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四重连环局?

    冥王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往雪佛兰宇航员的车里面钻。

    凯一边拉上安全带一边抚摸着车的方向盘,随后他愤怒的“砰砰”的敲打了两下方向盘“真他妈的想要给我自己的脸来他妈两拳,火狐狸一直在提醒我们要注意安全,一定要注意,然后我们…习惯性的认为要注意的是那个医生杰森,但是这他妈简直是坑爹的后果啊,原来我们的敌人不是杰森,不…这是我们第一开始就没有注意到的敌人。”

    无心垂头丧气的握紧电话“莎的电话打不通,苍狼的电话提醒不在服务区。”

    “兄弟们!”坐在后面的冥王将双手放在凯和无心的肩膀上面道“我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来让我错过了那几个大胸妹给我们的服务,看你们紧张兮兮的,我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坐稳了!”凯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旁边的无心和冥王同时扬起眉毛。

    “GO!!!!”速度直接超100,宇航员的轮胎释放着地上积水的万千水花朝着青森疗养院前进而去。

    车窗外面风雨交加,子弹般的雨滴打在车窗上面发出沉重而有力的撞击响声。

    闯红灯、超车、逆行、找到了上午的时候行走的那条道路后,凯再踩油门飙了过去,120直上160…,无心点燃一根香烟说道“我们全部都闯入思考误区了,来让我们理一下整件事情的发生过程,小张从金佛岛将鬼匠救出来后,我们得到了去杰森哪里拿眼球的任务,那个地方叫做青森疗养院,一片祥和,很显然…”

    无心抿着嘴看着外面“那个对我挑逗的依娜,我看到是女人,你们看到的是男人,对吗?”

    “千真万确。”冥王点点头“我会看错,但是凯不会看错。”

    宇航员SUV行驶在之前那条宁静的小道上面,此时此刻周围狂风暴雨,一片片的榕树全部都被暴雨压的弯下腰随风摇曳,大股大股的落叶不断的飞舞在车窗上面,又被雨刷器挥洒开,凯将速度提180,用力的点点头说道“那的确是一个男人,千真万确,我懂了,我好像懂了什么,他就是杰森对不对?他就是杰森!”

    前方的车灯光猛然的照到一处山体坍塌的地方。

    “小心!”凯一声怒吼猛地一脚踩在刹车上面。

    “嘭”的一声车的前轮狠狠的撞击在道路上面的碎石碎土上面,整辆车都被震得直接在天空中翻滚,翻滚了三圈车的后轮胎落地,凯飞速的打着防线盘狠狠的踩着刹车,“吱吱吱…”后轮在道路上面摩擦出一串串的火花后,整辆车龙抬头般的持续了五六秒后,“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速度与激情啊…凯苦笑了一番后继续朝着前方行驶。

    无心续了第二根香烟说道“不,那个医生绝对不是杰森,我们貌似从第一开始从踏入了误区,第一,火狐狸说他知道杰森,那么杰森在缅甸的确是一个大名人,第二,杰森挖了鬼匠的眼睛,是因为鬼匠说杰森故意挖掉的,我以前一直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既然要挖了眼睛,那为什么神经没有坏死?第三,火狐狸提醒我们要小心,我们一直认为需要小心的是杰森,我们时时刻刻都在提防着杰森,而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

    冥王听了半天呆呆的眨了眨眼睛“亲,我懂了,眼睛拿到了。”

    无心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冥王,你的任务就是把凶鳄齿拿出来,待会儿砍人。”

    “早他妈不这么说,给我整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搞的我有多么冰雪聪明,**的,砍谁?”冥王顿时眼睛中充满了自信和战斗意志。

    转动着方向盘的凯上了盘山公路,他说道“4号,你是我们一群人中最聪明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整件事情都透露着一股复杂的味道,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疗养院绝对不对劲,至少我相信,它绝对没有我们看到的那样美好和简单,我怀疑那个杰森一直在疗养院里面没有出来过,我这次要直接找到他,拿到鬼匠的眼睛。”无心点燃了第三根烟“你小心点开,待会儿翻车了我们全部完蛋。”

    “为什么不找和莎和苍狼?”凯看着无心疑惑的问道。

    “刚打赢得到香港,我们大家好像都比较膨胀,杀手在任务中我们居然还去玩耍,这是大忌,我自己也是自我膨胀的厉害。”无心的身上恢复了一股冷漠感“任务中,只要结果,不顾其他,任务失败或者是付出生命,自找的。”

    车上了山顶上面,从无心、冥王、凯的瞳孔中可以清楚的看到。

    前方的疗养院依然静静的耸立在苍穹之下,只不过上空电闪雷鸣。

    “你们看…”冥王打开车窗指着外面说道。

    之前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的草地上面有很多的动物都在散步,在夜晚再来看,那些动物全部变成了一句句的死尸,躺在草地中浑身发臭,身上的腐烂程度已经超过了百分之90,那漂浮在空气中的味道,让人闻到就欲呕,无心道“果然,这里和白天看到的孑然不同,草,被耍了。”

    车开到疗养院的门口,凯狠狠的摁着喇叭长时间的发出刺耳的声音。

    东西南北四栋楼的灯光缓缓的亮起。

    “杀进去?”冥王问道。

    “不!”无心用力的摇摇头,很冷静的说道“鲁莽永远是杀手的禁忌,莎和苍狼显然很可能危在旦夕,我表面去和院长好,然后去找杰森,冥王和凯,万事小心,去找莎和苍狼,他们绝对了解这疗养院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心熄灭烟头,抚摸着腰间的蝴蝶军刀道

    “敢对我们露两面,我们也让他们看看,我们杀人的时候,是不是也在笑!”

    “收到。”冥王和凯的脸上同时出现警惕。

    XXXXXXXXXXX

    疗养院东面,葱郁森林中…

    “吼吼吼。”灌木丛中一声声嘶吼和咆哮的声音让昏迷的苍狼慢慢的苏醒了过来,一滴滴的雨水打在他的脸上,他迅速鲤鱼打挺的站起来,摇摆着脑袋强制性的清醒,空气中有血腥味,前方有着危险的气息,苍狼很快的反映过来替天中了疗养院的圈套,莎现在可能也处于危险中。

    听着灌木丛里面的声音,苍狼正准备回到疗养院杀个翻天覆地的时候,一双闪耀的红色血光,在灌木丛中猛然的闪耀而起“苏醒过来了?没关系,我最喜欢吃血液新鲜的生物了。”

    “吼!!!”带着一声愤怒的咆哮,一个健硕的身影从灌木丛中飞舞出来。

    雕虫小技!苍狼傲然一笑,一个侧身躲过他双手的攻击,同时抬起膝盖狠狠的撞击在他的肚子上面,随后手肘坠落下去,直接打碎他的脊梁骨,紧接着右手灵蛇般的缠绕,掐住它的喉咙,双指一个旋转,拧碎它的咽喉后,立刻用手肘勾住它的脖颈,扔出去的瞬间,一脚狠狠的揣在它的胸膛上面。

    整套杀人的动作干干净净,苍狼头都没回潇洒准备离开。

    后方突然响起了它狰狞的笑声,紧接着一声声骨头碰撞发出的响声。

    “妈的,别告诉我这样还能活。”苍狼转过身,那个人形的东西带着笑声站起来,看着它,苍狼有些吃惊,这玩意身高两米,脸上的五官具备,一道撕裂的伤疤从左上角的天灵盖贯穿整张脸链接道右下巴上面,脊梁骨断裂的它居然站起来吗,同时扭动着脖子道“你打我的好痛啊。”

    “轰隆隆…”雷光炸裂下来,接着光芒,苍狼看清楚它的身体,浑身发青、僵硬,身上多处带着伤口。

    “你奈我何?”它瞪大眼睛怒吼道“这种体术攻击杀不掉我们的。”

    它满是鲜血的脸上发出一声声恶笑。

    “老子现在才算知道这里是什么鸟地方,血面傀儡。”苍狼看清楚后不可思议道“要用人肉和特殊的巢穴以及阴气极重的东西不断的养,类似我们华夏国的僵尸,他妈的,你们是谁养的?”

    “嘿嘿嘿…”灌木丛里面,闪耀起来密密麻麻的一团团的红光。

    XXXXXX

    同样是狂风大作的战争之地——文莱国。

    唐夜麟坐在国王的椅子上面不断的重复着翻阅资料、点烟、喝咖啡、翻阅资料、喝咖啡、点烟这些动作,他背对着我们,看着外面的雨夜,用手指敲打着自己的太阳穴,自言自语“不应该啊…怎么会是这样?”

    看着眼前的画板,唐夜麟站起来,用红笔画了一个巨大的圆圈。

    “金佛岛!”他在圆圈的旁边写上。

    随后他又在圆圈的中心画了一个圆圈,写上三个字“罗绮雪。”

    第三个圆圈又画出来,唐夜麟写着“青森疗养院。”

    “三重连环局?”他抽着香烟在房间里面不断的徘徊着。

    拨通张命寒的电话,小张说道“我们还在海上,暴风雨让我们遇到了海啸,老挝那里怎么样了?”

    “临时作战地点已经OK了,到时候会空降大军过去支援你们。”唐夜麟坐在椅子上面道“小张,我好像第一开始弄错了,这事儿连成一串有点复杂噢,如果因为我的失误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

    “不必这样。”小张说道“你是总指挥,没有人不可能失误。”

    “不是失误,只是有些没想到是这样的。”唐夜麟吐着烟雾说道“你还记得你们在香港的时候碰到的一个叫做小庄的人吗?他骗了你们拿到了三十亿。”

    “那场局中局?”小张道“印象太深了。”

    随后他明白了唐夜麟的意思“难道你也认为我们陷入了局中局里面?”

    “如果没猜错的话,小庄那次只不过是小儿科。”

    唐夜麟再次站起来拿着红笔“我们现在都在局里面,但是不知道是死局还是活局,我还没找到出局的出口,小庄上次那个局中局,顶多是两重连环局。”

    “这次…搞不好是四重…”唐夜麟画了第四个圆圈。

    在圆圈的旁边他写上了“杰森。”

    “四重?”小张惊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搞不好…更多!”唐夜麟看着窗户上面的雨滴翘起嘴角“真有意思。”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ji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