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别相信任何人

    (注:本章内容极其重要)

    “轰隆隆…”夜幕之下的雷鸣释放出一道道的霹雳,将青森疗养院熄灯的西楼照耀的宛若鬼楼,这栋楼由于是工作楼,设计的十分气派,十层西楼只有一个大门能进能出,此时随着南楼的大门被打开,一大群疗养院的警卫从里面冲锋出来,他们看着外面的滂沱大雨道“那个骚娘们儿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你们几个,去前前后后把西楼检查一下。”

    “是!”几名警卫拿着枪在西楼的周围迅速的饶动起来。

    他们不愧对得起政府战士这个称号,首先检查的便是西楼门前,外面大雨,如果莎从这里跑进去的话,那么双脚上面必定带着泥泞,虽然不能够肯定,但是一定带着一些外面的东西,警卫们仔细的检查后确定没有人从西楼进去后,朝着旁边的树林再次地毯式的搜查。

    一处密林的前方,两名警卫一边拿着电筒照耀着周围一边步步为营。

    突然…前方一根根树枝断裂堆积的地方,他们看到了一抹黄色的光芒。

    “什么人?出来!什么东西?”警卫们浑身一颤,第一反应就是开枪威胁,夜晚的雨下的很大,他们一步步的接近着那个东西,伸出手将那个东西上面的树枝全部都拿掉后,赫然发现这是一辆甲壳虫车,车里面响起了震动的声音,警卫们拿着枪大声的怒吼“什么人?什么人?给我滚出来。”

    “宝宝怕,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里面,一个穿着病人装的精神病人举着手钻出来,嘴巴里面还含着一根棒棒糖,他好像受到了什么强烈的刺激,撞开了警卫门冲着前方跑过去,“站住…站住…”警卫们在他身后大声的叫喊,而与此同时,在西楼里面正在检查巡防的莱康爆吼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少了一个犯人。”

    “院长大人…”一名小护士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无心他们好像回来了。”

    无心?莱康浑身一震,随后赶紧说道“赶紧把所有的犯人全部都移动到南楼去,再次制造出我们这里很好的假象,这无心怎么又跑回来了?难道他已经看出了我么这里不对劲?一个个还像白痴一样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莱康的怒吼声被托马斯神父的冷静给喝止住“慌什么?有什么可慌的?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个替天的杀手,智商还可怜的宛若野狗夜猫一样,所有人,都给我保持现状,依娜,依娜在那里?”

    询问间,刚刚给病人做完手术依娜急匆匆的跑回来“院长,那个跑出去的病人已经被警卫们找到了,无心现在就在外面,要不要我先过去应付他们一下?”

    “上头刚刚下达了命令。”托马斯指着上方说道“将无心三个人同时生擒,然后上头要求跟他们对话。”

    生擒?依娜和莱康院长又露出了晦涩难懂的笑容。

    “做你们最擅长的事情去吧。”托马斯神父点了点额头“愿上帝保佑你们。”

    XXXXXXX

    此时此刻倾盆大雨的青森疗养院的外面,雪弗莱宇航员的车里面。

    无心举着iphone6Spuls说道“好的,那么一切就拜托您了。”

    他放下手机的时候,从前方的东楼里面闪耀的灯光里面,依娜依然带着一群穿着白丝袜的小护士们一步步的走过来,冥王和凯对视了一眼,坐在后面的冥王有些大声的说道“我就说吧,那个依娜就是一个男人,你们还不信。”凯也笑着看着无心“我替天凯的话你都不相信吗?那个男人有着雄壮的身体。”

    虽然他们两人都这么说,但是在无心的眼中,依娜还是一个充满诱惑力的女人。

    青森疗养院的门被依娜打开,她撑着伞走到车门前面,对着无心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各位怎么过来了?莫非是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我的**夜不能寐,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待会儿在我的肥臀撞击你小肚子的时候,你吃得消吗?”,她依然是那样的风情万种,说话之间带着浓浓的挑逗感、

    无心摁下打火机点燃了第八根香烟说道“我们朋友呢?”

    依娜大大的眼珠子转了转“噢,你说的是那位女士和那位先生吧,你们肯定是之前串通过电话,真是如此的凑巧,杰森医生刚刚回到疗养院,他们已经拿到了想要的东西了,一切都非常的顺利,但是如你们所见,外面的雨如此的庞大,周边的山体有很多坍塌的现象,我们疗养院的办事风格想必三位也清楚,一切以顾客的满意为宗旨,我让他们在贵宾室稍做休息,三位是想要在这里等待,还是想要进去做做?”

    她的手伸出来抚摸着无心的胸膛“进去的话,有奖励噢。”

    “什么奖励?”无心垂下眼皮看着她露出来的浑然大胸。

    依娜顿时有些诧异,白天在挑逗无心的时候,尽管他身体有着男人本能的反映,但是双眼中有着身为杀手的绝对克制和冷静,现在的他双眼中的欲火清晰可见,在熊熊燃烧。

    不过随后她释然了。

    男人嘛,都是这样子,闷骚。

    可能在和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无心已经被欲火烧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进来,我就告诉你。”依娜转过身,右手的食指滑过腰肢,然后张开巴掌用力的拍打了一下的屁股,屁股随着她这样重重一打,包裹在护士群中的丰满臀部立刻充满诱惑的弹跳着。

    后方的冥王和凯看到双眼充满了**。

    小护士们也盛情的邀请起来。

    盛情难却,无心三人随着她们走进了疗养院里面。

    依娜看着他们三个人带着淫笑走了进去,上了雪弗莱的车在后座的底部摸了摸,随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他们已经到了,刚刚他们在车里面的对话,你们都一清二楚吧?”

    无心三人在刚刚过来的时候说了一大堆话,全部都进了车辆底座监听器里面,让监听器对方的那个人听的清清楚楚,此时依娜电话的那一头,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女人说道“这群愚蠢的东西,比之前还要差劲的太多,太让我失望了,就这种级别的话,略施小计的话便能够杀掉,夏天苦心培养这么一群垃圾,对他们赋予众望,到头来夏天会失望死掉的,这群人成不了多大的气候,一群只知道怒吼爆发的垃圾罢了。”

    “我们会生擒到的,到时候您好好羞辱就是了。”依娜挂断了电话。

    她关掉了车门,却没有发现…

    在车的后座,一沓的文稿纸在箱子的压制下露出几句话。

    那几句话是:

    无心“整件事情都透露中一股诡异的感觉,但是又说不出来…”

    冥王“亲,我懂了。”

    那边的女人也在黑暗中挂断了电话,房门的敲响声想起来,一个背着天使翅膀的**女走进来,点燃一根香烟不屑的发出一声冷笑“我以前在电脑里面看的时候,还以为替天多厉害呢,他们跟所有的男人一样,一模一样,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不过他们怎么发现依娜不对劲的?”

    “这就不清楚了,跑得那么快,如果再慢点的话,她们会死在浴池里面。”女人说道。

    “替天啊替天…”旁边一个人擦拭着手中的狙击枪“他们好像不知道什么叫做骄兵必败。”

    浴池外面的一条街道上面。

    万发财拿着一串烤榴莲吃的大快朵颐。

    XXXXXX

    青森疗养院的贵宾厅休息室里面。

    无心三个人刚刚坐进去后发现凯和莎并没有在这里,依娜打了个电话后笑着解释道“噢,他们去北楼了,晚上的话好像是有饥饿感的,稍安勿躁,我这就去叫他们,好好招待三位先生。”依娜对着几个护士抛了个媚眼,无心三个人点头表示可以理解,冥王站起来直接将布包裹的凶鳄齿扔在了桌子上面,大大咧咧的走出去“我去一下厕所。”

    凯看着那些白色的丝袜不断的吞咽着口水,揉着自己裤裆的双腿之间说道“身体不舒服啊,你们还有别的房间吗?有人想要给我按按摩吗?”

    两名小护士顿时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走过来拉着凯的手将他拖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厕所里面,冥王正在嘘嘘的时候,一个小护士踩着高跟鞋走进来,温柔的抓住了他的下半身“这样摆,才不会尿到外面去噢,哎呀,有些脏了,上下两张嘴,你想要用那个给你擦拭擦拭呢?”

    房间里面,小护士的资料档案掉了,她背对着无心撅着屁股去捡地上的资料,随着她的弯腰,连衣裙顿时拉车起来,露出了她的白色内裤和修长的双腿,无心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不断的吞咽着口水,小护士站起来没有将扯到腰间裙子拉下来,而是走着猫步到了无心的面前,双腿张开坐在了无心的腿上。

    她将她腰间的蝴蝶军刀拿下来扔到一旁“这玩意儿没用,扔掉吧。”

    “扔就扔掉吧!”无心伸出双手去搂住她纤细的腰肢。

    XXXXXX

    西伯利亚,冰山滑雪场…

    两根滑雪杆用力的撑在地上,一个没有穿御寒服的人迅速的前进着,他全身充满了圆滚滚的肌肉,就像是桌球台上面的桌球一样不断的移动着,在他的身后,一个失去双臂穿着西装的人踩着滑雪板跟了上来。

    “我都忘记了上一次跟你滑雪是什么时候了。”世界政府八大王将之一的洪冬说道。

    神皇宫天淡淡一笑,两人停止了下来,神皇宫天低下脑袋从领口的口袋叼出一根烟,洪冬给他点燃后说道“如果是跟我讨论东南亚的话就算了,三个主君一起争,我经不起那个折腾。”

    “听说你前几天见了唐夜麟?你见他干什么?”神皇宫天很直接的问道。

    “老子还不能够见了?”洪冬瞪大眼睛。

    神皇宫天扬起嘴角警告的说道“注意阵营,老爷子。”

    “那些后辈,我瞧得上的就是阎割和唐夜麟了,我小太阳去了天门,我年龄大了,我想他就去见他了那又怎么样了?”

    洪冬将神皇宫天嘴巴里面的香烟抽出来扔在地上

    “阵营不同做法不同,不见是本份,见了是情分。”

    他打着神皇宫天的衣袖“你这狗爪子,有时候伸的太长。”

    “见了干嘛?”神皇宫天追根究底的问道。

    “人家不要我帮忙,只是想要孝敬孝敬我,顺便确认一下一些小东西,这对我们的计划没有丝毫的影响,滚滚滚…我可不乐意待见你。”洪冬赶着他走,自己撑着滑雪杆朝着前方滑过去。

    神皇宫天叹息了一声“这暴脾气,什么时候能够改改?”

    XXXXXXX

    文莱国的雨夜,唐夜麟转过身再次站在白板面前。

    他的嘴角带着的是那种掌控一切的超强霸气感,无惧一切。

    在杰森之中,他再次画了一个圆。

    “现在是五重连环局了,设局的人真厉害真聪明,足够得到我的称赞了,如果要设置成这种局面,情报要超级厉害,有意思的是我,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情报,看看我们两谁先把替天陷进去,谁先让替天走出来。”

    唐夜麟大笔几划。

    第五圈之外,写着一个闪耀的大字

    “萧!”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ji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