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湖中灵柩

    第六层的玻璃上面出现一道道碎断的裂痕,紧接着猛烈的海浪冲击撞开玻璃冲腾出来。

    惊鲵剑,水之属性,剑锋为浪。

    海潮之中的匹夫全身伤痕累累,累计受伤的剑伤不下三十道,他用力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身体在海浪的冲击之下朝着下方掉落,“嘭”的一声狠狠摔在地上,身受重伤,而从第六层中流淌出来的海浪,在月光的照耀只不过是镜花水月,浪潮下方铺泄下去的时候,化成了缕缕的尘烟。

    廖铁将惊鲵剑从黄沙之地中拔出来,一步步的走向前方破碎的边缘。

    看似是辽阔无际的黄沙之地,在弃苦境的操控之下黄沙一层层的散去,在廖铁走到边缘的时候,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个空旷简单的办公室,廖铁踩着玻璃的碎片朝着下方看去,匹夫的情况十分的不好,浑身剑伤累累,疼的在地上不断的翻滚,“哎,你这个家伙还是要多多的去历练历练啊,以前的时代中自然系的确是无敌的存在,但是时代在变动,很多东西都已经成了过去式,如果只是单单靠着自然系的力量的话,是没办法打到像我这样的对手的啊。”

    天门匹夫,踢馆失败!

    “廖铁!”第六层响起了弃苦境的声音。

    “在!”廖铁说话间将两把惊鲵剑狠狠的插进了剑鞘之中。

    “你是有心还是无意?踢馆的人生死自负,但是只能够死亡在飓风武道馆中,如果离开了武馆面积的话,我们作为守护者去追杀的话,那么显然是坏了规矩,你把匹夫冲击出去,却没杀掉他,你让我怎么想?”

    廖铁低下头思路清晰的解释道“总馆长,刚刚事态紧急,匹夫也不是那样好对付的,我刚刚只是想要打败他,没有想那么多,而且情况都在你你的眼皮底下发生,我是有意要给他一条活路还是心怀鬼胎,这全部由您来抉择,不过规矩是人定的,如果总馆长想要绝杀的话…”

    他紧紧的握住了剑柄道“那我也愿意破坏规矩为您效劳。”

    是自己这边作弊再先,如果追杀的话那么显得有些不人道,但是不杀的话,又不能够为了规矩而让敌人逍遥法外,弃苦境一时间陷入了权衡利弊得失之中,“哒哒哒……”他的手指一下下的在桌子上面敲打着,深思熟虑了一番道深深叹息了一声“我们为守护者本来就已经占尽优势,还加上作弊的话,的确不太光彩,踢馆的规则中也的确有如果敌人离开了武道馆的大厦就不能够追杀的条款,还是恪守自己的规矩吧,小小匹夫,皇甫龙斗跟班而已。”

    “总馆长英明。”廖铁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过我心里面这口杀气,就全部出在猩猩身上吧。”弃苦境冷笑道“你上十一层来镇守吧,我已经通知了黄氏兄弟和高震,让他们在第七层等候天门战神猩猩。”

    “高震?”廖铁一惊说道“他是第六层的守护者,总馆长的意思是…”

    “规矩是人定的,而这飓风武道馆的规矩,就是我定的,双层的馆长同时打一头铠之人猿,这应该不是困难的事情吧,猩猩象征的是力量,硬碰硬的话我们这边只有死的份儿,我从不奢望从力量上打赢猩猩,那有些无稽之谈,以柔克刚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倘若猩猩火力全开的话,我们这栋大厦也保不住,我必须要利用点非常手段。”

    弃苦境聪慧过人,但是为了胜利也是不择手段。

    廖铁叹息了一声,只能够说一声猩猩祝你好运后,离开了第六层。

    电梯里面的皇甫龙斗乘坐电梯前往第八层的时候,电梯里面响起了弃苦境的声音“皇甫龙斗,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你不用去第六层了,可以直接通往第八层,坏消息是你的跟屁虫匹夫踢馆失败,现在身受重伤的躺在外面,虽然自然系有自我治愈的能力,但是那剑伤可得折磨他一段时间,够他受的。”

    开什么玩笑?皇甫龙斗握紧拳头,自言自语道“你在搞笑?他们两人虽然喝醉了判断力极差,但是自身实力相当刚猛的,从第一层到第五层,你们的馆长我都交过手,这种阶段是什么水平我难道不知道?匹夫虽然专心开发自己的能力,但是实力也绝对不会差到连第六层的馆长都打不过,喂…你是不是把高层调到低层来了?”

    他一针见血的戳穿弃苦境的安排,让弃苦境十分尴尬。

    我操…这个龙斗很聪明呀。

    “你别管了,总之匹夫已经踢馆失败,按照规矩,他只有到下个月才有挑战的机会,专心致志的对付第八层的馆长吧,他可是…最喜欢你这种小鲜肉了。”弃苦境说完后拿起了手机。

    匹夫,我怎么可能让你那么安生呢?

    “马上汇聚起来四百人的抹杀小队,馆长无法杀掉的东西,就让你们这些小的们干掉吧,目标是匹夫。”

    吩咐完毕后,弃苦境透过平板电脑看到猩猩已经进入了第七层之中。

    来吧,进入一个新的空间吧,嘿嘿嘿,弃苦境的嘴角露出无比奸诈的笑容。

    XXXXXXX

    什么情况?一如之前匹夫进入六层的一脸懵逼一样,猩猩进入第七层后也彻底的傻眼了,抬起头看,这里居然有天空,灰蒙蒙的下着一缕缕的细雨。

    如丝的细雨打在猩猩的脸上和身体上面,为这炙热而狂躁的身体带来了一份清凉,前方是一片溅洒出一圈圈涟漪的翡翠色的湖泊,猩猩走在湖泊上面的木头栈道上面,看着四面八方,因为下雨的原因,湖泊上面升腾起来淡淡的白雾,前方有一亭台,一只白鹭从远方飞舞出来,露在亭台上面,挥舞着脑袋骚动着自己的身体。

    “我穿越到古代了?”猩猩只感觉到周围很美,他像是陷入了一副山水画之中。

    他坐在木头栈道上面,双脚放进了湖泊之中,鼻孔里面喷洒出一股股的白烟,周围无比的安静,让猩猩也有些宁静的昂起头看着前方,但是这份安静在一分钟后戛然而止,亭台上面的白鹭飞舞到天空后瞬间变成了一缕缕的烟雾消散,周围的白雾散去,湖泊一望无际,深邃如野兽翡绿色的恶瞳从下方注视着自己。

    “咕噜噜…咕噜噜…”在一股股沸腾泡沫的响声中,猩猩周围的湖泊全部翻卷起来一个个沸腾破裂的巨型泡沫。

    他连忙从湖泊中站起来,眼神血红的摇摆着脑袋,看着四面八方,充满了战斗意志。

    在那无比沸腾的泡沫之中,一口口黑色的灵柩不断的翻滚出来,随即正面朝天浮在湖泊上,在猩猩摇摆着脑袋看来看去之下,从湖泊之中翻滚出来的灵柩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将这个木头栈道全部都包围住。

    当然,猩猩才不会理睬这些灵柩到底是什么东西,也不去想为什么这一层的环境为什么会是这样。

    “铠之人猿·兽人形态!”

    双拳狠狠的打在木头栈道上面击碎的木屑乱飞中,“锵锵锵”一块块碎裂的黑金从虚空中漂浮出来,在猩猩的脑袋周围形成一个黑金头盔的形态将他的脑袋包裹住,随即双臂上面全部覆盖上黑金臂铠,一根根狂野的人猿鬓毛从毛孔中滋生出来,在细雨的风中飘扬着。

    兽人形态,并无完全兽化那样狂野,但是在力量、速度上面都得到一些均衡。

    这湖泊有多深?猩猩不想要知道。

    “嗷!!砰砰砰!”他挥舞着双臂在在胸膛上面狠狠的拍打了一下,一拳头打在地上腾空起来,看着湖泊里面的一个灵柩,他嘴巴里面溅洒出一股股的涎水,狂野而霸气的冲击过去。

    灵柩在原地猛地一个旋转,震的周围的灵柩缓缓的飘散中,“嘭”的一声盖板飞扬而起。

    厚达十厘米的盖板可让钢铁变了形状,但是在猩猩的拳头之下,他们就像是豆腐一样脆弱。

    “如果你不会把握自己的力量,敌人会用你的力量来驾驭你。”

    阿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猩猩拳头周围的逆风浪全部都“嗖嗖嗖”聚拢在拳头上面。

    一拳…贯穿盖板的中心点。

    “卧槽??”弃苦境惊讶的站起来“一拳打穿而不震周围?牛逼啊。”

    穿透盖板的拳头随后风浪猛烈的散开,“破”的一声将盖板完全的震碎,猩猩带着醉笑“嘿嘿嘿”身体腾空而下,而在灵柩之中,一个穿着生锈铁甲握着生锈长剑的骷髅兵冲出来,张牙舞爪的攻向猩猩。

    这是什么邪恶玩意儿?也是什么垃圾玩意儿?

    猩猩一拳头打过去骷髅兵顿时完全的粉碎,随后他身体落入湖泊之中的瞬间…

    “吼…嘭!!”双拳暴打虚空,反震的力量让猩猩的身体折返回来,再次站在木头栈道上面。

    弃苦境擦了擦眼睛,有些不认识猩猩“这……能够控制自己力量的猩猩更加恐怖啊。”

    “砰砰砰砰!!!”落在木头栈道上面后,旁边成百上千个灵柩的盖板全部都掀开,全部朝着猩猩这边飞舞过来。

    “呼!!”猩猩低着头鼻孔里面喷洒出两团白烟,随后对着左边张开嘴一声怒吼

    “铠之人猿·無双技·湮灭咆哮!”

    狂猛的风浪霸气的释放出去,一声怒吼,将左边四百多个盖板全部都震裂成粉碎,同时湖泊上面涟漪宛若激流般的扩散,“咚咚咚咚”的升腾起一道道的水柱

    【未解之谜】一支21世纪‘空降兵’神秘出现在北美,拯救印第安红发翘臀美女,玩遍碧眼爆乳洋妞,坐拥华尔街,赚尽美洲金银,开启大汉民族殖民全球模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