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天赐良机

    随着皇甫龙斗将钢叉狠狠的插进肌肉女的脖颈里面,又带着一大股的鲜血抽取出来,安德烈一声冷哼“你能不能够闯得过我这龙潭虎穴,可不是你说了算,全部给我一起上!”

    随着他的命令,旁边的那些女战士们都是将双拳用力的握紧,随后带着一声粗犷的怒吼冲锋了过来,皇甫龙斗看着右边,用力的将手中的叉子飞速的扔了出去,“嚓!”的一声,叉子稳稳的插进了一个女战士脖颈上面的动脉里面,强大的力量震得叉子不断的摇晃,右边,一拳攻势凶悍过来,龙斗侧身一躲,手肘狠狠打在她的脸上。

    女战士捂着脸倒退了几步,痛楚,让她更加彪悍的冲过来。

    “嗖嗖!”两名女战士高高的抬起右脚,高跟鞋宛若交叉的双刀般左右攻击下来。

    皇甫龙斗伸出双手抓住她们两人的双腿,狠狠拉扯她们的右腿,“啊!”两名女战士痛的双腿被拉到最长,全部都压制在沙发上面,随后龙斗从沙发上面翻滚跳跃起来,一把抓住切割牛排的锯齿刀,对着周围一阵乱砍,“嚓嚓嚓!”齿刃在女战士的拳头、手臂、双腿上面不断的切割,溅洒出一股股的鲜血。

    随后龙斗站在茶几上面对着周围招招手“来呀!”

    “呀!”一个女战士奔跑了几步后用力的跳跃起来,一鞭腿飞向龙斗。

    龙斗一刀插进她的大腿根,随后一脚将她从空中踢飞。身后两名女战士对视了一眼,同时一声大叫冲刺上去,双脚利剑般的飞舞出去,龙斗张开双手,双脚贴着腰部滑过,随后手臂夹住她们的双腿,身体一个旋转,“呼!”的一声带动她们的身体飞舞起来,紧接着扔了出去。

    “上!上!”安德烈一边吸着冰毒一边说道,女战士们群起而攻之。

    龙斗在第十层大战的时候,上面第十一层的电梯门打开,猩猩走了进去后只看到这里小桥流水,河流的那一边有着一座小屋,小屋的门前,廖铁悠闲的抽着烟坐在哪里,脚下堆满了一地的木屑,猩猩走上木桥后,廖铁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继续低下头用刻刀在木偶上面不断的雕琢着,“呼!”廖铁吹了吹木偶上面的木屑,吐掉了嘴巴里面的香烟“第九层过了?比我想像的要快很多,想必你应该知道吧?过了我着一层,上面就是飓风武道馆的最强者了。”

    废话少说!猩猩握住拳头,第九层已经让他压抑了很久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

    “看把你急的。”廖铁仔仔细细的刻着木偶脸上的纹路“我就在这儿,不逃也不躲,静候你的大驾光临。”

    “名字。”猩猩粗犷有力的低吼道。

    “无名小卒,提起来你不会震撼。”廖铁又点燃了一根香烟说道“你认识匹夫吧?他在第六层的时候被我干掉了,干掉,我指的是他踢馆失败了,并没有死亡,总馆长会不会放过他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今天在这里,你和我,要死掉一个,你觉得那个人是谁?”

    廖铁抬起头吹了吹垂落下来的一缕刘海“你铁定认为那是我。”

    “我讨厌废话。”猩猩浑然一吼猛地冲刺了过来。

    廖铁低着头吹着烟蒂上面的烟灰叹息道“真不懂诗情画意,永远都这么粗暴,要吃大亏的。”

    XXXXXXXXX

    飓风武道馆天台上面,坐在边缘沙发上面的弃苦境看了一眼不远处挂着的时钟,现在已经是深夜04.22分,已经快到拂晓时分,这一夜总算是要过去了,但是这平静的四周,却让弃苦境内心不得安宁。

    他站起身,身体轻轻的悬浮在空中,扫视着飓风武道馆大厦周围四面八方的街道,这个时间点,四周无比的寂寥,街道上面只剩下昏黄而孤独的路灯静静的照耀着,四周除了风声,静谧的有些可怕,但是这种静谧却让弃苦境心生不安,这也太安静了一点吧?要说天门那边初来乍到没动静还能够相信,日月神会和鬼狱会都傻了吗?

    不过想一想可以释然,日月神会最近族长死亡,风风雨雨事情一大堆,鬼狱会自从上次被天门占得先机后,元气大伤,可……自己这边何尝不是元气大伤呢?

    大厦的底层,匹夫还躺在地上正在休养生息,利用自然系的能力恢复着剑伤的时候,周围两侧,一群群的人已经从两侧提着明晃晃的砍刀夹击过来,匹夫闻到杀戮的味道,鲤鱼打挺的从大地中跳跃出来,看着周围两边那些生瓜蛋子,用大拇指指着自己道“我操,你们连你们的匹夫爷爷都想要妄动,我还真就草你们全家了,那个不怕死的,尽管上来。”

    “奉总馆长的命令,将你格杀勿论,杀!!!”两侧的武道馆的弟子们全部怒吼着的冲锋了上来。

    脚踏实地,匹夫自然高傲,他不屑的吼道“就凭你们这些时代中刚刚冒头的小崽子?”

    “自然系花岗岩·地刺!”

    身体弯曲在地上狠狠的一拍大地,从大地之中一根根尖刺“轰轰轰”疯狂的冲刺出来,两旁的战士瞬间死亡惨重,那些地刺扎进他们的双腿之间,或者插进他们的肚子里面,致使他们肚破肠穿。

    飓风武道馆大厦七百米处一栋公寓里面…

    一架望远镜后面的椅子上面,一个翘着二郎腿拿着香烟的鬼狱会小弟脑袋像是钓鱼一样起起伏伏。

    烟灰不断掉落,滚烫的烟头狠狠一烫他的手指。

    “为主君神武辉耀誓死效忠。”小弟下意识的一声怒吼苏醒过来,随后看着四面八方,后面床上两个同伴已经睡死过去,他吧唧了两下嘴巴,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朝着望远镜随意的看了一眼,就认为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转过头刚刚准备去洗脸换班,突然眼睛一瞪,再次看着望远镜。

    这一次他看到在大厦的下面,匹夫怒吼着不断的和那些小弟们战斗,现场鲜血横飞,大地疯狂摇晃。

    “卧槽!”鬼狱会监察小弟顺着画面看着大厦,六楼的窗户破裂,很显然刚刚发生过什么事情。

    监察小弟,有特殊权利可以和上层直接联系,他认出了匹夫,并且立刻拨通了一个电话,那边很快就接听,小弟支支吾吾道“龙大人吗?飓风武道馆这里有特殊的情况,我看到天门的匹夫在楼下正在战斗…”

    说话间,十楼的窗户突然破碎,一个女战士被打死扔了出来。

    小弟连忙汇报道“还有十楼,卧槽…天门的皇甫龙斗也在里面?”

    “看清楚了?确定是皇甫龙斗?”那边的龙潮歌一边穿衣一边戴上眼镜。

    “真真切切。”小弟斩钉截铁道“我看的清清楚楚,他真的在里面。”

    继续监察,龙潮歌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

    XXXXXXXXX

    韩国首尔最豪华的‘常青藤别墅区’中,一间间别墅的灯光闪耀而起,随后无数的人一边穿着一边衣服走向了最大的那栋别墅,同时战士们也紧急的动员起来,最快的速度集合,车辆、战斗机等东西全部开始准备。

    总指挥别墅中,龙潮歌难掩脸上的狂喜道,对着一群干部道“各位,这次真的是天赐良机,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天门竟然就这样和飓风武道馆开始战斗起来了,而且派遣出去的大将档次不低,皇甫龙斗,匹夫,很可能还有其他人。”

    一群干部都异常的兴奋。

    “慢点说。”丁婵穿着旗袍身材火辣的令人喷鼻血,她揉着眼睛嘟着嘴巴道“用脚指头想想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台风才没那么傻呢,若天门进攻,不可能连一丁点风吹草动都没有,倘若是台风派遣人闯进去的话,按照台风的大局观,他是不可能这么做的,监察那边是不是弄错了?”

    龙潮歌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道“所以我才说是天赐良机,天门的将领们做起事情来一向是雷厉风行,不听指挥的大有人在,我基本上可以确信,这是无命令的擅闯。”

    “擅闯?”郑泰寿想了想突然点点头“很可能,因为飓风武道馆有规则,接纳一切踢馆的人,他们几个人很可能背着台风去踢馆了,台风那边,很可能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丁婵的大眼睛聪慧的转动着,有些想通的点点头“不无道理。”

    “这是天门的一贯风。”龙潮歌平静了心情后坐了下来“好啊好啊,替我们拔掉了飓风武道馆的一根根尖刺,我们现在只要坐收渔翁之利,马上命令下去,我不管现在什么时间点,十分钟后,鬼狱会在韩国的大军全体出动朝着飓风武道馆进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若我们这次行动能够将飓风武道馆的总馆长和大厦占领的话,皇甫龙斗他们,就真的是为出力了,他们不是很喜欢这样胡搅蛮缠的战斗吗?以前还行得通,现在也不看看什么时代。”

    “全体出动?”丁婵看着龙潮歌。

    龙潮歌的睿智她自然相信,可她还是犹豫道“我们如果进攻飓风武道馆的话,势必会引起一片轰鸣,到时候台风进攻我们的大本营的话…”

    “给他们好了。”龙潮歌看着丁婵推了推眼镜“天公可不偏心,该是我们赢得时候了。”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