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家臣护主

    真是一条忠心耿耿的护主家狗啊,都被砍断了手臂还在这里陪伴着你的主人。

    吴久卓一声冷漠耻笑,走到了三少主千岁龙的病床旁边,病床上面的千岁龙已经发出了微微的鼾声,吴久卓拿着输液管用力的捏了两下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根注射器,拔掉针头上面的盖子,他挤压了一下后看着千龙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古话,都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人,看似兄弟,却不是兄弟。”

    说完他耻笑的摇摇头“看看我在问何等白痴的问题,像你这种玩物丧志的人,怎么可能去读书,去接受教育呢?可怜你的家臣,博士毕业,却教出了你这样一个东西。”

    将针头插进输液管里面,吴久卓一边推进一边说说道“到了下面,我会多烧纸钱给你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守护的**过于强盛,或者是窗外的一阵夜风吹拂进来,苏书童突然醒了过来,这个龅牙的男人揉了揉眼睛立刻看到了眼前这一幕,而吴久卓也是一挑眉毛,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突然醒过来。

    “啊西甲!!”

    看到吴久卓手中针管里面的东西,那显然是化学药物,立刻意识到他要杀人的苏书童怒吼一声朝着病床过去,用谨慎的一只手扯掉了千龙右手上面的输液管,并且大声的吼道“三少主,快点起床啊,有人要杀你!”

    输液管被猛烈的拔掉,整根管子在空中舞动,针头上面的药水到处乱晃。

    摇摆的针头“嚓”的一声扎进吴久卓的眼角。

    “草!!”一声怒吼的吴久卓猛地拔出针头,扔掉注射器,看着睁开眼睛的千龙握紧拳头,右手中指上面的指刺狠狠的朝着千龙插曲,吴久卓狗急跳墙,猛地将千龙拉扯下病床。

    吴久卓的指刺插入了枕头里面,“嘶”的一声划破,一根根的鹅毛在天空中飞舞。

    千龙受惊后很快的反映过来,而吴久卓则是拨通电话说道“来点人给我把走廊全部包围住,包括医院下面的道路…”挂断电话的他一步步的走向千龙,像是对敌人露出了獠牙的恶狼,抬起手,黑色的指刺闪耀着锋利刺眼的光芒。苏书童将千龙护在申身后,因为龅牙的关系他唾沫飞溅的说道“少主,别管我,你赶紧走,这里是二楼,跳下去不会死人的。”

    走廊外面传来密集的脚步声,随后房门被打开,一大群带着口罩的人手持钢刀冲进来。

    “砍死他们!”吴久卓冰冷的命令道。

    “哈!!”十几个人集体抬起手将钢刀高高的扬起在手中,随后全部朝着两人冲刺过去。

    苏书童用力的推着千龙“快点走啊少主,快点走啊!”

    明晃晃的钢刀和手臂的舞动场面中,苏书童顿时被砍了十多刀,身上的伤口处全部喷洒出猩红的鲜血,千龙尽管不想要扔下他,但是无奈之下只得打开窗户,双脚踩在窗台上面对着苏书童伸出手“书童,快点,快点,我带你一起走!”

    “一定要活着噢。”

    苏书童转过头,满脸是血的对着千龙微笑道。

    他前方的一个男人跳起来,一钢刀下去,沉重的刀刃直接劈开了苏书童的脑袋,卡在了苏书童的脑袋里面。

    “呜吼!!!”苏书童发出了一声绝命的狂吼,一只手一个人挡着前方的无数人疯狗般的推进。

    一把把的钢刀狠狠的插进他的身体里面。

    他眼白一番,猛地一咬自己的舌头,不断的朝着前方冲腾着。

    千龙抿着嘴从窗户上面跳跃下去到医院的草地上面,连续翻滚了二十多圈后头昏脑胀的站起来,周围的一切景物都在天旋地转,前方吴久卓布守的几个人看到他握着钢刀朝着他冲刺过来,千龙低着头朝着前方奔跑,“嚓嚓嚓…嚓嚓嚓…”他的背后,病服被斩断开,一把把的刀刃在后背舔着,一条条恐怖的血痕不断的翻卷绽放开。

    “书童…书童啊…”千龙不知道自己疼不疼,他现在由衷的愧疚。

    “这是一位博士生,我打算把你培养成书香子弟。”万岁凛第一次把苏书童带到他面前的时候,那个龅牙的男人半跪下来,握紧千龙的手,在阳光下面地下头道“从今以后,就让我来辅佐你,少主,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记不清从小时候到长大,因为自己的调皮苏书童挨了多少次打,挨了父亲的多少责骂。

    自己从来没意识到。

    对一个人太好的代价就是你的好太廉价。

    一背鲜血,千龙在釜山的街头没命的狂奔。

    而在医院里面,苏书童用仅剩的一只手拍打在吴久卓的脸上,随后用力的撕下他的口罩,当看清楚是吴久卓后,苏书童满是鲜血的嘴巴露出了微笑“果然是你,我早该料到,千雾,那个生长反骨的家伙,我早该…早该…”血手顺着吴久卓的脸庞无力的摔在了地上,苏书童瞪大了眼睛死在地上。

    追杀着千龙的几个人走进来丧气的汇报道“跟丢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你们除了吃饭玩女人还会什么?给我找,一天不找到的他话,你们所有人,提着你们的狗脑袋来见我。”吴久卓愤愤的看着苏书童“全他妈都是你这个狗娘养出来的**在这里坏事,我不会给你好下场的。”

    深夜…寂寥无人的大街上面,车流稀少,偶尔只有一些运货的大货车迅速的行驶而过。

    一辆起亚K4车里面,全身是血的苏书童牢牢的被绑上了安全带,右手上面的鲜血擦干净放在方向盘上面,脚上压着一块石头踩着油门,低着头在道路上面飞速的行驶,“嗡…”前方一辆大货车看到这辆车飞奔的冲刺过来,立刻打响了喇叭提醒,但是下一刻,“嗖…”的一声,只看到车影一闪。

    “嘭!!!!”140码的狠狠撞击让起亚车结结实实的冲击在货车上面。

    车头前面的地方瞬间粉碎成渣,后半部狠狠的朝着天空冲起来,紧接着整辆车都是冒着烟停在路上。

    十几分钟后,交警封锁了这里,货车司机无奈的不停解释。

    不远处的吴久卓将一根纯白的香烟叼在嘴巴里面,露出一只眼睛看着这里,退后几步,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

    XXXXXX

    “母上!”

    千雾推开了大夫人的房门,看了一下时间一边点香一边说道“这么晚还不睡?”

    “心乱如麻,唯有在菩萨面前才能够保持片刻的清宁。”大夫人看着千雾将黄香插进香炉里面,轻轻的说道“雾儿,今晚失眠吗?陪母亲念《般若经》好吗?他能够消除人内心的杂念,让人变得温和。”

    抱歉一笑的千雾低下头说道“明天公司还有事情,我也是刚刚回来,很疲惫!”

    大夫人理解的点点头,伸出手道“雾儿,伸出手让我看看。”

    千雾将手递到大夫人的手心中,大夫人抚摸着这双手指修长的手说道“打小你就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记得有一次我给猛儿买了新鞋,你想要穿,结果我打了你,从此以后你就没有在用过猛儿的任何东西,我雾儿这双手是捞钱的手,也是拿着笔杆子的手,要好好挣钱,脏的东西千万不能沾,听到了吗?”

    “我谨记着母上大人的教诲。”

    千雾关上房门说道“下次有空,一定来陪母上念道德经。”

    大夫人点点头,继续闭上眼睛不断的捏动着手中的佛珠。

    站在电梯前面,看着电梯上面的楼层一上一下,千雾无语的说道“这么晚了,千雪还带着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进来,真是没教养的臭丫头。”,他朝着前方的楼梯走去,猛然看到千岁猛的家臣李贤秀扶着楼梯站着,不断的咳嗽着,“很晚了,快点睡觉吧李伯伯。”千雾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

    “二少主!”李贤秀恭敬的低下头“你来的正好,老朽有件事情思前想后的想了很久,大少主虽然是一个残疾人,但是他有一颗积极向上的心,不可能自杀,如果是意外的话,那也意外的太巧了吧?”

    这个不知道死活的老家伙,千雾藏匿起来眼神中的锋利看着李贤秀“那天早上第一个看到大少主的人,是李伯伯您吧?”

    “是的!”李贤秀肯定的点点头“我至今都保存着完好的现场,只有日月圣使进去查看过,并没有什么倪端,但是我不相信,我一定会再让刑警过来好好的调查的,我要知道真正的死因。”

    说完他抬起头看着千雾“二少主你不想要知道吗?”

    “我会鼎力支持的,一定的。”千雾说道“哥哥已经入土为安,但是我们要为他讨回公道,李伯伯年纪大了,怎么不走电梯走楼梯呢?”

    “小时候跟少主在这里最喜欢玩石头剪刀布上楼梯的游戏,少主走了,我来这里追忆一下。”

    李贤秀说完抬起脚开始下楼梯,当他右脚彻底下去后,千雾在他身后昂起头,闭上眼睛张开手指,放在他的后背上面,随后手臂一用力,狠狠一推。

    李贤秀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这个老头子在楼梯上面快速的滚起来,脑袋“砰砰砰”的在每个楼梯上面狠砸,身体更是多处开始骨折,大城堡的螺旋楼梯,李贤秀滚了二十多个楼梯后,满脸是血的在转弯处瞪大眼睛看着千雾,千雾站在上面嘴角带着笑容,不屑的笑道“蠢东西,早点下地狱去吧。”

    从十三层滚落到十二层,李贤秀的身体趴在地上,喉咙里面“呃呃呃”的抽动后,脑袋狠狠的砸在地上彻底咽气。

    【未解之谜】一支21世纪‘空降兵’神秘出现在北美,拯救印第安红发翘臀美女,玩遍碧眼爆乳洋妞,坐拥华尔街,赚尽美洲金银,开启大汉民族殖民全球模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