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雷雨之下-冥王VS托马斯…

    凯畅快的狂笑着,猛地张开了自己的手掌。

    手心之中一股股的黑烟顿时涌动起来,在他的手心涌动,在他的指尖上面缠绕着,紧握拳头,黑煞之气顿时带着强烈的生命体在他的拳头上面涌动着,凯咧开嘴放肆的笑道“这才是力量,这才是真正的强者感觉,神器…就是可以让一个平凡人顿时变成神,才被称之为神器!我爱这种畅快的感觉,更爱这种霸道的力量。”

    从楼顶上面猛地跳跃了下来,凯的身体带着一股股的逆风浪“嘭”一声重重的坠落在地上。

    身后的幽冥狱神披风大肆的飞扬,数不尽的亡魂在上面游动着怒吼。

    淋着雨,凯的走动踩起地上的一片片的水花,他朝着青森疗养院的大门口走过去“杜苦儿,你想要东山再起?套路是研究的相当的不错,只可惜,你这次必将是前功尽弃。”

    凯站在青森疗养院的门口,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霸气!

    “轰隆隆…”天空中的雷暴依然怒吼的霹雳出道道的闪电,一道曲折的闪电犀利的从天空中狠狠的劈落下来,打在疗养院东楼的屋顶上面,击碎一块块的碎石,托马斯神父还想要往前面跑,“啪啪啪…”前方的天空中雷鸣狂吼,将黑色的雨夜映照的宛若白昼般的闪耀,托马斯神父跑到楼顶的边缘,再往前,便再也无路可逃。

    他的身后,天台上面的门被冥王猛烈的推开。

    一步一步行走在堆满了杂物的天台上面,冥王的双脚在地上的积水中轻轻的踩着,一道道的涟漪在积水中一点点的朝着周围扩撒着,“桑桑桑…桑桑桑…”凶鳄齿拖在地上发出锋锐刺耳的刀鸣,冥王面如寒霜,雨水的垂落让他的头发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背上,地上的积水,折射一道道犀利的刀光,让整个天台都充满了一股肃杀之气。

    托马斯转过身,看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冥王。

    拉开自己宽松的牧师袍,他将腰间的教鞭一点点的抽取出来“上帝的孩子,你像是一头疯狗,可追的真紧啊。”

    “那你真的是倒霉,我杀过很多种不同职业的人,但是神父…你还是第一个。”冥王猛地抬起头,双眼中那股冰冷的杀意,尽管让托马斯的心中升腾起一股惧怕感,但是前方是进无可进的‘悬崖绝壁’,后方是咬人不松口的冥王,他用自己的生命衡量后,还是觉得和冥王有一线生机,淡淡一笑,托马斯神父猛地摘掉了脑袋上面的假发。

    这个光头的外国人随后全盛蓝色的武装系域气全部爆裂出来。

    “啪啪啪”宽松的衣服被撕裂成粉碎,露出了全身结实的肌肉。

    他脖颈上面一根根的肌肉线拉扯着他的整个脑袋,随后教鞭一甩,蓝色的武装系域气爆发的般充斥了他的全身,光头上面暴涨起来一根根的青筋,托马斯神父看着前方的冥王,双腿并拢,一甩手中的教鞭,全身好似从炮筒里面发射出来的一颗炮弹,只看到一大串的雨花在他的冲刺途中一个溅洒。

    冥王右手一个旋转,凶鳄齿上面一根根的齿刃“叮叮叮”爆发出锋锐的光芒。

    双方都没有怒吼,而是沉默的朝着对方冲刺过去。

    “当…”两把武器的撞击溅洒出一大股的火花,随后冥王低吼一声用力的朝着前方一个推动,左手握上凶鳄齿的刀柄,开始朝着前方一刀又一刀疯狂的挥斩,他来势汹汹,狂烈如狮,托马斯的冲刺力量顿时完全被打散,双臂握着教鞭的托马斯横档、竖挡,冥王的凶鳄齿每一下都是在上面爆发出强悍的力量,震的整根教鞭都在疯狂的颤抖。

    刀刃朝着前方冲刺舞动,进入鬼之章后,冥王的刀法自然也是突飞猛进。

    随着刀刃的舞动,他的双腿也像是两杆钢枪,疯狂且迅速的进攻着托马斯的下盘,“砰砰砰…”上方武器撞击,下方双腿狂冲,托马斯艰难的防守,刚开始几下还好,但是冥王的刀刃越来越密集,双腿的力量也越来越强,托马斯一边后退双腿一边疯狂的颤抖,冥王见缝插针,左脚缩回来后右脚猛地插进去。

    “砰砰!”右腿宛若钟摆一样的在托马斯的大腿上狂烈狠踢。

    托马斯全身一软,冥王一声怒吼,雄狮变饿虎!

    凶鳄齿在他的手中旋转成一把粉色绽放的美丽莲花,只不过是几个眨眼的时间,凶鳄齿左斩、下斜斩、上劈斩、右侧斩一切一切全部都表现的淋漓尽致,教鞭被凶鳄齿的刀刃啃出一道道的钢铁碎屑,而双腿遭受到冥王的撞击,托马斯身体一软,冥王顿时完全占据了上风,右脚狠狠宛若一甩鞭踢在托马斯的右腿上面。

    上面的域气顿时被踢得完全的爆裂,托马斯身体一个歪斜,冥王的刀锋如雨点般破开了教鞭的防御。

    冥王全身一个旋转,凶鳄齿跟着他旋转。

    “桑…”刀背上面在教鞭上面滑动出火花后,刀锋破开托马斯的域气狠狠的插进他的右胸。

    “域气刚过五成啊,不行啊神父。”

    冥王说话间身体在一个旋转,凶鳄齿再次一个动。

    “锵锵锵锵…”三根凶鳄齿的齿刃卡进了教鞭里面,冥王狠狠一个抽扯。

    一声断响,教鞭完全被撕裂成三段粉碎。

    托马斯双手空空无比骇然,冥王挥舞着凶鳄齿斩碎三十三道雨滴,凶鳄齿立在地上,冥王下盘再起,双脚似离弓之箭,“砰砰砰砰…砰砰砰”带着一道道沉闷而凶狠的踢击踢在托马斯神父的胸膛上面,托马斯神父的身体刚刚倒退出去的一瞬间,冥王在天空中一个滑翔,右手将扎在地上的凶鳄齿拔出来,手中的凶鳄齿凌空狠厉的劈斩下去。

    宛若一根根的钉子扎进了托马斯的胸膛上面,冥王狠狠的一个撕扯。

    齿刃带着超强的破坏力,不仅仅将托马斯神父全身的域气撕裂掉,更是连皮带肉的撕掉了一大块的血肉。

    “去你妈的吧!”冥王一拳劲冲在托马斯的脸上。

    托马斯神父双腿踩着踩着水花倒退,右腿一软蹲在跪在了地上,右腿刚刚被冥王一脚甩中,让他痛的捏着自己颤抖的右腿不断的倒抽着凉气,胸前的十字架在风中摇曳着,一缕缕的鲜血从胸前的伤口中不断的流淌下来,他胸膛起伏着不断的喘息着,猛地昂起头“开什么玩笑?我就像是一个得不到糖的孩子,在你面前只有蹲下的份儿吗?”

    “我喜欢这个比喻!”冥王将凶鳄齿一甩,上面的碎肉和血肉全部乱舞。

    “伊欧墨得斯女神,请您赋予最虔诚的信徒最强大的力量吧。”

    托马斯神父用力的抓住了胸前的十字架,全身的气浪一点点的从微弱朝着强盛疯狂的提升着,“轰轰轰…”到圣域八星力量的时候,围绕着他的那股强盛而霸道的风浪将周围的水花吹的好似潮浪般的疯狂的乱舞,“嘿嘿嘿…”托马斯拖着受伤的身体站起来“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级别的战士,不过我现在的力量,可是会让你吃尽苦头。”

    手掌张开朝着周围一个甩动,两根断裂的教鞭在地上滚动后飞舞起来被托马斯抓动。

    “主教圣鞭可是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折断的。”托马斯怒吼一声,两根断裂的教鞭变成了两把十字无锋剑。

    “上帝的孩子,审判才刚刚开始呢。”托马斯再次冲刺了过去。

    “你就算变出几百把的圣鞭,也没有什么卵用。”冥王开启了地狱刀法·鬼之章篇的刀法,全身上下萦绕着一股浓浓的黑气,他恶吼一声,第二次朝着托马斯冲刺过去,“当当当当…当当当…”在乱响狂打的声音中,凶鳄齿和主教圣鞭疯狂的撞击在一起,有前车之鉴的受伤耻辱,这一次托马斯的力量明显更加的疯狂,身体的爆发让他在攻击中全身的域气再次武装起来,他一边打一边狠狠的嘲笑着冥王“怎么样?是不是让你有一种无助的感觉?”

    “咚咚咚!”两人的双脚更是用力的劲爆踢动,震的天空中气浪腾腾。

    双方鞭打刀砍,连续攻击的时间竟然超过了整整一分钟,得到了‘伊欧墨得斯’力量的托马斯果然非同凡响,能和冥王的力量开始持平起来。

    双鞭交叉,卡住凶鳄齿移动,托马斯踩着大地疯狂的朝着,双鞭“啪”的一下打在冥王的胸膛上面。

    一大股的光芒在冥王的身体上面一闪,震的冥王顿时飞腾了出去,撞击在一个木箱上面。

    “轟…”托马斯一甩右手的主教圣鞭,冥王偏头躲过,托马斯的身体接踵而至,将插入木箱里面的圣鞭宛若刀锋一样的游移,“滋滋滋…啪啪啪”木箱被粉碎的一片片的断木和尘屑乱舞中,托马斯浑身的肌肉猛地一个鼓胀,紧接着疯狂怒吼的他双鞭从左右两侧狠狠的攻袭过来。

    “鬼之章·無双技·鬼枭。”

    冥王的全身变成了一股黑烟,随后只看到一道黑烟“嗖”的一声从托马斯的双腿之间穿透过去。

    一大股的黑烟在托马斯的身后涌动,他双鞭打空后猛地转过身。

    凶鳄齿从黑烟中狠狠的劈斩了下来,打在双鞭上面的时候“嘭”的一声冥王变成一股黑烟。

    “嗖嗖嗖嗖嗖嗖…”托马斯震撼的看着地上的六股黑烟全部在拉扯的着冲刺。

    “無双技·鬼枭”

    “升腾·超必杀·六夜鬼枭”

    六股黑烟在托马斯的身边全部升腾起来,变成六个冥王,同时从四面八方冲刺过来。

    “哇吼!!”托马斯张开双臂握着双鞭疯狂的旋转成一道旋风,“嗡嗡嗡”一股股强悍的冲撞流光将六名冲向自己的冥王的身体全部打散成黑烟,完全的让他们的消失。

    “啪啪啪啪…”六团烟雾全部进入了大地中。

    旋转的头晕脑胀的托马斯看着在自己身边疯狂冲刺的十二道黑烟。

    “超必杀·六夜鬼枭”

    “升腾·奥义·烟鬼君掠夺!”

    十二道烟雾从托马斯身边全部升腾起来,这一次冲向托马斯的冥王全部带着狰狞的恶鬼面具,全身穿着战甲,这恐怖的地狱刀法让托马斯猝不及防,两名烟鬼君冥王冲刺到他面面前举起手中宛若太刀般的凶鳄齿,托马斯举起双臂抵挡,虽然挡住,但是下一刻…来自两边的烟鬼君、身后的烟鬼君冥王,在同一时间,十把战刀的力量全部都攻击在全身的不同地点,胸前三道、背后三刀、腰间两刀。

    随后,十二个烟鬼君冥王全身聚拢成一条直线,“刷刷刷刷”的重叠合并进入冥王的本体之中。

    “老子越战越勇,需要我指明吗?”冥王握着凶鳄齿朝着前方狠狠的一个劈斩,一大股暴风狠袭冲击,猛烈顺着地面“滋滋滋”的斩裂出一道裂缝后“嘭”的一声撞击在托马斯的身体上面,将他震得身体弓的宛若龙虾般的后震,后背撞击到墙壁上面,托马斯喘息越来越大,他左右摇摆着脑袋一看,握着两把教鞭的手虎口劈裂,竟然在微微的颤抖。

    咬着牙看着冥王,托马斯一声怒吼,胸前的十字架自动的飞舞起来,闪耀起刺眼的光芒。

    “圣将召唤·苦修僧侣。”

    在托马斯的身后,一个穿着棕袍的黑影顿时模糊的浮现出来。

    “魔偶?”冥王傲然一笑“你他妈以为就你有?花和尚何在?”

    “鲁提辖在此!”冥王身后的地面被一颗雪亮的大光头破裂开,破开下方几层楼的人魔偶花和尚鲁智深扛着月牙铲霸气无比的钻出来,嚎啕怒吼,震啸苍穹之下。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ji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