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末路追杀

关灯
护眼
    从别墅区的后方追踪出来一段路后,前方赫然是一条巨大的十字道。

    杀戮的格外兴奋的皇甫龙斗和飘雨之零站在路灯下,夜晚的寒风如刀般的在两人的脸上刮动着,现在是凌晨时间,马路上面寂寥无人,只有一盏盏高大的路灯投射下来一道道的光芒,夜风清冷,龙斗看着四面八方指着前面道“这两条街道通往的地方都非常的繁华和热闹,我就真的纳闷了,我们两居然都跟丢了。”

    “丢不了。”零突然蹲下来,用手指沾染着手指上面的的鲜血,细细的摩擦着。

    眼睛朝着前方一看,隔着那么四五米就有几滴鲜血掉落。

    “我的刀插进他的肾脏,如果不赶紧治疗的话,那家伙根本就活不了,想一想,带着一个重伤的人,他们的第一站是哪里?”零的话让龙斗淡淡一笑“诊所,他们全身都是鲜血,如果到大医院的话肯定会被医生问东问西,而且目标也太过于引人注目,我已经打电话通知风总我们这边快搞定了,但是如果不生擒千岁雾的话,这场战斗我们就算不上胜利。”

    “树倒猢狲散,失去了长老和会长,那群本来就内心崩溃的人会更加的崩溃。”

    零说着朝着左边的街道走过去“我这条,你那条,找一个小时找不到的话,就算他跑了。”

    “为啥?”龙斗有些不明就里的问道。

    “大隐隐于市。”零留予了他一个潇洒的背影。

    两人开始在首尔地区中寻找千岁雾的同时,果然不出所料,别墅区里面的那些战士看到会长居然逃跑,那么这样的战斗到底有何意义?战斗就是要知道为谁而战。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缴枪不杀。”也不知道日月神会这边到底是那名小弟率先叫了一声,铠之人猿猩猩只看到两万多名战士大片大片全部都跪在了地上,对着天门这边恭敬的低下了自己的头颅,这种低落的士气,是会感染的,日月神会的战士群,就像是池塘旁边被飓风刮过的芦苇群,也像是秋日之下被烈阳压低的稻穗,全部都恭恭敬敬的弯下了自己的脑袋。

    但是天门这边已经杀得兴起,天门战士手起刀落又是一大片人死亡之后,猩猩一声怒吼全部给我停手后,战场慢慢的安静下来,无数的战士握着低落着鲜血的战刀,不断的喘息着。

    大地上面的横尸遍野让风吹过去带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一群没有信仰的战士,挥舞而起的战刀也不会存在着任何的力量。

    铠之人猿变成了人类形态后,走进人群的时候,无数人都在瑟瑟发抖,那是一种从骨子里面产生的恐惧,“啊,对,这边已经投降了,你预料的没错,这群战士筋疲力尽,本来就是…就是啥车和穷来着,反正我这边已经搞定了,你过来收一下,占领了这里,是不是就等于占领了韩国首尔?”

    “穷弩之末。”台风说着摇摇头“如果一个城市只是因为占领了一片地区便觉得自己得到了他,那就像是一只井底的青蛙一位世界便是头顶上面的天空,鬼狱会在首尔的根基很深,虽然龙潮歌转移走了大量的东西,但是有些扎根在地底的东西,他根本带不走,那些战士们怎么样?”

    “伤痕累累。”猩猩放眼看着他们道“跟着那样的会长,显得有些可怜。”

    “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他们吧,这时候这股庞大的队伍收买起来格外的重要,我可能要耽搁一会儿,我要去一趟医院,带一个大型的医疗团队过来,只有在这样的雪中送炭,他们才能够感受到天门有多好,能够感受我们给他们的忠诚,这样的战士群体,日后使用起来才会更加的得心应手,他们也会对我们拼死效忠。”台风说着挂断了电话。

    风总还是挺牛逼的,想的这么周到。

    我也要学一学,猩猩拿出一包香烟道“谁想要来根烟不?”

    这转变太快让战士们粹不及防,日月神会的战士们有些受宠若惊。

    吃惯了糟糠,一碗米饭便是山珍海味。

    给你一碗饭的人,就是你的神,就是你的信仰,就是你为之握紧战刀的理由。

    XXXXXXXX

    首尔市,一个打着吊水的女人昏昏欲睡,一声粗暴的呐喊吵醒了他,紧接着只看到两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冲进来,诊所里面的医生和护士吓得瑟瑟发抖,楼仲用手枪抵着医生的脑袋吼道“马上给他治疗,马上,我要最好的药物。”

    千岁雾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分裂,捂着肾脏部位的他用力的喘息着。

    医生只是看了一眼连忙摆手“这伤势简直太重,要赶紧送往正规的医院治疗。”

    “我敢去正规的医院还跑到你这里来干什么?总有控制的办法的吧?赶快!!”医生和护士连忙小鸡啄米的不断点头,将千岁雾搀扶进入里面的治疗室,掀开千岁雾的衣服,“啧啧啧”看着上面浓稠而猩红的鲜血和一个大洞,医生紧紧的皱紧了眉头,千岁雾摇摆着脑袋道“救我,求你,快点救我。”

    右街上面,皇甫龙斗实在是控制不住饥饿的感觉走进了一间商店,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这么长的时间滴水未进滴米未进,他买了一碗泡面和一包辣白菜,一边吮吸着泡面一边看着外面的街景和车水马龙的街道,“卟滋卟滋”泡菜在嘴巴里面嚼的脆响脆响。

    另外一条街道的房顶上面,零在楼顶上面如履平地稳稳的走动着。

    他的眼睛寒冷的如同刀刃一样留意着街道上面,尤其是诊所的地带,他最是特别留心。

    “我晕,一碗吃不饱。”龙斗抱着第二碗泡面坐在商店里面继续快速的吃。

    商店的门打开,楼仲走了进来,在货物架上面熟练的拿起了一碗泡面和几包辣白菜,拿着泡面的他在龙斗的身边坐下,也是饥肠辘辘的将泡面撕开,随后将那些辣白菜放在盖子上面,掰开筷子,他对着泡面吹了口气后低着头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呼呼!”龙斗耸了耸鼻子偏过头看了一眼道“兄弟你这是什么味道?挺香的。”

    “韩国普通拉面而已,嗖嗖……”楼仲头也没抬的回答道。

    “哦,我下次也吃这个味道。”龙斗继续低下头吮吸着面条。

    “呼呼呼…呼…呼…”楼仲吮吸拉面的速度突然停止了下来,嘴巴里面还含着拉面,他慢慢的撇下自己的目光,看着龙斗裤脚上面的鲜血,还有他身后标志性的鸟羽大氅,将最后一口拉面吃完,他默默的放了下来,双腿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准备离开,其实内心已经是骂翻天了,不是吧?这种几率也能够碰到?

    龙斗也突然反映过来,猛地转过头看向楼仲“这位大兄弟你好像有点面熟…”

    “我操!”楼仲将拉面碗狠狠的扔向龙斗,汤汤水水顿时溅洒了龙斗一脸,随后楼仲开始疯狂的逃跑,一边跑一边将商店里面的货架不断的放倒,龙斗拿起卫生纸擦了擦脸上后一边追一边被不断倒下的货架阻碍,眼看着楼仲已经夺门而逃到了马路上面,龙斗看着商店的玻璃,脑袋一低猛地冲刺了出去。

    玻璃渣乱舞碎裂中,龙斗看着楼仲道“我擦咧,有种你别跑。”

    楼仲逃到了车流不断的道路上面,旁边刺耳的喇叭声响彻天空,“嘿嘿嘿…”楼仲看着马路对面的龙斗笑道“你不是很能追吗?来呀!来呀!”

    “傻逼。”龙斗笑骂道。

    从楼仲头顶的房顶建筑上面,一道白色的身影急速的坠落了下来。

    “嚓”一刀割裂开楼仲的脖颈,“唔!”脖颈上面喷洒着鲜血的楼仲捂着脖子双腿弯曲着倒下去的时候,旁边的行人们纷纷捂住嘴不断的尖叫起来,没有人任何人看到发生了什么情况,零的刀滴落着鲜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皇甫龙斗的身边悠悠的说道“虽然这么晚了这条街的人还是那么多,但是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我们身后这家了。”

    两人同时回过头,不久前千岁雾进入的这间诊所亮着灯。

    “千岁雾,你还真是福大命大,居然能够让你跑到这里来……”皇甫龙斗笑着走进诊所的时候,刚好看到医生洗着手走出来,零立刻意识到不对劲,跑到里面一看,病床上面空空如也。

    “人呢?人呢?”龙斗揪着医生衣领问道。

    “几分钟之前被带走了。”医生结结巴巴的回答道“那个人的肾脏收了重伤,我虽然已经控制住鲜血了,强烈要求不要带走但是…”

    “卧槽!!!”龙斗将医生扔在沙发上面,看着零道“这种时刻还能够出瑕疵?难道是那个从政府里面逃跑出去的君酒夜?”

    零冷静的摇着头道“不可能,君酒夜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没那么巧,绝对不可能。”

    “带走那个人的人长什么样子?”零问着医生。

    “长的差不多,看起来好像是两兄弟。”医生一拍脑门道“但是有明显的特征,独臂,只有一只手。”

    谁?两人都是彼此有些发懵的对视了一下。

    “那还找不找?”走出诊所的龙斗问道。

    “茫茫城市这么大,找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如若他还是会长那就好找,如若他是一个普通人……”零的眼神扫视着大街上面那些来来往往的人群,一声叹息“那简直太难了。”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