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兔死狗烹

关灯
护眼
    一只站在电线杆上面的飞鸟被下方走过去的两个人惊的展翅飞起。

    城市的霓虹已经闪耀而起,美丽的霓虹之下,总是流动着罪恶的河流。

    司徒明搀扶着君酒夜在马路的旁边走着,看着路牌,看着一些建筑物,他有些惊愕的说道“司徒,这不是进入首尔都市的道路,而是离开首尔的路。”

    “当然。”司徒明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靠!”君酒夜一把将他狠狠的推开,随后不断喘息着一屁股坐在地上,虽然说钢卒在走的时候将解开生锈能力的药水给了君酒夜,但是毕竟是体内的血液和神经受到影响,普通人一般都要卧床几天,君酒夜还能够走动,全凭借着自己过硬的身体素质,他在喘息,旁边的司徒明双手颤抖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根香烟,霓虹照耀在他的脸上,他拿着打火机不断的摁动着。

    “草!”他也一股无名之火般的将打不着的打火机扔在地上。

    君酒夜看着打火机爆裂,目光深沉的看着司徒明“送我到千岁雾哪里去。”

    “去送死啊?”司徒明拿掉香烟用手指夹着指着前方道“你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处境吗?不出我所料的话,他在釜山市所有的产业全部都被龙潮歌封锁了,他现在身无分文,酒夜,我跟你谈的现实点。”,司徒明蹲在他面前道“那么多人跟着他,那么多伤员要处置,那些不是行尸走肉,不是僵尸,是活生生的性命,都是要吃饭的,要吃饭的你知不知道,对于小弟们来说,谁给他们醉生梦死的钱,谁给他们一顿大鱼大肉,谁就是大哥。”

    “让我回去!!!!”君酒夜不想听的一声怒吼。

    “阿西吧,我**,你回个叼啊你回。”司徒明一拳头打在君酒夜的脸上,站起身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千岁雾,用手指不断的点着君酒夜的脑袋“你他妈榆木脑袋啊?你看不出千岁雾现在已经是日落西山了,要完蛋了,他马上要完蛋了,台风不会放过他的。”

    “滚!”君酒夜有些勉强的站起来,在司徒明的胸前用力的推了一下,随后跌跌撞撞的走在冷风中。

    后方的司徒明低着头深吸一口气,紧紧的握住拳头红着眼睛一声怒吼“君酒夜,你他妈今天走了,我们连兄弟都没得做了,我知道会长临死前你答应了他,但是这种愚忠,到底是因为什么如此的坚持?”

    “你少管我。”君酒夜硕大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想起来自己刚刚进入日月神会吃的一顿饱腹之餐。

    折断手中的香烟,司徒明快步的走向他,他吸了吸鼻子,拿出自己的钱包放到君酒夜的手里

    “别说我没帮你,仁至义尽。”

    “谢了。”君酒夜和他擦身而过,虚弱的点点头,露出一丝苦笑。

    司徒明背对着他说道“傻逼,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逼,他妈的无可救药…”秃顶上面国宝般珍贵的几根头发垂落下来,司徒明抿了抿嘴,低着头迎着霓虹背对着君酒夜离去。

    分道扬镳亦是各自远扬。

    XXXXXXX

    “去哪儿?”出租车在五彩缤纷的道路上面迅速的行驶着,司机一边问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瞥着后方座位上面的朴美妍。

    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行李箱,朴美妍道“希尔顿酒店。”

    “哦。”司机右手抓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在手机的屏幕上面不断的摁动着,自始至终眼睛看着前方。

    今天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朴美妍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想要小憩一下,昏昏沉沉中只感觉到出租车不断的左转右转,停停走走,不久后,她睁开眼睛神勒个懒腰问道“大叔,我们到了吗?”

    “到了,只不过不是希尔顿酒店。”出租车司机声音有些冰寒的回答道。

    朴美妍还没反映过来,“啪啪啪…”一个右眼被一道伤疤穿过的男人敲了敲车窗玻璃,对着朴美妍勾了勾手指头,看着四周黑暗的街道,朴美妍立刻说道“大叔我们遇到坏人了吗?麻烦不要开门…麻烦不要…啊…”话还没说完她发出了一声尖叫,刀疤男人单手抓着她的头发将她从车里面揪了出来,还没等朴美妍反映过来,一道狠狠的脚踢已经冲击在她的肚子上面。

    她在剧痛中不断的后退,身体撞击在墙壁上,捂着肚子不断的发出闷哼。

    几个手下走过来打开了她的行李箱,顿时狂笑了起来,“不要啊…”朴美妍看着自己下辈子的财产即将被劫走,一声尖叫刚刚冲过来,刀疤男人抓住她的头发,一巴掌打的她整个人的脑袋都是一片空白。

    “身材还可以,气质也像是富贵家族出来的,卖掉吧,在酒店赚钱吧,档次可以提高点的…”

    XXXXXXX

    鬼狱会大本营,前日月神会大本营的一间房间里面,一群穿着西装革履的人神情不一,有的是严肃宁死不屈,有的则是低着头不断的痛哭流涕,他们的双手上面被捆绑着绳索,全体跪在地上,放眼望去一大片。

    “各位都是之前掌控着日月神会财政大权的集团高层,自然知道我们要的是什么,我们日本人做事情一般都喜欢比较统一,从各位的神情看到出来,有部分是想要和我们合作的,有部分是不想要和我们合作的,那么…”丁婵伸出手指向一个头昂的最高的人,鬼狱会的小弟们顿时行走了过来,将那个人架起来。

    “我是永远不会跟你们合作的,放弃吧。”男人铿锵的吼道“我效忠千岁雾会长。”

    “表忠诚不要这么着急嘛,啪。”坐在沙发上面的丁婵打了一个响指,一个小弟拿着一壶壶盖还在被沸的热水打的“啪啪”响的热水壶走了过来,“你们要干嘛?你们要干嘛?啊…”那个男人痛的全身都疯狂的颤抖起来,只看到壶嘴里面流淌出一股股冒着白烟的滚滚热水,一点点的流泄下来,在他的皮肤亲切的亲吻着。

    旁边的人看的是触目惊心,哭泣的声音更大了,那些昂起来骄傲的脑袋,也慢慢的低了下来。

    “我在武神会就是执掌刑法的,我有上万种折磨人的刑法,想要尝试尝试的叫一声?如果没有的话我就默认你们同意了。”丁婵挥挥手,那个被开水烫的皮肤通红满身水泡的男人痉挛的不断点头“我愿意,我愿意配合,我愿意合作。”

    外面的武场上面,两旁站满了身穿白衣的鬼狱会的小弟们。

    武场的中心点,一个铁炉里面火焰燃烧的极其的旺盛,不断的飘洒出一团团的火星。

    “啪!!

    “啪!!”

    “啪!!!”

    龙潮歌将手掌拍动了三下后,一身白衣的他摘掉眼镜满脸肃穆,双腿首先跪了下来腰部弯曲,随后双掌慢慢在地上滑翔着,最后整个脑袋“嘭”的一下带着撞响重重的磕碰在地上。

    “在武神会的「斗战英灵堂」设立一下小蛮和妖泣灵位,另外你这段时间回一下,妖泣无父无母,但是小蛮有一个奶奶住在小樽,看看老人家缺什么买什么,要是是在想念,你就留下来当他的孙子,这里是四百万,他们两毕竟跟着我这么久,他们俩死了,我要为他们两人善始善终。”

    “是,我听到了。”一个刚刚加入鬼狱会的嫩头青严谨的回答道。

    “总指挥,守灵的牌位已经设定好了。”旁边又有人走过来道。

    “跟丁婵说一下釜山根基不稳,这段时间要大肆侵略和占领这里,这段时间出来食物之外任何事情不要找我,我要为我的部下守灵三天。”

    XXXXX

    另外一片最主要的地带,一片废墟的飓风武道馆的第一层,台风临时弄了一个紧急作战基地,“啪”他的手掌狠狠的打在地图上面道“这场战斗远远还没有结束,按照现在的局势,龙潮歌带着他的人到了日月神会的大本营,我们暂且不要知道他为什么放弃首尔那么好的地方去哪里,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在政府的战斗结束后,千岁雾,肯定带着人到了龙潮歌的大本营,就是这里…首尔最繁华的一栋别墅区。”

    “我去!!”猩猩一声怒吼,匹夫同时点头,坐在一旁椅子上面看着外面的皇甫龙斗无奈的摇摇头,这次的导火线,全部都是因为天门这边三个人的冲动,没想到酿造出这样的局面,他话都不敢说,猩猩还在那里大吼大叫。

    “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们了。”台风无奈的摇摇头“去个什么?我要把你们三个送回天门,让军师严加管教。”

    “风总。”猩猩抓着台风的手委屈道“还有商量的余地吗?我们不想要回去。”

    “龙斗…”台风连续喊了三声,发愣的皇甫龙斗才回过头站起来“在。”

    “你马上整顿我们这边的战士,我已经通知巨济岛大本营的零了,他也会带着一部分的战士去进攻这个别墅区,神武伤势很重需要休息,但是猩猩和匹夫。”台风无奈的看了他们一眼后道

    “你们知道我们能够攻下首尔别墅区吗?因为我们这边有两名粗犷的大将,将功补过。”

    “啥意思?”猩猩和匹夫反映不过来道“风总,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好吗?”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