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龙象·般若

关灯
护眼
    “BOOM,下卡拉卡!BOOM,下卡拉卡!”

    豪华包房上面的壁灯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千雾抱着一个穿着性感的娱乐会所的小姐右手拿着话筒左手搂着她的小蛮腰打大声的唱着歌,周围的一群狐朋狗友门都是大声拍掌叫好,想起在一个小时前千岁雪持有的股份已经全部转移到自己的麾下,千雾非常高兴的哈哈大笑。

    一个男人将香槟倒在小姐的胸膛上面,千雾将头伸过去埋进去大口大口的舔着。

    弱者,萎靡沉默。

    富者,纸醉金迷。

    华灯初上,相比较起规规矩矩的白天,夜幕的降临为男人的放纵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夜色也为万千的**披上了一层华贵的新衣,无数坐在写字楼里面规规矩矩的人在高声唱歌,喝醉了全部都是一匹匹豺狼的贱样。

    反正天使的眼睛已经被日落西山,反正恶魔已经挣脱了每个人内心的枷锁。

    君酒夜行走在都市的霓虹之中,白发轻舞,满身刺青让身边的人避之不及。

    “进入这个时代的人都在主君的月台买了一张单程车票。”

    ——日圣使·君酒夜。

    第277张:龙象·般若。

    XXXXXXXX

    推开放进的门,身体有些摇晃的千雾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现在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的感觉非常好,大哥和妹妹都已双双死亡,老三亡命天涯,迄今为止都不知所踪,老四现在跳的最厉害,但是自己还是有数不尽的办法是可以收拾他的,他那个人太过于迂腐,继承着万岁凛的一些老规矩,傻呼呼的不知道变通,热血且冲动。

    热血且冲动…呵呵呵,拉开裤链掏出水龙头的千雾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笑了笑,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加好对付的人吗?简直没有任何一丁点的难度,现在父亲又重病卧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撒手不管了。

    将手洗干净,千雾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很久很久。

    纯真的脸都会在季节的交替中褪去他原本的模样,将头发朝着上面抹了抹,他正要回去继续嗨,裤兜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到是吴九卓,他进入了一个厕所隔间里面,吴九卓说道“那个胖子要除掉吗?他拿了你的钱,知道不少的事情,我怕这件事情到时候谁会查起来,所以斩草除根?”

    “已经到了吗?”将香烟从嘴唇里面拔出来,香烟粘着嘴唇撕的有些痛。

    “到了!”电话那头的吴九卓抬起头看着不远处陡坡上面的小诊所。

    “做到干净点。”千雾挂断电话扔掉手机,随后摸着嘴唇嘀嘀咕咕道“天气好干燥。”

    被夜色掩盖的街道上面只剩下几盏老旧昏黄的路灯凄惨的照耀出几道光芒,这条街道上面人烟稀少,吴九卓靠着路边行走,步履匆匆的朝着小诊所前进着,门没关,拿出一个铁盒子,从里面掏出两根指刺戒指带在自己的手指上面,吴九卓走进去,随手关上门。

    屋内萦绕着一股难闻至极的味道,吴九卓敲了敲旁边的墙壁喊道“有人吗?”

    无人回应,整个房间里面死一样的寂静。

    打开灯,灯光闪了闪后照亮了整间屋子,吴九卓摇摆了一下脑袋,刘海飘动,他眼神冷静的扫视着周围的一切,发现没人后准备转身欲走的时候,二楼的诊所哪里,突然响起了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吴九卓立刻转过身,微微的低下头目光极其犀利,“哼!”冷哼一声露出带着杀意的笑容,他将诊所的门锁好,踩着楼梯一点点的走上二楼。

    打开门的瞬间,吴九卓猛的朝着前方一刺,同时一个翻滚滚了进去,靠着墙壁瞪大眼睛看着四周。

    窗户没关,窗帘在风中微微的卷动,那辆手术床静静的矗立在月光下,吴九卓的目光看向那个倒下的手术车,上面生锈的医用器具已经掉落了一地。

    难道风那么大,吹的手术车都倒了?

    罢了,我就在这里等着,你总是要回来的吧。

    他打定注意后走到窗前,本来想要关掉窗户的时候,外面大树上面都一只只乌鸦突然“啊啊啊”的展开翅膀飞舞,黑色的羽毛飘舞中,吴九卓只感觉到前方喷涌过来一阵的狂风,随后一个男人的男人从窗外冲刺过来,“咚”的一声撞击在吴九卓的胸膛上面,“噗!”喷出一口鲜血的他直接倒飞了出去,一屁股狠狠的坐在地上。

    抓住窗户沿的君酒夜腰部一挺跳进了房间中。

    “谁?谁?”吴九卓看着前方进来一个男人,并不知道是谁,看着灯的开关,他猛地奔跑过去,将开关打开后,房间里面顿时灯光通亮,看清楚眼前的君酒夜后,吴九卓猛地瞪大了眼睛“日圣使?你在这里做什么?“

    “狗奴才!”君酒夜眼神凶恶的看着吴九卓,双臂猛地一震,只听到一阵龙啸之声从他的身上响起,随后一大股澎湃的风浪顿时充斥了整间诊所,吴九卓被风浪吹的睁不开眼睛,靠着墙壁只看到前方的手术床和无数的医用器具全部被大股大股的吹拂过来,打在自己的身边。

    君酒夜的双手上面缠绕着两条金龙之光,他猛地起身冲刺过来,一掌狠狠的推向了吴九卓。

    “吼…”掌风中带着龙啸的声音,同时金龙之光的龙头张开嘴巴充斥了君酒夜的整个手掌,吴九卓下意识的一个翻滚,跌跌撞撞的滚在一边,君酒夜的手掌狠狠的冲击在墙壁上面,瞬间将整面墙全部打的一瞬间崩裂出一道道恐怖的裂缝,掌风蜂拥而至,冲击在墙壁上面让整面墙全部都碎裂成碎块纷纷的朝着一楼掉下去,杂碎电视、鱼缸等东西。

    吴九卓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君酒夜的对手,他暴躁的喊道“日圣使,你这是做什么?停手啊。”

    “你跟千雾勾结起来陷害千雪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你知道我跟千雪的关系吧?今天我要手刃你这条狗杂种。”一掌将墙壁拍打成粉碎,君酒夜再次沉沉的攻击过来,“吼吼吼…吼吼吼…”他双手的手掌每次挥舞出去的时候必定带着一声声霸气的龙啸,吴九卓在五秒之中脑袋摇摆后,只看到君酒夜的手疯狂的进攻。

    五秒之后,“啪啪啪…啪啪啪!”君酒夜收掉了自己的力量,一个个的巴掌狠狠的打在吴九卓的脸上,打的他鼻青脸肿。

    “日圣使,冤枉啊!”吴九卓直接跪在地上鼻子里面流着鲜血。

    低下头看着他,君酒夜目光冰冷“到了现在还强词夺理?你们做到那些勾当,我都已经从那个医生哪里知道的清清楚楚,你们可真是狼狈为奸,家臣就是来辅佐的吗?”

    吴九卓杀心顿起,难怪没看到那个医生,原来酒夜领先了自己一步。

    他猛地伸出手用指刺去攻击,酒夜一把抓住他的右手,随后狠狠的一个掰动,“嘎吱”一声,吴九卓的右手顿时脱臼骨折,看着上面的指刺,君酒夜无奈的笑道“狗就是狗,用的武器都是这样卑鄙的东西,我不想要跟你废话,下去陪她吧。”他说完抓住吴九卓的身体,在房间里面“呜呜呜”的旋转了几圈后,狠狠的将他丢出了窗外。

    吴九卓的身体在坠落的同时,酒夜从房间里面冲刺出来,悬浮在空中。

    他的身后,一头高达百米的巨象幻影昂起前蹄高高的甩了甩自己的鼻子。

    “神臻化境九日·白夜·龙象般若功·巨象践踏!”

    右手上面的金光之光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天蓝色的光芒,随后君酒夜狠狠的攻袭下去自己的拳头,拳头在冲刺中“砰砰砰”“砰砰砰”爆炸般的一点点的不断的放大。

    “呜呜呜!”那巨象幻影在他身后发出了一声声的嘶吼后,酒夜的拳头“砰”的一声狠狠的打在吴九卓的身体上面,拳头接触到他身体的瞬间覆盖全身,顿时将他全身的骨头都震得粉碎。

    “啊!!‘吴九卓发出了一声死亡前的狂吼,双眼都从眼眶中飞了出来。

    “咚咚咚咚!!!”君酒夜粗壮的宛若巨型象蹄的右手带着吴九卓的尸体狠狠的撞击在地上,大地被轰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旁边则是裂缝丛生,从空中跳跃下来,右臂恢复成正常的形状,君酒夜看着坑洞里面的死尸,不屑的扬起自己的嘴角“杀掉你这种渣滓,真是脏了我的手,你不会寂寞的,黄泉路上面,你的主人也会待会儿一并跟随,我这次就算是违背日月神会的命令,也要将千岁雾那个祸种杀掉。”

    从医生的诊所离开,君酒夜一步步的朝着千岁雾所在的那个娱乐场所移动过去,他当然知道他最喜欢去的地方在哪里。

    而娱乐会所里面的千岁雾还并不知道危机已经近在咫尺,他在酒里面下好药后,摇了摇大声的对着一个美女说道“来,给我面子你就喝,喝了你就是我的,金钱享之不尽。”

    美女一饮而尽,随后只感觉到飘飘欲仙。

    【未解之谜】一支21世纪‘空降兵’神秘出现在北美,拯救印第安红发翘臀美女,玩遍碧眼爆乳洋妞,坐拥华尔街,赚尽美洲金银,开启大汉民族殖民全球模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