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无人与君话酒夜

关灯
护眼
    富家小姐千岁雪的‘堕胎丑闻’一时间在韩国内闹得沸沸扬扬,成为了人们茶饭后讨论的重点,再占据了报纸上面的各大头条后,这则丑闻开始在世界上流传,成为了让人民津津乐道的东西。

    千雾在办公室里面冷着脸看着电脑上面下滑的股票、财政等东西,深深的吸了口气“没想到我妹妹的知名度竟然这样的广泛,用这么多钱在换取这样一个丑陋的新闻,我也不知道是否值得。”

    还在权衡利弊,吴久卓笑逐颜开的走进来“二少主,好消息,老爷子病倒了。”

    看着他笑颜如花,千雾锋冷的说道“我的父亲病倒了你貌似非常的开心?”

    愕然的表情在吴久卓的脸上停顿了几秒后,千雾“哈哈哈哈”大笑的站起来,一拍他的手笑道“干的漂亮,现在我确定是太值得了,老爸一身的内力,但是也敌不过身体的抗争啊,都那么大的年龄了,不管之前有多大的风光岁月,到头来不都是躺在病床上面煎药补体吗?”

    吴久卓擦着脸上的虚汗松了口气“你刚才的样子吓死我了,我就知道你很开心。”

    “千雪呢?”二少主狼目中闪耀着可怖的光芒。

    “已经到城堡里面来了,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谁也不见,她现在的精神非常的脆弱,就像是引线靠近着火焰的炸弹,一点就着,现在网站上面铺天盖地都是关于千雪的舆论,我们要不要加把力?”,听着吴久卓的汇报,千雾用力的点点头“告诉那群水军们,继续给我骂,骂的越狠越好,什么不守妇道,**骚荡,每一条给几千的韩币,折合人民币五毛。”

    千雪的房间里面。

    这位平时傲慢骄横的公主,现在就像是一个小白兔一样用被子将自己全部卷住,躲在被窝里面瑟瑟发抖的看着电脑上面的屏幕,韩国最大的热门网站上面,自己哪里都是头条新闻,他看着底部的那些评论,就像是大海里面的波浪一样不断的翻滚着,充满了各种污言秽语之词。

    “淫荡的母狗,不要脸的贱货。”

    “我这里有他和男人开派对脱衣服甩胸罩的全套照片。”

    “这女人我玩过,水多活好。”

    虽然只是一个网络的世界,但是在那些光缆的链接中,韩国的网友们也露出了野兽般狰狞的一面,他们丝毫不善良,肆无忌惮的攻击着,反正只是用手指敲打键盘这样简单的事情,反正只是将生活的不满全部发泄的事情,人人都会做,千雪不断的看着上面滚屏般的评论,竟然连一条安慰自己的评论都找不到。

    那一刻她感觉自己被全世界彻底的抛弃。

    连窗外的阳光都似乎带着一道道讥讽的感觉,照耀着自己。

    她的眼泪像是水库的闸门被放开,她捂着自己的脑袋大声的痛哭嚎啕着。

    十几分钟后,一款叫做“折磨富家小姐”的游戏在各个网页上面迅速走红。

    游戏的大概内容就是千雪全身被P上了一身的狗毛,躺在手术床上面张开双腿,玩家可以免费的选择按摩棒、跳蛋等工具,再高级一点就要付费工具来玩弄,最高级的玩法叫做‘千万韩币’,玩家可以制造出一个男人去蹂躏手术床上面的千雪,而且可以立刻生孩子,连生出来的孩子都能够选择不同的种类。

    千雪自己也玩着这款游戏,从刚开始的难以接受,到玩到最后一脸的傻笑。

    看着游戏的火爆程度和网友们的恶言辱骂,千雪脸上带着平静的笑容从床上站起来,随后脱掉了自己的全身的衣服,她走进了浴室里面,看着浴缸里面的水在一点点的升腾着,到彻底的满后,她关掉了莲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随后拿起洗手台上面的一块刀片,抬起腿,走进了那个浴缸。

    全身都浸泡在浴缸里面,千雪抬起自己的左手手臂,娴熟的蠕动着,就像是一个美丽的天鹅一样在壁灯的照耀下翩翩起舞,她以前的梦想是当一个芭蕾舞演员。

    这个世界的丑恶和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让千雪十分的疲惫不堪。

    她看着自己在灯光下面的纤纤细手,露出了一抹极其苦涩的笑容。

    “嚓”的一声,锋利的大片割裂开了千雪的手腕。

    一缕缕的鲜血在手腕处的伤口中流淌出来,顺着她的手臂花露下来,染指在温水的浴缸里面,一片片的鲜血仿佛花蕊般的绽放开来,千雪垂下头看着眼前被鲜血慢慢染红的浴缸,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对…全部都染红吧,全部都染的通红吧,那个世界,就是我想要去的世界。”

    她的身体滑了下去,整个身体全部都沁泡在浴缸里面。

    XXXXXXX

    “咳咳咳…咳咳咳!”一声声剧烈的咳嗽回荡在房间里面,万岁凛躺在床上嘴唇干燥惨白,千岁纲细心体贴的给父亲再次垫了一个枕头后,从手下哪里端过来一碗药汤说道“父亲,趁热喝吧,病好的快一点。”

    “父上!”千雾火急火燎的推开门,对着万岁凛说道“大事不好了,千雪在浴缸里面自杀了。”

    还在喝药治病的万岁凛直接一口鲜血喷在汤碗里面,随后捂着嘴巴用力的咳嗽着,千纲拍打着他的背责怪着千雾道“二哥,有什么事情你就不能够平静一点说吗?爸爸现在承受不了这种打击。”,“咳咳咳,我没事!”万岁凛看着手心里面的鲜血,虚弱的大口的出气说道“是自杀吗?”

    “是的!”千雾伤心的点点头“是我不对,我应该照顾到小雪的感受的。”

    万岁凛强迫自己脸上露出了凶恶的表情,随后心一狠的说道“我不想要去看了,这都是她的咎由自取,我不想要再承认她是我的女儿,但是毕竟是父女一场,小雪的丧事,就全部交给你吧,雾儿,召开一个记者会,做好一点公关,不将小雪这件事情压下去的话,我们的负面新闻会越来越重。”

    “养儿防老!”万岁凛尽管身体羸弱但是目光依然锋利的看着千雾“是时候为我证明你自己的时候了。”

    “是,父上,我会谨记您的教诲的。”千雾说着和千纲对视了一眼,低着头走了出去。

    XXXXXXXXX

    千岁雪自杀的浴室里面,一个男人轻轻的走了进来,进入浴室后,灯光照耀在君酒夜上半身的满身刺青上。

    此时此刻,整个浴缸里面是一片的血红,浓烈的血腥味让君酒夜眨了眨自己睫毛上面带着眼泪的眼睛,千岁雪的尸体已经从浴缸里面捞了出来,仿佛是意识到什么东西,君酒夜将手伸进了浴缸里面,将千岁雪自杀的刀片拿出来扔掉,伸出颤抖的手去抚摸千雪的脸庞,他弯下腰,在她的脸颊上面轻轻的亲吻了一下。

    伸出双手,将千岁雪的尸体从浴缸里面抱出来,君酒夜给她裹上了毛毯后站在窗前,身上的气势震开了窗户后,他浑身爆发出刺眼的金光,随后身体“嘭”的一声化成了一团金光冲刺了出去,在夜空之下迅速的朝着前方滑翔,很快的就癞到了一间殡仪馆面前,君酒夜走进去抱着她的尸首说道“画上最美的妆,穿上最美的衣服,火葬。”

    焚尸炉的旁边,高温的机器已经释放出嗡鸣的声响。

    君酒夜看着美美的千岁雪,再次爱怜的抚摸了一下她的脸颊后,点点头。

    “我半个小时之后过来拿骨灰。”走出殡仪馆的他再次抬起头看向夜空,身体再次化成一道金光“嘭”的一下冲刺了出去。

    XXXXXXX

    无罪释放的胖子医生在警察不满的抗议自己也是受害者,他大摇大摆的回到自己的小诊所,上了二楼之后走向那个堆满了黑色垃圾桶的袋子,拿着几个黑色塑料袋的他走出了诊所,骑着自己的小摩托车朝着一家菜市场走去。

    此时正是黄昏时候,菜市场里面人山人海。

    胖子医生叼着烟拎着塑料袋走在人群中,熟门熟路的走到了一个卖鱼的人旁边,将黑色塑料袋扔在案板上面的时候,卖鱼老板抬起头,用两只玻璃眼珠看着他,“呼!”胖子医生吹着烟灰道“全部都是两天以内从那些意外怀孕的人肚子里面取出来的婴儿,正是大补的时候,最腥的时候,快给钱,别让别人看到了。”

    拿着十几亿韩币,胖子医生转过头的时候,卖鱼的人好奇的问道“今天那个女明星你搞了没?”

    “肯定搞了啊,搞的她欲罢不能的,我可是正规的医生。”

    他骑着小摩托离开菜市场,吹着口哨得意洋洋的想着等会要去哪里潇洒的时候,头顶上面疾风滑过,随后一个男人“咚”的一声双腿带着劲猛的力量站在了自己的前方,没等自己喊让开,他冲过来一把抓住自己的脖颈,“咚!”君酒夜将胖子医生狠狠的摁在墙壁上面,低着头白发在风中乱舞。

    “背后的人是谁?”君酒夜问道。

    “什么是谁?我不知道!”胖子医生装疯卖傻的说道。

    没有给他撒泼的机会,君酒夜两根手指狠狠的插进了他的右眼之中,“滋滋滋”从胖子医生右眼眶中顿时冒出来一股股的鲜血,他疼的发出杀猪般的大吼,君酒夜从他右眼的眼眶中抠出来了一颗破碎的圆球丢在地上,第二次问道“背后的人是谁?”

    “千雾…是千雾啊!!!”胖子医生大声的喊道。

    “他给了我钱,让我按照他的计划来,你是谁啊到底?”胖子医生直截了当的将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坦白。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这个蠢货的举动,让我恩人死亡掉了?”君酒夜的拳头上面带着刺眼的金光,随后“嘭”的一下狠狠的打进了胖子医生的肚子里面,一拳打在肚脐眼上面,直接穿透了肚脐眼打进他的肚子里面,抽取出来拳头的瞬间,一股股的鲜血“哗啦啦啦”的流淌出来,旁边的行人们惊慌失措吓得捂脸尖叫逃跑。

    胖子医生大喊着不要。

    君酒夜抬起头两只血红的眼神中闪耀着凶光“你下去陪她吧!”

    说完在一辆货车开过来的时候,君酒夜将胖子医生狠狠的丢向了大货车,“嘭”大货车将胖子医生的身体撞断成两截,一根根充满了粪便的大肠“啪”的一下飞舞过来打在墙壁上面。

    君酒夜昂起头看着天空中,爆发般的一声呐喊,再次化成一团金光冲刺了出去。

    XXXXXXXX

    夕阳西下,高坡的草地上面洒满了金色的余晖,君酒夜拿着一瓶酒放在千岁雪的墓前,自斟自饮了一口后对着坟墓说道“你还记得这个地方吗?马上就要拆迁建造起来高楼大厦了,我从朝鲜流亡到这里的时候,母亲因为生病而死亡,留下我自己一个人孤身一人,无依无靠的在城市的海洋中漂泊,那些高楼大厦冰冷的让我缩手,看似依靠,却永远无法依靠,拜谢你收留之恩,感谢你一饭之暖,当然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你在夕阳下面的旋转。”

    君酒夜回过头看着坟墓的不远处,仿佛看到了很多年前,千岁雪穿着芭蕾服对着他和家臣说道“你们要好好看着噢,如果我能够在这个草地上面成功,那么我肯定考试通过。”

    说完她双脚立起来,开始飞速的旋转。

    “好…好…”那时候的君酒夜是日月神会的金牌打手,他不停的鼓掌。

    再次自斟自饮,君酒夜将酒杯重重的放在她的墓前“这一杯,敬你当年一句话。”

    多少年前的大雪天,一辆豪车后面跟着一辆货车,街道上面充满了一个个头缩的跟乌龟一样的年轻人,万岁凛从车上走下来大声的说道“工头,挑几个年轻力壮的人,帮我把我最最最亲爱女儿的东西搬回去。”

    “酒夜…”工头大声喊道,一个少年站起来举起手“到!!”

    他脱掉上衣在万岁凛面前露出光滑的身体,展现着自己的肌肉,万岁凛点头“可以,过。”

    “嘻嘻嘻…”千岁雪的小洋伞上面充满雪,她指着他道“老爸,他挺厉害的,要不招过来当打手吧,喂,你吃饭没有啊?要不要来我家吃饭?我家是一个巨大的城堡。”

    君酒夜看她的眼神跟地震似的。

    “世间人情冷如雪,无人与君话酒夜。”

    他站起身恭敬的低下头“安息,我能够为你做的,只有报仇和还恩,你要我时,我来,风起时,我走。”

    “呼呼呼…”高坡上面的夕阳之下刮起了一阵春风,吹的落叶飘零在君酒夜的身边走过。

    第276章:无人与君话酒夜,完。

    【未解之谜】一支21世纪‘空降兵’神秘出现在北美,拯救印第安红发翘臀美女,玩遍碧眼爆乳洋妞,坐拥华尔街,赚尽美洲金银,开启大汉民族殖民全球模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