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危险·E

关灯
护眼
    “打开那扇门。”

    说话的依然是那个女人,她的身边,是范围宽达500米无边无际看不到终点的黑色深渊,一根极其稀有的龙骨木在深渊的中心从下方的黑暗中生长出来,一枝独秀,女人双腿以极其高难度的动作交叉盘缠,她稳稳的坐在木头上面,在千里、万里、甚至十万里之外操控着青森疗养院里面的托马斯。

    被女人短暂复活的托马斯双眼呆滞,似一具行尸走肉。

    他将手摁在铁门旁边一块块鳞次栉比的墙壁上面,用大拇指摁下一个暗格。

    暗格打开后,托马斯从里面拿出一把钥匙,插进去后打开了铁门。

    “你自由了。”托马斯神父说完,脖颈上面的脑袋突然歪斜着掉在了地上,咕噜噜的滚动后静静的躺在墙角,身躯同样是摇摇晃晃的倒在了地上,“吱吱…吱吱…”被打开的铁门在风中不断的摇晃着,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响声,而在这实验室里面,从天花板四面八方延伸向下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圆形的巨大容器里面,墨绿色的液体在不断的蠕动着,容器之中一根根的管子盘根交错,尽管复杂,但是全部都插入在一具人形的东西上面。

    随着铁门的打开,这个东西突然睁开了眼睛,赤红色的瞳孔充满了凶恶。

    凶恶之后,便是无穷无尽的迷茫。

    坐在龙骨木上面的女人抬起裹在红袍之中的纤纤细手,白色的手在黑暗的空间内极其的刺眼,她将头发里面的蝴蝶簪拔下来,一头柔顺的头发顿时宛若瀑布般铺泄下来。

    “托马斯,你已经为伊欧墨得斯完成了最后的效忠。”

    女人将蝴蝶簪朝着前方弹射出去。

    蝴蝶簪飞舞在深渊上面十多米后,突然钻入了虚空中,只剩下一圈圈绽放的涟漪。

    “叮咚咚…”在青森疗养院的不正常实验室里面,虚空中突然溅洒出一圈圈的涟漪,随后只看到一根蝴蝶簪“嗖”的一声带着强劲的风浪从虚空中钻出来,直挺挺的朝着前方的容器发射过去,“乓”的一声,蝴蝶簪插进了容器里面,随后整个容器整体都释放出一根根的裂缝,紧接着“嘭”的一声狠狠的爆裂。

    滚滚墨绿色的液体随着容器的爆裂完全的喷溅出来,全部洒在地上流淌了一地。

    插在那怪物身上的一根根的输液管也全部的断裂掉,里面的怪物身体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完全躺在地上的他双手颤抖的支撑着自己,就像是一个婴儿一样说道“我是谁?我不会走路,我知道我需要走路,我只能够爬动。”

    他**身体,全身没有一根毛发,脑袋也光溜溜的,真的就宛若和刚生出来的婴儿没什么两样,只不过皮肤紧致了不少,在他的尾椎骨处,长着一根白色细长的尾巴,软绵绵的耷拉着,他看着四周道“我是谁呀?我要去做什么?寒冷的天气,好寒冷的天气,这是…”他从地上的墨绿色液体中抓起一根蝴蝶簪。

    “那是信物。”房间的周围响起了那个女人的声音。

    “信物?”他还没有完全发育的五官尽量的露出疑惑。

    “跟着你的心,慢慢的成长吧。”女人说道“等你的智商开始发育的时候,就拿着这根蝴蝶簪来找我,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你要做什么,你不会走路的话你就爬动吧,在中心点,有一个游泳池,你进去,然后不停的朝着底部游动,然后你自然会进入到现在这个人类的世界的,你不需要知道你在干什么,记住,跟着你的心。”

    虽然不知道跟自己对话的人是谁,但是这个家伙还是听话的一点点的朝着外面爬过去。

    外面果然有着一个游泳池,他钻进去后挥舞着双臂不断的朝着里面钻动着。

    果然如同她说的那样,这个游泳池无穷无尽,根本不知道底部在那里。

    而此时此刻在青森疗养院几百米的榕树道高速公路上面,杜苦儿的车队在风雨飘摇中朝着前方缓慢的行走着,杜苦儿坐在车上面,许久未见却感觉如隔三秋,她一脸的疲惫靠着车熟睡着,脸上的眉头不断的紧皱着,仿佛又看到了不久前凤凰城那场吞噬掉一切的火焰,仿佛看到了萧氏的旗帜被天门的旗帜在一点点的吞噬。

    她睁开充满血丝的眼睛,睡的极其不踏实。

    “杜苦儿”脑海里面突然响起了她的声音。

    “E?”杜苦儿对着虚空说道“我现在要去青森疗养院里面抓捕替天,您有什么吩咐吗?”

    “别去了,赶紧回到缅甸来,不然会有杀身之祸,你设的局已经被替天破解了,连托马斯都已经被替天杀掉,虽然我不想要夸赞我的对手,但是我还是得说替天非常的强力,你带的那点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那女人在深渊之中的龙骨木上面继续说道“神器幽冥狱神披风也被替天得到,疗养院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被破解掉了?还蒙在鼓里面的杜苦儿头脑顿时清醒了过来。

    “具体的破局方式有时间再告诉你,你觉得你很高明的时候可能没有意识掉,唐夜麟比你高明的更多,让你那点可怜的兵力赶紧回来吧,去了也是于事无补,替天等着你自投罗网呢。”

    杜苦儿有些辩论的说道“可是,青森疗养院现在危在旦夕,我们更应该去解救不是吗?”

    “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打算和想法,凡是进入疗养院的,一个都活着走不出来。”

    无奈之下,杜苦儿带着满腔狐疑让车队调转头,停止了朝着青森疗养院的进攻。

    而在龙骨木上面,那女人伸出自己的手转动着自己的头发,一共四根。

    将四根头发缠绕在自己的手指上面,她伸出另外一只手的手指,手指如刀,将头发割断。

    四根头发朝着四面八方的深渊全部都软绵绵的飘舞下去。

    “起!!!”女人双手托着一股神秘的力量,用力的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在她身边东南西北四个深渊的位置点,“锵锵锵…锵锵锵…”无数密密麻麻体积大拇指大的黑色金属疯狂、迅速的堆砌着,迅猛的升腾起来,穿透了深渊的一层层黑雾后,宛若摩天大厦般的矗立在女人的四面八方。

    女人大拇指勾着,其余的四根手指全部都柔软的缠绕在一起。

    “南楼…西楼…变换!”

    她双手推动出去,深渊中,南边黑色的金属楼和西边的金属楼开始迅速的移动起来。

    而此时在青森疗养院南楼里面的冥王和西楼里面的莎感觉到身边的一切都在迅速的转动,身边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模模糊糊,在飞速的旋转着,“草…”冥王怒吼一声,将凶鳄齿插入了大地之中,看着自己的脚下,他仿佛在一个变幻的空间中,被那只手捂住进入杰森办公室的莎大声的喊道“这是怎么了?”

    一个背对着他的男人说道“不必惊慌,E开始行动了,站在原地,这种东西没有什么伤害的。”

    深渊中的南楼和西楼各自变换了位置后,青森疗养院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冥王在西楼中,莎在南楼里面,冥王身边的场景变成了病人们的休息走廊,他将凶鳄齿从大地中拔出来,看着前方昏暗灯光下面的一间间监狱般的休息室,莎还是在杰森的办公室里面,场景如旧,只不过是已经变换了位置,杰森转过身,病怏怏的脸让他他咳嗽着打开了抽屉,将莎的衣服和物品扔给她“穿上吧,我从警卫哪里拿到的。”

    莎搞不懂的看着杰森“妈的你不是敌人吗?还是说…”

    “妈的…”她一拍脑袋“你从一开始就不是敌人?”

    “轟…”女人的手再次推动了出去“东楼…北楼…换!”

    他身边的黑金大厦再次开始缓缓的移动起来,而东楼里面和马尔巴正在战斗的无心在转换的虚空中身体猛晃的移动,压制着马尔巴的那些长椅也被空间体积的压制撞击的不断的粉碎,东楼如旧,北楼的发电室里面,无心呆呆的看着四面八方变换的场景,忍不住的赞叹道“这……这是谁在背后操控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是不是太厉害了?”

    马尔巴重获新生的看着天空“E大人,是E大人开始动手了,无心,我们的最强老大盯上你们了,你们死定了,哈哈哈…”、

    看着周围的发电室,无心却是傲然的笑起来“蠢货,在这种战斗环境,我可是能够秒掉你的啊”

    青森疗养院里面的东南西北四栋大楼全部变换了位置,让替天等人再次遭受了新的危机。

    坐在龙骨木上面的女人双手带着涌动的黑气,一点点的插入了眼前的虚空之中。

    而在青森疗养院的大门口,凯还在雨中满意的看着幽冥狱神披风,突然…“轰隆隆…”天空中的雷鸣带着恐怖的魔影闪耀起来,凯抬起头看着天空,目瞪口呆的张开了嘴巴。

    只看到从滚滚的雷云之中,两只巨型的黑手缓缓的拨开了雷云慢慢的伸下来。

    “小伙儿,拿了别人的东西就这样走了是不是不礼貌呢?你能够驾驭这件披风吗?”

    天空中响起了女人的声音,凯用大拇指擦了擦鼻子笑道“你是谁?有意思噢,你有什么本事?”

    “本事倒是没有什么,想要跟主君时代的人过过。”

    女人十指交叉,随后猛地张开,一团团的黑烟“砰砰砰”的密密麻麻的朝着下方冲射,在那些黑烟中,大批大批的苦修僧侣出现在凯的眼前,瞬间占据了大幅度范围的天空。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ji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