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第249章 傀儡克星

关灯
护眼
    外面的凯在看着一个个苦修僧侣降落的时候,南楼杰森医生的办公室里面。

    莎迅速的将自己的衣服穿好,随后看着自己的物品—黑莓手机和蜘蛛网打火机,杰森,眼前这个瘦弱的医生,如果不是白大褂将他浑身包裹起来,他那骨瘦如柴的身体看着会让人觉得无比的恐怖,消瘦的脸颊上面大大的眼睛突兀出来,有些像死人狰狞的脸,但是依然挡不住的一股病态帅,他年过三十,满头黑发中夹杂着一根根的白发。

    从抽屉里面拿出一包烟扔给莎,杰森“咳咳咳”的捂着胸膛,拖着双腿朝着药柜移动。

    “需要帮忙吗?”莎依然双眼充满迷茫的看着他。

    杰森摆摆手,伸出手从药柜上面拿下来一盒药,莎看着那些在手心中的黑色药丸,惊讶的说道“你这是干什么?这可是毒药。”,杰森昂起头将一把毒药塞进了嘴巴里面,同时又拿出一盒药,倒出来白色的药丸后又放进了嘴巴,喝了一口热水后,他用力起伏的胸膛才缓缓的平复了下来。

    舔着干涩的嘴唇他解释道“我长期被托马斯服用这些缓慢而致命的药物,身体对药物已经产生了依赖,只能够毒药和解药配合着一起吃掉,身体才能够平静下来,接着你之前的话说,我不是你们的对手,因为我非常的弱小,我只有域级两介的实力,勉强有一点点的功夫,火狐是我一个故人,我以前在缅甸的时候为他治疗过。”

    “也是好友。”杰森将手术刀横放在嘴巴里面。

    “滋滋滋…滋滋滋…”他用刀刃狠狠的摩擦着自己的牙齿,苦笑道“因为常年服用禁药的关系,我身体的机能下降的很厉害,牙齿已经快掉光了,连煮的稀烂的肉都咀嚼的非常的吃力,我虽然不知道鬼匠为什么要说东西早这里,但是我想,火狐也陷入了这个庞大的局之中,我不知道布局的人是谁,但是我很清楚,他知道这个疗养院不仅仅有神器,更是有着黑暗的制度,同时…”杰森说着说着想起了那个地下室“可能有你们务必要铲除的东西,还有萧氏的操控和伊欧墨得斯教会。”

    莎用尽全力的接受着一切,杰森继续为她努力的解释着。

    从金佛岛处开始一直到无心正面和疗养院的人撞击上,莎不停的点头明悟道“也就是说,萧氏投靠了一个叫做伊欧墨得斯教会,靠着这座大山。”

    “嗯!”杰森肯定的点点头“我很多次看到杜苦儿过来。”

    “火狐之前不知道这是局,但是后来他可能自己破解掉了,神器才是你们真正要得到的东西,而不是鬼匠的眼睛,我从未见过鬼匠,如你所见,我这副病怏怏的身体,也不具备伤害鬼匠的能力。”

    莎吐着烟雾道“布局的人为什么要如此的花费心思,直接告诉我们神器在这里不就行了?”

    “你们的上层。”杰森指着天空说道“你们的上层也参与了布局,因为这是一个生局,一重接着一重,唯一有两处困难的局就是金佛岛和疗养院,这是这个局里面的两个死穴,你们已经破了金佛岛这个死穴,现在是疗养院,这个局到最后你们是赢得,能不能赢的关键,可能就是你们证明自己够不够强。”

    言之有理,莎也点点头这样想。

    参与布局的人在天门有三个:苏逊、唐夜麟、台风,这是三个大局观念最强的人。

    香港的时候,在面对血榜在医院偷天换日的时候,苏逊对飞镰等人十分失望,接着便是集体打邪神哪里,只是一个考验也说不定,如果替天不能够通过考验的话,他们连争夺世界第一杀手团的资格都不具备,而算一算时间,王君战队赛也不远了,军师很可能处心积虑的在强制性的加强天门替天的实力,以及在任务中的专注程度。

    或许这个答案莎永远也不知道,或许下次再见苏逊的时候他还是微微一笑。

    他是一个永远在荣耀时刻默默站在最后,让光辉和荣誉洒遍天门群雄的人。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你们这次的任务出乎意料的简单,但是却出乎意料的复杂。”

    莎看着杰森的眼睛,悠悠道“那么你和鬼匠,到底是谁在说谎。”

    “你觉得呢?”杰森反问着她。

    “你们两肯定有一个不对劲,肯定有一个人在说鬼话。”莎笃定的点头。

    “火狐狸知道,他已经看透一切了,他不会告诉你们答案的,但是当你知道答案的时候,我猜测,你们肯定会吓一大跳,别相信任何人,别相信任何话,这就是这个局的所有东西。”杰森再次打开抽屉,拿出一瓶鲜血,拿起门后面的雨伞道“你们的朋友现在都在各自的战斗中,我也想要帮忙,那片森林里面,有着血面傀儡,是一种类似于僵尸般的东西,我知道你们有一个朋友现在就在那里,打不死也杀不掉,他现在肯定特别觉得操蛋。”

    莎站起身看着他手中的那个血瓶道“那是致胜的关键?”

    杰森转过头晃了晃血瓶“你知道,我也幻想着有朝一日可以逃出去。”

    两人走出了南楼后迅速的朝着苍狼所在的那片森林迅速的走动过去。

    今夜的狂风暴雨怕是要持续一整夜了。

    暴雨之下的雨伞打的不断的颤抖,杰森一边走一边说道“那些东西,其实全部都是死物,只靠着一缕的残魂存在着,有无限重生的能力,打断了手可以长出来,再生的力量非常强,他们对腐肉的要求非常的庞大,莱康院长每个星期都会定期的下山给他们买一些野兽的尸体,疯人院里面如果有出现死亡的现象,尸体也给这些东西吃。”

    说完他看着自己双腿脚下的土地,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容。

    “都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自由的行走了。”

    进入那片诡异的森林之中,果然,莎和杰森一眼就看到了被一群血面傀儡包裹的苍狼,七八个血面傀儡正在不断的怒吼对着他咆哮,苍狼站在包围圈的中心浑然不惧,几声怒吼过后,两个血面傀儡从左右朝着苍狼冲刺过去,苍狼脑袋一甩,头顶上面的雨水飞溅出一片片的水花。

    他猛地朝着右边移动,一把抓住一名傀儡的双手,将他扔向了前方。

    “嘭!”两名滑翔在空中的血面傀儡撞击在一起,脑袋用力撞击,全部扭断了脖子倒在了地上。

    “吼吼吼吼…”伴随着四声恐怖的怒吼,四名血面傀儡踩着大地冲刺过来,“咕咕咕”苍狼的下巴猛然的鼓胀起来,蛤蟆功开启的他双腿弯曲,紧接着将大地冲击出一个深坑冲刺出去,目标是前方的两名血面傀儡,双掌推动出去,“嘭”的一声冲击在他们的胸膛上面,掌力浑厚,顿时打碎傀儡的胸膛,一大股的鲜血冲破了傀儡的后背冲射出来。

    随后他以迅雷不及掩耳转身,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右手抡圆成巴掌,拍的一名傀儡的脑袋不断的摇摆。

    “嘭!”双掌推动,这名傀儡顿时双脚超前一屁股坐在地上,直接倒地。

    再次一个迅猛的转身,身体弯曲,右腿扫起一片片的落叶。

    蛤蟆功的气浪释放出去,将一股股的落叶翻卷着在手中不断的划动,落叶凝聚起来变成一个圆球,苍狼将它抛向天空,身体旋转而起,双脚夹住落叶球旋转,随后右脚拉开,一脚朝着前方踢动过去。

    “嘭…”落叶球带着猛烈的尾浪冲向了第四名血面傀儡。

    撞击在傀儡身体上面顿时顿时将它的胸膛贯穿,苍狼落地,闭上眼睛后又张开。

    “厉害!”莎翘起大拇指赞叹道。

    苍狼看到莎欣喜的露出一丝笑容“我的莎莎妹,你安然无恙?太好了!”

    随后他看向莎旁边的杰森,顿时充满敌意“你怎么跟这个人在一起?他是谁?难道是杰森?”

    “说来话长,现在是战友。”莎强调道“只是现在,是战友。”

    刚刚苍狼连续干掉六名血面傀儡,但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六名倒地的血面傀儡全部都从地上立起来,他们身上的那些伤口全部复原,再次围绕着苍狼怒吼起来,莎不可思议的看着杰森“好恐怖,竟然是不死的。”

    “那位大兄弟,这些鲜血是他们的克星,把你的武器拿出来,涂抹鲜血斩杀便可。”

    杰森的话让苍狼无奈的耸了耸肩“我没有武器,我的身体就是我的武器。”

    随即苍狼冲刺过来迅速的移动到杰森的身边,摊开双掌“莎说信得过就信得过,给我血。”

    打开瓶盖,将浓稠的鲜血倒在苍狼的手掌上面,恰逢,一名血面傀儡再次狰狞怒吼的奔跑过来,苍狼抱着试探一下的心理,冲刺过去一个扫堂腿将他踢翻,随后一掌轰在傀儡的胸膛上面,“嗤…”右手上面的鲜血打在傀儡的身体上面,爆发出一股刺鼻的浓烟,随后那名胸膛上面带着血手掌印的傀儡身体顿时疯狂的颤抖起来,胸前的鲜血从胸膛前方拉开,开始将他的身体迅速的融化,只不过十几秒的时间,这个傀儡已经成了膏药一坨的东西。

    后方的傀儡看到杰森张大眼睛,下意识的不断的后退。

    苍狼一看有效果,顿时勇猛的冲刺过去吼道“他妈的,你们这些狗东西让我好一阵难受。”

    莎不禁欣喜的看着杰森“你怎么知道鲜血有效果?”

    “废话。”杰森露出病态的笑容说道“这些玩意儿,当初就是我一手养成的。”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ji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