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狼少主

关灯
护眼
    现在已经很少人用钢笔了,但是苏逊还是细心的将钢笔插进去,一点点的吸着黑色墨水,他准备完毕后,将锁着的抽屉马慢慢的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巨大的交接本,翻阅前几页的时候,可以看到上满密密麻麻清秀隽逸的仿宋字体,正规的宛若从石板上面拓下来一般,正当他要写着的时候,台风的电话打过来。

    言简意赅但是表达能力精准的将司徒明的意愿全部告诉苏逊。

    苏逊在短暂的时间迅速的理解,并且说道“他现在在干吗?你回头看看。”

    台风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司徒明,他用杯盖打着茶水,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他在喝茶,而且脸上的笑容十分自信,就好像是吃定了我们一定会答应一样。”台风回答道。

    “手边有什么东西吗?”苏逊问道。

    “有一个小鹿雕塑,玻璃的!”台风抚摸着办公桌上面的小鹿斑比的雕塑说道。

    “拿起来,砸他的脑袋!”苏逊斩钉截铁的说道。

    台风将手机揣在兜里,带上了蓝牙耳机,几乎没有任何的疑惑,拿起那个玻璃雕塑,走向一脸惊恐的司徒明,司徒明还没开口问他干什么,台风狠狠的将小鹿砸在他的头上,“乓…”的一声小鹿直接粉碎成了无数的玻璃碎片掉落在地上,司徒明脑袋顿时被砸出一个大洞,猩红的鲜血顿时从脑袋中溢出来,他捂着脑袋痛苦的摔在地上,痛的龇牙咧嘴的看着台风“**的,我好心好意过来帮助你们天门,你们这是干什么?告诉你…这么好的买卖,我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告诉的。”

    “无论他说什么,让他滚蛋!”苏逊说道。

    “如果你还想要再挨一下或者是不闭上你的臭嘴的话,我打的就不是脑袋了,滚!”台风朝着门口努努嘴。

    司徒明本来感觉一切尽在掌控,但是现在台风突然唱这样一出,搞的他一脸的茫然,他现在已经内部背叛了日月神会,而天门又知道了很多情报和资料,现在滚,他能够滚到哪里去?

    “风总…风总…别这样别这样!”司徒明一只手捂着脑袋上面的血洞,另外一只手撑着自己站起来“你想想,你好好的想一想,我说的是不是赔本买卖?肯定不是吧?天门在成立集团分部,成立银行,建造起来摩天大厦,这些肯定是你们需要发展的对不对?我来帮你们规划。”

    “钱,地。”苏逊说道。

    “你是真心的吗司徒明先生?”台风问道。

    司徒明举起手道“天地良心,我是真心诚意的想要帮忙,只求日后有个太平日子过。”

    “你既然对钱如此的熟悉,那你肯定知道我们现在处于缺钱的状态,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选一块我们集团的地,你要是敢在郊区找,免谈,那好集团设计楼的图纸过来,金钱,土地,图纸,工人,格局,把这些东西全部都准备好,再来找我谈,我给你我的承诺,真的可以帮忙的话,我绕你一条狗命。”

    之前说的只是规划,现在这些东西还要自己亲自上阵了?

    司徒明简直想要狠狠的抽自己几个大嘴巴,怎么就说那么多说漏嘴了呢?

    但是现在自己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无奈之下,他捂着头默默的转过身离开道“我知道了,我会在联系你的,那些东西我都会准备好的。”说完自言自语的道“奇怪了,之前台风不是这样的吗?”

    看着司徒明离开后,台风翘起大拇指说道“高啊军师,我们多了一个免费劳动力。”

    “还是那种有智慧型的。”苏逊道“司徒明的商界能力,我也只能够望尘莫及,他现在在屋檐之下,没有找到让他发光的人,满腹经纶无人问询,我们一定要牢牢的抓住,话说回来我非常讨厌商界的事情,又是政府的事情又是日后的事情,你的担子要更重了风总,但是除了打倒三大黑帮的大事外,其余的,都是小事。”

    “明白!”台风挂断了电话。

    办公室里面的苏逊认认真真的在交接本上面写着写着,突然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连忙用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鼻腔里面的鲜血喷射而出。

    拿起纸巾擦了擦鼻子里面的鲜血,苏逊闭上眼睛打开了身后的窗帘,外面的阳光照耀进来,他静静的坐在椅子上面,一口一口微微的吐着气。

    XXXXXXXXX

    总统的游行在夜晚降临的时刻结束,胖子王和龙斗回到了青瓦台政府,如苏逊所言,又是政府的事情又是黑帮的事情,天门这边的一群人忙的不可开交。

    但是忙碌时间的缓冲,也让紧张的时代节奏得到一丝的缓解。

    天门正式进入韩国政府,三大黑帮如刀在喉,韩国政府懦弱无能,不然之前也不会被鬼狱会那样轻易的掌控,现在天门得到掌控后,他们可就没有那么仁慈了,按照天门雷厉风行的手段,下一刻横刀砍就会朝着自己砍过来,是日月神会…还是飓风武道馆?还是鬼狱会呢?

    看完总统游行之后,千岁雪回到了大城堡里面,刚刚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脱掉鞋子就猛地捂住了嘴巴,瞪大眼睛捂着嘴冲向洗手间,趴在马桶上面剧烈的呕吐起来。

    她擦着嘴巴看着镜子里面正值青春的自己,随后昂起头脱掉了全身的衣服。

    看着镜子里面赤身**的自己,身体凹凸有致,只不过胸部还是发育的一般,侧着神,她用手抚摸着自己腰部的曲线,很满意自己臀部的翘度,手从臀部摸向腹部,她的眼中带着无限的紧张,刚好想起早上出门的时候,自己的验孕棒,找了一番后,看着验孕棒上面的两条杠,她捂住自己的脸“怎么会这样?我记得明明有措施的啊!”

    给全身涂抹好护肤霜,千雪穿着睡衣跳到床上,拨通一个电话后凶狠的说到“呀!我告诉你,我怀孕了,什么?我们已经两个月没见了?打错了不好意思…”

    想了想,她确认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呀,我今天早上检查出来我怀孕了,小兔崽子说什么不是你的?我那天晚上就和你在一起睡觉,你不是趁我喝醉了把我搞了?什么?我很享受,好吧我的确是装醉的,但是我也没让你射我里面啊,现在怎么办?怎么办?我这么年轻,我不想要当妈妈!”

    “关你什么事情?呀…呀…”那边的男人挂断了电话,千雪气愤的将手机扔在床上,喊了几声阿西吧后站起来不断的跺脚“哦多开,哦多开,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做人流吗?打掉吧,对,打掉吧!”

    说完她打开电脑浏览着那些人流新闻,看到那些恐怖的文字后又狠狠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揉动着“好恐怖的地方啊,我一个人都不敢去啊,这件事情也不能够告诉家臣,我到底该怎么办?”

    坐在窗台上面一个毛绒娃娃熊的眼睛里面,一个监听器闪耀出一点红色的光芒。

    大城堡二楼的千雾将脑袋上面的耳机摘了下来,对着穿着丧服的朴美妍说道“千雪怀孕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可以一箭双雕!”

    “你好狼子野心的人,都是你的兄弟姐妹,你忍心这样。”朴美妍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呵呵…说的好像你又是什么正经的人,我杀我哥哥的时候,你可是帮忙的噢,好了,别在哪里装了,千龙今天晚上必死,我去对付千雪,你去对付千智,别说不是一个娘胎里面出生的了,就算是一个娘胎里面的人,只要谁敢对会长的位置窥觑一丁点,我都会想尽方法弄死他。”千雾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中闪耀着凶狠的光芒。

    朴美妍走上来抓住他的手“人在做,天在看,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雾,别做太绝。”

    “我哥哥在地下也看着呢,看着我草他老婆呢。”千雾转过身一把将朴美妍抱在怀中,将她身上的丧服几手就撕扯掉,随后让朴美妍趴在沙发上面,带着兽性狂笑着冲了进去。

    XXXXXXX

    深夜,医院,千龙的病房门口,两名保镖哈欠连天,不远处,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带着口罩双手放在衣兜里面走过来,走到门前的时候,两名保镖伸出手拦住他“你是谁?我们有专业的医生。”

    医生抬起头,尽管他带着口罩,但是从两双眼睛中还是能够辨认是吴九卓。

    猛地将两只手从衣兜里面拔出来,两根手指上面都是带着指刺的的他双手朝着保镖的脖颈里面狠狠的插了进去,“滋滋…”两声,长达十厘米的指刺狠狠的插进保镖的动脉之中,一股股的鲜血随着指刺的抽取出来不断的狂飙着,两名保镖面部表情疯狂扭曲着,身体靠着墙一点点的在倒下。

    吴九卓走进了病房,轻轻的关上门。

    千龙在打鼾,苏书童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面,靠着沙发,左手缠绕着绷带,他一边睡一边流泪的说道

    “会长大人,我忠心耿耿啊,别砍我的手臂啊。”

    “我掏心掏肺的对你们家啊,呼呼!”苏书童吸了吸鼻子,再次流出一缕眼泪。

    光棍村医深夜趁醉找上美艳寡妇护士,听到房里娇喘有怪声,踢开门后发现自己的精壮儿子正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