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神父,我有罪

关灯
护眼
    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发生在十五分钟之前。

    虽然周围精品装饰的格调和脚下踩的有些滑的地毯,以及背后的真皮坐椅以及喝的高档茶与烟,让苍狼觉得自己是一个成功人士,但是冷静的头脑告诉着自己,他并不是,他只是替天的一名杀手,但是这种傲慢的自信,都在小护士弯腰露出乳沟的那一刻彻底的瓦解。

    那一刻他只有一个身份,就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脑子里面只有性和一根**的图案。

    茶水再次增添,小护士含情脉脉的看着苍狼“您是新加入替天的吧?不要这样介怀,我们都知道的,你们替主君夏天征服了香港,你们打败了圣教骑士团,打败了邪神,各国的少女们奉你们为英雄,尽管你们的职业是刀口舔血,过的是那样压抑的生涯,但是,我们这些拥有少女心的人,都渴望被一个成熟的男人拥抱着,仗剑天涯,四海天涯。”

    苍狼飘飘欲仙,宛若乘龙飞舞在九天之上的云里雾里。

    任何人都喜欢听恭维的话,任何人。

    “你叫什么名字?”苍狼恋恋不舍的看着那幽深的沟壑慢慢消失。

    “SIR,我正在工作当中。”小护士转过头伸出手抚摸着自己的腰肢和臀部“如果现在是闲暇的时间…”

    她指着那张办公桌说道“我们俩早已经在上面翻云覆雨,我甚至都能够感受到你撕裂我丝袜的手劲,还有你在我耳边的喘息声,我由衷的希望,杰森医生能够回来的晚一点,我会再进来添茶的,我也祈祷我能够美梦成真,到时候你弟兄的爆发,就如同茶水泄出来一样,进入我的身体。”

    房门关闭,幽香消失,苍狼欲火难耐的狠狠揉了揉自己的胸膛。

    他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心说自己的模样也并不是很差啊,那个小护士如此主动的勾引自己,难道是想要和自己发生一点故事?不对,那不应该被称之为故事,那是灵与肉的交织,比发泄兽欲还要高一个境界。苍狼坐在椅子上面,一边摇摆着脑袋品着茶的幽香,一边幻想接下来的美好时光。

    尽管他告诉自己,我是一个杀手,我必须要有钢铁般的意志和豺狼般的自控力。

    如果男人是一本有444页的书,那么当你翻开的时候,每一页只写着一个字“性!”

    房顶上面灯光用尽全力的释放出几道光芒后,“啪”的一声彻底的熄灭。

    灯泡破碎了?苍狼的双眼在黑暗中散发着两道幽光,他移动到按钮的旁边,上上下下的启动了几下后,发现无济于事,他充满了警惕打开房门,一群警卫们拿着手电筒走过来“苍狼先生吗?东楼这边的电压暂时有点问题,外面的风也太大了,马上要下一场大雨,您在里面别乱动,我给您一只手电筒和几名手下,您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他们。”

    是疗养院的警卫。

    苍狼之前亲眼看到过他们对待病人的温柔,和现在这样及时反映的负责,立刻卸下了所有的防备。

    毕竟他对这个疗养院的印象太好了。

    “我那位朋友呢?”苍狼问道。

    “莎小姐吗?我已经派遣人去叫她了,黑暗的环境和即将到来的暴雨,我们得对你们的安全负责,给你,这是你的手电筒。”警卫走到苍狼的面前,从腰间抽出一根手电筒递给苍狼,听到他们要去找莎,苍狼颇有好感的点点头,伸出手去拿手电筒“没想到你们如此的负责,这里的人雇佣你们,简直是他们的福…”

    苍狼的手刚刚触碰到手电筒,从上面立刻钻出一根根的黑针。

    “嚓嚓嚓…”苍狼粹不及防之间,右手被十几根黑针完全的穿透。

    右手瞬间动弹不得,紧接着是身体,然后是脑袋。

    脑袋里面的脑浆感觉在电流之中,一点点的麻痹着。

    中计了?他们在干什么?苍狼看到眼前这个警卫邪恶的笑容,立刻反映过来。

    这个疗养院不对劲…难道之前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咕咕…”下巴上面立刻鼓胀起来,警卫拔出警棍笑道“蛤蟆功吗?我让你排…”

    说完后方的警棍同时的将手电筒举起来,十几道无比刺眼的光芒顿时照耀在苍狼的脸上,双瞳一个刺痛,最后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些警卫们的脸在光芒下宛若恶魔,紧接着黑色铮亮的警棍在黑暗中闪耀出一道锋冷的光芒,“嘭”的一声,警卫拿着警棍狠狠的打在苍狼的太阳穴上面。

    脆弱太阳穴受击,加上超强的麻醉剂,苍狼的身体顿时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咚咚咚…咚咚咚!”警卫不断弯曲着腰部将警棍一下又一下的砸在苍狼的脑袋上。

    在苍狼满头是血中,他带着笑容站起来“兄弟们,把这个家伙拖过去喂它吧。”

    肩膀上面的对讲机传出其他警卫的声音“老大,那小妞逃跑了。”

    “找,找到**!”警卫队长从苍狼的身上找到打火机和手机。

    “啪”的一声,将手机完全的踩碎,他拿着打火机吹着口哨离去。

    XXXXXXX

    尽管不知道依娜从屁眼里面掏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但是强烈的好奇心还是驱使着莎过去看。

    透过门上的小窗,莎的视线进入了房间里面,她看到依娜拿着扩肛器走进去,将那沾染着液体的玩意儿扔在了银盘里面,里面有一张病床,旁边站满了六名护士,病床上面躺着一个男人,双手带着手铐被固定在床上,下半身被脱掉了裤子,一根巨大的白色金刚冲天而起。

    依娜看了看手表,强行严肃的说道“今天晚上这一课相当的重要,不要觉得有恶心或者别的,马上就是查房的时间,我得速战速决,还愣着干什么?需要我批评你们不够眼力劲吗?”,依娜伸出双手,两名小护士立刻过来帮她带上了皮手套,随后左手拿着手术刀,右手拿着剪刀的依娜走向了这名男人。

    她用刀背在男人的金钢上面游动着“几个月之前,这根大东西捅进了一个花季少女的身体,那个女孩儿9岁,没有人愿意帮你辩论,也没有人愿意原谅你,社会也不会接纳你,我不想要用废物这两个字来形容你,但是你的确已经是被社会排挤在外面的垃圾了,在这些少女目光的注视下,尤其是…”她加重语气道“我这样专业医生的主刀下死去,你应该感到幸福,不打算说点什么悦耳的话让我听听吗?感激涕零之内的。”

    “我要操烂你的屁眼,臭婊子!”床上的病人愤怒的怒吼道。

    依娜双眼冰冷的看着他“你的老二和你的嘴巴一样硬。”

    两名小护士拿着手铐铐住的双腿,用蘸血的破布塞住了他的嘴巴,随后依娜将剪刀“刷”的一下分开,剪刀的一端从男人金钢的独眼上面慢慢的插进去,“唔…唔”冰冷的东西进入那敏感的地带,让男人恐惧的瞪大了充满了血丝的眼睛,门外的莎看的愤怒万分的时候,一道刺眼的光芒顿时照耀在她身体上。

    紧接着伴随着一声声的怒吼“她在这里。”

    里面的人全部转过头,莎刚刚移动开来,刚刚自己站的地方已经充满了一排排密密麻麻的抢眼。

    一根根钢针般的毛发从皮肤中生长出来,莎欲战,但是她想到自己的一肚子疑惑,以及现在的处境,苍狼可能遇到危险,自己孤身一人,在这陌生的疗养院非常吃亏,她压抑着内心的怒火,裹着浴巾在墙上迅速的翻滚着,进入了尽头的厕间里面,后面的警卫们立刻追逐了过来。

    莎听着外面密集的脚步声,抬起头看着通风道,一脚踢开窗户,身体跃动而起将通风道的铁栏双手狠狠的扯断,随后整个身体悬浮在空中的她腰肢爆发出一股极强的力量,下半身进入通风道之中,拉扯着上半身进入的时候,顺便将通风道的铁栏关闭上面,铁栏关闭上的瞬间,警卫们冲进了厕所里面。

    “还没抓住吗?”依娜满身鲜血的打开房门问道。

    她身后病床上面的那个男人全身颤抖下体喷泉般的爆发着鲜血像是野兽在疯狂的低吼。

    “马上!”警卫回答着她的问题的时候看着打开的窗户,大声的吼道“从外面包围,她从窗户哪里逃跑出去了,妈的,这个婊子这么能躲,她有我们熟悉疗养院?队长的命令是抓到,然后**。”

    “是!”一群警卫们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回答道,随后跑出去抓人。

    通风管道直线网上,莎双手双脚撑着迅速的移动着,要知道她现在是全裸状态,只有一条湿漉漉的浴巾裹在自己的身体上,但是毕竟是从替天中走到现在的,她也有着过人的爆发力,以8米/秒的速度直线的上升,莎迅速的移动着,她计算着自己上了多少步,然后大概算了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

    身边出现一条条错综复杂的通风管道,莎想起之前那些被铁链绑着的病人们。

    他们到底去哪里?

    朝着西楼的方向,莎进入了通风管道之中,尽管很狭窄拥挤,但是莎在其中变成了动物形态黑蜘蛛,这样的形态,无论多小的通道她也能够迅速的通过。

    初而窄,再而宽,莎看着前方出现光芒,变成人类形态膝盖撑在通风道的铁网上面移动着,下方灯火通明,一间间生锈的铁门后面是一个黑暗的小房间,莎透过房间的门看着里面的那些病人,他们孤单的坐在床上,深深的低着头,脸上宛若病鬼,如果不是体内那颗鲜活的心脏还在跳动,他们,只是行尸走肉。

    好恶心…竟然把病人当成是犯人一样来用这种房间关押,莎握紧拳头。

    莎停止了移动,前方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尽头的大门打开,一群群的警卫走了进来,将一扇扇的房门打开,随后大声的说道“院长大人,第一楼已经完全开启,请您查房。”

    所有的病人…噢…不,犯人,全部都从房间里面走出来。

    莎捂住嘴,因为他看到莱康和一名抱着圣经的神父慢悠悠的走进来。

    这个在白天温柔和蔼的院长,此时脸上带着恶魔般的笑容,那股傲慢,就像是他是神,可以审判人间的一切,凡是被莱康目光扫视到的病人,全部都深深的低下头,行走在莎的眼皮底下,莎看到一个少女病人浑身哆嗦了一下,莱康挥挥手,一名警卫迈着虎虎生风的脚步走进去,在那小房间有限的各个区域翻动着。

    床单被拉下来,枕头被刀撕裂开,警卫甩动着,露出了一张纸条和一个气球。

    莱康握着纸条和气球道“托马斯神父,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纸条上面有求教文字,她想要将纸条塞进气球里面,然后放飞气球,如果谁能够捡到的话,我们暗地里面的一切可就完全败露了。”

    那个外国人神父眼神如刀在少女的身上一扫,少女直接吓得跪在了地上。

    托马斯神父右手将胸前的十字架拿起来“过来,上帝的孩子,告诉我,你因为什么被送进来?”

    少女跪在地上用膝盖移动着走到神父面前“我与继父通奸被母亲发现,但是我真的不是主动勾引的,我在青春期,继父稍微挑逗了一下我就欲罢不能了,我的母亲发现后狠狠的教训了我,她骂我是肮脏的野鸡,为了报复我,她把我送到青森疗养院,来接受治疗。”

    少女直接跪在了地上“对不起,神父,我有罪。”

    一根约手腕粗的教鞭从警卫的手中递到神父的手中,他目光冰冷看着少女道

    “上帝,会原谅每一个在迷途中的孩子,但是上帝是仁慈的,多少人倚仗着上帝这份仁慈在为非作歹呢?让这根教鞭,来聆听我对你的宽恕。”托马斯挑了挑教鞭道“把你的裤子脱下来,趴在床上,屁股对着我,当然…”

    托马斯的一张脸突然变得无比的凶恶“如果不乖乖照做,我会直接朝你的脸上来一鞭子!”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ji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