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拷问之刀

    锋利的刀芒在君酒夜的脸上滑过一闪后,钢卒飞速的将战刀从刀鞘中生猛的抽取出来,随即双脚旋转,转身,将手中这把重达两百多斤的铁刃狠狠的朝着前方投掷过去。

    由重钢重铁打造而成的铁刃沉重、精准、力量稳定,刀刃划破虚空,刀尖带着飞浪,以笔直的攻势进攻。

    虽然刚刚狂龙被钢卒的拷问之眼瞬间融化成了铁锈,内心震撼,但是君酒夜还是迅速的稳定下来自己的情绪,双臂交叉,金龙缠绕在手臂上,“嘭!”就地冲刺,双拳打在铁刃上面,四千斤的力量顿时恐怖的完全释放,与冲击的铁刃力量相撞后将铁刃打的在天空中迅速飞舞。

    钢卒跃动出去,弹跳而起将乱舞的铁刃抓住,凌空而降,一刀怒斩。

    “嘭!”君酒夜双手抓住刀刃,从铁刃上面释放下来澎湃的气浪震得他周围的大地不断的粉碎,撕扯出一道道的裂缝,钢卒悬浮在空,穿着铁鞋的双腿不断的踢动,君酒夜双手将铁刃推开到一旁,两只手在钢卒铁鞋的踢动中不断的碰撞,“吼!”一声怒吼,龙象般若功恐怖的力量再次升腾,这次是五千斤力量的升腾。

    双手在铁鞋上面狠狠打了两下,钢卒有些承受不住后飞的瞬间…

    “吼…”龙象擒拿手猛地飞舞出去,金龙缠手,虎口张开,龙头大张,君酒夜一把抓住了钢卒的脚踝。

    “呼!”旁边的南宫将帅点燃了第二根香烟“老七你行不行?不行让凶炮上。”

    抓住钢卒手的君酒夜将手中的钢卒在空中不断的旋转,随后狠狠的朝着墙壁丢了过去,“狂龙!”钢卒飞向墙壁,君酒夜连续进攻,一掌推动出去,九条金龙耀武扬威的冲锋过去。

    钢卒稳如狗!!!

    拷问之眼再次释放,九条金龙完全生锈后粉碎着坠落下来,稳定身体,钢卒的双腿“砰砰”在墙壁上面践踏出两个深深的脚印后,身体握着铁刃飞速的旋转过来。

    “霹雳金蛇刀法·超必杀·闪电跃动。”

    君酒夜只看到天空中的钢卒身体“嗖嗖嗖”拉扯出一道闪电图案后身体迅速的消失在空中,还没等他看清楚钢卒到底在哪里,穿着几千金重量的钢卒身体在前方“S”路线左冲右撞迅速的冲击过来,左手的五根手指眨眼间戳在君酒夜的胸膛上面,随后手指握住成拳,一拳打在君酒夜的胸膛,接着拳头变成手掌,一掌打在君酒夜的胸膛上。

    眨眼间三连击,君酒夜吃痛的不断的后退中,钢卒落地,右脚轻轻的一踩。

    “嗖嗖嗖…”他的身体左右左右闪电般的移动过来。

    左还是右?君酒夜捉摸不定,但是防御要紧,双手迅速的举起来在胸前画了一个圆圈,顿时九条金龙一条条咬着前方的龙尾,形成了一面巨大的圆盾不断旋转在君酒夜的面前,“龙象般若功·無双技·九龙盾。”

    身体带着风浪左右移动的钢卒摘掉了自己的白色面具。

    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两颗生锈的瞳孔一个收缩后,钢卒猛地将铁刃冲出去。

    威力无比的九龙盾在君酒夜震撼无比的表情中全部生锈,随着钢卒铁刃的穿透进来,九龙盾完全的粉碎,“嚓”一道鲜血溅洒在地上,铁刃穿透了君酒夜的右臂后,钢卒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君酒夜的胸膛上。

    “噗!”难以想象君酒夜会在钢卒这种其貌不扬的人底下受伤。

    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君酒夜的身体倒退中钢卒将铁刃抽取出来,随后说了一句“你输了”后将战刀猛地扔出去。

    “超能刀法融合技·拷问之刃。”

    “桑…”黑色的铁刃再次插进了穿透进入墙壁的刀鞘里面。

    君酒夜想要舞动右臂,却震撼的发现,右臂的整个小臂已经完全的生锈,伤口在手肘处,朝着上下蔓延着,短短几秒的时间,君酒夜的整只胳膊都锈迹斑斑,虽然可以移动,但是就像是一个生锈的机器人,移动的速度非常非常的缓慢。

    钢卒带上了“卒”字面具后道“我的超能力第一开始是让触摸到的物体生锈,经过我对能力的开发,已经让我掌控到了极致,能力配合上我的刀法的话,我穿透的一切物体都会生锈,你的龙象般若功用的是自身所打出的气浪,气浪这种东西很容易就被掌控的,你不该用龙之力,而是该用象的力量,因为我接不住你的力量,你就不能够给我拔刀的机会。”

    “终究还是生瓜蛋子,在韩国这个一亩三分地没什么战斗经验,太年轻了,有些天才得不到调教会郁郁而终的,就像是一匹奔腾的骏马遇不到他赏识的伯乐。”藏马看着君酒夜惋惜道“你也挑错对手了。”

    “若你挑的是凶炮和雷象的话,他们都是武力战士,必然会输。”南宫将帅点燃了第三根香烟道“老七,打趴他。”

    “只是一条手臂而已。”君酒夜握紧左手臂膀的拳头,一掌挥舞出去无数条金龙迅猛的冲击出去,依然是威力霸道,随后君酒夜开启了九象之力,但是非常遗憾的是,对于钢卒而言,这场战斗已经落下了帷幕。

    将铁斗笠摘下来猛地扔出去,旋转的铁斗笠在接触到飞舞出来的金龙后致使这些气浪生锈,完全被旋转的力量“砰砰砰”打的不断的粉碎成渣。

    随后的铁斗笠狠狠的在君酒夜的胸膛上面撞击,打的君酒夜直接跪在了地上。

    飞旋回来,钢卒一把握住后将铁兜里挂在了后背上,随后从地上捡起硬邦邦的披肩。

    “我的力量…我的力量…”君酒夜只感觉到整个心脏都在停止跳动,仿佛包裹着一层铁锈一样,心脏的无力让他全身血液都得不到畅通的流动,力量无法释放。

    “很痛苦吧,全身血管生锈的滋味不好受吧?”南宫将帅问道。

    “头儿,这龙象般若功太诱人,把这个小子打成残疾人,让他把龙象般若功的修炼方式透露出来如何?”疯車阴险的建议道。

    “不,留着他压制天门,这家伙很忠心,也是一个强者。”南宫将帅从办公桌上面跳跃下来,从怀中拿出了一瓶药水丢给了君酒夜“这是解开生锈的药水,喝了它,你的右臂和你的血管就会再度从生锈中复苏回来,因为王将没有下达抹杀你的命令,我们把总统救出去的时候其实任务已经完成了,这场比赛,就当是世界政府给你的一些战斗经验。”

    君酒夜握着拳头道“若有下次,可在敢战?”

    “黑旗将,敢于面对一切挑战。”南宫将帅说完转过头。

    这些实力恐怖的家伙们接二连三的离开了总统的办公室,钟楼路上面,随着总统成功被解救和打赢了日月神会,韩国政府这边的战士们吼声震天,公务机下面,寇枭正在等待着南宫将帅一行人,“我没有杀掉君酒夜,因为我们的任务只是化解政府这边的危机,天门和日月神会的战斗还没有完全的结束,留着他,或许有妙用。”

    “做得好。”寇枭没有吩咐,南宫将帅却如此聪明办事,他赞赏道“日月神会第一高手,实力如何?”

    “若不是有钢卒在的话,后果很难说。”南宫将帅在寇枭的面前诚实的说道。

    “赶紧离开吧,这个地方的风云争霸还没有结束呢,免得到时候宫天的电话又打过来了。”寇枭等人离开的时候寇枭突然指着那个裂缝道“他们准备在那个裂缝哪里立块碑,纪念我的丰功伟绩,这群搞笑的韩国人,总是那么自以为是,引人发笑。”

    公务机舱门关闭,司令官带着无数战士纷纷过来送行。

    看着飞机飞往天空,那些人膜拜着呐喊,胖子王中心捧月的站在人群中浑身不自在,南宫将帅也不自在的说道“那个胖子王是天门的人吧,我们居然去保护天门的人,王将,你说这是不是特别别扭?”

    “可是你也没办法改变他现在是总统的事实。”寇枭意味深长道。

    南宫将帅琢磨着点点头“台风做事情还是蛮睿智的,就是不知道龙潮歌和台风,谁能够率先拿下韩国。”

    “只要一个城市和平,那就是我的本愿。”

    寇枭看着窗外的天空道“每一座繁华城市背后的那些肮脏和罪孽,又有几个人去追寻呢?鲜血会被雨水冲刷,骸骨会被大地埋葬,只剩下那狼火烽烟,在一座座城市上空不断的升腾而起,一座城市的战火最终都会被繁荣所掩盖,成王败寇,英雄铁骨,都不过是史诗书籍上面的一段记载,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霓虹是假的,繁华也是假的,只有在战火中的那些峥嵘,那些智谋,那些算计,那些尸体,那些刀锋,那些热血,才是真的。”

    “睡了。”寇枭说完后闭上了红瞳,带上的眼罩,一头倒在了床上。

    XXXXXXXX

    日月神会在朝着首尔的大本营前进,政府的风波已经平息,但是台风的进攻,则是才刚刚开始。

    司徒明从热闹的人群中脱身而出迅速的回到了政府大楼里面,看着喝了药水休息的君酒夜道“你还在这里干什么?我知道怎么离开这里,跟我来!”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