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总统上任前夜

关灯
护眼
    杀了人的千雾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这不是他的第一次杀人,但是以前杀得那些人,大多都是素不相识,这次…可是自己的哥哥,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哥哥,他端着杯子倒了一杯酒后身体颤抖的喝下去,酒精麻痹着自己的神经,让自己的恐惧感微微的减少了很多很多。

    坐在沙发上面,千雾眼睛通红,仿佛有些冷的紧了紧自己的衣服。

    朴美妍站在他的身后,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面用按摩这样的方式消除着他内心的惶恐,“美妍啊。”千雾抓住她的手用力的说道“我杀我哥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不是特别的可怕?”

    就像是你的体内潜伏着一个恶魔,那个恶魔突然爆发出来一样。”朴美妍说道。

    “是吧!”千雾仿佛也能够看到的摇摇头“那一定特别特别的可怕,事已至此,为什么我会慌张到这种地步?原来…杀掉家人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吗?但是…”他用力的拿起酒瓶,狠狠的塞进自己的嘴巴里面,疯狂的给自己灌酒说道“如果哥哥死亡掉的话,日月神会的会长最大可能性就是我了吧?你们…”

    想起自己的那些弟弟妹妹们,千雾露出了豺狼笑容“谁敢阻碍我升官发财的,就算一个个爸生出来的,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等我们风光的时候,背后的那些肮脏会自然而然的被埋葬掉的!”

    吴九卓独自站在这房间里面。

    如果我是一个局外人,我要如何相信他是意外死亡的?

    “就这样!”吴九卓睁开了眼睛,他准备了一番后再次走进房间,轻轻的关上门,他戴上了皮手套,将床上的被套等东西全部换成崭新的,紧接着将各种狼藉的地方收拾的整整齐齐,搬起千猛的尸体,吴九卓用手摩擦着他脖颈上面的紫色淤青,这个清理掉需要花费太大的精力,抬起眼睛朝着周围看了看,摇摇头,这里根本没有房梁之内的东西。

    “对不起了,大少主!”吴九卓将千猛的尸体搬起来。

    进入浴室,吴九卓将千猛的脚底涂抹上沐浴液,随后将他的尸体放进浴缸里面,取下莲蓬头让他握在手中,随后将莲蓬头的那条软铁水管在他的脖颈上面缠绕了一圈,半跪在地上,吴九卓闭上眼睛想象着:

    大少主走进了房间洗澡,先是站在浴缸里面用莲蓬头冲洗身体,给自己打沐浴乳的时候脚底一滑,直接倒在了浴缸里面,莲蓬头的水流凶猛,带动着后面的软铁水管的冲击力缠绕在大少主的脖颈上面,随后将他活生生的勒死,这样似乎说得通,但是经不起推敲和考究,时间太短,吴九卓只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善后。

    大少主是病人,泡澡用药水。

    胸前的轩辕惊天诀的伤口怎么解释?明眼人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

    既然是泡澡,浴缸里面要有水,水满了浴缸,大少主的尸体被泡在里面,身体怎样也会被吸入水,注水的全身会让皮肤发生变化,就这样。

    凌晨三点的时候,吴九卓一直站在浴室外面。

    直到水从门缝里面流出来,他才放心的离开。

    到时候大少主的家臣清晨都会送过来一碗汤药,一推开门看到的便是水漫金山般的场面,水能够将地上所有的指纹和一切都冲刷,就算刑警来了也看不出破绽,吴九卓放心的关上门,来到了千雾的房间,“怎么样了?”千雾一看到他就宛若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激动的问道。

    “一切搞定,你明天正常生活,但是大夫人你不行,我待会儿秘密的带你从另外一个门出去,等明天葬礼到时候,你要装做刚刚庆祝完生日宴会的样子回到家,看到夫君的死亡,你要真情流露,怎样疯狂的哭就怎样好,实在是演不下去的话就装作哭晕的样子,大夫人…”

    吴九卓伸出手“你知道少主想要会长,现在我们是一根绳子上面的蚂蚱。”

    “我会全力配合你的。”朴美妍深情的看着千雾,将手放在吴九卓的手背上。

    “干干净净!”千岁雾也将手叠合上来。

    “一旦开始,就再也回不了头了。”吴九卓忠心耿耿的用眼神看着千雾“无论前方是刀山火海还是满地荆棘,我都会陪伴着少主你一起闯过一起走过的。”

    XXXXX

    次日,老管家李贤秀在清晨的第一抹阳光下端着药走进了千猛的房间。

    随后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在吴九卓的预料当中,随着大城堡开始的闹腾,千猛的意外死亡的死讯也被越来越多的人地址,灵堂之中,万岁凛摸着自己的额头无法接受,老泪默默纵横,这是怎么了?昨天自己的儿子成了自己的残疾人,已经带给了自己强烈的打击,今天自己的儿子怎么就这样走了?

    披麻戴孝的千雾将花圈搬来后对着来客握手“谢谢您!”

    日月神会权利鼎天,大少主的死讯让各界的风光人士纷纷踏足这里。

    “爸爸,天门那边来了一个叫做佛悟的人,送来了花圈,我们收不收?”千雾问道。

    “推我出去,我去接待一下天门的来客。”万岁凛随后紧紧的抓住了千雾的手“大哥的丧事,就全权交给你了,我的好儿子。”千雾低下头用力挤出一滴眼泪道“放心吧爸爸。”声音哽咽。

    朴美妍回家,在灵堂上面大声的哭闹,最终哭晕过去,被人送回了房间。

    外面的接客厅,佛悟看到万岁凛后站起来道“您好会长大人,我叫做佛悟,隶属于天门十三台风麾下大将,战争归战争,礼数归礼数,知道您痛失爱子,表以万分思悼,但是说个不好听的话,您在这样执迷不悟的话,死的可就不是一个儿子了,明天就是总统上任的日子,好好的选块地下葬吧,别搀和时代内发生的事情。”

    万岁凛愣住了。

    “握手就免了,心意到了就行。”佛悟说完带着神风特攻队的人离开。

    身后的一个人大喊一声放肆,正要出手教训佛悟,万岁凛阻拦住“来这里送花圈没有闹事,已经体现出天门王者帮会的风范了,你想要在我儿子的葬礼上面见血吗?退回去!”

    灵堂哪里,千岁雾和吴九卓对视了一眼,双方都是咧开嘴露出了一丝邪笑。

    家臣李贤秀是看着千岁猛长大的,在他的葬礼上面,这位老人哭的昏天暗地,他还抱过来一个纸箱,纸箱里面到处都是一些千猛小时候喜欢的玩具,李贤秀拿着每一个玩具都能够说出来一个关于千猛的故事,那样的真情流露,看的周边的人都是听者流泪闻者伤心。

    大夫人依然淡定的跪在千猛的灵柩前不断的握着佛珠说着什么。

    几个儿女都是面无表情,尤其是五女儿千岁雪,一边跪着一边用手机跟朋友聊天。

    XXXXXXXXXXXXXXX

    今天对韩国所有的帮会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日月神会的大少主死亡,而明天就是韩国总统上任的日子,青瓦台的无数各国的政要门已经是人山人海,那条钟楼路上面士兵们已经开始排兵布阵,全部武装到自己的菊花,张东澈也在政府的会议之中,明天总统首先要出钟楼路,和各国的政要们交流、谈谈国情,紧接着才进入韩国境内和所有人挥手示好,政府这边在明确安排到时候,巨济岛的大本营里面,台风同样在着手安排。

    “日月神会的大少主刚刚死亡,日月神会可能不会参与这次的事情中出来,我们有三个敌人,飓风武道馆,鬼狱会,和韩国政府的战士们,明天全体以胖子王上了总统车为命令,我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将看守着总统的政府士兵变换成自己的战士,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定要将胖子王送到总统的座位上!”

    “是!”全体天门战士全部站起身昂首挺胸的说道。

    “我希望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举动,关系着一个国家的命运和未来,我再确定细节,哪怕只是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都会导致我们功亏一篑,现在除了鬼狱会,估计没人见过真正的总统,到时候谁上不是一样的?龙斗,全权给我抵挡飓风武道馆狂风暴雨的进攻,燕灵神武佛悟…”

    对这次的总统刺杀,天门是势在必得,不成功便成仁。

    既然前进了,就没有回头的机会,要是输了,便全盘都输了。

    夏天和苏逊也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将大局观强烈的台风安排成了这次的总指挥,一是相信,二是绝对的相信,以台风的性格,除非真的是到了石破天惊的地步,否则不会搞砸,台风有着超强的领导能力,是绝对的将帅之才。

    时间从白天到了傍晚,再从傍晚到了夜间。

    飓风武道馆在秘密的筹备着,政府在紧急的安排、确认,天门这边全员休息,次日破晓五点的时候全员行动,而韩国人民则是万众期待,夜晚十二点的时候,首尔、釜山、仁川这点血大型的地方已经是人山人海,记者…各大世界级别的媒体,都纷纷赶来,拍摄第一手新闻,人民翘首以盼,期盼着他们的新总统。

    张东澈紧张的不断的走来走去,金相杰也是不断的背诵着明天该说的话…

    在这无比紧张的气氛中,天边……迎来了拂晓的第一缕曙光

    光棍村医深夜趁醉找上美艳寡妇护士,听到房里娇喘有怪声,踢开门后发现自己的精壮儿子正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