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刺杀总统

    清晨,碧蓝色的天幕之下金色的太阳释放出万丈光芒,在这冬季即将飘雪的季节,天公难得作美,暖暖的阳光,赋予了世间万物一股崭新的勃勃生机,韩国总政府青瓦台,此时此刻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来自全国各地的各国政要们在这里汇聚到一起,各种肤色的人也暂时抛开掉了所有的成见,彼此点头微笑,握手谈国。

    在政治的基础上面,无论背后是否有黑帮乱政,总统的上任都是被承认存在的。

    钟楼路的两边,已经停满了一辆辆密密麻麻的坦克,穿着迷彩服的韩**人们持着枪械,宛若一棵棵傲然挺立的松柏,密密麻麻的站在道路的两旁,周边的一些政府大楼上面,全部都布满了一名名的狙击手,天空中,两百架战斗机的机队在天空中缓缓的移动着,时时刻刻监视着周边的一切一切!

    钟楼路的前方,人群也像是这铁桶般的防御一样拥挤的水泄不通,通过钟楼路,前方站着一名名韩国最高指挥的指挥官们,他们穿着军装,胸前挂满了五颜六色的军衔。

    这些最高的司令官的后方,十多万人的军队排列的整整齐齐。

    在首尔区域不足一公里处的写字楼里面,台风拿着望远镜一边看一边说道“简直就是国家级别的铜墙铁壁,天空、大地上面全部都是武装火力,我刚刚看到一只鸟飞入那个范围之内,顷刻间就遭到了枪杀,转瞬之间连一根羽毛都没有落下来,这样的防御,别说是人了,连动物都是如此,我们要渗透进去的话很简单!”

    “我开路,我就不信我们进不去!!!”猩猩从台风的身边站出来,握着拳头一声霸吼。

    “还有我!”匹夫也是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会有让你们大展神威的时候。”台风也是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难以掩盖内心的激动。

    他回过头对着一大群天门的大将说道“我再说一遍,那是国之力量,我这样说不是让大家垂头丧气或者是内心产生恐惧,只是想让大家,那些人也必须知道,他们面对的,同样也是我们华夏国的国之力量!天门!!同样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最强战斗力!!!”一番话说的无数人热血沸腾,台风一声大喝“胖子王,准备好了吗?”

    “保证不会掉链子!”胖子王一身笔挺的西装,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

    “你好像金三胖”皇甫龙斗突然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

    他不说还好,一说众人发现他跟宇宙最高领导人金三胖还真的是非常的神似,胖子王一阵黯然神伤“我今天这样的精心打扮,你们居然这样嘲讽我,哼,总有刁民想要害朕。”

    台风这边已经是完全准备就绪,到时候所有人员都必须按照计划来施行。

    前往着青瓦台的一辆车中,张东澈身边的金相杰有些紧张的说道“大哥,我虽然是一介屁民,但是我也是最近听到了很多舆论,天门已经来到了韩国,还有飓风武道馆,这次这样的总统游行,你说他们会不会趁此机会杀掉我呢?”

    “会!”张东澈冷淡的说道。

    金相杰紧张的挺直了身体,眼巴巴的看着他“那大哥到时候会保护我吧?”

    “不需要我来保护!”张东澈的话音刚落,他们已经到了青瓦台政府,金相杰下车的时候朝着外面看去,这简直就是举国盛事般的场面,那些让自己无比安心的军队,真的是充满了浓浓的可靠感觉,那钟楼路上面的士兵们,那天空中的战斗机和前方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军队,让金相杰内心的一块大石头顿时落了下来。

    原来我是如此的重要,对啊,我可是韩国总统啊。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了无数的底气,直接昂首挺胸。

    “现在还害怕吗?”张东澈的让他用力的摇摇头“我感觉我非常的安全。”

    “有这样的国家军队来保护你,你还需要担心什么呢?没有人能够冲破这样的防御力量,你看到的只是我们一部分的力量,在周边和外围的无数地方,我还安插了无数的军队和士兵们,总计三十多万人,都差不多是韩国政府最强的战斗力了,你只需要把你那颗紧张的心脏吞咽到自己的肚子里面,然后安安心心的游行就行了。”

    金相杰用力的点点头“嗯,谢谢你,张东澈大哥。”

    看了看手表,张东澈道“准备准备,到时候我会一路跟着你在一起的,还有十多分钟游行就开始了,看到那些市民了吗?以后你就是他们的发言人,也是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力。”

    “各位亲爱的大韩民国的人民们,刚刚得到消息,总统已经到了青瓦台了,这为总统虽然大家都必将陌生,但是他的人生格言就是,会让大韩民国的所有人都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几名最高的指挥官大声对着四面八方宣布道,这句话在媒体的渲染下顿时进入了韩国所有人的耳朵里面,这个国家顷刻间就响起了一道道崇敬高呼的呐喊声。

    巨大钟楼上面的时针在朝着八点这个时间越来越近。

    而在钟楼内部的齿轮室里面,一个身穿白色刀锋斗篷披风的男人坐在一张椅子上面,也不知道风从哪里吹拂过来,吹的他斗篷上面的一把把尖刀发出风铃般清脆的响声。

    他的手心中卡着一把利刃,左手里面握着一个鸡蛋。

    细细的观看,他居然在用刀将蛋壳宛若苹果皮般的一点点的削掉。

    而易碎的鸡蛋在他的手心中也极其的听话,薄膜丝毫没有受到一点伤害,碎壳倒是到处乱舞。

    “当当当…当当当…”巨型钟楼的时刻终于到了八点,在这一刻,只听到排山倒海般的呐喊声从四面八方压制过来,震得天空中都充满了一声声‘嗡嗡嗡’的回荡声响,对于韩国人民来说,今天是一个可喜可贺也是一个即将被载入史册的日子,这让他们怎么能够不激动?

    也是在钟声响起的那一刻,金相杰站在总统车上面,后方跟随着四辆车上面站满了军人,一个个全副武装,都是随时开战的状态。

    有这样周密的保护,金相杰无比安心,加上这几天的刻苦训练,他刚刚从总统大楼里面出现的时候,站在最前方的无数外国友人们纷纷举起双手拼命的鼓掌,脸上带着由衷祝福的表情,金相杰的笑容充满了和善,随着总统车的缓缓行驶不断的朝着左右挥手致谢,张东澈在后面看到他居然如此的沉稳,不禁满意的点点头。

    总统车离开了外国政客们,进入了钟楼街道的正中心。

    拿着望远镜的台风握紧拳头“来了,全体准备。”

    “这总统居然也和胖子王长的差不多,都是肥嘟嘟胖胖的。”月神说道。

    胖子王又是一阵黯然神伤“我他妈原来是一个大众脸吗?”

    “总统好,总统好!!!”街道两边的军人们全部都恭敬的低下头,金相杰享受着这种被万人敬仰的感觉,十分舒爽不断点头的大笑着,钟声彻底消散过去的时候,钟楼的钟面宛若缓缓的被一只手轻轻的推开,随后紧接着一把飞刀飞入了人群中,精准而犀利的扎入了金相杰身边一名军人的喉咙之中。

    他立刻喷洒着鲜血倒在地上。

    金相杰愣住了,旁边的无数人也是纷纷的愣住了,随后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爆发出来了一声“有人想要刺杀总统,保护总统,保护总统!”周围的战士们顿时惊慌失措起来,他们万万没想到在这样慎密的保护圈里面都会有埋伏的敌人,顿时手忙脚乱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天空中的战斗机迅速的侦查了一块范围后,立刻大声的呐喊道“在钟楼里面,对着钟楼射击!”

    无数的子弹铺天盖地的从天空中狠狠的攻打下来。

    钟楼的钟面顿时被打的稀巴烂,密集的子弹中,从钟楼里面飞舞出来的飘雨之零双手抓住钟楼顶部的护栏狠狠一撑…

    身体一个炫舞到空中,身后是子弹冲入了钟楼之中。

    “攻击他!!”天空中的战斗机顿时包围过来,疯狂的射击。

    飘雨之零在钟楼的巅峰上,身体一翻,双脚踩着钟楼狠狠一蹬。

    紧接着,他的身体宛若一颗坠落的流星般的朝着下方的金相杰冲刺过去。

    下方的军人们得到命令一个个举枪朝着空中射击,零的身体“嗖嗖嗖…嗖嗖嗖…”在空中化成一道锋锐无比的刀光,不断的子弹的冲击中越来越低,前方的军人们挡住了道路,总统车上面的金相杰在混乱的人群中不知道该怎么办,不断的喊着“张东澈大哥,张东澈大哥…”

    “他妈的,夏天,我草你祖宗十八代,三武士是什么情况?我们从没有注意过。”张东澈在人群中疯狂的移动着,朝着金相杰移动过去,当他距离金相杰只有两米的时候。

    飘雨之零,已经站在了金相杰的身边,右手放在他的咽喉上面。

    周围的战士们还在对着天空对着钟楼扣枪,硝烟和战火中伴随着一声声的阿西吧。

    零微微的抬起头,酷冷脸庞上面滑过一道得逞的笑容“张东澈,你来晚了。”

    他猛地将右手抽取出来,衣袖里面一把尖锥般的刺刀上面沾染着猩红的鲜血。

    无数的军人们冲向总统,遮挡住张东澈的视野,拨开人群再次一看,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总统车上面,只剩下金相杰瞪大眼睛的尸体,脖颈上面一个致命的血洞,正在不断的流淌着鲜血…

    “不…不…不要死…不要死啊!”张东澈的冲上去红着眼睛捂着血洞。

    但是无济于事,金相杰已经死透,“不!!!!!”张东澈浑身颤抖,牙齿打颤太阳穴因为愤怒都要鼓胀爆裂…

    光棍村医深夜趁醉找上美艳寡妇护士,听到房里娇喘有怪声,踢开门后发现自己的精壮儿子正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