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主君的惩戒

关灯
护眼
    随后她再次全身**的进入了浴池之中,像是一条自由自在的美人鱼般在浴池里面游淌着,房间里面也被她弄得充满了浓郁的香味,这股香味确实很浓,但是却不让人感觉到一丁点的反感,随着她的意思,张东澈伸出手去拿左手边的烟盒,他此时此刻什么都看不到。

    凭着自己的感觉将香烟放在嘴巴里面。

    当香烟被点燃他抽了一口后,“唔”张东澈突然浑身一震,紧接着他感觉到吸入嘴巴里面的烟雾就像是一只只蚂蚁一样散开,进入了自己的口中,一股痛楚的麻痹感让他无法忍耐,正想要站起身的时候…

    他的身后,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他伸出手摁在张东澈的肩膀上面“这是主君对你的惩罚,我知道很难受,但是就忍着吧。”

    这个声音…背后难道是?

    深知背后之人的恐怖,张东澈丝毫不敢放肆,他坐立不安的坐在椅子上面,只感觉到一只只的蚂蚁在口腔哪里疯狂的撕咬着,这倒是还能够忍受,但是当那些蚂蚁爬到了自己的舌头上面后,张东澈如坐针毡的一脸惶恐,他脆弱的舌头被蚂蚁一点点的咬噬着,刹那间滚滚的鲜血充斥了他的口腔。

    上半身一仰,“呜”的一声,从张东澈的嘴唇之中,一缕缕的鲜血不断的流淌出来。

    他痛苦的天灵盖上面的青筋全部都暴涨起来,嘴巴里面不断的吐着鲜血,承受着舌头上面蚂蚁的咬噬。

    这样的痛苦持续了两分钟之后,身后的男人拿着一个瓶子放在张东澈的嘴巴上。

    “张嘴!”张东澈照办,痛苦的缓缓的张开嘴巴,。

    “叮叮叮…叮叮叮…”瓶子被一只只的蚂蚁进入打的脆响,从张东澈嘴巴里面出来的蚂蚁数量庞大,几乎是充满了整个瓶子,最后一只蚂蚁满身是血的爬出去后,张东澈躺在椅子上面用力的喘息着,仿佛已经是筋疲力尽。

    丁婵在浴池中伸出手吹着手臂上面的泡泡“张东澈,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不该…不该…”他一边吐血一边说道“不该弄丢政府。”

    “弄丢政府后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丁婵继续面无表情的问道。

    张东澈舌头被咬的千疮百孔,说话极其困难,在丁婵转身的刹那,身后的男人朝着他嘴巴里面塞了一片薄荷叶,清凉的感觉让舌头顿时处于麻痹之中,张东澈感激的握紧拳头,低着头道“我在钟楼路哪里被人所伤,回到了自己家,这段时间都在养伤和惶恐中,我知道上面会派遣人来给我惩罚,但是…但是我不敢,我知道这次犯下了弥天大错。”

    说话间,身后来了几名小弟,用绳索将张东澈捆绑在椅子上。

    “主君这段时间都一直会在东南亚无法脱身,身为手下的我们就是不要做出那些让他操心的蠢事,当天门打进韩国的时候,你就应该让这件事情升级到最严重的事态,而你却没有,现在我们已经丢了政府,往后的时间,我们还会丢更多的东西,相比起来东南亚那些穷苦的国家,韩国是非常重要的,而你这个蠢货,却丝毫没有重视这件事情…”

    身后的男人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面,捏动了两下,示意他挺住。

    “我愿意接受一切惩罚。”张东澈低下头卑微的说道。

    “主君的惩罚已经结束了,接下来是我对你的惩罚。”丁婵从浴池中站起来,用毛巾包裹住自己的身体。

    身后的两名小弟抓住椅子的两端,将他用力的朝着前方推动着。

    “嘭…”的一声,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张东澈的身体直接被推进了浴池里面,椅子带着浮力又带着沉落的力量,让他在浴池中上上下下不断的抢着水,痛苦不堪。

    “你们看守这里,必须要他在水里面泡满十二个小时,说好是十二个小时,连一分一秒都不能够出现纰漏,听明白了吗?”丁婵的话让一群小弟同时低下头道“哈依,明白滴。”

    随后丁婵低着头看着浴池里面的张东澈“能不能活,全看你的运气了。”

    浴池四面八方的小弟们拿着两个鼓鼓囊囊的蛇皮袋走过来,随后他们将蛇皮袋解开,朝着浴池里面扔过去,“哗啦啦…哗啦啦…”一条条颜色统一但是巨大的水蟒蛇蠕动着身体在浴池里面遨游着,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差不多有上百条,一条条水蟒蛇的扑腾让浴池中溅洒出大股大股的水花。

    “水温很高,水蟒蛇会一条条的死去,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就看你求生和认错的意志是否坚定。”

    丁婵说完慢慢的走出了房间里面,身后带着眼镜腰带佩剑的男人跟随在她身后。

    他小心翼翼拿着一盒药膏递给小弟的时候,丁婵背对着他伸出手一把抓住他的手“潮歌,你这样作弊可是真的不给我面子,他毕竟有错,赏罚兼并,这才像样子,你就是太心慈手软,不够凶狠,才没人怕你,领导者,向来就不是让人喜欢的。”

    “但是我也不会为了让你高兴就看着弟兄们白白的送死。”

    龙潮歌将丁婵的手轻轻的拉下来,对着小弟说道“让他坚持着。”

    “哎,男人啊…”丁婵无奈的耸耸肩,走了出去。

    XXXXXXXX

    南吴城天宴酒楼里面,一位穿着长裙富有女人味的美女迎面朝着苏逊那边走过来,随后她将小提琴放在肩膀上面,慢慢的开始拉动,一首优美而恬静的音乐曲响起来。

    苏逊抿着嘴看着眼前的罗绮雪,对着服务员道“一份儿童套餐。”

    罗绮雪立刻撅着嘴不高兴的瞪着苏逊“我不要吃什么儿童套餐,我要吃牛排,我要喝红酒,我不要喝什么1982年的拉菲,因为不管到那个饭店人们喝红酒永远是这个牌子,这让我都不知道那一年究竟产了多少拉菲?”

    她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对着苏逊撒娇,嘟嘟嘴和鼓鼓的脸极其的可爱,苏逊在服务员的耳边再次低语了几句后,目光有些异常的看着眼前的罗绮雪,罗绮雪坐在椅子上面晃动着两条腿也看着他。

    好怪异的感觉…这是什么情况?这难道就是把魔剑打造出来的鬼匠?魔剑是什么东西,那可是无比邪恶的玩意儿啊,那种邪恶的东西,和眼前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儿,这两个东西怎么能够联系到一起呢?唯一能够和罗绮雪联系到一起,苏逊只能够想到那些卡通公主和一些玩具。

    仿佛是看出了苏逊的一腔狐疑,罗绮雪狡黠的笑了笑“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像鬼匠?”

    “并不想要冒犯。”被她说中,苏逊有些尴尬的抬起眼睛“在我的世界里面,我所幻想的鬼匠,就是那种精壮的中年男人,在一个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火炉前面挥汗如雨,挥舞锤子的时候全身的肌肉线条都拉扯起来,像是捕食的鲨鱼一样优美,然后打的累了,就随意的拿起旁边的酒壶喝了一口酒,喉结是蠕动的,气势是彪悍的。”

    “呵呵呵。”罗绮雪捂着嘴笑起来“天门王佐,原来你也和普罗众生一样。”

    说完后她安静了一会儿,眉宇之间出现了无限的落寞,随后她的嘴角滑过一道苦笑“小苏军师,我可以这么叫你吧?关于我的故事,我想张命寒都已经告诉过你吧,除了隐瞒我自己的身份,我其余所说的东西都是真的,我真得在世界政府哪里呆过,洪冬,也剥夺走了我很多东西,我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真的有东西在洪冬哪里。”

    “这么说你还是不是你?”苏逊急切的问道。

    “不…还是我!”罗绮雪肯定的说道“那件东西对我非常重要,但是并不影响我在武器方面的造诣,只不过我现在制造武器的方式和改装武器的方式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站在火炉前面打铁,那是普通的铁匠做到事情,我既然被称之为鬼匠,我一定有我自己独特的地方,比如说…”

    罗绮雪拿起一根筷子,随后从怀中取出一颗红色粒子一样的东西,强行打在筷子上面。

    筷子上面闪耀出红光后“嘭”的一声炸裂,粉碎成一块块长长短短的东西,紧接着只看到罗绮雪双手迅速的将这些东西拼凑起来,在短短几秒的时间,她拿着一把黑色的手枪拉下保险,拿起桌子上面的一个苹果,抛向天空后开了一个空枪,“啪”空气弹打破了苹果,粉碎成四瓣落下来的时候罗绮雪用盘子接住。

    “开胃菜!”罗绮雪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将盘子放在苏逊的面前。

    看到她这些动作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苏逊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只要给我足够的材料和我需要的场地,我能够让天门的武器将全世界全部压制,让你们自己制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专属军队,一根筷子况且如此?台风手里的屠城刀呢?你们天门大将的那些武器呢?”

    苏逊乐的咧开嘴,惊讶的看着罗绮雪缓缓吐出两个字“厉害!”

    【未解之谜】一支21世纪‘空降兵’神秘出现在北美,拯救印第安红发翘臀美女,玩遍碧眼爆乳洋妞,坐拥华尔街,赚尽美洲金银,开启大汉民族殖民全球模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