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沉默的羔羊

关灯
护眼
    聖劫才不管落焱的嘴炮,他现在只想要拼命的离开这里,因为这片战场简直就是炼狱般的存在,什么恶狼会成员的性命,什么干部和属下的性命,在自己的生命面前,这些深仇大恨能够全部被无视掉。

    各殿主也遵循着穆予之前的命令,都没有对聖劫下死手。

    徐福从斗战恶狼的后方冲刺出来,双腿释放出炮弹般的威力,在斗战恶狼的后背上面“砰砰砰,砰砰砰…”一脚又一脚的踢动着,他的踢击让聖劫趔趄的朝着前方扑腾了几步,嘴巴里面吐出一缕缕的鲜血,他也不反抗,自顾自的朝着前方奔跑。

    徐福之后是铁震山,双掌带着九阳神功赤热的气浪,释放出一道强力的冲击波。

    “咚!!”冲击波结结实实的冲击在斗战恶狼的后背上面,打的斗战恶狼直接跪在了地上,再次呕吐出一大口的鲜血,站起来继续红着眼睛想要逃出蛮荒之地的包围圈,他仓皇逃窜,无比的狼狈,冲破了战士们的防线,冲破了黄金巨神兵的包围地带,带着一声声的狂笑朝着前方冲刺了出去。

    他的目标是第六区…自己的铁狼要塞在哪里。

    只要现在自己还能够再次回到铁狼要塞里面,那么自己就还有希望,就可以卷土重来。

    落焱飞舞到穆予的身边摩擦着下巴说道“咱们这样放水是不是太明显了?他会察觉到吗?”

    “不会的,你看看这满地的尸体和失败的结果,他逃跑,肯定在潜意识里面认为这是自己的实力。”穆予目光阴毒的看着聖劫“他现在想要回到第六区,再次到铁狼要塞上面,到时候如果启动要塞的话,他就可以把脸面争回来,但是他现在可能还不知道,第六区,也早就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聖劫在奔跑,在卖命的奔跑,他的心中憋着一口恶气。

    眼看着第六区已经近在咫尺,聖劫疯狂大笑着“蛮荒之地的垃圾们,你们到底还是愚蠢的可怜,我的那些属下和战士,在要塞这样强大的战斗力之下,都只不过是随时可以牺牲的垃圾,只要我能够上要塞…我就…”

    站在第六区的街道前方,一股带着海水味道的狂风吹拂着聖劫着脸颊。

    前方的街道上面,那些原本被自己捆绑起来的人民们此时此刻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一地在风中缓缓流淌的海水,和海水中的一具具的尸体。

    聖劫站在街道口,他能够敏感的感觉到一种叫做失败者的感觉,看着满地的尸体,他呆若木鸡。

    斗战恶狼的形态也变成了人类的形态,聖劫握紧拳头几乎是带着哭腔呐喊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十几分钟前,第六区充满了天空的水雾中……

    恶狼会的战士们看着天空中那条巨大的鲲在水雾中缓缓游动,却丝毫没有察觉危机正在一点点的朝着自己逼近,“轰轰轰”当水雾中的那条鲲游移到天空中消失后,战士们突然听到了滚滚的水声,朝着前方华平海一看,我的天啊…一道高达百米的巨型海浪已经陡然的升腾了起来,随后海浪从天空中滚动着冲袭下来,只看到一股股的浪花在疯狂的卷动中,“嘭”的一声狠狠的压制在第六区上面,整条街道充满了一股股滚滚激流的浪潮。

    浪潮几乎是以排山倒海的霸气将恶狼会的成员疯狂的淹没。

    无数的成员在水浪中扑腾着窒息而死。

    后方的那些恶狼会的成员们看到如此的一幕,顿时杀心大起,聖劫会长临走前的时候交代过,如果发生了一点点的意外,就毫不留情的将这些人民全部的杀死,眼看着海浪冲击过来,他们拿起机关枪,要对着几万人的人民扫射的同时,第六区最高建筑的顶部,一个穿着白色蕾丝包臀裙的女人白大腿摩擦着上前一步。

    “叮咚!”一滴海水从浪潮之中跳跃起来。

    那女人伸出手,一声清澈的呐喊“睡美人·瞑!”

    那一滴跳跃出来的海水钻进了浪潮之中,随后滚滚的浪涛里面,只看到一股股幽灵般的幻影密密麻麻的从浪潮之中钻出来,一骨碌的朝着前方冲射过去,每一道虚影都钻进了恶狼会成员的身体之中,上千道幽影,上千人的鼻子顿时蹦出来一个泡泡,白眼一翻全部都睡在地上

    人民就这样傻眼的看着周围的这些穷凶极恶的人瞬间被制服,全部倒下。

    滚滚浪潮将整条街道完全的淹没,疯狂的海水将第六区人民手上的绳子一根根的完全的割断,随即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第六区所有人的腮帮处全部都张开,露出了猩红的鱼鳃后,一个个双腿化成了鱼尾,在海浪之中肆意的游动着,在海水之中,他们的手肘部位也全部释放出一根根刀锋般的鱼鳍,在水中的将恶狼会成员门的身体肆意的撕裂凯。

    “咕噜噜…”蓝色的海泡一股股的趵突翻卷着,从蓝色变成了血腥的红色。

    潮起潮落,海潮带着猛兽般的霸气冲袭而来,在将恶狼会的成员们全军覆没后,又退却回到海洋之中。

    第六区·人鱼区的人民也跟着海潮一起消失,明天太阳升腾的时候,他们依然又会重新出现,如正常人一样在这座城镇里面随意的行走着。

    潮水褪去,街道上面只剩下一具具窒息而死全身浮肿的身体尸体,和淡淡的海洋积水。

    第六区另外一座建筑的顶部,碧月踏出一步,灰色的长袍在风中大肆的舞动着,她抱着权杖抬起头朝着刚刚那个释放招式的女人的地点看去,女人穿着小棉袄和包臀裙,短发,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不用客气’的笑容。

    “啊…对于这件事情我的解释是…我也不知道。”从碧月身后走过来一个身穿青鳞战甲的男人,他带着铁口罩,看起来是27岁左右,左手握着一把漆黑的三叉戟对着那边挥挥手“这个真不是我特意招过来的帮手,你也知道华平海生活着人鱼,她们每年都会周游世界上面的各个海洋,看看那里需要帮助,那里有不公平的海洋生物的待遇。”

    碧月白了他一眼“我什么话都没说你就解释这么多,我也没问啊。”

    他眼睛弯下腰深深一笑“啊…忘记了还要补充的,她们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

    蛮荒之地第六区殿长·深海领主·凌统。

    凌统看着满地的尸体说道“待会儿国师肯定要放那个聖劫一马的,你说他看到这种现象会有什么反映?”

    “估计肺都要气炸了吧。”碧月依然看着那边。

    穿着包臀裙的女人说了一声“小坤还没从雷霆大荒里面出来呢,能源的事情还是下一次找他吧。”

    “这小崽子整天撒丫子到处跑,东南亚那边都快打翻天了他也全然不顾,难怪人家第一个针对他!”说话的同样是一个身材好道爆炸的女人,她一头红发,手握着一把巨大的镰刀抗在肩膀上面,渔网丝袜包裹的美腿散发处别样的风情。

    两女后面,是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女人,听到坤沙还没出来的消息,她淡淡的说了一声“走吧。”

    她在黑暗中行走,走到楼顶的边缘,右脚踏出去的时候,一条好似天路般的水雾再次在空中连绵不断的涌现出来,水雾之中巨大的鲲再次畅游着,三个女人站在鲲的背上,随着天空水雾道路中鲲的游移,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天空的尽头,凌统羡慕道“虽然是合作伙伴,但是连正主的脸都从来没有看到过啊,碧月美女,刚才那个女人拿着的镰刀,不会是…”

    “就是你想像的那样。”碧月点点头。

    凌统一惊“真的是死神镰刀?”

    “大光头的猜测没错,我老大很可能跟她们在一起,而且不是短暂的。”

    凌统再次一惊“你是说一直?天呐…真正强者的世界简直太恐怖了。”

    说话间,从远处的草地上面,凌统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朝着第六区这边移动,他的鼻子动了动灵敏的嗅到从那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血腥味,**不离十的话铁定就是斗战恶狼了。

    果然…碧月和凌统两个人欣赏到了聖劫绝佳的表情,从充满希望到震撼,从震撼到灰心丧志。

    聖劫一声怒吼后也注意到了这两人,他指着地面的人说道“我的这些忠心耿耿部下的死亡,都是你们做到?”

    “不然还是别人不成?”凌统三叉戟挥舞出来指着聖劫说道“不是我还是海螺姑娘?”

    “你是谁?蛮荒之地的殿长?无所谓了!”聖劫现在心乱如麻,本来还指望着用铁狼要塞来夺得最后的胜利,但是却发现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的棋子,自己的一步步的计划全部都在穆予的全盘掌控中,既然凌统他们已经将第六区重新夺回来,那么空无一人防御的铁狼要塞,现在肯定已经被占领。

    要塞丢了还可以重新制造,但是如果命的话这辈子只有这一次的机会。

    就在聖劫有些束手无策的时候,一艘战斗机从铁狼要塞中“嗖”的一声冲刺出来。

    要塞里面皇城战士门大声的呐喊道“凌统殿长小心,这个女人偷走了一艘战斗机。”

    战斗机本来要飞速的离开这里,但是看到第六区的聖劫站在哪里,我妻惠子还是冒着生命危险杀了一个回马枪,“哒哒哒啊…”战斗机朝着下方的凌统和碧月不停的喷洒出一颗颗凶猛的子弹,碧月拿起自己的魔杖,圣光闪耀而起,在她和凌统面前形成了一道圣光屏障,子弹冲击在上面“叮叮叮”的爆发出一道道清脆的响声。

    惠子……聖劫激动的眼眶里面充满了滚烫的眼泪。

    在前方战斗的时候,我妻惠子早就已经意识到了这场战斗这边已经是成了失败的定居,她从人群的包围中杀出来,想要留下一条命,而当她回到铁狼要塞的时候,发现这里早就已经被坤沙的手下占领,但是她对要塞十分的熟悉,她从里面偷走了一艘战斗机,打算回到日本的时候,看到了聖劫。

    战斗机的舱门打开,从聖劫的旁边迅速经过的时候,聖劫猛然的跳跃了进去。

    战斗机飞向远方的天空,一瞬间只剩下了一道残影。

    “不追?”凌统问道。

    “不追!”碧月肯定的摇摇头“这一切都在国师的算计之中,包括将那个女人放出来,这艘要塞现在是我们蛮荒之地的战利品,但是肯定是出于种种原因,那个聖劫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放长线,钓大鱼!”

    荒原上面,穆予一行人也抬起头看着战斗机飞翔过去,朝着日本的方向行驶过去。

    落焱拍着手掌道“走进来了,走进来了,国师,你的计策真是妙哉妙哉啊,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着。”

    穆予一边指挥着铁震山等人枪毙那些俘虏,一边晦涩难懂的笑了笑“我的鱼钩已经放出去了,鱼钩上面绑着蛮荒之地这个肥沃的诱饵,聖劫这条饥肠辘辘的鱼肯定会一口吃掉的,他回到日本后,会将所有的过失和责任全部推卸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找一个替罪羔羊,我们都明白恶狼会这次的失败责任全部都在聖劫指挥不当,但是他不会承认的,我帮了他一把,故意放走了那个女人,聖劫肯定会带着大军压境,因为他已经知道了蛮荒之地,是一块肥的流油的肥肉。”

    “他要是不来了呢?”寒雨谨慎的问道“这样做有些风险。”

    “这个世界上所有挣钱的勾当,都是要承担着负法律责任的风险的,一笔钱到你的手里面的时候,你可能都不会知道经历过了多少的难关,这一次,只不过是一个开始,一周之内,聖劫肯定会卷土重来,到时候…就是真正展现我们蛮荒之地强大的时候,所有人都给我做好战斗的准备,不要轻敌大意!”

    XXXXXXXX

    战斗机上面,聖劫捂着胸膛处流血的伤口,气喘吁吁的脸色苍白。

    我妻惠子看着他道“你伤的很重,要不要停下来找医生治疗一下?”

    聖劫摇摇头苦笑道“没关系的,我的血统还是有优势的,这点小伤的话,我还是撑得住。”

    惠子面露难色说道“我们这次这样的失败,把五万战士的性命全部都葬送在蛮荒之地,回去之后主君肯定会大发雷霆,而且还会责怪我们,有没有办法能顾让我们躲过这次的事情?不是事情了,已经升级到浩劫的地步了,完蛋了,完蛋了,因为我们的轻敌大意,我们这次真的完蛋了。”

    “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够到日本?”聖劫避开了这个话题问题。

    “很快,六个时辰以内…”我妻惠子道。

    “我先睡一会儿,快到的时候叫我。”聖劫目光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将手放在腰间的皮带上面摸了摸,哪里有着一把匕首。

    海上的清晨,太阳从海平线上面缓缓的升腾起来,万张金光从天空中尽情的洒下。

    阳光打在我妻惠子呐喊疲惫的脸上,看着地图上面的位置,她拍了拍聖劫的肩膀说道“会长,我们快到了。”

    聖劫猛地睁开了血红的眼睛,迅速的拔出匕首在我妻惠子的手臂上面狠狠的一刀切割。

    伤口撕裂开来,一大股的鲜血洒了聖劫一脸,我妻惠子疼的连忙缩回手的瞬间,聖劫一拳头打在她的脑袋上面,在迷迷糊糊之中,聖劫全身长满了狼毛扑过来,一拳重击在我妻惠子的肚子上面,惠子疼的张开嘴巴,聖劫将匕首插进她的嘴巴里面,狠狠的将她的舌头一刀割掉。

    随后他野蛮的将皮带抽取下来,将我妻惠子一点点的捆绑起来,扔在了副驾驶上面,自己驾驶着战斗机朝着日本飞翔了过去,副驾驶座位上面的我妻惠子疼的张开嘴浑身颤抖,一缕缕的脓血从她的口中不断的吐出来。

    “草!!!草!!”聖劫伸出脚,在她的脑袋上面一下又一下狠狠的踢着。

    我妻惠子虚弱的呼吸着。

    三个小时后,武神会大本营,神武辉耀的后花园…

    全身鲜血淋漓的聖劫跪在地上看着眼前欣赏着飘舞樱花的神武辉耀,铿锵有力的喊道“我以我会长的地位发誓,我没有半句假话,我真的看到主君您,我真的觉得好亲切,你都不知道我回日本有多么的困难,这个女人,跟坤沙暗中钩在一起,将铁狼要塞里面的系统全部都毁灭,随后错误的指挥,让我们损兵折将,我拼了命的想要救冈本三郎他们,但是…”

    聖劫满脸泪水的握紧了拳头“那时候我真的很想要死亡,我不怕死,真的,我在战斗的时候比谁都还要勇猛,我将那个四圣骑落焱打的落花流水,他被打的屁滚尿流的逃跑,但是我无力回天啊主君,我真的无力回天啊,我尽力了,我不想要死在这个女人的手上,我求求你给我一个公道,主君!”

    他跪在地上用双腿移动着,抱住神武辉耀的双腿伤心的啜泣着。

    我妻惠子舌头被割,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聖劫编造胡说,她也只有无尽的沉默。

    龙潮歌抱着手站在旁边看着我妻惠子,微微一笑仿佛已经明白了一切。

    “知道了知道了。”神武辉耀拍着聖劫的肩膀“失败没关系,咱们再把荣耀挣回来就好。”

    “主君!!”聖劫更急感动的抱着他的腿失声痛哭…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