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命运之桥

关灯
护眼
    “你先开始还是我先开始?”猩爷发问道。

    金川随意的晃了晃拐杖,虽然被废掉了一条腿,但是声音依然懒洋洋的说道“现在牌面上的牌还有这么多,而且也如你所见,想要抽中不受到处罚的命运牌的话,那机率比登天还要难,之前你问过我们这里是否公正,现在就没必要回答了吧?”

    是的,从刚刚的几轮对战中可以看出来这场翻牌的战斗对方没有作弊,猩猩看了一眼身后的四个筹码,他们也都是非常紧张道看着猩猩,从之前来到这里的大呼小叫,到现在的提心吊胆,这些人已经知道了这场战斗的不普通,他们的眼神,带着希望,也带着祈求,是生是死的话,就全凭着猩猩的一个决定。

    弃苦境说的没错,这种手握生杀大权的快感是以前没有体会过的。

    “我选择4号、24号、55号、51号…”

    猩猩的话才刚刚说完,金川立刻追着说道“那么我的选择是5号、25号、56号、52号!”

    什么?猩爷一震,前方的金川则是露出了笑容“你也看得出来吧?我的这些号码全部都是跟随着你的号码一起走的,因为我也是第一次玩这种游戏,我也不知道生存下来的规则是什么,只能够一步步的摸索,这八个数字里面,或许只有一两张生存牌,也或许…有玩家和筹码一起接受惩罚的黄金命运牌。”

    之前出现过,插入猩猩左臂的长剑和击打着金川的电鞭,这些都是伤害分割。

    “开牌吧。”猩猩瞪着眼睛看着前方的金川。

    “那我就两两开牌吧,看看你们两人的运气到底如何,首先是四号和五号。”弃苦境抬起手指,“嗖嗖嗖”悬浮在空中的两张黄金牌顿时飞舞旋转了起来,四号的图案是一个人落入陷阱之中,五号的图案则是插满了冒着烟雾的墓碑。

    四号黄金牌刑法·硫酸陷阱。

    猩猩只听到自己这边的厨师发出一声惨叫后,脚下的冰面突然完全的撕裂开,随后厨师掉进了一个充满了硫酸的洞穴里面,他的双腿刚刚掉落进去之后就被完全的融化,厨师痛的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他一边挣扎着身体一边不断的陷入进去,双腿被腐蚀,腰部被腐蚀,上半身被腐蚀,随后硫酸淹没了他的脑袋。

    可恶……猩猩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这刑法未免也太酷烈一些了吧?

    五号黄金牌刑法·死亡墓碑。

    金川这边的筹码摄影师抬起头看向天空中,“咚咚咚……咚咚咚……”虚空不断的撕裂开来,从撕扯出来的裂缝中一块块石头形成的墓碑疯狂的冲击下来,接二连三的不断的冲击在摄影师的身体上面,摄影师被砸的皮开肉绽,骨裂身碎,一声声惨叫中直接被砸成了肉泥到了地上,而墓碑再次出现在金川的头顶,附加伤害,三块墓碑在金川的肩膀、脑袋上面均是重重的砸落,脑袋破开,金川满头是血的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猩猩一阵后怕,幸好这边的硫酸陷阱不是附加伤害。

    “看来第一场较量战神猩猩又是小胜一筹,第二场。”

    弃苦境的声音说完后24号、25号两张黄金命运牌再次飞舞起来。

    24号的牌,一片空白,激动的猩猩一声怒吼,筹码·程序员也是不断的尖叫“没有刑法,没有刑法,又是一张生存牌。”,紧接着红光包裹着程序员的身体,带着他离开了这个地方。

    怎么可能?那边的金川有些慌乱了,猩猩又抽到了一张生存牌,这样加起来的话,猩猩那边已经离开两个筹码了,自己眼看着就要输掉了,仿佛也是看到了这一点的猩猩说道“接下来就不用翻牌了吧?我已经赢了,你还有三次机会,不可能三次里面有两张生存牌的,这次的命运牌的决战,很显然是我赢了。”

    “既然是黄金命运牌,不翻牌的话,怎么会知道结果呢?”金川不死心道“开吧,25号。”

    25号刑法·鹰之啄食。

    “啾…”随着天空中出现一声清脆的鸣叫,一只巨大的雄鹰展翅从上空中飞速的冲刺了下来,雄鹰对着金川的筹码演员攻击过去,随后双爪将演员的肩膀抓住,一把将不断尖叫的演员从地上提了起来,用锋利的鸟喙在演员的身体上面不断的啄食,鲜血从天空中不断的溅洒下来,洒在冰面上,冒着寒气凝固成了一块块的冰渣。

    猩猩捂着肚子乐的笑起来“哈哈哈哈,怎么样?怎么样?说了你还不信,这样固执。”

    “还有两张呢,如果剩余的两张都是生存牌的话,你我之间也是平手,不要得意的太早。”

    看着金川不服输,猩猩指着他吼道“我今天他妈的要走大运,不服气是吧?我让你心服口服,55号,开牌!”

    黄金命运牌再次旋转起来,再次!!!一片空白!!!!!!

    “哇!!!!”猩猩和筹码家庭主妇同时大叫起来,金川则是一巴掌拍打在自己脸上“这是…搞什么?”

    弃苦境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可以控制黄金命运牌,但是无法控制刑法,这些东西都是随机的,靠的真的是运气,他真的是没有想到,猩猩的运气竟然那么好,第三张生存牌,说出去又不敢相信,但是既然游戏规则是这样,愿赌服输,家庭主妇离开后,56号的黄金命运牌开牌。

    56号刑法·两败俱伤·白色士兵。

    “呜呜呜…呜呜呜!”白色的旋风从冰面上飞舞而起,从里面出现一名名穿着战甲的白色士兵,握着长剑对着金川这边的筹码·渔夫不断的切割,渔夫被斩的身体上面出现一道道的伤痕,前方的金川也是承受着百分之30的伤害,身体上面也是伤痕累累,终于,白色士兵完全消失后,金川气喘吁吁的低着头,抬起眼睛狠狠的看着猩猩。

    猩猩则是吹着口哨,轻轻松松道“服不服?丫的你服不服?”

    “还有最后一个,成败尚未得知,如果最后一个我也输掉的话,那就…就是最终的筹码。”

    “我让你…”猩猩指着金川道“今天就在这里死亡掉,51号,开牌!”

    51号刑法·吸血色鬼。

    好运还是没有持续下去,这一次黄金牌飞舞出去闪耀出光芒后,一个眼神通红的男人从黄金牌中钻出来,粗暴的撕裂开那个女主播全身的衣服后,像是揉面团一样玩弄着她胸前的足球,紧接着一口咬在她的脖颈上面,直到将女主播吸成了干尸后,刑法这才彻底的结束,而金川那边,52号的牌也露出了上面的图案。

    52号刑法·袋鼠反击拳。

    “嘭!”一个拳头上面带着红色拳套的袋鼠从高中生眼前的冰面中猛烈的冲击出来,随后一拳头狠狠的打在高中生的脸上,高中生被打的扭着脖颈,脖颈断裂,身体更是跌跌撞撞的飞出去,落在地上后死亡。

    阿西吧!!金川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尽管此时此刻自己已经是遍体鳞伤,那边的猩猩得意洋洋,他还是挑衅道“现在所有的筹码都用光了,你敢和我来一场最后的生死较量吗?我们两人各自选择一张牌,得到不同的刑法,然后就是自己的运气问题了,你敢挑战吗?”

    有何不敢?猩猩刚要开口答应,突然犹豫了一下,这些黄金命运牌的刑法,大多都是简单粗暴,而且几乎每一个刑法都带着致命的效果,如果答应了金川的话,就算是筹码没了,自己抽到厉害的刑法,那自己也是死亡,他还是赢了,这样的绝命一击,是真的把自己的性命都赌上去了。

    “怎么?怕了?”金川笑道“我身受重伤我都没怕,你怕什么?”

    “我会怕?”猩猩嗤之以鼻的笑了笑“说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就让你心服口服,来!谁怕谁?我!8号!”

    “我跟你,9号!”金川迫不及待的吼道“你先的话,你就开牌吧,我倒要看看…你!!呃???”

    八号的黄金牌出现的时候,上面再次是一片空白,猩猩自己都傻眼了,这怎么可能?又是一张生存牌?随后他咧开嘴傻笑的指着金川“哈哈哈哈,还赌吗?还要跟我拼运气吗?我都说过我的人品一向都是杠杠的,哇哈哈哈哈”

    9号刑法·致命回旋镖。

    “嘭!”金川前方的空中一根链接着锁链的回旋镖顿时飞舞出来,缠绕在金川的脖颈上面后,铁链狠狠的勒动,金川全身颤抖,手中的拐杖也从浮冰上面掉落了下来,只是坚持了不到十秒,他便一头扎进了冰湖之中,瞬间被冻成了冰块,随着冰湖的移动缓缓的流逝着。

    猩猩将左臂上面的长剑拔出来,看着上面的血口道“总馆长,我赢了,你也该履行诺言。”

    “回头看看吧。”弃苦境失望的说道。

    猩猩一回头,冰山的最下方,一道电梯的门已经缓缓的打开,猩猩一边走一边道“傻人有傻福,不过你这个游戏真的是挺好玩的,这样的真人游戏,到了现在的市场上面绝对大热。”

    “是吗?”弃苦境惊喜的问道。

    “对啊,时代如此的发达,而且连我这种不爱玩游戏的人都喜欢你这款游戏,别说那些游戏狂热者了,我的下一层是第十一层吧?我希望哪里有个高手等待着我。”

    走进电梯后电梯门关闭,电梯升腾起来。

    而此时,龙斗也到了第十层,第十层恶魔屋·馆长·安德烈。

    第十一层忍着训练场·总馆长·廖铁!

    踢馆,终于进入了最后的战斗。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