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本貌

    狰狞脸色的突然转变吓得地上的那名少女浑身一个哆嗦。

    她站起来,双手颤抖的解开了病人装的扣子,当衣服即将要滑落的时候,她闭上眼睛,脸上闪过一丝丝的屈辱,毕竟在这么多人面前赤身**需要具备一定的勇气。

    托马斯神父杂碎的金色眉毛拧起。

    他叫教鞭甩动着吼道“不知贞洁的女人,现在怎么知道廉耻了?”

    被神父一声怒吼,少女吓得双肩一抖,身体上面的衣服顺着她光滑的皮肤脱落了下来,紧接着她双手交叉的挡在自己的胸前,走进了房间里面,无比害怕的趴在了床上,将屁股对向了托马斯神父,神父脚步带风的走进去,用教鞭在她浑圆的臀部上面一点点的摩擦着,随后声音低沉道“你已经违背了本疗养院最基本的法则,接下来我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在代表着上帝最仁慈的惩罚,让你这等**之女,在痛楚中得到真理的洗涤。”

    教鞭飞舞而起,“啪”的一下发出清澈的响声狠狠的打在少女的屁股上。

    少女痛的立刻浑身一颤,同时全身剧烈的颤抖。

    “一共是二十鞭,这只不过是上帝,伸向你的救赎之手。”

    “啪啪啪…啪啪啪…”随后整个走廊上满都响起了一下又一下鞭打的声音,每一下都似乎是一针兴奋剂,让院长、警卫们全部都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而托马斯神父对惩罚显然也是相当的熟练,他的皮鞭抽打的非常有技巧,在少女的臀部上面形成着一道道的伤口,伤口宛若脆嫩的花蕊般的绽放而开,流淌出丝丝的心血。

    二十鞭下去,打到最后少女的臀部已经是血肉模糊一片。

    她像是刚刚从地狱中走出来一样,趴在床上神志不清。

    托马斯神父举起教鞭,用纸巾擦拭着上面的碎肉和鲜血。

    “余下的痛楚,会让你感受到贞烈之魂的。”

    他冷冷的看了床上的少女一眼,留下了一句话后,和院长莱康等人继续的巡视,因为有了这样残酷的前车之鉴,那些犯人们的脑袋低的更加的厉害,一个个因为惧怕身体颤抖的非常剧烈。

    像这样恶魔般的地方,替天也并不是没有遇到过,监狱岛那些苦难的人民难道比他们舒服吗?莎的双手紧紧的抓着铁网,手臂上面的青筋狠狠的鼓胀起来,她是女人,内心底部终究有着对另外一个女人的同情,她知道,替天等人全部被莱康院长的障眼法骗了。

    而显然,他们做这种事情已经是如鱼得水,一旦有什么重要的人,政府、各地来人、病人家属等来到疗养院的时候,他们就会营造出一片美好的景象,制造出一种欣欣向荣的假象,瞒天过海骗过那些审查人的眼睛,但是只要一到了夜晚,这里会露出地狱原本的样貌,这些病人们会变成犯人,任人折磨,那些在白天露出笑容的白衣天使们,也会像蛰伏的豺狼一样,将压抑了一天的暴力**彻底的释放出来,完全露出本性。

    这种假象被他们经营的炉火纯青,除非有一双火眼金睛,否则难以发现。

    疗养院,本是一个年老所倚靠的地方。

    莎深深的低着头,眼球发热,睁开眼睛,她的睫毛上面挂满了一滴滴的泪水。

    但是就是因为瞳孔带着泪水,让莎看到了另外一幕的另外一幕。

    她吓得再次捂住了嘴巴!!!

    此时看到的景象真的是骇人听闻,因为下方的莱康院长突然变成了一尊站立行走的恶兽,与他肥胖的身躯既然不同的是,他非常的瘦弱有力,漆黑色的上半身四只手臂此时此刻在乱舞着,腰间是大股大股的金色鬓毛,下体已经完全变成了兽体,长长的尾巴耷拉在地上,黄色的鬓毛在双腿上面飘舞,有点类似狮子的下半身,也像是鬣狗的下半身。

    “这不是动物系!!”莎看着莱康院长的本体,突然醍醐灌顶。

    难道…这才是院长的本体?

    后方那些白衣天使在莎的泪眼中也是露出了自己的本体,她们饱满白嫩的大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双长满了体毛的牛蹄腿,高耸浑圆的胸部也消散的无影无踪,变成了健壮的体格,脸部也变成了长满胡须的脸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莎再次看向那些警卫,在他们警服的包裹之下,他们是一头头的黑狼。

    突然意识到,难道是因为眼泪在眼球上面,自己才能够看到他们所隐藏到的真正本体?这些半兽的物种,这些恐怖的物种,才是那光鲜亮丽外表之下真正的样子?那么托马斯神父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莎移动着目光朝着托马斯看去的时候,本来背对着她的托马斯突然猛地一个回头,一把抓住胸前的十字架怒吼道“谁?”

    十字架脱手飞舞出来,透过铁网的小洞口径直的打在莎的胸膛上面。

    “嘭…”一股强大的力量震得莎立刻浑身一个翻转趴在了地上,同时胸口的十字架“嗤嗤嗤”不断的腐蚀着莎的身体,竟然在一点点的进入莎的身体之中,莎痛的伸出手,一把抓住十字架,将它从皮肉中硬生生的抠出来,扔了下去,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腔上面,哪里已经被十字架腐蚀掉一大块的肉。

    一滴滴的鲜血从莱康院长等人的头顶上面洒下来。

    莎眼睛中的眼泪风干后,眼前这些人再次变成了正常的样子。

    莱康院长咧起嘴角笑了笑“哈哈哈,小妞,你是看到了我们这些东西沉不住气了吗?没关系,我也会给你审判的,只不过我的审判,有些暴力。”莱康说完发出一声浑然的怒吼“给我杀掉她!”,下方的那些警卫们立刻全部将机关枪对准了下方的通风管道,一个个带着恶狠狠的笑意不断的扣动着手中的扳机,“当当当…”铁网上面顿时被扫射的火花飞溅,随着充足的火力,铁网在发出了几声痛苦的声音后“啪啪啪”的断裂掉落下来。

    上方空空如也,莱康看着散发着一股股硝烟的上空,颇有意思的张开嘴笑起来“这位可爱的小姐逃避的反映倒是非常快的,替天啊替天,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到我这里开,给我集齐所有的人手,全部给我进入通风管道里面,就算是掘地三尺,连老鼠苍蝇都给我杀掉,也要把这个小妞给我找出来。”

    “是!”旁边响起了一声声扎钉截铁的回答,随后各个警卫开始分头工作。

    “神父,我们继续查房,不要因为替天小猫小狗的打扰就耽误了我们的本职工作,这些人意识不到自己在缅甸,还以为一切轻松无比。”莱康轻松的说道。

    外面的滚滚雷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释放出了一滴滴的雨水,雨滴在青森疗养院的四座楼宇上面疯狂的拍打着,慢慢的,温柔的雨开始变得粗暴,撕扯着一道道疯狂的霹雳,倾盆大雨开始染指了整片地带,青森疗养院东楼的大门被打开,几个穿着雨衣的警卫们抬着苍狼朝着远处的树林一步步的走着。

    前方的树林上空闪耀着一道道恐怖的雷光,树林中荆棘丛生,地上铺满了地毯般厚重的落叶。

    警卫们绕过一片荆棘林,将苍狼扔在地上,看着前方灌木丛的深处道“食物送来了,食物送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给我吃老太太?为什么?我需要强壮的身体,需要足够的阳气,我十分的饥饿。”灌木丛中闪耀着两团红色的光芒,随后只听到什么东西在迅速的奔跑,一片片的落叶喷洒出来的时候,“吼…”两只恐怖的手从大雨中朝着前方伸去,将两名警卫的脖颈全部抓住,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的跑回了灌木丛。

    里面顿时响起了警卫们凄惨的呐喊声。

    其余的警卫们吓得全部都落荒而逃,他们极度恐惧的尖叫声划破了雨夜漆黑的天空。

    XXXXXXX

    缅甸,仰光市内浴池中…

    六名**着身材的美女们暂时出去,为接下来的服务做准备,冥王恋恋不舍的蠕动着自己的手指说道“真他妈的爽,老实说,我今天在疗养院,已经被那些护士们挑逗的是欲火焚身了。”

    “谁不是呢?呼…”凯抽着水烟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

    接着凯看着无心说道“其实有时候觉得你是一个弯男,今天你看那个护士长的眼神,太可怕了。”

    依娜吗?无心想起依娜对自己的挑逗,捧起一团热水搓了搓自己的胸膛“那样的尤物,谁都把持不住的。”

    “尤物?”凯也笑起来“虽然模样长的英俊帅气,但是怎样也不能够被称之为尤物吧?”

    冥王也说道“你不会真的是弯了把?”

    无心给了他一片水道“你们看不到那个护士长的身材那么好?”

    “拜托兄弟,那是男人!”凯仰起身体看着无心“那个男护士长的名字叫做伊索,什么依娜,你不会听错了吧?”

    无心突然浑身一震看着冥王,冥王也点点头“男的护士长啊,我还说他带着那么多的小护士们,好福气,伊索,一直跟我们在一起,介绍疗养院的,你是不是发烧了?”

    看到无心的表情不对劲,凯也紧张起来“千万不要告诉我,你看到的是女的。”

    “是的。”无心站起来,眉头紧锁。

    “磁带…都是有A、B两面的,有些东西也是有双面性的。”凯也猛地响起了那个老板的提醒。

    “草!!!”无心和凯同时怒吼了一声从浴池里面跳起来…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ji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