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慈悲之心

    如果自己要是在这里被杀掉的话,那么所做的一切都是功亏一篑。

    那样处心积虑的谋划着一切,万一君酒夜杀掉了自己,他又是偏向千岁纲那边的,自己死掉的话,君酒夜顶多就是顶风逃跑,像他这样的实力,完全可以在世界上面的任何的一个帮派生存下去的,现在是六大主君争霸的时代,每一根主君都极其的渴望着身材,但是…自己怎么能够在黄泉之下看到四弟坐上会长的位置。

    我还没有做到那个位置,我还不能够死掉!

    千雾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暗暗的对自己发誓。

    他迅速的拨通了吴九卓的电话,但是吴九卓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急的千雾更是再次成了热锅上面的蚂蚁,抓耳挠腮的,今天可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难道自己注定没有办法看到新年第一天的太阳?

    他还在焦急的不知所措,君酒夜右手朝着前方狠狠的一个推动。

    “吼…”一声龙啸之中一大股的金色气浪狂猛冲击,“啪啪啪啪…”所有的厕所门全部都被冲击开来。

    千雾抬起头,正好和君酒夜四目相对。

    看到他那张脸,酒夜内心的杀戮之心已经旺盛到了极点,就是眼前这样一个看起来非常善良的男人,将自己的妹妹置于那样不仁不义的境界,他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手臂上面一根根筋脉伴随着内心的愤怒高高的鼓胀起来,“千雾!”君酒夜眼神通红的看着他“不要给你的家臣吴九卓打电话了,他已经死在我的龙象般若功下了,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他死的非常惨烈,但是狗就是狗,就算是死亡的时候,他也保持着绝对的忠诚。”

    吴九卓死了?虽然千雾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人,但是听到这句话还是内心一痛。

    毕竟是陪伴着自己从小到大一起生活的家臣,多少次在身边出谋划策。

    “你在你妹妹的房间里面安装了监听器是吧?你其实早就知道小雪怀孕的消息,所以故意的设计出这样一个场面,为的就是让小雪身败名裂的同时,让你的父亲也难以承受,一箭双雕,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世界上面的任何一个人如此残忍的加害自己的家人。你好毒啊千雾,你真的好毒啊。”君酒夜一步步的走过来。

    千雾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指着他,装疯卖傻“你再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你要造反?”

    “还他妈的给我来这套?你这套说辞,等到了阎王爷哪里的时候,跟黑白无常可以好好说。”君酒夜就要大开杀戒的时候,一个气喘吁吁的人冲了进来,看着抬起手的君酒夜,司徒明大喊一声“酒夜,不要冲动,不要做傻事!”

    司徒明?君酒夜和千雾同时偏头看向他。

    现在过来干什么?君酒夜内心的燥热已经达到了沸腾点。

    “我能够逃过此劫?”千雾的内心重重一声叹息。

    朝着后面看了一眼,司徒明连忙跑过来一把抱住君酒夜的手“把手放下,赶紧把手给我放下,到时候让老爷子看到了该多不好?他该多伤心?老爷子最器重你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样对他的子嗣,他难道会袖手旁观吗?赶紧把手放下,还来得及,不要酿造成不可逆反的后果。”

    司徒明双眼真挚的看着他,毕竟是日月圣使,关系极好。

    “阿明真的抱歉,这次我不能够听你的。”君酒夜闭上眼睛心猛地一狠,猛地将司徒明推开,随后握着拳头看着千雾,沉声怒吼道“千雾,今天我就代替老爷子,让你这个身长反骨的孽种下地狱,我要杀掉你!”

    听到司徒明的话,千雾暗想难道老爸来了?他于是一声大吼“父上,救我。”

    “酒夜,你想要杀谁?”

    人未到,一股彪悍的气息已经排山倒海的从身后狠狠的冲袭过来,随后墙壁狠狠的一个震动,“滋滋滋”一道道的裂缝在上面疯狂的撕裂开后,“轰隆隆…”整堵墙都在瞬间倒塌,君酒夜想要抗命,握拳诛杀的时候,“嗖嗖嗖嗖…”在墙壁破碎的倒塌中,十几把橙色的剑气“嘭”的一声从尘烟中冲刺了出去,瞬间将君酒夜的身体包裹住。

    酒夜的右臂放下,全身都被身边的一把把橙剑压制着。

    他的右手想要抬起来杀戮,橙剑的剑刃在周围“叮叮叮”跳动的压制着,无法抬起手臂。

    该死的轩辕惊天诀!!!君酒夜内心充满了无数的不甘。

    XXXXXXXXX

    身后的墙壁粉碎,大股大股的尘烟从浓密到稀薄的飘散着,渐渐的露出了外面的一群人。

    万岁凛坐在轮椅上面,右手上面带着橙色的光芒疯狂的颤抖着,在他身边的东南西北的四个点,各自站着一名身上散发着强者气势的人,两男两女,身后一个披着斗篷模样丑陋的女人将手放在万岁凛的肩膀上面“老爷子,算了,不要这样的压制,对您的身体不好,我们在这里,二少主的性命绝对没事的。”

    “酒夜你这是在做什么蠢事?你难道真的想要造反吗?”前面一个带着墨镜、带着鸭舌帽的男人从地上捡起来一块碎石,朝着前方用力的扔过去,“嘭”小小无力的碎石直接扩散出一道红色的光圈,同时一道光圈在千雾的身边炸裂开,千雾猛地钻进去,那颗碎石记入了厕间里面,千雾站在了男人的身边。

    “谢谢你克拉克叔叔。”千雾激动的看着他,同时对着四个人全部低下头“拜见星月阁的长老们!”

    “父上!”他又激动的来到了万岁凛的身边,乖乖的站在一旁。

    万岁凛手掌上面的力量光芒慢慢的消散,随后他长吁一口气,包裹着君酒夜的橙色长剑开始化成了碎裂的光芒消散,君酒夜顿时感觉到压力消失的无影无踪,万岁凛昂起头看着他“君酒夜,我对你很差吗?你不要忘记你没有跟我的时候是做什么的,现在稍微有一点成就开始洋洋得意了吗?我虽然已经老了,但是还是能够制服你的,让我很疑惑的是,你的品行都非常的端正,我喜欢你身上的那股正义感,可是这是为什么?你要对我亲爱的儿子动手?”

    司徒明用眼神暗示着他“还不赶紧跪在地上给会长认错?”

    “您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君酒夜昂起头丝毫不惧的说道“但是会长大人,您知道千雾背地里面都瞒着您做着一些什么勾当吗?千雪的丑闻就是他制造出来的,他连对自己的亲妹妹都是这样,这样狼心狗肺的人,我只是想要帮你收拾,我没错,我杀的不是你儿子,而是一条喂饱的豺狼。”

    酒夜不是那种空口说假话的人,万岁凛抬起头看着千雾“他说的,是真的?”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千雾睁大眼睛看着万岁凛“父亲,我是怎样的人,您难道不知道吗?我的品行也非常好的,但是我也不会惧怕,如果父亲想要深究的话,我愿意配合,清者自清。”

    看到他居然说的还如此的正义凛然,君酒夜的肺都要气炸的握紧拳头“他说谎,他在说谎。”

    “到底是不是说谎,查一查就知道了,就算二少主真的有错,你也不能够执行会长才能够施行的权利。”长老之一的克拉克抱着手说道“星月阁的任务就是保持着日月神会的平衡,我这边不会管二少主有没有错,你滥用职权,残害无辜,已经违背了帮会的无数规定,按理当死。”

    说着他和万岁凛对视了一眼,话锋一转“但是…会长之前就在一直为你求情,看你你这么多年为日月神会的奉献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们会商议对你的处刑方法。”

    “那你就是让我反!!”君酒夜握着拳头一声厉吼。

    司徒明一跺脚示意他别说话了,他使劲的挤眉弄眼“先把这件事情压下去,我给你走关系嘛,有我在你怕什么嘛?我会给你全部搞定的,拜托大哥你现在别说话好不好。”

    “你试试?”克拉克拉了自己的帽子“谁让我们都老了,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在职权范围之内的。”

    君酒夜傲然一声霸道“我真的跟你们对立起来,谁能挡我?会长…我不服这个决定,我不服!”

    “所有人都出去,让我跟酒夜单独的呆在这里。”万岁凛叹息了一声说道。

    四大长老带着所有人全部都走出了这片废墟,同时站的很远,坐在轮椅上面的万岁凛看着前方的君酒夜,突然用力的捂住了胸膛疯狂的咳血,酒夜虽然暴躁,但是还是过去拍打着他的背,“喝…”万岁凛重叹一声抓住酒夜的手“小九啊,你还是这样勇猛,但是我硬气不起来了,以前你跟我吵闹,我都会扇你几个耳光,但是现在,手没力量了,人得服老,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日月神会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也知道,别闹脾气了。”

    万岁凛闭上眼睛脸上充满忧伤“所有的一切,我都清清楚楚的掌控着。”

    “会长,我不是那种野蛮的人,这口气我咽不下。”君酒夜眼神血红。

    “我舍不得你离开,我怕你离开啊,我不行了,万一你要是再走了,日月神会的明天,又能够交给谁呢?就过去吧,好好的辅佐千纲,好吗?我这样的身体,实在是跪不下去向你请求了。”

    “不需要,真的不需要。”君酒夜紧紧的握着会长苍老的手,用力的点点头“好,小九听话,跟你回去,不闹了。”

    万岁凛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慈祥的笑容。

    XXXXXXXX

    今天是大年三十,地牢也得去过个年,今天就一更了。

    明天四更补上,拜谢大家的谅解。

    祝所有弟兄家庭和睦、新年快乐,给大家拜年了!

    【未解之谜】一支21世纪‘空降兵’神秘出现在北美,拯救印第安红发翘臀美女,玩遍碧眼爆乳洋妞,坐拥华尔街,赚尽美洲金银,开启大汉民族殖民全球模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