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战剑之殇

    恐怖如斯的剑锋,让廖铁抵挡的十分艰难,一连退后二十三步后,廖铁的惊鲵剑狠狠的朝着周围甩出去,“砰砰”夜枭剑的风浪被斩裂开来,冲刺进入两侧的大地之中,撕裂出深邃的裂缝。

    “不能够给一个机会?”廖铁有些忌惮的看着龙潮歌“我所属弃苦境,一切指令都是弃苦境来下达,我只是奉命办事,背叛了主君这样的罪名与过错,你找弃苦境便是,何必难为我们下面的?”

    “一味的遵从和臣服是下属最大的过错,别忘记了,忠诚…是领导者赋予追随者的。”龙潮歌话音刚落,大衣飘扬舞动,廖铁只看到前方白影一闪,紧接着从虚空中夜枭剑直刺过来,“当!”双剑挥舞避开剑芒,随后两人手中的长剑不断的交锋碰撞,论剑的质量,夜枭排名在惊鲵之前,仅次于夕阳之后,而论剑术的话,龙潮歌自然也是相当彪悍!

    挥剑舞动中,龙潮歌的双腿在大衣的旋转中不断的踢向廖铁,廖铁双腿不断的抬起,两人的膝盖“砰砰砰”带着爆响的尘浪用力的碰撞,剑影在两人的周围不断的挥舞,龙潮歌一边打一边完全的压制着廖铁的力量,致使聊天不断的后退。

    “嘭!”高高抬起双腿的两人双剑碰撞,双腿碰撞。

    随后廖铁身体疯狂的一个旋转“忍者双剑侠·無双技·步步生莲!”

    两把惊鲵剑“刷刷刷”的飞舞出去,舞动出两道剑花后在龙潮歌的身边不断的飞舞,廖铁接踵而至,双拳不断的冲刺过去……

    龙朝着抓住肩膀,一把将大衣直接扯下来!

    “轰轰轰”单手旋转着大衣将两把惊鲵剑包裹住后,夜枭剑横着抵挡,廖铁的双拳打在剑刃上面后…

    龙潮歌在眨眼间松开握着剑柄的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廖铁的脸上。

    下一秒他再次抓住夜枭剑的剑柄,下一秒再次松开…

    手掌在剑刃上面一个滑动,手心带着剑锋,龙潮歌一巴掌拍打在廖铁的脑袋上。

    “刷刷刷!”剑锋将廖铁的头发割裂的不断的飞舞,在脑袋顶上撕裂出一道道血腥的口子。

    随后龙潮歌再次退后回来,在夜枭剑坠落的瞬间一把抓住了剑柄,随后猛地将大衣扔出去。

    大衣中的两把惊鲵剑直挺挺的飞舞出来,气浪震得廖铁一步后退。

    龙潮歌穿上大衣的瞬间身体一个旋动,双脚“砰砰”踢在廖铁的胸膛上面,身体坠落的时候左脚再踢肚子,右腿“砰砰砰”在廖铁双腿之间来来回回不断的踢动。

    廖铁抓住惊鲵剑的剑柄,身体被冲刺出去的双剑带的飞舞出去,跌跌撞撞再次退后了十几步后停了下来,双腿被踢得生痛无比,剧烈的颤抖。

    身后的大衣轻柔的落下来,龙潮歌低着头食指抚摸着剑匣道“痛吗?”

    脑袋三道口子激发起了廖铁的血腥,他狰狞一笑,双手握着惊鲵剑猛地冲刺了出去。

    双脚宛若螳螂之刀冲击过来,龙潮歌眼神凛冽,提着长剑白发乱舞的冲刺过去,“当!”两人在空中剑刃再次抵挡后,廖铁松开手,右手惊鲵剑“嗖嗖嗖”旋转着飞舞出去,左手惊鲵剑迅速的进攻。

    “还来这种小儿科的招式?”龙潮歌一剑抵挡后身体“嗖嗖嗖”的旋转起来躲过。

    右手惊鲵剑被廖铁一把抓住后,他举起双剑刺上去。

    “啪啪!”龙潮歌的双腿在剑尖上面轻轻一踩,身体一个翻滚瞬间到了廖铁的身后,霸气锋钢的夜枭剑一剑横切过去,廖铁迅速的转过身,双剑交叉的将夜枭剑卡住。

    “我还是那句话,给条活路!”廖铁用力的说道。

    “我也还是那句话,结果是死亡。”龙潮歌在转瞬之间将夜枭剑抽取出来,随后身体“轰轰轰”的后退。

    前方的廖铁通红的眼珠子不断的转动,双手紧紧的握着惊鲵剑…

    剑刃上面开始出现一滴滴的水滴,廖铁头昂起,恶吼一声暴力的冲刺过来。

    “梭梭梭梭…”惊鲵剑上面的水滴瞬间成了巨大的水花,绕着整把剑刃疯狂的旋转。

    “忍者双剑侠·無双技·螺旋水流斩!”

    剑刃上面旋转着疯狂的水花,廖铁狠狠的朝着下方的龙潮歌刺下去,夜枭剑高高的举起来,十方转轮剑壁“刷刷刷”的扩散开来疯狂的旋转,“咚咚!”惊鲵剑攻击在剑壁上面后,上面的水话被绞杀成无数碎裂的水滴疯狂的朝着两旁溅洒,大股大股的水花飞舞中,龙潮歌的拳头在大衣的飞舞中从缝隙中冲击过来,一拳打在廖铁的肚子上。

    “噗!”廖铁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弯曲着飞舞了出去。

    落地的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前方的龙潮歌一剑指向他,嘴角滑过一道自信的笑容。

    “神罗天幻·超必杀·白色祷告。”

    他侧身对着廖铁,高高的举起夜枭剑后,全身散发出强烈的白光之后,“嗖”的一声全身消散在原地,而与此同时廖铁不远处的大地上面,一道白色的疾影闪烁而过,“铿”的一声在地上流下几道剑痕,廖铁连忙转动着自己的脑袋看向四面八方,“嘭!”虚空又被斩裂出几道剑痕,四周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不断的出现一道道碎裂的剑痕。

    “嚓!”白色幻影一闪而过,廖铁身后的衣服被撕裂开来。

    “轰…”前方一大股的杀风猛烈的攻击过来,廖铁视死如归的不断的怒吼,白色幻影笔直朝前,身体旋转的舞动。

    “当当当当”廖铁挥舞着手中的惊鲵剑,不断的和旋转的龙潮歌的夜枭剑攻击在一起,大股大股剧烈沸腾的火花在他的前方疯狂而刺眼的不断闪耀,手中的惊鲵剑更是带着疯狂乱舞的剑影不断的挥舞出去,夜枭剑进攻,龙潮歌的手再次伸出来,透过剑刃的缝隙一把掐住了廖铁的脖颈。

    他猛地将廖铁扔向天空,一剑挥舞上去。

    “当!”廖铁剑刃充斥着水花抵挡着冲腾而起的剑锋,身体被震得冲向了更高的空中。

    龙潮歌抬起头,坠落的廖铁突然消失不见!

    “你的忍术都是我教你的,翅膀硬了,用我所传授的东西来对付我?”

    龙潮歌说完举起夜枭剑,而廖铁也猛地出现在他的身后,挥剑怒刺,刚好被夜枭剑的剑刃抵挡住后,龙潮歌转过身,再次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面,在他飞舞出去的刹那抓住他的脚踝,几个旋转后将廖铁猛地扔出去,廖铁不断摔落的在地上弹跳后,龙潮歌身形超速移动过来,一剑刺下来。

    廖铁脑袋一偏,夜枭剑几乎是贴着耳朵刺进大地中。

    “哼!”龙潮歌一脚踩向廖铁,后者疯狂的滚动躲过踩击后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尽管有些受伤,但是依然顽强的迎战,他知道龙潮歌不会放过自己的,与其逃避,还不如背水一战,双剑插入大地之中,一圈水浪“哗啦啦”的形成,随后几个旋转的水花龙卷风猛然的窜腾了起来。

    “海潮剑法·奥义·龙卷海流壁。”

    “到现在才练出六个。”龙潮歌摇摇头,而廖铁仗着有海流包裹,双剑旋转狠狠的冲刺过来。

    龙卷海流壁旋转狂怒,而前方的龙潮歌丝毫不惧,大衣一甩一脚踏地身体离弦之箭的冲刺过来,同时在龙潮歌的身后,一个体型修长的幻影出现,伴随着龙潮歌一剑刺向廖铁,身后的幻影也握着手中的长剑,凶猛的刺去。

    幻影之剑和夜枭剑融合在一起,白光在剑刃上面疯狂的闪耀。

    一剑刺进龙卷海流壁之中,穿透廖铁的防御,龙潮歌一剑插进了廖铁的肚子。

    “唔!”廖铁激烈的动作顿时停止下来,一声闷哼,瞪大眼睛低下头看着肚子,一缕缕的鲜血从伤口处流淌出来。

    “这一招,叫做「夜君」,专门破防用的。”

    龙潮歌一把将夜枭剑从廖铁的肚子里面拔出来,廖铁重伤,身旁的龙卷海流壁全部都瘫软着“砰砰砰”的拍打在地上,水浪用过两人的双脚后,廖铁单膝跪地,恶狠狠的看着龙潮歌“我今天才知道,你的剑,真的好冷。”

    “要恨就恨我。”龙潮歌说道“主君的威严容不得侵犯,杀掉你,我又何尝舍不得呢?”

    “哗啦啦…哗啦啦…”说话间,脚下的水浪越来越高,从脚踝已经到了膝盖处,水浪更是充斥了整个忍者修炼馆,龙潮歌静静的站在原地握着夜枭剑,剑刃上面的鲜血一滴滴“嘀嗒嘀嗒”的掉进脚下的海浪之中。

    “我超越你,你应该高兴。”廖铁牙齿带血昂着头宛若困兽般的一声怒吼。

    “神忍惊鲵·究极奥义·海潮忍者军!!!!!!”

    “嗖嗖嗖嗖!”一道锋利的剑锋从整个忍者修炼馆的中心点撕裂开来。

    “嘭!!!!!!!!!!!!!!!!!!!!!!!!!!!!!!!”

    “嘭!!!!!!!!!!!!!!!!!!!!!!!!!!!!!!!!!!!!!!!”

    随后在龙潮歌的身边,两道水浪弯曲翻涌着怒吼着升腾起来,涨潮般的冲天而起后怒吼涌动在龙潮歌的周围,在铺天盖地的水浪中,一股股的浪花全部凝固成手握长刀的忍者形态,一排排,一个个,数量密密麻麻越来越多。

    龙潮歌站在原地大衣猎猎卷动,前方的廖铁双剑插入大地瞪着眼睛狂笑。

    两旁海潮翻涌,无数的海潮忍者们全部举起了手中的长刀。

    “2999个!”龙潮歌赞赏的点点头“厉害!”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