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不悲伤的斩杀

    他的称赞让廖铁抿着嘴开心的笑起来“我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幻觉吗?以前您教我忍术的时候,可是从来没有夸过我,可我知道无论时间过去了多久,在你的内心中一直非常的明白,你就是我要超越的目标,现在…我离梦想只有一步之遥,我要飞跃过自己实力的命运,接招吧,师傅!”

    廖铁将惊鲵双剑从大地中拔出来,双剑交叉中水花飞溅。

    两侧升腾而起的巨大浪潮中,所有的海潮忍者们全部都举起了手中的双刀,当两边的压力轰然攻袭而下的时候,“嘭”一声炸裂的碎响,龙潮歌脚下的大地顿时龟裂出一道道碎裂的裂痕,随后恐怖的朝着四周蔓延,裂痕越来越大,滚滚的波浪“轰隆隆隆”带着海潮忍者的身体卷动。

    “呜吼!!!”前方的廖铁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双手狠狠一撞。

    “咚!!!!!!!!!!!!!”卷动在龙潮歌两旁的巨型海浪狠狠的冲击在一起。

    龙潮歌放眼望去,四面八方的海潮忍者铺天盖地的压制下来,他在那一瞬间摘掉了自己的眼镜,紧接着夜枭剑在手中“嗡嗡嗡”散发出强烈的白色剑芒,白色的剑光瞬间将龙潮歌的身体全部包裹,紧接着浩瀚的剑芒“轰轰轰轰…”带着狂烈的涌动声朝着四面八方劲猛的喷洒出去,范围越来越大,杀伤的范围也越来越广,白色的剑芒疾速的将所有的海潮忍者军全部包裹后,大地…半空…廖铁的身边…天空中的战斗机…最后乃至整个忍者修炼馆,全部都充满了白色的剑芒。

    “哇!!!”战斗机里面的机长首先承受不住的发出一声声嚎啕的怒吼,身体在这白色的剑芒世界中被割裂开一道道的血痕。

    “我能够坚持!”廖铁一声怒吼,无数的疾风斩在身边飞速的旋动,撕裂开他的衣服,在他的身体上面流下一道道的伤口后,前方的龙潮歌全身白光的看着廖铁,叹息的摇摇头“既然离别是悲伤的,又何必在意分别时的突然呢?”

    “白夜剑神·奥义·天下轻歌。”

    “砰砰!”随着夜枭剑的一道劲猛的挥斩,两道半月形的剑锋朝着两旁狠狠的挥斩过去,疾风裂斩,所向披靡,融合在一起的潮浪顿时从中心点被斩裂开,随后只看到龙潮歌的身体带着璀璨的白色光芒飞舞了出去,身体疾速的已经和极光的速度吻合。

    天空中“刷刷刷”的斩裂下来一道道的剑气的时候,大衣飞舞的龙潮歌握着夜枭剑从海潮忍者军冲刺出来,随后身体“刷刷刷…刷刷刷”在整个白色的世界中疯狂的乱斩。

    一道道的剑气将那些海潮忍者的身体劈斩开,同时乱斩的龙潮歌化成一道黑色的疾影,几乎以一秒的速度疾速游动在整个空间内,他所到之处,大地被恐怖的撕裂开,天空中的战斗机“砰砰砰”被斩成两半后不断的爆炸,同时那些海潮忍者军大片大片的被斩碎,在迅速的被消亡中。

    “嗖嗖嗖!”剑芒疾影龙潮歌在廖铁的身边几个旋转,廖铁的背部、后脑勺、大腿、双臂在眨眼之间全部被夜枭剑撕裂开,伤口翻卷中大股大股的鲜血喷射出来。

    “轰轰轰轰”紧接着,在忍者修炼馆的两侧,一把把由光芒形成的夜枭剑从左右夹击着雄雄的推动过来,左右各自是一万的数量,随着剑芒的推动,无数的海潮忍者都被剑芒所穿透,身体粉碎成一股股的水花。

    而龙潮歌整个人亦是在空间中迅速的移动,整片大地已经被斩裂出上百道裂痕,天空中的战斗机早已经全数覆没。

    疾影剑芒再次霸道一闪,廖铁的左臂直接被乱斩的龙潮歌切断。

    疾影剑芒再次从后方闪电般的拉扯回来,廖铁的右臂飞舞到天空中。

    “不!!”廖铁昂起头怒吼,前方升腾而起的海潮“砰砰砰砰”全数粉碎铺泄在地上,所有的海潮忍者们还没有爆发出其威力,便被龙潮歌尽数的斩断,随即斩断廖铁的双手,使其惊鲵剑的力量无法释放,海潮尽数的散去,四面八方的剑锋白光也全部的散去,在这一片狼藉无一物是完好的忍者修炼馆内,疾影剑芒龙潮歌一剑斩断了那座小桥后,身体骤然停止了下来。

    他握着闪耀着锋芒的夜枭剑,大衣在身后飞舞,随后双眼中的血丝完全的散去,戴上了眼镜。

    廖铁眼睁睁的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惊鲵剑,不甘心的看着龙潮歌。

    “你不是一直想要看吗?”龙潮歌余力未消散,在他的身后,一股股的红流之风在迅捷的升腾着。

    “临死之前,让你知道,也算是我最后教导你的一点东西。”

    “武魔偶·宫本武藏!”

    夜枭剑插入大地之中,身后的大衣“哗啦啦啦”疯狂卷动中,在涌动而起的红流风浪中,一个抱着手身材修长的男人“刷”的一声冲腾出来。

    那修长的人影踩着龙潮歌飘舞而起的大衣一角轻轻的朝着前方滑动过去。

    一把抓住插入大地的夜枭剑后,夜枭剑爆发出白色的剑芒,他从剑芒抽取出一把白色的长刀,随后双手握住长刀,“刷”的一声冲刺过去。

    “嘭!”一大股的血浆在他的身后爆发,电光火石之间,廖铁的脑袋已经从脖颈上面被齐刷刷的斩断。

    XXXXXXXX

    第十一层已经完全的尘埃落定,龙潮歌将夜枭剑插入了剑鞘后走到了廖铁的身边,他掰开廖铁的手指,将两把惊鲵剑取出来的时候,惊鲵剑疯狂的颤抖,随后自动的从龙潮歌的手心飞舞出来,悬浮在空中上上下下的伴随在廖铁的尸体身边,龙潮歌抓住夜枭,“嗡”的一声从夜枭剑中爆发出压制性的剑芒。

    惊鲵剑狂乱的在廖铁的身边飞舞起来,随即冲上天空后“当当当”不断交叉碰撞在一起,最终暗淡无光的坠落了下来,“嚓嚓嚓”两声插入了大地之中。

    龙潮歌走过去,将两把惊鲵剑拔出来,朝着出口走过去。

    身后的廖铁躺在地上,脖颈处还在喷涌着鲜血,他的脑袋距离他有十米远的距离。

    上天台的时候,一架战斗机已经等待着他,一名战士从上面跳跃下来,恭敬的低下头说道“总指挥,战斗仍然在进行之中,下面的匹夫伤了我们的两个干部,不过他自己也是已经筋疲力尽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抓住匹夫,皇甫龙斗在第八层,我们的干部已经找到了他,正在战斗之中。”

    “龙斗的伤势怎么样?”龙潮歌问道。

    “中了一颗兽杀弹,其余倒是没有大碍。”小弟汇报道。

    龙潮歌将总指挥机器递交到他手中“我这里有接听器,接下来我还有事请要做,丁婵会替我在这里掌控大局,皇甫龙斗那里让弃苦境将四周的阻碍物全部都打开,同时安排狙击手。”

    “我们有三个大将去抓他,不必吧?”队长有些吃惊道。

    “那要不你去把龙斗抓给我看看?你要是抓到了,那就真的不用。”龙潮歌看着他问道,队长摇摇头后立刻大声的吩咐了下去,龙潮歌看着下方战斗的匹夫道“和匹夫战斗的时候声势一定要浩大,同时在周围布置好天罗地网,在匹夫被抓到后,把猩猩从摩天大厦引出来,龙斗沉得住气,猩猩沉不住气,他非常的冲动,你知道主君神武辉耀之下最强大的是什么吗?”

    “是火力!”队长大声的汇报道。

    “把我们最具有穿透力、杀伤力最强、最迷幻的东西全部给我使出来,不要有丝毫的吝啬,让小弟冲上去打,战斗机在旁边掩护,不要让猩猩碰到战斗机,懂了吗?先打猩猩的防御,再伤害他!”

    “是!”队长用力的低下头。

    XXXXXXX、

    骑乘着手下事先准备好的摩托,龙潮歌飞速的从武道馆的周围离开,朝着仁川市最大的一片空地移动过去,他将摩托停在空地的旁边,随后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首尔别墅区那边的电话

    “总指挥,我们在首尔的钱已经全部转移到你指定的账户里面去了,这片别墅区我们真的不要了吗?”

    “真的不要了,把张东澈放出来,让他带着你们,带上最强大的远程火器,去攻击巨济岛大本营,来牵制一下天门那边,只要远攻,不可近战,敌人来进攻我们就逃,打伏击战知道吗?”

    “是!明白!”那边的人用力的点点头。

    挂断了电话,龙潮歌点燃了一根香烟,将燃烧的香烟在手指间旋转着,同时吐着烟雾道“千岁雾,我顺势将你一网打尽,台风,把你政府的这只翅膀拔掉的话,你知能够退到巨济岛哪里去,从头又再次开始,胖子王在成为总统之后,你们不会闲着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如意算盘,用世界政府的力量干掉的第一个帮会,恐怖不是我们韩国首尔的鬼狱会吧。”

    这样说着,空地上面的天空中,一架架的飞机接二连三的不断的降落。

    飞机在空地上面迅速的滑翔,机尾上面全部标志着世界政府和平鸽的图案。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