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君与我

    “关了多久了?”说话的人是张东澈。

    他脱下了自己的西装,换上了一块皮质的围裙,随后从高尔夫球包里面精挑细选了一根球棒,甩动着手中沉甸甸的球棒朝着前方走过去的时候,两旁所有身穿迷彩服的特战军人全部都挺起腰板,好似一挺冲锋枪,前方的一张椅子上面,一个浑身血淋淋被绑着的人看到张东澈朝着自己走过来,抬起发紫发肿的眼睛。

    “豺狼,你们这群在国之中为非作歹的豺狼。”他虚弱的说道。

    “已经连续殴打了两个小时了。”一个干瘦帅气的年轻人在他身边随意的扯下来几张纸巾,擦着自己双手上面的鲜血,并同时回答张东澈的问题,拿起一根香烟,鲜血染着香烟,他点燃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面摇摇头“没办法,这个家伙的牙齿是钢铁铸成的一样,拼死不说那个哑巴和那个小女孩儿去了哪里,做了还是继续拷问?”

    “做掉!”张东澈将高尔夫球棒扔给年轻人“泰寿啊,做的干净点。”

    球棒在天空中还没有落下,那名年轻人已经从椅子上面站起来一把抓住,随后球棒的轨道沿着椅子上面那个血人脑袋的轨道,狠狠的挥舞过去,“嘭”的狠狠的一击,一大股的鲜血从血人的太阳穴上面飞舞出来。

    血人直接瞪大眼睛,坐着的椅子随着身体的倾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呼!”郑泰寿对着地上的尸体深深的吐了口烟,小脸上面的大眼睛眼角弯下来。

    地上的死尸大大的瞪着眼睛,郑泰寿抬起脚,将脚掌踩在他脸上一边摩擦着一边吐着烟雾说道“喂喂喂,眼睛瞪得这么大要干嘛啊?还是早点去黄泉路上报名吧,白痴一样的蠢货。”

    张东澈朝着大型工厂前方的一个房间走过去,郑泰寿跟随在他身后。

    “像这种首尔政府的叛党,还有多少?”

    “十几个左右,有的卷款私逃了,有点还在负隅顽抗。”郑泰寿说道。

    “看不懂国势的一群狗家伙,蠢得可怜。”张东澈抬起左手扣着手臂上面的衬衫扣子道“东南亚那边传出来的消息,老大和小祖宗被替天两个号码最前的人狙击了,输得很惨,主君大发雷霆,因为老大变成了一只蟾蜍,挨打受罚这种事情全部在小祖宗身上了,老头子一把年纪了,还要像孩子一样趴着,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主君做的也真够过分的。”

    东南亚那边的情形对神武辉耀那边来说一半一半。

    菲律宾即将被攻克,但是小小文莱国依然稳如磐石。

    “这阵子日月神会和飓风武道馆也闹得很凶,他们占据着仁川和釜山两个地方,多次对我们周边发动进攻,但是又不是那种大型战争的进攻,就是一些小打小闹,我们不管也不行,管了他们比兔子跑得还要快,国之灾难,最近一段时间韩国经济下滑的相当厉害,要不要让公司旗下的艺人去中国捞金?”郑泰寿汇报道。

    “不到关键时刻不要去那个人傻钱多的国家。”张东澈说完打开工厂的门。

    里面顿时传来一个女人的一声尖叫。

    房间里面春意盎然,桌子上面点着香薰,放着两杯红酒,床上一个胖男人转过头,女人用被子遮挡住自己的身体吓得花容失色,看到是张东澈后,胖男人连忙站起来船上一条白色的四角裤,身体有些哆嗦嗦嗦,张东澈看着随意舍弃在角落的一些资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问道“让你学总统礼仪的,你给我学到床上去了?”

    “嘿嘿嘿…”胖男人挠了挠后脑勺“男人嘛,都是有需要的。”

    “好,我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野蛮而思想落后。”

    张东澈坐在椅子上面道“你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总统,但是你这位总统我说了不算,一个国家从来都是人民说了算,假设你现在是总统,你站在讲台上面发言,你的举手投足之间都要带着一个国家的大气,你新上任,你要做表率,让人民认可你,大后天就是你上任的大日子,到时候韩国的所有街道都会挤得水泄不通,人们都会看着你,崇拜你,露出一个让人满意的微笑出来让我看看,你不会我不怪你,我可以教你,教不会我就一只教。”

    胖男人叫做金相杰,面对张东澈,他抬起头裂开嘴角,对着周围挥手。

    张东澈都不忍心看的别过头“你特么确定这是总统的微笑?不是一个痴汉对着那些少女们说,我要攻击你们了?重新给我做,泰寿,给他一面镜子。”

    金相杰拿着镜子挤了挤脸上后,再次咧开嘴,露出了上面的牙齿。

    他昂起头对着四面八方挥手,张东澈深深的吸了口气“这特么笑的我毛骨悚然,你是兔子?重新笑。”

    听着张东澈的语气明显不对,金相杰连忙镇定下来,微微咧开嘴角,抬起头伸出手对着周围“嘿嘿嘿…”

    “笑,你给我笑。”张东澈站起来一把拿起椅子朝着他扔过去,金相杰低着头抬起手臂抵挡,“啪”的一声椅子被打的碎成了一根根的木棒,张东澈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头发,狠狠的将他的头拔起来“我让你给我练习一个总统应该怎么笑,你给我在这里嘿嘿嘿,泰寿,赶紧给我找点专业演员过来,你装样子都要给我装好,我能不能够去世界政府哪里得到援助,全部靠你了。”

    金相杰疼的脸挤成了一团,丑陋无比的他不断的点头。

    “大后天总统上任的日子,你要是给我搞砸了,我就把你扔到海里喂鲨鱼。”

    张东澈狠狠的将他的脑袋扔在地上.

    XXXXXXXXXXXXX

    如蒙莽告知苏逊的一模一样,韩国这边暂时是三足鼎立,争的不相上下。

    也与此同时,韩国那边也向全世界都公布了大后天就是新一任的韩国总统上任的日子,到时候很多国家的代表人都要去往韩国,鬼狱会之心,夏天深知,他们想要某朝篡位,放出傀儡总统,一统韩国,在无数国家启程准备前往韩国的时候,天门这边也在动身前的准备当中。

    南吴城天门总部……天门集团苏逊办公室里面。

    外面晴空高照,今天是一个艳阳天,苏逊听着电话那边冥王的话“哈哈哈,军师,我们已经到老挝的「万象直辖市」的度假村这里了,恩,东南亚这边的交通很方便,得到了一件神器,幽冥狱神披风,凯穿上试了试威力,非常牛逼,对呢,鬼匠跟我们在一起,新加入了一个小女孩儿,我让小张跟你说。”

    东南亚十一国之一…老挝·万象直辖市·度假村中。

    跟苏逊通完电话汇报情报后,小张穿着一件短袖站在空调前面道“这里怎么这么热?军师说了,现在的重心在韩国这里,我们在这里搜查情报,按兵不动,不过你们在疯人院经历的事情倒是真的挺有意思的,那么现在,回到莎的那个问题,到底是谁在说谎呢?”小张说完,替天所有人的眼睛全部看向了鬼匠。

    与此同时在文莱国唐夜麟的办公室里面。

    “所有的局都已经破掉了,跟我之前想的是一模一样,这…才是真正的关键人物。”

    唐夜麟用红笔将罗绮雪的名字圈住,随后拨通了小张的电话。

    “火狐。”小张接通后说道“我们这边正在盘问这个说话的鬼匠呢。”

    “大家都在吧?开扩音。”唐夜麟说道。

    “火狐狸,整个人都懵了,你说吧。”冥王吃着香蕉大声的说道。

    唐夜麟点燃一根香烟,悠悠的说道“我先帮助各位把整件事情都捋一遍,一个神秘人找到了军师,告诉了他金佛岛有鬼匠,我们天门想要得到鬼匠,我先用计骗了不灭狱王,紧接着黄泉和小张得到了鬼匠。”

    莎等人频频点头“你继续。”

    “然而我们发现鬼匠只是一个瞎子,他告诉我们,他的眼睛在缅甸的一个疯人院的医生哪里,我认识那个医生,我们知道了疗养院有神器的存在,将计就计的骗过了疗养院的那些人,我们得到了神器,但是医生告诉我们,他不认识什么鬼匠,更没有眼睛,医生是帮助我们这边的,他会说谎吗?他当然不会说谎,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鬼匠在说谎。”

    冥王扔掉香蕉皮站起来朝着鬼匠走过去“他妈的,你眼睛到底在哪儿?”

    “神秘人…金佛岛…鬼匠…典狱长…疗养院…挖眼的医生…萧氏…伊欧墨得斯教会…不灭狱王…泰国政府…黑莲圣教…这些东西一条线一条线的链接在一起,搞的我们一群人都是云里雾里傻傻分不清楚,冥王不要冲动,这是一个六重局中局,我现在全部解开。”

    “第一重,金佛岛,黄泉小张得到鬼匠,已破。”

    “第二重,罗绮雪,她已经加入了我们。”

    “第三重,青森疗养院,我们干掉了疗养院所有人,所以是已破。”

    “第四重,杰森,杰森的瞒天过海让无心他们骗了所有人,是自己人,已破。”

    “第五重,萧氏,我们发现了萧氏投靠了教会,并破了萧氏的阴谋诡计,已破。”

    “第六重,我了解到,给苏逊军师送情报的那个人很可能是陆非善,军师破局比我早,他早就知道这是一个生局,其中两个死局,就是金佛岛和疗养院,哪的靠你们的实力通过,这或许是苏逊的一种考验,这重局也已破掉。”

    穿着夏威夷休闲衣服的凯掰着手指头算道“六个局?你不说我们都感觉不到,那么剩下的只有…”

    “对,第二局,就是解局的关键!”唐夜麟说道。

    罗绮雪?众人的脑袋纷纷的朝着外面看去,外面的游泳池旁边,罗绮雪穿着红色的小斗篷坐在阳光下,拿着一杯饮料,将白嫩嫩的小脚丫浸泡在水中,哼着歌,脸上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

    小张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鬼匠,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不明白的皱紧眉头。

    “小张…把电话拿起来,走到鬼匠的面前。”

    按照着唐夜里的话,小张站在鬼匠的面前,看着他,鬼匠也抬起头看着他,有些沉默。

    “鬼匠到底为什么要说谎?”小张感觉脑袋什么被塞住,想不通。

    唐夜麟在阳光下吐着烟雾道“谁告诉你…你眼前的人就是鬼匠的?”

    这句话让小张猛地瞪大了眼睛,包括后面的替天全部都站起来,黄泉变成邪男形态捂着脑袋。

    “啊?”小张下意识的呆萌了一下,随后身体狂颤。

    他猛地想起了金佛岛上面的一切一切。

    在大门即将关闭的时候,罗绮雪说道“我带你们去找鬼匠。”

    随后她打开门道“里面的人就是鬼匠。”

    对呀!!!小张醍醐灌顶的醒悟过来,眼前的人就是鬼匠,只有他和罗绮雪两个人承认。

    “罗绮雪说他是鬼匠,他就是鬼匠了?”唐夜麟反问道“挂了啊,你该懂了。”

    小张恍然若失的拿着电话,右手覆满了龙鳞看着眼前这个人“你到底是谁?”

    “天门大智才苏逊,天门将才唐夜麟,名不虚传。”

    这个瞎眼的人说道“我是金佛岛的典狱长,柆武。”

    “啊!!!!!!!!!!!!!!!!!!!”他的话让整个房间里面的替天等人都是大吃一惊。

    “你是典狱长…那罗绮雪是谁?”无心瞪大眼睛。

    “嗖嗖嗖嗖嗖…”镜头的画面再次不断的后退起来。

    带着头盔的神秘人找到苏逊之前的一个晚上,金佛岛的天空中,一道暗夜之箭划破天空坠落了下来,那人打开了监狱的大门,看着里面五星级豪华酒店般的设施,一个小女孩儿坐在巨大的娃娃上面道“你来咯。”

    “你想要进天门?为什么?”带着头盔的面具人问着她。

    “没有为什么,本姑娘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六个主君我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天门比较有味道一点,所有的计划我都已经设计好了,你帮我把金佛岛的东西带给苏逊,做为进入天门给天天哥的礼物,送他一件神器,那件神器在一个疯人院里面,那地方不好对付,我得让他们暗渡陈仓的打进去。”

    此时。

    小张冲出了房门,一步步的走向罗绮雪。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罗绮雪不断的踢着水唱道,看到小张走过来,她瞪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小张哥哥,恭喜你们又成功了。”

    “你太调皮了。”小张无奈的坐在她身边,也将脚伸进水中。

    “哪里调皮啦?”罗绮雪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弱弱的问道。

    “我都不知道…”小张搓着脸转过头问道

    “你…才是鬼匠吧。”

    罗绮雪一愣,随后绽放开笑颜。

    “对啊!”

    一道阳光照耀在她脸上,她偏着头在头发乱舞中甜甜的说道。

    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三卷《主君之城》疯人院篇,完。

    刺杀总统篇,走你!

    (六重局破,是否能为地牢来一波小小的666?)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ji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