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月圣使司徒明

关灯
护眼
    黑道五谋,无论是在那一个时代中都是智商超高的强者,历经一个个时代。

    皇家骑士时代黑道五谋:郭若、徐子阳、苏逊、司马良、杜苦儿。

    新时代:巫死涵、穆予、苏逊等三人。

    时代末:貘羽(未继任)穆予四人。

    主君时代:司徒明、穆予、苏逊、司马良、杜苦儿。

    每个黑道五谋都擅长的完全不一样,性格和特点也是极其的鲜明和具有特点,像苏逊擅长的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司马良的连环计,巫死涵的智勇双全,而司徒明,是和新的十大名剑一起出现被世界政府一起钦点的,只不过当时十大名剑的名声太过于响亮,加上司徒明名不经转,无人注意他。

    台风那时候倒是对他有所了解,此时听到司徒明的拜访,他为再场的这些人普及道“这个家伙是一个新加坡人,是一个商界精英,就跟我们看到的那些天才一样,但是司徒明却是比天才还要更加厉害的人,它不仅仅将金钱和市场结合起来,也十分擅长投资,听说他以前是新加坡国家的财务部长,管理一个国家的财务。”

    “我最怕管钱的人了。”神武打了一个哆嗦。

    “因为钱太重要了,梦想、幻想、现实、雄心、壮志、宏图…这些所有所有的东西全部都要建立在金钱上面,尤其是现在这个时代,一份工作越来越困难,成长起来的一代年轻人们想要大富大贵更加的困难,在东南亚战争打响的时候,这个人嗅到了不好的东西,立刻带着大量的钱财离开,可能是因为政府的追杀,他逃到了韩国,倚靠着大树好乘凉,我觉得他和日月神会不是那种可以同舟共济的关系,倒像是狼和狈,相互合作。”

    台风说完后潇洒的留下了一句“我在办公室等他,我看看这个家伙到底要干嘛。”

    外面的钟楼路,韩国政府的士兵们还在打扫着和战斗过后的痕迹,一个穿着天蓝色紧身西装的人背着手胸前挂着通行证大摇大摆的走着,他一边走一边叹息“哎…暴殄天物啊,这些坦克是被谁干掉的啊?一辆坦克现在在东南亚那个战争的地方可是贵的要命啊,你们扫的是垃圾,我看到的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看到周围那些损坏的战争机器,他痛心疾首的捂住了胸膛“这些人简直太不会怎样利用金钱了,这些残骸可以送到加工厂,随便给点加工费,就又是废物利用,蠢,愚蠢!”

    他西装的背后,用金丝线绣着一轮金色的弯月。

    “唉唉哎…”他指着一处说话的时候,嘴巴里面的两半舌头在跳舞的蠕动“那些断掉的墙壁里面的钢筋都是可以二次利用的啊,卖给钢铁加工厂又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起码喝酒泡个妞还真是绰绰有余的。”

    “还有那边还有那边…”司徒明指着那些死尸说道“眼球啊,眼角膜啊,肾脏啊,都是可以卖给医院的,别他妈谈什么死者的尊严,这是他们最后的价值,一定要榨干的一滴滴都不剩。”

    神经病…韩国士兵们全部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哎…活该我吃肉喝酒你们保家卫国噢。”司徒明八字步走到宛若螃蟹,进入了政府大楼里面。

    风将他秃顶头上几根弯刀般的头发吹掉,他站在天门群雄的面前,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把金梳子将脑袋上面的几根杂毛梳理好,抬起头好像跟月神等人很熟一样问道“你们大哥大呢?”

    月神指了指楼上,司徒明像是小企鹅一样撇开腿走进电梯。

    他的强行镇定保持到电梯的门关闭上,随后他拿出一个金色镜子捂住嘴巴,自言自语的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说道“刚刚看到了没有?看到了没有?天门战神猩猩啊,天门三武士之一的飘雨之零啊,我日,都是大神级别的人物啊,天门这次玩真的啊,我还以为韩国是安全的,没想到更加的危险,天啦噜,我得明哲保身。”

    台风已经沏茶完毕,看到司徒明叉着腿走进来的时候,他要是不由的愣了。

    什么情况?这个秃顶八子腿儿的男人是谁?扫地大叔吗?

    “呃”台风茫然的指着走廊的尽头“洗手间在那边……”

    因为实在是太不敢相信了,看看黑道五谋,虽然说不是那种霸道总裁,但是一个个都是温润典雅,身上散发着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一个个绝世而独立,飘逸而逍遥,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台风真的很难把他和黑道五谋的整体水准挂钩,难道黑道五谋的水准越来越差了?

    这家伙简直拉低了黑道五谋全部的颜值水平。

    司徒明丝毫不介怀,他好像跟台风很熟一样,在他身边坐下拿起茶一饮而尽。

    “呃。”台风不好意思的说了句“刚泡的,你不烫吗?”

    “啊…”司徒明烫的站起来张开嘴将茶水吐出来,随后用手掌不断给嘴巴里面扇风,随后他强行镇定的再次坐下,嘴巴上面带着两个大大的水泡说道“你好,台风先生,我是日月神会的月圣使司徒明”

    你还真对不起这个名字,台风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很快…台风就发现并不是黑道五谋的整体水平下降,反而是更加的提升,这个司徒明虽然做事情有点宝里宝气的,但是口才绝对是一流的,他从随身带的礼盒里面拿出了一块大的跟石头一样的和田玉表达了对台风等人占领韩国政府的亲切问候,随后又拿出了巨济岛的股份经营权,表以诚恳的态度。

    “我有多少背景,有多少家底,台风先生一查便知,所以我说话也不拐弯抹角了,日月神会,暂时不是台风先生需要考虑的事情,那个家族充满了罪孽,现在内斗的非常厉害,就算是台风先生不去攻击,那个家族也自己会搞的一团乌烟瘴气,我也可以明说,在今天的总统上任之后的几天,就是日月神会新会长选举的日子。”

    他从公文包里面拿出一份文件“刚刚我给台风大哥您的东西,都是些微不足道的,这份资料,是日月神会的所有情报,也关系着我的性命。”

    我操!!他直接的好像一个嫖客。

    台风都有些不敢相信,哪有人一上来就把东家的坏话说尽,然后主动卖主求荣的?这个司徒明的目光还真是长远,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从素不相识已经牵扯到自己的命运了,台风闭上眼睛举着手道“你这节奏太快了,我不是苏逊,你等我捋一下,老会长下任,新会长上任,确认人选了吗?”

    “目前会议决定是四儿子千岁纲。”司徒明回答道。

    “但是…”他话锋一转说道“虽然这听起来有些梦幻,但是一般在帝王家族,有些事情真的就是一模一样的,不说仿古鉴今,万岁凛的儿女们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尤其是一个叫做千岁雾的男人,前几天大少主千岁猛死亡,你认为这是巧合吗?我去看过现场,仔细的推敲过,他肯定是被谋杀的。”

    “老虎的儿子在自相残杀争夺着下一个森林之王?”台风精准的说道。

    司徒明赞赏的点点头“但是真正的王是你们,虎窝里面的事情何须去理睬呢?”

    台风好像懂了些什么,因为他之前猜测过日月神会和飓风武道馆会派遣人来刺杀总统,所以安排皇甫龙斗去跟着胖子王,但是现在总统游行都已经到即将结束的时候,那两个帮会还是如此的风平浪静,莫非就是因为这些事情?这个司徒明字里行间都带着一股‘巴结’的味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穿的是月圣使的衣服吧?怎么搞的好像要投奔我似的。”台风说道。

    “我就是要来加入你们天门啊。”司徒明更加爽快的说道。

    我操…他直接的好像一个早泄的嫖客。

    “但是我现在不能够做的太明显。”司徒明捧着嘴小声的说道“你们现在占据了韩国政府,你们天门的分部要成立吧,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吧?我听说你们有要在世界上成立银行这些想法,不管未来想要做什么,韩国就是个很好的地方啊,拿韩国试手啊,无论成不成,先在这个地方建立起来试试看啊。”

    “而你们最需要什么?”司徒明指着自己“我啊,一个商业天才,一个规划的天才,一个省钱的天才,你甭管我忠不忠心,我自始至终的老板只有钞票啊,跟着日月神会和跟着天门,这笔账我都不会算,我是白痴吗?”

    他也太直捣黄龙了吧。

    但是司徒明说的也是天门想要做到,台风想了想道“我一个人不能够做主,这样,我去跟军师商量一下,我知道你是一个天才,但是你有前科在,万一到时候你卷着钱跑了怎么办?”

    “无论任何事情任何地方,想要捞钱,就必须把手放进漩涡里面,赢了,大把钞票,输了,断手断脚!”

    司徒明翘起二郎腿“我等你答复,不急,小弟,士兵,给我上壶上好的龙井。”

    他又嚷了一嗓子“你们这里有按摩服务没?”

    XXXXXXXXX

    南吴城国际机场停机坪…

    一架G650公务机缓缓的从跑道上面滑过来,挺稳后,林肯的车门打开,一个穿着风衣的黑影打开车门,舱门也同时打开,罗绮雪看着南吴城的天空,张开双臂道“我爱你南吴城,如愿以偿咯。”

    看着下方那个男人,罗绮雪单纯的问道“你是…”

    “以后我们一个队伍!”男人伸出右手。

    他带着红色半截手套,手套背面刻着一个金色的五角星。

    “叫我雷奥就好!”

    光棍村医深夜趁醉找上美艳寡妇护士,听到房里娇喘有怪声,踢开门后发现自己的精壮儿子正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