郎一拳头打下去后,我孙子桐衣发现他的拳头并没有接触到大地上。

    而此时,冈本三郎的脸上也露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他脸上的肥全部都挤成了一堆,眉头紧促,十分痛苦。

    “哎呀…”聖劫的得意还没收干净,冈本三郎发出了一声冗长而痛苦的叫声,随后在恶狼会成员们无比的惊骇之中,只看到冈本三郎那状如象蹄般的右臂被一点一点慢慢的举起来,拳头底下,徐福伸出自己的一根食指,一点点的抬起着自己的手臂,那根手指已经插入了冈本三郎的拳头里面,一缕缕的血液不断的流淌出来。

    聖劫惊的眼珠子都快爆瞪出来“这…这…他接住了三郎的拳头?”

    “而且是以超级轻松的方式!”我妻惠子补充并震撼的说道。

    徐福的灰白长发贴在脸上,他有些迷离般的说道“闲聊时间已经结束了,现在的孩子们啊,一个个都戾气太重,一言不合或者有稍微不称心如意的地方,就要使用暴力,既如此,我就让你看看,大人处理问题的方式!”

    将手指从冈本三郎的拳头中拔出来,徐福肩膀一动,双肩朝着前方一冲。

    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浪从他的身上顿时宛若惊涛海啸般的震撼喷射,冈本三郎光是在气浪中就被震得不断的后退,双脚趔趄,要不是身体庞大重心超温,他差点就一屁股摔在地上。

    “哟,大胖牛站不稳了?”徐福调戏着冈本三郎说道。

    虽然刚刚自己一拳头下去感觉好像是打中了钢板一样,但是冈本三郎并没有因此就气馁下来,他怒吼一声,上半身狠狠的压制下来,随后宛若草原上面捕猎的狂狮恶豹一样,一声高吼后对着徐福发动了超狂的冲刺,右手虽然流着鲜血,但是他没有一丝的惧怕,两只手的手掌完全的张开,典型的相扑姿势,朝着徐福犀利的进攻过去。

    徐福这次没有闪避和站着不动,右脚在地上轻轻的一点,他在冈本三郎面前渺小的身体顿时旋转着朝着前方飞动过去。

    “嚎!”冈本三郎的嗓子眼里面爆发出一声咆哮,双手朝着徐福抓过去,结果徐福“嗖”的一声旋转升腾,让他扑了个空,双手自然而然的跟着徐福的身体一起冲刺想要一把抓住他,但是徐福一个旋转,冈本三郎只看到他的身体在风中“刷刷刷”的舞动处一道道的残影后,自己的一根食指直接被他抓住。

    “这才叫做摔跤!”徐福一声历喝,抓住冈本三郎食指的右臂爆发出恐怖爆炸般的力量。

    在身后瞠目结舌成员们的眼神中,冈本三郎那庞大重达一吨的躯体竟然被徐福轻而易举的举了起来,徐福站在地上,将庞大无比的冈本三郎直接举过了头顶,随后狠狠的朝着前方甩去,冈本三郎在空中双手不断的抓着风胡乱的惨叫着,他闭上眼睛,脑袋“嘭”的一声着地,随后身体上面的一层层肥肉“啪啪啪”的全部推移到上半身。

    “轰!!!”爆发出一声震天的巨响和震碎大地的恐怖场景,冈本三郎的身体被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聖劫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能够说什么…眼前的这个人到底在蛮荒之地是什么位置?真的只是一个乞丐吗?

    “刚刚你跟我接触的最为亲密,应该知道我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吧?想要活命的话,就乖乖的像乌龟一样趴在地上别起来。”徐福看着地上的冈本三郎说完后傲然的看着前方的聖劫“我名为徐福,是蛮荒之地第一区,也是蛮荒之地十一殿长之首。”

    “这他妈操蛋的自我介绍你以为我想要听吗?”聖劫怒火中烧“为什么我的部下会如此不中用呢?”

    “如果会长您想要得到蛮荒之地的话,得先过我这关才行。”徐福说道。

    聖劫冷目寒脸的冷笑道道“你终究是一个黄土捧身的老家伙,能够翻天?还是能够有多大的能耐?”

    “不好意思…你说什么?”徐福的面色也变冷起来。

    “我说你……”

    话音未落,我妻惠子猛地扯了扯他的衣角,后面恶狼会的成员们也渐渐的开始骚动起来,因为此时此刻在这片荒地上面,充满了一名名身高四百米以上的巨型身影,整整六尊,站在恶狼会的两旁,宛若审判着他们从天而降的天神。

    徐福把玩着自己手指上面的戒指笑起来“继续你对我的评价,日本猪,我怎么了?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吗?”

    聖劫吓得话音在颤抖“这…这…这是什么东西??!!”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