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似箭矢尽头之终

关灯
护眼
    聖劫被蛮荒之地的大军彻底的包围了。

    前方是鬼神莫测的徐福和四圣骑之一的落焱,两旁是蛮荒之地的殿长们,后方是那些黄金巨神兵们。

    他苦笑,恶狼会的成员们也不断的拥挤在一起,十分不知所措。

    从一开始到这里轻松的占领了第六区,聖劫以为自己这次的任务一定会顺风顺水,但是…先是伊藤一郎的军队被干掉,紧接着钢板操川的队伍被干掉,现在就连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他恶狠狠的看着穆予“这背后的一切一切,都是你在搞鬼吧?我真的是小看了蛮荒之地了,小看了主君坤沙了。”

    穆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投降吧,你已经没有挣扎的必要了。”

    投降?这两个字让聖劫感受到了万分的羞辱,他咬紧牙齿额头上面的一根根的青筋鼓胀起来,放肆大笑的看着穆予“不要以为你略施小计我就会屈服你,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战士,深深的贯彻着武士道的精神,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还是处处荆棘,在我们的字典里面,根本没有投降这个字!”

    “恶狼会的战士们!!全部给我呐喊起来!!”,聖劫一声怒吼,全身直接爆发!

    他的身体在眨眼之间变成了斗战恶狼的形态,而也许是受到了会长如此坚韧不屈的影响,那些本来军心紊乱的战士们也一个个爆发出视死如归的态度,集体爆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狂吼,他们将自己的武器拿出来,开始团结,身上开始出现出强烈的战斗意志,在斗战恶狼的旁边,我孙子桐衣、我妻惠子、伊藤二郎也全部都准备迎接战斗。

    “不见棺材不落泪。”徐福无奈的摇摇头“国师,对方都这样了,我们是不是…”

    “也要给点面子?”

    落焱一声怒吼后朝着前方猛烈的奔跑,看着斗战恶狼,他“啊哈哈哈”的发出狂笑。

    手背上面的星陨刀刃“锵锵”两声释放出来,落焱身后出现了一对巨大的雁翅,展翅飞舞到天空中。

    “吼!!”斗战恶狼张开嘴巴牙齿里面喷洒处一缕缕的涎水,他也朝着落焱迅猛的奔跑了过去。

    “杀!!!”,我孙子桐衣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喊声后,周围的恶狼会的成员们全部带着视死如归的精神朝着四面八方冲击了出去。

    “冲上去!!!”寒雨一声爆吼,皇城战士握着长枪迎敌而上。

    两旁的大部队都是喊杀声震天响,随后激烈的冲撞到一起,皇城战士的长枪插进他们的身体中,恶狼会成员们扣动着扳机不断的扫视着,一瞬间天空总中就鲜血乱舞,“杀!!”皇城战士门带着激烈的呐喊,潮水般的将恶狼会的成员淹没,一根根的长枪捅进那些成员的喉咙、身体、肚子虽然恶狼会的人穿着防弹衣,但是皇城战士,力大无穷,全部都是精锐。

    “当…”天空中的火花“砰砰砰”的几声爆响,落焱的星陨刀刃和斗战恶狼的狼爪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吼!!”斗战恶狼张开嘴巴对着落焱吐出一口口的腥风。

    风刃如刀,在落焱的雁翎甲上面“叮叮当当”的不断的切割着。

    “嘭!”双方都是朝着前方一个力量推动后,各自退后了几米,天空中的落焱双翅折翼,在风中化成一道光芒不断的冲向天空,在天空五十米位置的时候,“啾…”风暴中只看到一只巨雁张开了自己的翅膀,随后一只只的雁影密密麻麻的冲刺了下来“圣域八星战灭炼狱·無双技·平沙落雁!”

    在刺耳的风声之中,密密麻麻的雁影狂风暴雨的冲刺下来。

    斗战恶狼挥舞着狼爪不断的和那些雁影带着锋锐的响声激烈的撞击着。

    没有防御住的雁影全部都攻击在他的身躯上面,打的他的身体不断的作响。

    毕竟是SS血统级别的战士,斗战恶狼也非常强大,在漫天飞舞坠刺冲击的雁影之中霸气不减。

    “斗战恶狼·無双技·铠撒狂爪!”

    双臂的狼爪上面闪耀过一道刺眼的冷光,斗战恶狼双爪朝着天空狠狠的一甩。

    “嗖嗖嗖…”六道长达十多米的狼爪风刃朝天冲刺,和无数的雁影撞击在一起后“砰砰砰”的释放处一股股爆裂的气流,恐怖的狼爪风刃更是在雁影中径直的朝着落焱冲刺过去。天空中的落焱爆发处一道冷笑,用力一甩星陨刀刃,“轰轰轰轰轰…”一股恐怖的橙色风刃凌空烈斩,将虚空切割处一道道的缝隙后和狼爪风刃撞击在一起,“嘭!!!”天空中爆发出一股小蘑菇云的尘烟,滚滚的涌向高空之中。

    寒雨站在穆予身边保护着他安全的同时说道“两人都是圣域八星,可能平分秋色。”

    摇摇头,穆予却不这样认为“我的个人理解中,等级高只是那个人在战斗中占据着相当大的优势,如果因为两人等级相同,就判别两人的实力对等,那岂不是可笑?那还分招式、血统、技能、战斗方式、特点、武器、战甲…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让两个同等级的人脱光衣服拳对拳不就可以了吗?”

    拍了拍寒雨的肩膀,穆予笑道“小伙子,好好看着,同等级之间,比的是狠和真正的力量。”

    说话中落焱已经从天空中凶猛的冲刺了下来,和斗战恶狼的狼爪“当当当…当当当…”不断的撞击着。

    两人的周围都是爆发出一股股恐怖的爆浪,越打越偏离战场之外。

    战斗正酣的战场中,皇城战士和恶狼会成员门五五开,暂时无法高下立判,双手都占据着各自的优势,皇城战士被落焱训练的都是精锐,有着战斗技巧和手段,恶狼会的成员们则是一头头的困兽,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们宛若豺狼虎豹般的凶猛,而且装备精良,一时间打成了醉人的战场。

    战场中的大将门也没有闲着,伊藤二郎拿着三叉戟在战士的群体中怒吼着挥斩,虽然说气势霸道,但是实际的作用却并没有那么大,他的三叉戟打在皇城战士的战甲上面,爆发出一股股的火花,杀个人都非常的困难,我妻惠子则是拿着两把左轮枪,对着旁边不断的扣动着扳机,同时眼神游移,朝着战场的旁边移动着。

    恶食六狼中,最有威慑力的还是我孙子桐衣,他的伞刃相当的凶猛,居然能够割裂开皇城战士们的战甲。

    在我孙子桐衣身边一股股的鲜血在喷射,他已经杀敌三十多人,头发都被鲜血染红。

    这个黑暗的小萝莉一边杀一边笑,十分享受这个感觉。

    看着自己的同伴门都是如此的英勇,在地上的冈本三郎瞳孔中流淌出眼泪“兄弟们,我也很想要加入战斗啊!”

    “躺在那儿!!!”徐福转过身像是吼儿子一样吼道。

    冈本三郎的眼神爆发出一股火热的愤怒,他用尽全力大声的喊道

    “躺就躺!!!!!!!!”

    徐福暂时没有让黄金巨神兵加入战场之中,因为巨神兵的破坏力实在是太大了,他也不能够控制他们暴杀的范围,万一到时候一拳下来,落焱精心培养的皇城护卫队死亡了,那落焱估计要拿着铲子把自己的坟给挖了。

    看着穆予的眼神,徐福和旁边的铁震山以及百眼星君互相点点头。

    “兄弟们,我们上!”徐福背着手,双脚在地上滑翔后,身体翩然的踏空冲刺出去。

    他第一时间杀入了人群中,双脚“啪啪啪啪”的在那些恶狼会成员的脑袋上面狂踢,这脚力,看似非常轻松的出脚,但是在那些恶狼战士的体验来说,这简直就是一把把的钢锤憾击过来,徐福双脚踢出去,左脚的战士眼珠子都被飞了出来,右脚的战士七窍流血,双双倒在了地上。

    一挺挺的机关枪对准了徐福,“哒哒哒…”的疯狂扫射。

    密集的子弹雨袭来,徐福淡淡一笑,一团红光从头顶冲刺出去。

    他本体还站在原地,那团红光之中,全身赤红的徐福一脚横扫千军,在前方十名恶狼战士的脸上同时一个踢击。

    “破破破破!!!”战士们的脑浆全部都从后脑勺处喷射出来。

    全身燃烧着赤红气浪的徐福几个旋转,飘逸的落在了一名战士的枪杆子上面。

    而背后那个本体,也变成了泡影,随风撕扯成了粉碎。

    剪刀腿释放出来,徐福夹着那名战士的脑袋,身体带着他到了空中。

    相比起徐福的飘逸灵动,铁震山则是霸道的太多太多,九阳神功随着一拳打爆一个人的脑袋后“嘭”的一声爆炸般的将铁震山裹住,气浪的爆炸震碎大地,铁震山顶着一颗颗的子弹一边走一边狂笑“你们这群日本猪,现在就让我杀个痛快!”,说完身体迅速的一个冲刺到了一群恶狼战士的面前,双肩上面闪耀着金色广电后,铁震山双臂带着一大排的战士,身体朝着前方一顶。

    “嘭!!!!”十多名战士口吐鲜血被撞飞出去,胸膛断裂,死相惨烈。

    XXXXXX

    战场之中,伊藤二郎已经被皇城战士彻底的包裹住,他的三叉戟无法破开战士们的金甲。

    “嚓嚓嚓…”一根根的长枪擦在伊藤二郎的身体上面。

    “啊!!”伊藤二郎一声爆吼,疼的身体疯狂的颤抖。

    两名皇城战士见缝插针,长枪冲向伊藤二郎的双手,随后枪尖朝着天空狠狠的一挑。

    “当当”两声,伊藤二郎手中的两把三叉戟直接被打掉的脱离了手中,在天空中无力的飞舞着。

    “杀!!!”,旁边的皇城战士门同时一声呐喊,来自四面八方的一根根的长枪朝着前方狠狠一刺。

    只看到一把把的长枪“噗噗噗”在鲜血疯狂的飞溅中狠狠的插进了伊藤二郎的身体之中,一把长枪更是以凌厉之势插进了伊藤二郎的喉咙里面,“唔!”他浑身一震,垂下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体,双眼白眼疯狂的翻动了几下,直接咽气。

    皇城战士们将一根根蘸血的长枪从伊藤二郎的身体中抽取出来,杀向了旁边的战场中。

    只剩下满身枪洞伊藤二郎,身体无力的瘫软在地上。

    我孙子桐衣的伞刃合并起来,直接打断了一根冲向自己的长枪后,有些虚弱的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在他的前方,铁震山扔下一具恶狼会成员的尸体挡住了她的前路“小姑娘家家的这么血腥,杀了我们这么多的弟兄,是时候是个头了吧?”。桐衣看着他全身的气势,知道自己敌不过,转过身的同时,身后的百眼星君张开手臂“哎呀哎呀,想去哪儿?”

    最糟糕的战场…桐衣无奈,自己竟然被两大殿主同时的包围住了。

    “你们以为我会妥协吗?”桐衣眼神中露出一丝狠辣的光芒,朝着身后的百眼星君冲刺过去。

    她并不知道百眼星君有多么的恐怖,只是凭借着第一感觉知道他比铁震山弱。

    百眼星君也受到侮辱的吼道“他妈的,动我?我看起来好欺负?我让你…死个够!”

    桐衣跳跃起来,伞头“嗡”的一声冒出一道钩镰杀向百眼星君,而百眼星君胸膛前面的眼睛则是完全的扩张开来,恐怖的辐射让桐衣吃惊的张开嘴,身体顿时被辐射所包裹住。

    “呀!!!!!”一声惊天动地的呐喊想起来。

    在辐射中桐衣的头发被腐蚀的干干净净,然后是武器被腐蚀成了一团废铁。

    桐衣掉在地上,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脸,只看到她手臂上面的皮肤全部都在高度的腐蚀之中,皮肤碎裂,一块块的掉落下来,紧接着就是桐衣的血肉,从鲜红色变成了紫色,她像是婴儿一样抱住自己的身体,在辐射的光芒在地上不断的滚动尖叫。

    百眼星君胸膛上面的眼睛合并上,桐衣全身冒着黑烟疼痛的哭泣着。

    “闹不?”百眼星君问着她“区区一个武器使用者竟然敢这么嚣张,他妈的恶狼会怎么这么垃圾?”

    历史出现了惊人的转折,开战之前恶狼会认为蛮荒之地弱的可怜,现在的情况却转变成蛮荒之地认为恶狼会都是一群无用之徒,这是一种讽刺吗?其实是聖劫自己太轻敌,堂堂恶狼会肯定高手如云,但是他太小看蛮荒之地,小视到了极点,精锐没带,连幕府会的老魔王和萧沧海都没带,这就是下场和后果。

    我孙子桐衣已经从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女孩儿变成了一个貌似风烛残年的老太。

    铁震山没有让她继续受苦,随意的从地上捡起一把长枪,一枪投掷过去,穿透了我孙子桐衣的身体。

    而此时的战场中随着徐福等人的加入,形势也开始变成了一面倒,皇城战士果然凶猛,打的恶狼会的成员们开始频频后退,前方落焱和聖劫的战斗中也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

    地上的狼毛和雁翅掉了一地,落焱绕着圈在聖劫的身边一圈又一圈不断的飞舞着,利用着自身特别的优势让聖劫处于捕风捉影的状态,攻击根本无法精确的锁定目标和命中,和如果比力量的话…只看到落焱从旁边攻击过来,斗战恶狼会挥舞着狼爪过去,狼爪和星陨刀刃“当…”的一声冲击在一起的同时,崩的聖劫的手疼痛无比。

    “吼…”大光头落焱看着战场中差不多了,全身都力量也尽情的爆发出来。

    他显然比斗战恶狼更加的凶狠,星陨刀刃朝着前方“嘎嘎嘎”带着火花推动着,斗战恶狼勉强的抵挡着,另外一只手的左爪挥舞过来,落焱顿时收起了全身的力量,冲向天空中,在他的身后,一只巨雁展开双翅“啾”的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双翅上面竟然燃烧着火焰。

    “A级到S级的进化?”斗战恶狼看到后瞪大眼睛“你属于进化状态?”

    “按照国师的命令,不会杀你,但是我会让你吃尽苦头!”落焱朝着下方的战场看了一眼后点点头,再一次冲刺下来气势明显不一样,斗战恶狼怒吼一声挥舞出狼爪攻击,落焱的身体竟然带着一道道的残影“刷”的一声瞬间躲避,随后星陨刀刃“嚓”的一下在他的胸膛前方斩了一刀,一刀切割开斗战恶狼钢铁般的皮毛后。

    落焱在他狼爪挥舞过来的时候,再次一个灵敏的飞翔到了他身后,又是一刀。

    斗战恶狼快疯狂掉的怒吼,双爪在四面八方狂舞。

    落焱双翅一个折翼,一道道的雁影再次攻袭下来,斗战恶狼攻袭雁影的同时,恶狼冲向他,趁着他双臂的舞动,他从头到脚,一刀接着一刀,将斗战恶狼斩的遍体鳞伤,“卧槽!!!”聖劫看着全身沾染着自己毛发的鲜血高声怒吼,而此时的落焱,已经潇洒的站在了地上,抱着手对着他笑“SS又如何,你跟我同等级,战场的变动让你内心焦躁,不能够冷静的思考,压力让你无法爆发处斗战恶狼最猛的凶狠,你怕死,你害怕失败,你这样的对手,就算你是超圣入神也打败不了我,战场和对战,可不是你等级高就能够赢得,龙比人凶猛,可人类照样屠龙,狮子比人强大,可他照样臣服在驯兽师的鞭下。”

    “真正的强者不看高低,只看实战,等级,只是优势。”落焱昂起头望着他。

    斗战恶狼嘴唇上面的胡须随着他的愤怒不断的蠕动着。

    他怒吼一声,转过身直接认怂的逃跑…

    落焱愣了“你大爷的,地位最高的人,就是把荣誉侮辱的最严重的人,还武士道精神,你连那些战士都不配啊。”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