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灰烬邪龙

关灯
护眼
    将天罡王干掉后,小张屠戮的脚步并没有就此停止下来。

    他眼神血红的看着一旁的霸玛,身体上面腾着一团团的雷光冲向了霸玛,现在已经彻底的认识到小张有多么的恐怖,先杀圣域七星,再斩圣域八星,现在就是自己,虽然说实力只是差了一两个等级,打的有点勉强,但是现在也是箭在弦上,不发不发了,霸玛硬着头皮一声怒吼给自己壮胆后,抬起头看着冲刺过来的小张。

    小张降临在他的面前,气息十分的混乱。

    狰狞的脸上充满了青龙的鳞片,橙黄色的瞳孔中,霸玛竟然注意到了有暗红色的血丝。

    这货在升级?霸玛不禁疑惑的看着他,之前他跟天罡王战斗的时候,气息还是十分稳定的,一招一式,有板有眼,不过现在看的话,好像全身的气息有些紊乱,感觉内心压抑着很多很多的东西,那些东西仿佛是野兽一样,在他的内心里面怒吼,又宛若一只只白蚁般在腐蚀着他的血肉,让他有些不稳定。

    捕食的恶狼在狩猎之前通常是不会发出声音的,眼前的小张此时就是这样。

    他将左手的雷神战锤“嘭”的一声扔在地上,随后双腿一震,全身赤身**,全身充斥着**龙鳞。

    金刚似的细长龙尾甩动着缠绕在自己的腰肢上面,小张对着他勾了勾手指头“你是最后一个。”

    典狱长立场竟然如此不坚定,想要让自己活下去的话,现在只有靠自己的真正实力。

    霸玛首先是发出了一声怒吼,全身之气都浩瀚的释放出来,“轟…”的一声,一股狂风将霸玛的身体全部笼罩,长发乱舞之中,他的眼神也变得凶狠和坚定,敌人与我,从来没有胜负,只有生死,这是霸玛一直非常喜欢的一句话。

    他暗暗的一点点加强自己的力量,全身的肌肉一块块、一块块越来越紧,颜色也从浅黄变成了深红。

    “是个硬汉。”小张冷酷的看着他,右手猛然的推动出去。

    “砰砰砰…”一股股的雷电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让两人的战场只剩下十米的范围。

    雷电绕着战场在不断的旋转,小张的嘴角露出一丝狂笑“从你出拳的那一刻开始,你就该为自己的生命倒计时了。”

    这个家伙是疯掉了吗?霸玛看着四周那些不断游动的雷电,再转过头看着前方的小张,突然一愣,因为小张现在低着头,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抖,霸玛握紧拳头,“呜呜呜…”一圈圈的风浪在拳头上面不断的游动旋转后,他一脚从大地上面踩踏起来,脚掌蹬碎了地面后,看着前方的小张,他的拳头上面“轰”的一声窜腾出一大股的火焰。

    “恶霸泰拳無双技火风狂拳!”

    从小张的侧面,霸玛的拳头疯狂的冲击过来,小张不闪不躲站在原地嘴角露出着怪异的狞笑。

    “嘭!!!!!!!”燃烧着火焰的右拳狠狠的冲击在小张的脸上,打的他身边的尘土都溅洒出来朝着右边飞舞,而小张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吼!!!”霸玛怒吼着,拳头在小张的脸上溅洒出一股股的鲜血和龙鳞疯狂的摩擦着,拳头摩擦到底后坠落下来,小张猛地一瞪眼“你的拳头,只有这么一丁点的力量吗?”

    “呜吼!!!火风狂拳!”挑衅的声音让霸玛的内心也是升腾起一股烦躁的怒火。

    第二道拳头带着风浪和跳动的火焰,几乎是以怒吼,“嘭”的一拳狠狠的打在小张的下巴上面。

    这一拳将小张的下巴打的直接破裂掉,一片片沾染着鲜血的龙鳞接连不断的从他的下巴上面纷纷的掉落下来。

    一记上勾拳,小张依然站在原地丝毫不动。

    霸玛一个后跳,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拳头,难道是自己的恶霸拳法出了问题?自己的拳头不猛烈了?

    眼前这个人未免太藐视了吧?站着不动让自己打,他妈的…这样小瞧人,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霸玛迅速的后退了几步后,双腿开始在地上疯狂的奔跑起来,在距离小张三米的时候,他的双腿猛地弯曲起来,在那充斥着老茧的膝盖上面,两团火焰燃烧起来,腾空膝撞,泰拳中最经典的招式之一,此时那股霸气和野性以及泰拳的刚猛,在霸玛的身上散发的是淋漓尽致,他握紧双拳,昂着头,双膝带火,“咚”似炮弹之爆,硬生生的撞击在小张的胸膛上。

    小张被撞的吐出一口鲜血,身体更是被霸玛的双膝撞击在地上不断的滑翔。

    “还想要在这里装模作样吗?”霸玛双手再次抱住张命寒的脑袋,手肘硬生生的打在他的肩膀上。

    一个弹射,霸玛的身体和小张分开,是的…刚刚和小张那样密切的接触,他更加能够感受到他内心的那股邪恶力量在作祟,这个家伙绝对是在朝着新的境界进化,而且可能是究极领主,或者是究极领主之后,呵呵,霸玛自己嘲笑着自己多想了,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存在,他青龙在进化还能够…

    笑容定格在脸上,霸玛突然想到,动物系血统的每一次进化都是一次超强的突破。

    虽然目前不清楚小张到底是进化到究极领主还是之后,这股感觉都让他格外不舒服。

    “就这样?”而此时小张一边说话一边吐血,霸玛笑了笑,拳头上面再次燃烧起火焰。

    “我才刚刚热身呢,呜吼!”再次怒吼一声冲向小张的时候,小张猛地抬起头。

    双眼!!赤红!!!!

    “你玩的很爽,但是我已经玩腻了,灰烬邪龙至邪龙爪!”

    小张抬起自己的神之右手,青色的鳞片突然全部变成了暗黑色,一股股的浓烟在龙爪上面袅袅升腾。

    一声恶笑,小张双眼闪耀着凶恶的红光朝着霸玛冲刺过来。

    龙拳和火拳对撞,“嗤”的一声,霸玛拳头上面的火焰顿时被打的疯狂的消散,随后一股股滚滚的浓烟染指着霸玛的手臂。

    “吼!!!滚!!!”小张一声怒吼,身后的龙头从万具骸骨中霸气的昂出来,在小张的身后对着前方的霸玛一声怒吼,霸玛的肝脏在龙吼的那一瞬间“啪”的一声直接破裂,随后他感觉到自己的右臂骨头“咔咔咔咔”的完全断裂。

    发出一声杀猪似的惨叫,霸玛的拳头软下来的时刻,小张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单手将霸玛举起来,小张一边说话牙缝里面一边冒着无数的黑烟“成为我进化的祭品吧。”

    他将霸玛狠狠的甩向了前方,随后张开嘴巴流淌出一股股的涎水扑上来,嘴巴亲吻着霸玛的脖颈,直接舔掉霸玛的一块肉,骑在霸玛的身体上面,小张的龙爪“滋滋滋…滋滋滋”不断的将霸玛的身体疯狂的撕碎着,他将那一块块的碎肉疯狂的塞进自己的嘴巴里面,一边吃一边满身鲜血的嚎啕大笑。

    周围的雷电更是因为小张的错误进化而受到了干扰。

    天空中的乌云散去,雷电消散,地狱般的金佛岛终于压力顿时小下去。

    “我的天…他怎么了?”罗绮雪再也坐不住的从花轿中走出来,她穿着红斗篷,带着帽子,像个带着小红帽的可爱小女孩儿,娃娃脸白嫩嫩的皮肤十分惹人爱,此时看着前方的小张,她肥嘟嘟婴儿肥的小脸蛋儿在颤抖“黄泉…黄泉…你兄弟好像不对劲啊。”听着罗绮雪的提醒,黄泉一人赏了金银罗汉两脚,迅速的转过头看着小张。

    看到一向温文尔雅的小张竟然在生吃人,而且样子十分恐怖。

    他亚麻色的头发像是蛇一样张开,背后的皮肤被撕裂开来,黑色而充满邪气的一根根龙刺滋生出来。

    “怎么会进化错误咧?这可是冷静睿智的小张啊!”黄泉自己也愣了,这显然不是进化的正确形态。

    刚刚的战斗中,小张先杀胥一刀,再斩天罡王,后杀霸玛,一股无比躁动的火焰在内心疯狂的滋生着,那是恐怖的黑暗力量,小张压抑着这股黑暗力量一直没有动手,霸玛的攻击,让黑暗力量如同决堤的洪水般释放出来,此时虽然吃着霸玛,但是小张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一边努力的克制着,一边在和黑暗力量不断的抗衡。

    他站在黑暗的深渊中,周围到处都是白骨,堆积如山,一条被铁链绑住的邪龙在大声的对着他呐喊。

    在黑暗中他的头脑愈发的冷静,他对着邪龙说道“想要控制我?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入我的心中的,但是如果青龙要进化的话,也绝对不是你这样狰狞的样子,每个人的内心都有黑暗,他会消散而去,只要心中有光,黑暗便永远不会作祟。”他在黑暗中一步步的倒退,一步步…一步步…前方的邪龙大声的怒吼,迫切的挣脱着铁链。

    “我有属于我自己正确的进化形态,有属于我自己的强大,我就是我,不需要模仿任何人,也不需要借助这种力量,替天为刀,只要我所属的帝国有需要。”

    “我…可以是刀刃,也可以是锈刀,可以是任何一把杀人利器!”

    一步倒退,小张坠落进入万丈悬崖之中。

    战场之中,罗绮雪来到小张的身边“你如果堕入魔道的话太可惜了,本姑娘来救你!”

    她纤细的小嫩手刚刚想要打下来的时候,下方的张命寒猛地举起左手,一把抓住她的手。

    天空破开云雾,一道阳光照耀下来,射在小张的身体上面,暖洋洋的包裹着他。

    罗绮雪看着他的左手上面青色纯正血统的鳞片,瞪大眼睛。

    小张的嘴角挂着鲜血,亚麻色的头发遮挡住他的双眼,带着浓浓的沧桑感站起来。

    风吹着他的半月耳坠随风摇晃。

    转过头对着罗绮雪露出了一抹大叔般的笑容“谢谢,不过我已经好了。”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ji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