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暮夜怀金

关灯
护眼
    海边,张东澈独自站在夜下。

    今晚的星空非常的漂亮,可惜就是没有月亮。

    漫天星辰在天空中一闪一闪,张东澈用食指拉开第八听啤酒,昂起头喝酒的时候胸前的领带随风飘舞,没过多长的时间,郑泰寿和金相杰朝着他走过来,张东澈斜着眼睛打量着金相杰,短短几天的刻苦培训,他的身上已经附加上了让自己讨厌的那股政客气息,举手投足之间的那股**丝气质也消失无踪,走到他面前,金相杰毕恭毕敬的低下头。

    张东澈给了他一听啤酒,这算是一个对他比较满意的回答。

    “你知道…”张东澈低下头朝着嘴巴里面塞了根烟,偏着头看着他“我们在你身上花费了多少钱吗?如果没有我,你现在还躺在乡下不足二十米的平方里面,整天躺着看那些色系军团的漫画,然后解开裤子掏出东西撸几次,睡着,苏醒,睡着,苏醒,如此反复,重复你那狗一样的人生。”

    金相杰连忙双腿并拢,深深的一鞠躬“谢谢您对我的栽培。”

    嘴巴蠕动了几下,张东澈低着头狠狠的抽了口烟,这几天因为疲惫而发红的双眼为了增添了一份疲惫的帅气,烟从鼻腔里面飞舞出来,他嘴巴蠕动着说道“后天是什么日子你心理面清楚,要是在你这个环节出了一丁点的错误,你祖宗十八代的祖坟在哪儿,我就挖到哪儿。”

    说完他指着前面波光粼粼的海面说道“我很喜欢海,我看着不爽的人,我都能够把他们撞进油桶里面,然后将他们扔进海洋里面,一了百了,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杀人吗?他死了,他带给我的烦恼也一笔勾销了,我再次警告你,后天总统上任的日子就是韩国的战争开始的时候,给我小心点!”

    说完他将烟蒂扔向海洋中,转过身摁动保时捷的车钥匙。

    “噢对了泰寿啊…”张东澈回过头确认道“东京三神之一会过来支援我们。”

    “是吗?”郑泰寿激动的说道“我们只要有其中一个相助,那就足矣横扫韩国了,来的人是谁?”

    “龙潮歌没跟我说,估计是火云邪神吧。”张东澈走进保时捷,离开了工厂。

    韩国,这个充满了浮夸和躁动的城市,竟然在今夜这样的无月夜晚十分的安静,人民们都知道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是总统上任的大日子了,满心欢喜的期待着,希望新的总统能够为他们带来更好的福利,而看起来风平浪静的城市,像极了清晨前的黎明,也像极了暴风雨前的静夜,懂的人自然都懂。

    这座城市之下哪一条看不清的暗流,卷动着多少帮会和多少的东西。

    巨济岛天门大本营…

    人员的入住已经安排完毕,台风的超迅速效率和精确的行事风格一直以来都是天门中无数人值得学习的,别墅的窗户前,皇甫龙斗抬起头仰望着漫天星辰的天空,由于海拔的原因,天空中的星辰和银河在缓缓的移动,身后,台风将一根根厚实的木头扔进壁炉里面,大火已经燃烧的极其旺盛。

    “这次进攻韩国,我感觉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皇甫龙斗转过身在壁炉旁边坐下,拿着咖啡壶放在壁炉的旁边保持着热度,“三个大型的帮会,都是持久性扎根在韩国的帮会,这有点像以前的萧氏和天门,都是一个国家的老牌帮会,我们以前进攻总是在国内进攻,一个个城市的打,这次完全不一样,到了国外,很多事情没有那么多的限制,但是无形之中,却仿佛有了很多的枷锁,你想要挣脱,它自己会挣脱,你不挣脱,它却无形的存在着。”

    “不谈帮会,谈点私人事情。”台风递过来一根香烟。

    龙斗慢慢的抬起眼睛,脸上两道月牙形的黑色伤疤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有些恐怖。

    拿起咖啡壶给龙斗的杯中加热,房间里面很安静,只有火焰的烧灼声,和木头‘噼里啪啦’的微微炸响声,台风盯着皇甫龙斗道“你知道天门里面的人都是大大咧咧的,我也并不是很八卦,因为你刚刚加入,我觉得你身上有很多秘密,哪里用词不当别介怀,也不是天哥让我问,我就是自己想要知道。”

    “台风大哥不必这样,该说则说,该避则避。”龙斗露出笑容。

    “好!”台风一脸安心的点点头“你是不是有个哥哥?”

    第一个问题就让龙斗垂下眼皮,他望着壁炉里面燃烧的火焰,沉默了良久才开口说道“我是有一个哥哥,名字叫做皇甫龙战,他以前隶属于一个组织,那个组织当时是为了推翻大主君的统领而成立的,汇聚着世界上很多的绝世高手,来自各国各地的都有,他们打响那次战斗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刚刚懂事的人,那个组织的成立,牵扯到太多的事情,太多的人,那也是世界政府唯一一次八大王将的齐聚,帝君虹,强到变态的地步。”

    “我道听途说很多,不知道真不真实。”台风添了块柴问道。

    龙斗点点头继续说道“我所说的应该都是当时真实发生的,我哥哥那一次没有死,被那个组织的发起人从战场中带了出来,在家里面躺了很久才恢复元气,在那场战争中死亡的人也很多,逃离出来的,全部都遭到了世界政府的追杀。”

    台风点头,帮龙斗点燃了嘴巴上面的香烟。

    “小祖宗的剑术本来都要达到剑仙的地步,但是真的很可惜,那次他对的是洪冬,在洪冬的圣域战场‘天地洪流’中身体受到了极度的创伤,还有白瞎子,到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封印了,萧沧海,每天都在叶圣殇的追杀中逃亡着,有严重的精神病,如果不是舍利保着他,早就已经死掉了,还有很多人,在世界的各处都躲藏了起来,其中,有两个家族,遭到了帝君虹的斩草除根,一个家族叫做‘皇甫’,另外一个,叫做‘神皇。’”

    龙斗说着带着一丝苦笑叼着烟昂起头吐出一口烟雾“我的人生,本来应该和绝大多数人一样,学习,工作,结婚生子,然后生老病死。”

    他说完从内衣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带着身体温度的戒指。

    “结婚戒指?”台风愕然。

    “她叫做艾露娜,是我的未婚妻,就在我们结婚典礼的那一天,神皇宫天带着王将来到了我们的婚礼殿堂,我不是很想要回忆那天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是记得我抱着我濒死的哥哥,他告诉我,我是这个血统唯一的继承者,我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我的婚礼,变成了我家族的葬礼。”

    他眨了眨有些通红湿润的眼睛,坚强的笑了笑。

    “抱歉,勾起你的伤心事。”台风一脸愧疚的抿着嘴。

    “都过去了。”皇甫龙斗将结婚戒指收起来“那一天过后,我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在漂泊的人生中我遇到了匹夫,之后发生的事情你都应该知道了,我不是有很多的秘密,只是每个人都有过去。”

    拿起充满了温度的咖啡,龙斗浅浅的喝了一口。

    他说的很坦诚,但是台风知道,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自己,他看过西皇塔的战斗,他左手手腕上面带着的那块表和大主君的差不多一个类型,而是世界上仅此两块制造,如果事情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那块手臂如何解释?

    他肯定还隐藏着一段空白的历史,没有告诉自己,不过台风也不打算继续过问。

    “风总打算和月神姐结婚吗?”龙斗反过来问道。

    “我之前一直带着一股复仇的**活着,我告诉自己,如果我复仇成功了,也是我离开天门的那一天,这话得算数,我已经规划好了今后的人生,我相信天哥也会尊重我,如果哪一天真的完成了那件心愿,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会离开,我对天门的感情,已经超越了我之前在天凤的时候,我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

    “需要我帮忙的话,义不容辞。”皇甫龙斗握了握拳头。

    “我们现在不就是正在合作吗?回头一看满地荆棘,抬头一望群山峻岭,还有好多事情等待着我们,我的热血从来不会冷却,我们,不管是天门十三,还是替天或者是天将团,我们都在为相同一个终点却不同的目标努力着吗?”

    “我们的帝国,在世界的时代中正在慢慢的崛起!”皇甫龙斗摇晃着咖啡说道“喝这个没有什么意思,有酒吗?”

    “管够。”台风站起身去拿酒。

    其实他刚刚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当初组织的发起人到底是谁,谁把皇甫龙战带回来的,其实听说了替天他们在香港遇到过那个人后,龙斗自己都吓了一跳,他万万没想到那个人竟然开始在时代中走动了,而且还是以那个代号,难道他,又在重新密谋着什么东西吗?

    “小庄,你最清楚着那么多强者是谁害死的,我不止一次这样问自己,你是不是八大王将其中个的一个,故意这样组织的呢?”龙斗昂起头,对着天空吐出了一口浓浓的烟雾。

    光棍村医深夜趁醉找上美艳寡妇护士,听到房里娇喘有怪声,踢开门后发现自己的精壮儿子正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