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莫回首

    杰森一边走一边捂着胸膛疯狂的咳嗽着,身体在这样清冷的雨夜摇摇晃晃。

    由于青森疗养院的楼房全部都被转换,杰森辨识了一下自己要去的地方后,杰森朝着南楼走去,无心一直非常隐蔽的跟随在他的身后,之前他跟杰森谈话的时候,他可谓对替天等人是坦诚相待,如果他真的是敌人的话,那么无心只能够赞叹他潜伏的太深了,在莱康、托马斯、依娜等人死后,他才露出了这样狰狞的一面,城府极深。

    但是如果他到最后一刻都不是敌人的话,那么他行动何为?

    无心知道,所有一切的谜团,待会儿都会给自己答案。

    杰森走进了南楼里面,很熟练的走进了地下室之中,地下室的门被打开,无心只看到杰森浑身猛地一个颤抖,紧接着加快了自己的脚步,拖着自己那副糟糕的身体,迅速的走进了地下室里面。

    “啊!!!!”无心还没有进入地下室,里面便传出杰森的一声痛喊。

    这声呐喊,伴随着东西多有不甘。

    站在地下室的门口,无心看着杰森跪在地上,用手捞起地上那些墨绿色的液体,又看着不远处托马斯的尸体,恍然大悟,仿佛是一瞬间便明白了一切,无心同样看着这个隐蔽实验室里面的一片狼藉,他走进去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你脸上的表情,好像是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逃之夭夭了。”

    无心?杰森转过头有些悲悯的说道“逃跑了,他逃跑了。”

    “谁逃跑了?”无心非常敏感的问道。

    “恶魔,恶魔逃走了。”杰森指着那个破碎的容器说道“之前在那个容器里面有一个家伙,他从疗养院出现的时候便存在着,也就是说他的历史比疗养院还要许久,我第一开始以为是吸血鬼,后来我研究后发现,这个恐怖的家伙可以无限的进化,而且一次比一次强大,绝对是E大人放走的,现在国难当头,她需要借助这个东西,来抵御天门的攻击。”

    无心想起之前疗养院变化的种种,不免问道“谁是E?”

    “欧墨尼得斯。”杰森站起身认真的看着无心。

    “Eumenides!”杰森再次用标准的英文说道“那个女人是那个教会的教皇,我知道这听起来非常的玄乎,但是在我们这边就是这样被称之为的,杜苦儿在萧氏灭门之后,带着残兵败将就过去投奔了她,我不知道他们之间达成了什么样的交易,但是这次你们跟他们教会是彻底的结仇了,E不会放过你们的,东南亚的十一个国家是两个极端,有些国家非常富有非常强大,有些国家则是非常贫穷非常的弱小,一定要小心他们教会,如果他们和神武辉耀联手的话,天门将会非常困难。”

    杰森在说话,话从周围深渊中传到了女人的耳朵里面。

    “你告诉他们的未免也太多了,管不住自己嘴巴的狗。”

    女人双手再次飞速的结印,随后带着恐怖的力量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推动过去,右边拔地而起的黑金大厦顿时疯狂的颤抖起来,上面撕裂出一道道的裂缝,“叮叮叮”无数的黑金碎片都在纷纷狂跳,随着这边的操控,那边的南楼疯狂的颤抖起来,杰森看着从天花板上面掉落下来的一簌簌的灰尘。

    “我们快走,他要毁灭这座疗养院。”

    病怏怏的身体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杰森拉着无心迅速的跑出了实验室。

    他在奔跑中再次叮嘱的说道“那个恶魔,E,都是你们要小心的人,你知道,我能够为你们做的已经到了极限了,无心…我衷心的希望夏天能够统一世界,我衷心的希望你们天门以后的发展越来越好,希望你们天门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完成自己最终的梦想。”

    无心大声的吼道“你不跟我们一起出去吗?”

    杰森的嘴角滑过一道释然的笑容。

    深渊南边的大楼的裂缝越来越深邃宽大,女人的手指灵活的几个蠕动,随后一巴掌“嘭”的一下拍碎了南楼,无心的身后,整栋南楼都猛烈的一个震动,随后“咔咔咔咔”的崩裂出一道道的裂缝,裂缝撕碎着整栋楼体,“嘭”一声爆响,一块体积巨大的楼层完全的塌陷爆裂,铺天盖地的碎石从天空中疯狂的滚落了下来。

    “嘭!!”女人再次朝着左边深渊一掌推动过去,西楼同样瞬间崩塌。

    与此同时在西楼里面,冥王眼前病人们的房门突然一扇扇的打开,无数的犯人好像一时间全部都变成了一个个恶魔,大声怒吼着从病房里面走出来,张牙舞爪的对着前方的冥王扑过来,他们并没有什么攻击力,只是好像神经病一样说着一些胡言乱语的东西,一个女人抱住冥王,瞪大眼睛说道“给我**把,给我**吧哥哥,求求您了。”

    她的嘴巴挂着涎水,她的屁股像是熟透的西瓜般绽放出一道道的鞭痕。

    冥王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毕竟这些人都是普通人,他被人潮挤得不断的晃动,身边的这些精神病人全部都大笑起来,冥王放眼看去,有的抱着墙壁用牙齿啃着,有的将手放进裤裆不断的刷着自己的金刚,有点神神叨叨的喊着“我儿子呢?”,那一刻,冥王感觉仿佛陷入了一个群魔乱舞的世界,周围的人全部都变成了恶鬼。

    无奈之际,脚下的地面突然裂开出一道道的裂缝。

    冥王低下头一看,整栋西楼都在一层层不断的塌陷,脚下的裂缝刚刚出现,“空”的一声冥王和前方无数病人的身体都同时掉落了下来,同时上方一块块的碎石疯狂的坠落下来,将病人的脑袋砸烂,重击着他们的身体,冥王很想要去营救,但是人群庞大,他能够做到只有自保。

    站在一块飞速坠落的石头上面,冥王舞动着前方的凶鳄齿“嚓嚓嚓”的切割开前方的一块块的石头,身体顿时从碎石群中冲刺出来,“冥王!!!”下方的无心一声大吼,冥王冲着他冲刺了过去,“我这边的那个托马斯已经干掉了,你呢?”迅速到无心的身边说着任务完成的结果,无心也点点头“那家伙被电的连皮肤都没有剩下一块”

    后方传来病人们的惨叫,冥王想要转过身。

    无心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冷漠的说道“走。”

    一声走,说的是那样的笃定决绝,杰森也说道“E大人已经对他们下了死令,救不了的。”

    “任何时候都别忘记了,我们是杀手。”无心的话让冥王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知道了,刚刚我心软了。”

    后方随着西楼的破裂,无数病人的身体都狠狠的摔落在地上,随后被滚石淹没。

    他们可能到死,都死的不明不白。

    人生,匆匆一载。

    三人朝着青森疗养院的大门奔跑过去的时候,旁边的东楼和北楼也同样的破裂的开始倒塌。

    在前方青森疗养院的入口处,凯的拳头放在地上,身边的一群苦修僧侣们包围着他,一个个的手中全部都是奥义技能·审判光球,凯大声的对着身边说道“你们别过来,让你们看看神器有多么的恐怖。”

    “呼呼呼”身后的幽冥狱神披风在狂风中大肆的飞舞起来。

    “幽冥狱神披风·不灭幽魂。”

    “呜呜呜…呜呜呜…”在一道道幽灵般的怒吼之中,一股股带着骷髅五官的幽魂不断的从幽冥狱神披风里面飞舞出来,缠绕着凯的身体在不断的游动,身边数量庞大的苦修僧侣几乎是同时发动了进攻,“嗖嗖嗖…”在劲猛疾射的声音之中,一颗颗的审判光球狠狠的冲向凯,凯并没有抵挡,而是用身体硬解。

    “砰砰砰…”审判光球威力巨大,打在凯的身上释放出浩瀚的力量。

    星空铠甲顿时被打的完全的碎片,凯的身体更是被打的不断的后退。;

    “凯!!!”莎在旁边担忧的说道,凯举起手道“没关系,我一点疼痛都感受不到,看着。”

    说完他伸出手,闭上眼睛,身后幽冥披风再次扬起来,从那黑金头盔中,大群大群的幽魂释放出来,一瞬间疯狂的染指了周围,那些幽魂一道道的冲向那些苦修僧侣,卷着他们的身体顿时着他们的力量,十几个苦修僧侣顿时被缠绕的连肉身都不剩的时候,凯的星空战甲在幽魂之中迅速的修复着。

    苍狼和莎捂住嘴,感觉到不可思议。

    凯在大批的幽魂中朝着那些苦修僧侣走动过去,身边的幽魂疯狂的释放出力量,冲腾、卷动、不死不灭,相当霸道。

    凯对着莎说道“看到了吗?开启了这个技能,可以吞噬敌人的时候补充自己的力量,只要这些幽魂存在,我就能够不断的杀戮,并且自身产生0消耗,而这些幽魂的力量如你们所见,霸道不?”

    “好厉害。”苍狼倒抽一口凉气“不愧是神器。”

    “我只要带着他们这么走。”凯朝着前方的苦修僧侣一个奔跑,身后的幽魂顿时一股股潮水般的从他的左右冲向前方,将所有的苦修僧侣全部都吞噬,顿时只剩下一缕残烟,“看到没?”凯炫耀般的说道“这才是真正的神器,神器就是让一个人普通人都能够变成神的东西,这件幽冥狱神披风,将是天门获得的第二件神器。”

    说完他猛地一拳头打向天空“而且…我的力量,恐怖至极!”

    “幽冥星空臂铠·無双技·星辰射线。”

    “嘭!!!!”黑化的臂铠中顿时喷射出超越平常三倍的力量,密密麻麻的朝着天空中的那只天之黑手攻击过去,“砰砰砰砰…”一根根星辰射线狠狠的撞击在天之黑手上面,深渊中的女人连忙一缩手,幻影手臂从前方的虚空中拔出来,而本体的手臂上面则是手背上面带着一缕的鲜血。

    “小子,力量足够吧?你就拿着吧。”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笑。

    天空中的黑手顿时缩回了云层之中,凯傲然的转过身拍了拍披风“爽不?这就是我们这次的收获。”

    “超赞!”苍狼搓着手道“来给我穿穿。”

    那边的大门打开,无心和冥王也从青森疗养院里面跑了出来。

    无心道“杰森…”

    “叮…”的一声,在无心的身后,响起了一道锁的声音。

    转过头,一门之隔,杰森站在青森疗养院里面握住了铁锁道“我不走了,我这一生都在这个疗养院里面为那些人治病,离开了这里,我还能够去哪里呢?这个时代如此的混乱,可人人都想要有一个归属的港湾,你们有你们的王,我,有我自己的家。”

    无心抓住他的手道“你疯了?你现在进去就是死。”

    “来天门吧。”莎也说道“我们少巫医。”

    “走!!!!!!!!!!!!!!!!!!!!”杰森的声音升腾到他的最高点。

    随后他转过身,表情恬静的看着无心“这一次在疯人院能够给予你们帮助,我感到非常的开心,我,很久没被如此需要过了,我是医生,救死扶伤,让病人痊愈,就是我的天职,也是我的宿命。”

    他将手插在白大褂中,迎着风雨走向了不断倒塌的青森疗养院。

    “走吧,天门替天,不要回头。”

    一块块的石头落在了他的身边,他昂首挺胸。

    一滴滴的雨打在他的脸上,他自信而笑。

    “咚!!!”一块巨型的石头坠落在他的身后,挡住了无心等人的视线。

    “他可能早就已经想好了自己生命的尽头,我们能够做到,只有尊重。”莎将无心抓在铁锁上面的手缓缓的拿开,头发上面充满了雨水,流淌在无心的脸颊上面,良久后才一声叹息“我们走吧,去老挝,和1号他们回合。”

    转过身,无心对着凯说道“去开车吧,凯”

    凯低着头看着手心中的黑烟,傲然的说道“力量,这无穷无尽的力量。”

    他爱这股力量,他喜欢这种力量,但是他的嘴角却带着一股无比淡然的笑容。

    猛地将幽冥狱神披风脱下来,凯将披风叠好后走到了无心的面前,递上去

    “这是我们这次斩获到的神器,大功一个噢。”

    “你…”无心愣了一下看着他“这可以属于你。”

    “什么东西属于我什么东西不属于我,我非常的清楚,相信我。”凯看着无心道“我非常了解我自己,以后还会有的,我靓仔凯,会找到真正属于我的神器,到时候,我不会再拱手相让的,拿着,我去开车了。”

    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凯从来都非常的可靠。

    承载着替天一群人的甲壳虫终于朝着青森疗养院的前方行驶过去,如杰森而言,他们没有再回头,身后的青森疗养院已经完全成了一片废墟,杰森,又被埋葬在那片废墟之下呢?

    那扇在暴雨中的铁门,再也不会开启。

    所有的光亮靓丽,所有的罪恶龌龊,在时光的缝隙里,在时代的浪涛中,都会变成一座不起眼的废墟。

    只有懂的人才会懂,在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在某一个雨夜,在某一天,发生过一些刻骨铭心的事情。

    一些……

    你在未来某日会笑着说起的往事。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ji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