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闯入者

关灯
护眼
    好!天门的这次行动被发现后,别墅里面的鬼狱会的干部们都是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这次的总指挥又是龙潮歌,还没有开战,士气已经沸腾到最顶点。

    丁婵站起来眨着大眼睛问着龙潮歌“给他们?几个亿的东西就这样给他们?”

    “当然不是白给,要拿我鬼狱会的大本营,我自然也会让他们付出一点代价。”龙潮歌看着干部一眼“李正信,待会儿你带领着一百人的战士在这里布置,其余的人全部跟我走,通知首尔那些拿着钱的家伙们,将所有的资金全部从首尔移动到仁川,全部,企业正常运营,钱财流向地点改变,听明白了吗?”

    “你是不是疯了?”丁婵走上前摸了摸龙潮歌的脑门儿“这么繁华的首尔你不要了?你要把大本营移动到仁川?要不要给你请个医生给你看看?”

    龙潮歌将丁婵的手抓住,正色道“亲爱的,你以为台风真的一天什么都不做领略韩国的美景吗?现在天门那个胖子王是总统,这段时间,他们绝对已经向世界政府发动了请求命令,说首尔这里黑帮作乱,一国总统在世界政府的话是非常有权威的,大主君会怎么办?世界政府肯定会在不久之后发兵攻击首尔,知道为什么是首尔吗?因为台风最想要拔掉的是我们鬼狱会,只要把我们赶出韩国,剩下的日月神会和武道馆,他有的是时间和精力来收拾。”

    “你想那么远?”丁婵委屈的鼓着嘴巴道“我没想那么多。”

    “我本来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该怎么办,皇甫龙斗他们这么一闹,我已经明确下来了,台风,我就看你怎么躲我这招。”龙潮歌说话间几个干部匆匆的走进来喊道“总指挥,四百架战斗机和四万名鬼狱会的小弟已经准备好了。”

    龙潮歌抓起身后的夜枭剑佩戴在腰间后自信的走出去“我们走。”

    “是!”一大群的干部们众星捧月的跟随在龙潮歌的身后。

    丁婵也想要走的时候,龙潮歌拦住她道“亲爱的,战场很血腥的,我怕吓到你,你不是赢了一辆跑车吗?麻烦替我去一趟釜山,告诉日月神会的会长千岁雾,我们愿意将我们的别墅区贱价卖给他们,要不要就看他怎么办了,懂我的意思吧?如果我们成功了,台风必定倾巢而出攻击飓风武道馆,我们根基不稳,需要日月神会在后方牵扯住台风。”

    “我堂堂东京三神之一,现在成跑腿的啦?”丁婵抱着手一脸不爽。

    “你责任大着呢。”龙潮歌低低头后带着一大群干部笑着离开。

    外面车灯的灯光简直可以照耀天际,龙潮歌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飞舞的战斗机,白发乱舞,夜风寒冷,身后的小蛮将白色的大衣披风放在了龙潮歌的肩膀上,他抬起头看着宛若白昼般的天空,微微一笑“今晚的月亮这么圆,正是杀人的时候,我们走…”,声音落下,浩浩荡荡的车队战斗机的队伍从别墅区内出发,以最快的速度从首尔冲向仁川。

    如果这是在华夏国,这需要一两天的时间。

    可惜这里是韩国,只需要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XXXXXX

    而此时此刻飓风武道馆这边,所有人还没有意识到灾难即将来临,楼下的匹夫站在血流成河的死尸堆中疯狂的咆哮,身上的强者之威让旁边的战士们不断的后退,十分惧怕。

    匹夫握着双拳吼道“你们不是想要杀你们匹夫爷爷吗?我就看谁先冲上来,来呀!”

    一声怒吼,旁边的小弟们再次退后了一步,一个个都是颤抖的握着砍刀,有些不敢靠近。

    上面的第十层中,皇甫龙斗站在破碎的窗户前面身后的鸟羽大氅的羽毛随风飘舞,他将手中的锯齿刀旋转着抛向天空后又稳稳的握在手里,看着前方剩余的最后一个女战士,悠闲的说道“你看这遍地的死尸,难道还看不清你最后的下场吗?再冲刺上来的话,下场也是死路一条,给你一条活路,赶紧走吧。”

    “不领情!”女战士摆出战斗的姿态一声怒吼,握着拳头尖叫着冲刺上来。

    她的双腿带着迅捷的疾风不断的左踢右踢,前方的龙斗不断的闪避,一边闪躲一边笑道“你这腿风踢得挺迅速的,就是准确度嘛,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女战士站定,随后奔跑了几步带着虎狼之势奔腾起来,双膝并拢冲向了前方的皇甫龙斗。

    龙斗一个侧身,随后一巴掌拍打在她的背上,直接将她从碎裂的窗口处狠狠的推了下去,女战士冲刺出了第十层,吓得双手像是翅膀一样的拍打着,随后整个人直接从十楼上面坠落了下去,她吓得不断的大叫,下方的匹夫抬起头,猛地看到一个女的飞下来,二话不说猛地举起拳头。

    “嘭!”拳头穿透了女战士的肚子,鲜血从空中溅洒,喷溅了匹夫一身。

    “你放出来的这些小喽啰都没什么意思,还有吗?”皇甫龙斗把玩着手中的刀问着前方的安德烈,后者则是目光如豺的看着他,将一直抽着的烟斗放了下来,深深的吐了一口梦幻蓝色的烟雾,“嘿。”龙斗扯开嘴角微微一笑,眼神一转,犀利之光从双瞳中飞射出来,他奔驰了几步后跳跃起来,猛地将锯齿刀扔向了安德烈。

    安德烈也拿起自己的锯齿刀扔了过去,两把刀在天空中碰撞出一大串的火花后双双无力的掉落在地上。

    “砰砰!”安德烈双手一拍沙发猛地站起来,像是一根离弦之箭疯狂的冲向前方的皇甫龙斗,两人在天空中拳头和手臂“啪啪啪”的不断碰撞后,双方“咚”的一下对峙了一拳,安德烈直接被震飞了出去,身体飞舞出去一屁股再次坐在沙发上面,甩了甩手将掉落下来的头发全部都抹上去。

    龙斗一个翻滚站在了茶几上面,身体弯曲下来,一个扫堂腿还没有飞舞出去,安德烈一脚狠狠的踢在茶几上面,龙斗连忙站起来,“呜呜呜…呜呜呜!”茶几直接被安德烈踢飞在空中,龙斗像是狗熊踩皮球一样踩着旋转的茶机,身体不断的后退。

    随后安德烈将地毯掀开,拿出了一把手枪,对着龙斗“砰砰砰”连续扣动几枪。

    子弹飞舞过去,龙斗双手交叉,“滋滋”两道交叉撕裂开的虚空裂缝炸裂开出现在他面前,子弹进入破碎空间后直接被震成了粉碎,安德烈眉毛一扬“果然是不同凡响的血统者,竟然有这样恐怖的能力,看来枪械这种东西对你没什么用。”,他随即将手枪扔了出去,而前方的龙斗也“嘭”的一声冲刺了过来。

    龙斗一拳挥舞,安德烈直接低头躲过后,双手撑着地面,在地上翻滚着不断的后退,随后稳稳的站在了窗前,龙斗落地后站在另外一边,擦了擦鼻子“躲得挺快的,看来你吸毒没有把你整个人都吸废掉,拳脚功夫还是有的。”

    安德烈刚刚要说话,突然从角落的喇叭声中响起弃苦境的一声惊呼“踢馆终止,战斗中止,赶紧离开这栋大厦。”

    什么意思?什么情况?皇甫龙斗和安德烈双双疑惑,随后在龙斗这个视角,只看到安德烈的身后出现了一大股刺眼的白色光芒,随后响起了战斗机机翼旋转的声音。

    “我擦,什么情况?”龙斗听到战斗机的声音后直接躲藏在了沙发后面。

    安德烈刚刚回过头,“哒哒哒…哒哒哒…”大厦外面的战斗机直接以最凶猛的火力发动了攻击,密密麻麻的子弹从外面飞舞进来,安德烈的身体被冲击力极强的子弹顿时穿透出十几个血窟窿,他浑身一震的时候,皇甫龙斗探出头一声大吼“卧槽,你站在哪里干什么?还不赶紧进来?我们俩还没打完了。”

    话音刚落,铺天盖地的子弹直接钻进了第十层里面,打的所有的东西都在爆炸粉碎,掩护着皇甫龙斗的沙发直接被打出无数的洞口,安德烈在子弹的扫射中身体不断的颤抖,瞬间被战斗机打的千疮百孔的倒在了地上,大大的瞪大着自己的眼睛。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龙斗一边后退一边咒骂道。

    下方…龙潮歌大声的命令道“派遣出一万战士,将四周全部封锁,不得放任何武道馆的援军进来,你们几个去攻击匹夫,小蛮和妖泣,你们去抓皇甫龙斗,通知战斗机大军,给我绕着整栋大厦扫射!”

    “是!”周围响起了排山倒海的遵从声。

    四百架战斗机,飞舞在大厦的四面八方,不断的对着大厦扫视着,玻璃飞舞,大厦瞬间被攻击的狼藉无比。

    “我就知道今天晚上没有好事,这拂晓,我怕是过不了。”弃苦境刚刚想要做点什么,下方的龙潮歌直接抓住了夜枭剑的剑柄“让你自由活动,岂不是天下大乱?”

    “桑”剑锋闪耀中,夜枭剑直接拔了出去,被龙潮歌狠狠的扔向天空。

    随后龙潮歌双手插在裤兜里面,大衣霸气飞舞中冲刺出去,踩着夜枭剑直线升空。

    弃苦境一步后退,踏剑飞行的龙潮歌在大衣猎猎卷动声中已经到了他面前,站在天台的边缘,龙潮歌将夜枭剑猛地插入了剑鞘,抱着手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弃苦境“总馆长,别来无恙。”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