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诊断书:失瞳者

关灯
护眼
    银锋在海水中用力的挣扎着,慢慢的动作越来越缓慢,他的双手被激光腐蚀,和海水的触碰带给身体无比的剧痛。

    右脚被黄泉的激光切掉,变成一个独腿人的他瞪大眼睛,身边的海域已经渐渐的安静了下来,他在海底看着因为的日光的照耀在海面上留下了一团团的光晕,那些光芒,穿透海水,照耀在银锋的身体上,他放弃了挣扎,无力的随着海水漂浮着,他看到那条街道,他想起那些雨点般的拳头打在自己的身体上面,他看到自己的哥哥拨开人群站在自己的面前。

    “大哥…咕噜噜”银锋张开嘴巴,白眼一翻,身体翻了过来躺在海水中,渐渐朝着海底沉落。

    金银罗汉,生则同战,死则同死,一攻一防,在时代中爆裂出一团最璀璨夺目的烟花后,消散在日光之下。

    金佛岛监狱的门前,恐怖如斯的剑气疯狂的朝着前方的小张密集而迅烈的攻击过去,打在小张的龙鳞上面震荡出一股股的火花,小张的右手被小祖宗狠狠的压制,往往当小张想要举起右手的时候,小祖宗的绝心剑必然会从密集的剑气中攻击过来,“当…”又是一声清脆的击响,小张的神之右手一把抓住了小祖宗绝心剑的剑刃。

    “老朽比较喜欢那种绝地翻盘的感觉!”小祖宗说完剑刃一挑…

    一大股的鲜血从小张的手心中蹦跳出来,退后几步,小张看着手心中的剑伤,更加的谨慎。

    “不要在那里欺负我的小弟,卧槽!!!”小祖宗的身后响起了一道高亢的呐喊,随后一股劲风飞舞过来,带着赤黄色的光芒,转过身,“破破破!!”一道道的激光镭射弯曲着凌厉冲刺,小祖宗沉着冷静,双脚踩地飘然的后退,一剑一舞,冲刺过去的镭射全部被打的化成了一大团的火花,宛若铁匠手中重锤的爆炸烟火。

    这气势完全不一样了?而且光芒好像也进化了,小张惊骇的看着黄泉。

    “没事?”黄泉移动到小张的身边,问着他。

    “这家伙很厉害,高我们一个等级。”小张张开手让黄泉看着右手的伤口。

    青龙有着自我愈合的能力,但是手掌上面这道剑伤却久久没有能够合拢住,强者之剑,自然不同凡响。

    小祖宗飘然一个旋转,看着那边后又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黄泉“噢?你到底是怎么把金银罗汉干掉的?那可是东方无敌麾下心爱的弟子啊,而且,气势比之前还要更加的凌厉了,让老朽猜一猜,圣域九星?升级的漂亮,看来极限的战斗果然牛逼啊。”小祖宗说完用那锐利的目光看着小张和黄泉“两个圣域九星,老朽的实力现在是六重神虚第一重·地渊级别,你们能不能够让老朽的实力升腾到第二重·人屠呢?打打便知道。”

    虽然面对的是两名圣域九星的强者,但是小祖宗十分自信,他一个旋转,一圈圈的剑刃在身边饶动的瞬间。

    “砰砰…”两颗炮弹从前方监狱的三楼轰炸了下来,小祖宗抬起右臂,任由两颗炮弹轰炸在自己的身体上面,在浓烟中后退了十几米,随后抬起疑惑的眼神“反了你们这群狗崽子了,居然敢对我动手?”

    三楼处,一排排的迫击炮已经搭在窗户边缘准备好。

    狱卒们效忠的怒吼道“根据典狱长的命令,对前方那条老狗实行毁灭性的打击。”

    老狗?罗绮雪竟然这么称呼自己,小祖宗气的胡子都飘了起来,双眼中更是怒火中烧。

    黄泉两人还没反映过来这是唱的哪一出,两根荆棘从后方飞舞了过来,缠绕在两人的身体上面,用力的朝着后方一拖,两人轻飘飘的站在了罗绮雪的身边,罗绮雪一边摁着按钮,金佛岛的巨门缓缓下沉,一边道“我做了件错误的事情,之前我让他们去泰国政府搬救兵来着,现在大军已经出现了,麻烦的是…黑莲教的圣杀者也来了,圣杀者,东方无敌手下的亲信,一个个都当儿女般的培养和栽培,所以…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

    “好可爱的小妹妹!”黄泉瞬间天真无邪形态看着罗绮雪。

    小张看着前方跟狱卒们对骂的小祖宗“他怎么办?我们貌似逃不掉他的手掌心。”

    “金佛岛,有一条海底隧道,可以秘密的出去,我已经准备好了潜水艇,现在,我带你们去找鬼匠,这扇门,有黑莲圣教的结界封印,小祖宗一时半会儿破不开的。”罗绮雪说话的阶段,巨门已经一声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小张看着她“你这次可是做到六亲不认啊,那些狱卒还在为你卖命,你……”

    “这个时候还要妇人之仁吗?我做事情都是三思过的,还有,我最讨厌对我指手画脚,你准备转行当老师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出去和小祖宗打嘴炮吧,要不要鬼匠的?我的手这次是辣了点,他们不死,我就得死,东方老贼会像对待畜牲那样虐待我,怎样…现在要放开我的手吗?”

    罗绮雪看着张命寒,大眼睛里面竟然蕴藏着点点泪光。

    “你是典狱长,你得为那些生命负责,这是你的责任。”小张有些固执的说道。

    “圣杀者和政府的人马上来,他们死不了,小祖宗不敢招惹东方无敌的,真是让我失望的,男人做事情就应该狠辣。”罗绮雪负责的看着小张“你是之前在战场上面那个杀人如麻的张命寒吗?你现在…是不是要舍弃掉我?”

    黄泉邪男形态抚摸着巨门,果然在上面传出淡淡的流光。

    小张望着他“咋办?”

    “你问我干**啊。”黄泉没好气的骂道“你怎么答应的就怎么做,你还心系百姓了,他妈的,我们杀得人还少?无论怎样都记得,你他娘的是一个杀手,不是他妈的宰相或者大善人,我们…没资格谈论生命的,经我们手的命还少?”

    说完黄泉和小张几乎是同时抓住了罗绮雪的左右手,疯狂的朝着前方跑去。

    “慢点…我身子小…”罗绮雪被拖得身体在空中飞。

    XXXXXX

    到达最下层监牢的时候,黄泉听着上面一群群密密麻麻的奔跑声,罗绮雪说道“估计政府和圣杀者已经不远了,两大护法暂时还不知道我已经叛变了,在我被揭穿之前,我们得离开这里。”

    监牢里面的犯人们看到有人过来,立刻趴在铁窗上面肆意的对着外面喊叫起来。

    “罗绮雪,看看这是什么…”一个犯人甩出一大把的精液,疯狂大笑道“刚刚我想着你肥嫩的小屁股狠狠的撸了一发,怎样?这次来是想让爷爷我好好征服征服你吗?”

    仿佛已经听惯了这些粗言秽语,罗绮雪自顾自的走到监牢的尽头。

    “这里面…就是鬼匠!”她伸出手,红色的指甲油在黑暗的监牢里面闪耀着妖娆的光泽。

    “我来开门!”黄泉的右手带着激光“滋滋滋”的将门锁融化掉,随后扯开房门,罗绮雪立刻捂住了鼻子,接着一股浓烈的浑浊之气散发出来,黄泉一闻到脑袋被冲的摇摆“我操…这他妈臭的简直可以去参加吉利斯了,小张小张,赶紧把鬼匠带出来,我真的不想要在这里呆上哪怕一分钟。”

    黑暗的监牢里面,橘黄色的灯泡在上空摇摇晃晃,铁床的被单已经发黑,马桶里面的粪便已经堆积如山。

    小张骤紧眉头走进来,铁床上面坐着一个男人,穿着一条短裤,光着膀子,双手充满了模糊的刺青,具体看不清是什么,他披头散发的坐在铁床上面,用手指狠狠的摩擦着自己的脚指头缝隙,小张观察到他的手指头上面全部都是厚厚的老茧,罗绮雪像是踩地雷一样小心翼翼的挽着小张的手走动着。

    门外的黄泉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看着里面的小张“我操…你们感觉不到臭?我受到了暴击小张!”

    “你就是鬼匠吧。”小张很自然的说道。

    虽然他没有意气风发,但是人生中谁都有困难和落魄的时候了,他今天蓬头垢面,明天就或许西装革履,凭着一些东西,小张可以确定他的身份,他的双臂…不是一般的手臂,富有力量,只不过此时绑着铁链。

    “我这里没有可以招待的。”鬼匠声音浑厚的说道“抱歉,我也蛮想倒杯茶款待你。”

    “不必,我们回南吴城可以慢慢喝。”小张自我介绍的伸出手“天门替天1号,主君夏天麾下大将,张命寒。”

    “夏天?”鬼匠偏过脑袋,吓得小张面色一紧,罗绮雪更是害怕的抱住他道“我不知道啊。”

    在鬼匠影影绰绰的脸上,他的两只眼睛空洞洞的,瞳孔已经被谁摘掉,眼窝发红,里面的神经还没坏死。

    他听着反映说道“我现在的样子肯定很吓人,但是我也没办法,这都是杰森弄的。”

    “有烟吗?”鬼匠说完后,小张将一根烟塞进他的嘴巴里面,点燃火,鬼匠满足的吸了一口道“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闲云野鹤的生活,无聊的时候打造出了几把武器,我的本意不是给世间造成危害的,你知道,火柴发明出来是给人类便利的,润滑油发明出来是给汽车润滑的,人啊…总是喜欢错误的使用东西,将一件东西的性质致使的完全坏掉,说回来,夏天把萧齐打赢了吗?”

    “赢了…现在是六大主君的时代。”张命寒说道。

    “这样,你能找到我很不容易,我愿意跟你走,只不过我看不见。”

    鬼匠伸出手“典狱长,你可以拉着我走吗?”

    “我不行吗?”小张问道。

    “我怕你。”鬼匠笑着说道“你知道,瞎子总是特别敏感,内心很恐惧。”

    罗绮雪看了小张一眼,女孩子嘛,总是讨厌脏兮兮的东西,她不高兴的抓住鬼匠的手,转过身道“快点…”

    “叮叮叮…”铁链突然一声巨响,

    鬼匠吐掉了香烟,右手一绕将铁链缠绕在罗绮雪的脖颈上面,随后用力的勒住她

    小张愣了,而鬼匠则是几乎咆哮着怒吼

    “给我准备一艘快艇或者潜水艇或者任何交通工具,让我离开,不然我就勒死这个女人!!”

    “别以为我做不出来,赶快去准备,NOW!!!!!!!!!!!!”

    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第三卷:

    金佛岛篇,终。

    疯人病院篇,始。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ji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