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巨济岛大本营

关灯
护眼
    子弹贯穿江虎的脑袋,一枪毙命。

    正所谓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功夫再叼,一枪放倒,这个日月神会打手团的金牌打手,台风连出拳的机会都没有给他,让他直接成了一具死尸倒在地上,“呼”神武吹了吹枪口上面袅袅升腾的硝烟,对着后方那群吓得腿软的小弟们说道“回去告诉你们日月神会的总会长,就说巨济岛这个地方,被天门征用了,他要是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欢迎他随时来找我。”

    “砍死你们!”神武一声怒吼,一挥手“还他妈不给我快滚?”

    小弟们吓得全身一个哆嗦,连忙马不停蹄的滚蛋。

    台风看着眼前这栋大别墅,随后放眼看了一下四面八方,用力的拍了拍手“现在几乎是整个韩国都知道了我们天门到来的消息,三大帮会现在应该紧张的已经坐不住了,就是要让他们内乱,搞不好我们还会看到狗咬狗的场面,弟兄们,这个地方就是我们暂时的大本营了,现在…是时候让这里像一个战略领地的样子了。”

    说干就干,待所有的战斗机全部都回来后,台风指着前方的那座山丘道“那个地方十分的庞大,我们的战斗机停在哪里简直绰绰有余了,匹夫,你带一群人把山上面的树木全部都给我斩断,斩断的剩余树木全部给我制造成木材,这天寒地冻的,我们这次有一万多人,总不能够全部都住在酒店里面吧?”

    明白风总…匹夫表示已经将任务全部听明白,在接近着山丘的时候匹夫已经化成了花岗岩融入大地之中,随后从花岗岩的大地中一根根粗壮无比的手臂伸出来,对着四面八方的树木一阵乱舞,无数的树木纷纷倒地。

    那边机坪的拓展进行的如火如荼,台风这边也是忙的底朝天“把这个岛上面的酒店全部都给我清空,神武,你负责人员入驻编织,火器要规定在同一个地点,还有那些度假村,反正那些能够住人的地方全部都给我密集的弄起来,有现成的东西给我们简直就是天赐福音,燕灵…”

    将一张银行卡交给燕灵“去釜山市内给我找点好的厨师,我不能够让我的兄弟们吃大锅饭,这次来攻打韩国,要给就给最好的,军师的预支开销是四十个亿,顺便在市内的糕点商店、烤肉店、糖水店、送牛奶的地方全部把东西一次性的备齐,我这边需要的是身强力壮,有什么样的待遇,决定着战士在战场上面的呐喊。”

    “龙斗也跟着去吧,顺便去了解一下日月神会和飓风武道馆的总部,我之前已经看过了。”

    “好不习惯噢…”皇甫龙斗看着燕灵“以前每次到一座城市,都是直接战斗,节奏很快,来去匆匆,这次倒是放慢了节奏呢,进攻城市和进攻国家,果然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方法,正好,我开车,去领略一下韩国的风景。”

    这巨济岛度假胜地应有尽有,这倒是给台风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大本营扎根的条件,事实上他第一开始就想到了这些。

    月神来负责着大本营的全体编排,猩猩和佛悟两个人勾肩搭背的去找一些可以锻炼的地方,摆放上一些运动器材,胖子王在台风隔壁的房间为后天的总统选择默默的准备着。

    另外一个台风内,台风将一张翻的很旧的韩国地图摆放在桌子上面,上面有他记录的很多东西,鳞次分明,十分认真,这就是台风的性格,做一件事情都要做到认真和极致,他有一种莫名的感染力,这也可能是台风麾下大将最多的缘故,出门在外,也可能是时隔久年,杨啸的一些话依然在台风的耳边徘徊。

    “男人做事情得有一些样子,你在家里面懒洋洋的,你不可能去正式场合还是那副邋遢的样子,你现在年纪还小,可能理解不了很多东西,我小时候也不明白我的父亲为什么在家里沉默的抽着香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不喜欢的人开怀大笑,不明白他总是西装革履的去见别人,我问过他,他也不给解释,因为你在成长的岁月中你自己慢慢的会明白的,小孩子和女人可以没有思考,但是男人不行,你不需要多大的成就,但是你一定要藏着锋芒的智慧。”

    “就像我…”

    “这一刻我或许在苦口婆心,下一刻我也是一个彬彬有礼的人,这就是成长。”

    他的唠叨时常挂在自己的耳边,这让在地图上面做笔记的台风暖暖一笑,他从不介怀。

    确定好自己这边的事情后,台风打开了pad,将镜头对准着自己,那边的苏逊喝着咖啡说道“进展龙斗时时刻刻的都在给我汇报,这么快的时间我们已经站稳了阵脚,并且给予了韩国政府和黑帮强烈的开战宣言,我除了说干掉漂亮别无他言,还是以前总队长,把韩国交给你,我放一万个心。”

    台风也很久没有接到如此高度的任务,他自信且谦逊的将镜头对准地图,指着一条道路说道“后天早晨8点的时候,新的总统会从青瓦台出来,到时候跟各国政要打招呼,这条路叫做‘钟楼路’,在那条道路上面有一个高达百米的巨型钟楼,已经存在了好多年,除了这条路,才正式从首尔哪里出发,全国游行。”

    指着哪条路,台风铿锵有力的说道“我的计划就是在这里干掉总统。”

    “下一步!”苏逊放掉咖啡聚精会神。

    “我到时候不会让人群有太多的骚动,总统正常的游行就好,但是鬼狱会一定会看出来不对劲,到时候游行车已经进入了市内,两边到处都是人山人海的市民门,我会让我的神风特攻队埋伏在哪里,到时候飓风武道馆和日月神会都会过来刺杀总统…”

    在办公室里面和苏逊详细的策划着总统选举日的点点滴滴。

    包括连当天埋伏的种种种种,策划已经到精密的程度。

    太阳朝着西边一点点的偏移着,匹夫那边进行的非常快,一座山几乎已经被开垦了一大半,战斗机一架架的停靠在上面,整整齐齐的排列着。

    釜山市区这边,皇甫龙斗和燕灵来到了市内最大的一家面包店。

    龙斗一边吃着各式各样的面包,燕灵一边和老板谈着“我们每天都需要六百公斤的面包,那种特质夹心和肉肠的那种。”那边的皇甫龙斗捂着喉咙突然倒了下去,燕灵无奈的耸耸肩“抱歉,能给点开水吗?我的朋友好像卡到了。”

    傍晚的时候,台风等人停掉了手头的工作,胖子王吃着泡菜中肯的说道“不得不说,棒子的泡菜技术还真是炉火纯青,这还真的是蛮好吃的。”

    因为战斗机的飞行而人人自危的韩国黑帮以及政府,也在同一时间准备着。

    青瓦台今晚十分的热闹,因为韩国新总统的上任,来自世界各国的人纷纷的进入,看着各国的人越来越多,张东澈的内心像是蚂蚁挠着一样焦急,他迅速的汇报道“不是,他们这次就是绝对的示威,战斗机连政府的空军都不放在眼里,你说他们害怕什么?害怕我们政府吗?他们一丁点都不怕,什么?自己搞?我怎么搞?”

    不灭狱王在电话那头回答道“主君刚刚攻克掉菲律宾,没有时间理睬你这边的事情,一切全部都按照原计划进行,我们这边战火非常的紧张,最近海上部队也发现似乎水之都在周边的海域徘徊,我警告你张东澈,韩国哪里的事情非常的重要,武道馆和神会都是借着一个机会便能够爬上来的帮会,你要是敢给我搞砸了,韩国要是真的沦落到天门的手中,我要你拿命来偿还,别他妈给我提那么都要求,十万鬼狱会的人还不够?”

    “你那么相信我能打得过台风?我自己都不够自信!”张东澈也低吼道。

    “反正就这样,你联盟也好还是给我想办法也好,总统必须给我顺顺利利的上任,这样我们才能够有要挟到世界政府的筹码,我不是给你擦屁股的,大哥,就是来处理这种情况的!听懂没?”

    那边的不灭狱王粗暴的挂断了电话。

    张东澈一拳头打在墙壁上面“就算现在重心全部都在东南亚,韩国就没人管了?不行不行,到时候出了事儿黑锅是我来背,我不能够这样坐以待毙。”

    说完他又拨通了一个电话“喂?龙大人吗?我是东澈,非常紧急的事情…您已经知道了?好,我们慢慢谈…”

    钟楼路…也被称之为总统路,因为总统的上任,这条道路上面已经停满了一辆辆的小车,全部来自不同的国家。

    一座乳白色高达百米的大钟楼矗立在夜幕之下,周边寂寥无人,冬天的晚风凛冽的吹过,时针到了夜晚九点的时候,“当…当…当…”钟楼发出准点的钟声,浩瀚而沉重的在首尔的上空缓缓的萦绕着。

    钟楼路前方的一条街道上面,一个穿着白斗篷的人淡淡的转过身。

    “叮当当…”斗篷下方的一把把尖刀的碰撞释放出一道清脆的刀鸣。

    光棍村医深夜趁醉找上美艳寡妇护士,听到房里娇喘有怪声,踢开门后发现自己的精壮儿子正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