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春花静夜

    丁婵很确定自己没有穿鞋,打着赤脚的她甚至能够感受到脚下地毯的柔软度。

    “喝…喝”,她疯狂的喘息着,在一条黑暗的走廊里面迅速的奔跑着,一边跑一边不断的回头看,“大姐姐,大姐姐,你为什么要逃呢?难道真的是因为我长相太丑陋了吗?”身后的黑暗中,一个脑袋炸裂的少女保持着拥抱的动作朝着丁婵走过去,一股股的脑浆在少女的脑袋上面不断的发射着,乳白色的液体到处喷洒。

    连丁婵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害怕,她想怎么的胆子不至于小到如此程度吧?

    穿越过黑暗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一个房间,里面一个带着眼镜的少年一边撸动着胯下的器官一边淫笑的朝着她走过来,“猥琐死了。”丁婵捂着眼睛还想要逃跑,从沙发下面爬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少女,抓住丁婵的脚踝道“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你们都是谁啊?”丁婵挣脱掉后猛地推开眼前的大门。

    一个被绳索环绕着脖颈的妇人在空中摇摇晃晃,眼睛里面流淌着鲜血的妇人对着丁婵说道“愿菩萨保佑你,愿菩萨保佑你。”

    丁婵吓得再次尖叫着转过头,猛烈咳嗽的千岁猛扑向他。

    “哗啦啦…”窗外的月光照耀在地板上,窗户没关,白色的窗帘轻柔的舞动,床上的丁婵闭着眼睛挥舞着手喊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你这个恶心的变态,别摸我的胸你这个撸管的变态,我还是处女呀!”

    “呀!!”一声尖叫,满身是汗的丁婵从床上挺直了自己的身体。

    眼神恐惧迷离,反映过来这是一场梦境后,她吞咽了一下口水,在黑暗中脱掉全身的衣服后,又换上了一套新的睡衣,走到窗前将窗户关上,看了看时间,凌晨夜里01.56分,她揉了揉眼睛,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韩国之主篇,始。

    XXXXXXXX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推开书房的房门,丁婵一屁股的坐在龙潮歌对面的沙发上面道“这几天我接二连三的不断做噩梦,不是对着我打飞机发射的就是想要扑过来跟我**的,还有让我还孩子的,我是挖了他们家祖坟了吗?这么缠着我,这个城堡…”丁婵抱着双臂大眼睛四处转了转说道“我总觉得这个城堡阴森森的。”

    龙潮歌合上书,倒了杯酒给她道“压压惊。”

    沙发旁边的壁炉里面燃烧着微弱的火焰,此时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城堡外面一颗颗光秃秃的树干上面已经长满了一颗颗的花苞,有些鲜花已经盛开,充满着浓郁的花香,风一吹,丁婵看着窗外一片片粉色的花瓣飘过,一杯酒下肚让她有些安神,她双脚放在沙发上面用手臂抱着,下巴枕在膝盖上面望着龙潮歌道“小龙,台风他们攻下首尔区已经差不多一个星期了吧?这个台风还真的是挺有才能的,咱们在首尔的那些地方,还有仁川,被他管理的服服帖帖的。”

    “将帅之才,理所当然。”龙潮歌笑了笑说道。

    “日月神会那个落魄逃亡的会长有消息吗?我前几天看报纸上面好像说明洞哪里有人撞死了,是他吗?”

    “嗯。”龙潮歌点点头道“**不离十了,当了一辈子的奴才,好不容易才坐上会长的位置,还没几天就下去了,老天真的不太公平,但是上苍也很公正,有能力的人才能够在这个时代活着,命运就像是一个魔术师,你永远不知道在那块黑色的布帘之下,下一秒你的宿命会是什么。”

    若有所思的丁婵同意的点点头“那我们…”

    “不灭狱王应该是明天傍晚的飞机,不出意外的话,把这里的事情交代给他就可以了,具体的交接东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你我只需要轻轻松松的回到日本就可以了,后面那些事情不是我们应该管理的。”龙潮歌摘下眼镜擦了擦,低着头说道“前几天你问我,那个时候日月神会兵力匮乏,战士疲惫,台风可以攻打,我们为什么不能够攻打,我告诉你吧,这是主君的命令,不灭狱王在金佛岛哪里丢掉鬼匠这件事情太过于严重,更何况他有反心,这是主君给他的惩戒,有没有本事把仁川和首尔这大地区收复回来,就全看不灭狱王自己的本事了。”

    “这是考验。”丁婵理解的说道“小龙,我发现你总是能够抽身而退,置身事外。”

    这是夸赞还是讽刺呢?龙潮歌没有说话,火光之下映照的脸庞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快三点了。”龙潮歌看着金怀表道“你就在书房睡吧,我会整夜在哪里看书的。”

    还没等丁婵说话,龙潮歌将自己的大衣扔给她道“放心吧,你小女人的样子我又不是没看过。”

    “你为什么不睡?”丁婵接过大衣盖在身上蜷缩在沙发上面问道。

    “会做噩梦。”龙潮歌耸耸肩害怕的笑道“有个女人老是缠着我让我给她孩子。”

    “嘿嘿嘿…原来你也……”丁婵贼笑的看着他后,安心的闭上眼睛“晚安。”

    “安。”龙潮歌坐在了书桌上面,再次打开了书。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不知不觉间窗外的窗户上面已经铺满了一片片的花瓣,沙发上面的丁婵完全熟睡,有些微微的鼾声,龙潮歌在台灯的灯光下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沓古朴的书,一共十三本,点燃一根香烟,“呼!”烟雾在橘色的灯光下面袅袅升腾,不断的翻卷中,龙潮歌的手指在古书上面轻轻的敲打着。

    桌子上面的夜枭剑被什么东西握住,随后窗户轻轻的打开,窗户上面的花瓣一瞬间完全的飞舞出去,鬼狱会大本营的门前,一辆玛莎拉蒂停在夜幕中,驾驶座上面的小田一川睁大着眼睛恪守着自己的职业,看到龙潮歌走过来,他连忙下车,打开车门的时候深深的鞠躬。

    “帮我把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送给仁川天门集团分部里面的台风,车我借用一下,你去车库里面用别的车吧,一川。”龙潮歌说道“没必要如此认真,万一我不来呢?”

    “是!”小田一川双手放在腰间再次恭敬的低下头。

    XXXXXXXX

    韩国仁川市,天门韩国总部,十多辆巨大的吊车静静的停在夜幕下面,布满了绿网高耸入云的大楼内,带着小天鹅安全帽的猩猩已经在一旁疲惫的睡着,台风指着首尔的一个地区道“我们的天门银行,就选定在这一个地方,巨济岛大本营的人已经全部撤退了出来,济州岛那边怎么样?”

    “有几个总裁还是不肯松口,非得跟我们讨价还价。”司徒明眼睛布满血丝说道。

    “我要让韩国这边的财富源源不断的滚进我们天门集团里面,他们就算是铁齿铜牙,我也要撬开,让神武他们几个明天过去,我会给他们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台风一拳捶打在地图上面,一个小弟抱着一个盒子匆匆忙忙的走进来“风总,有人给你寄了东西,说是必须您亲自过目。”

    带着满腔的疑惑,当台风打开那些古书的时候,旁边的司徒明惊讶的捂住嘴“轩辕惊天决!!”

    台风倒抽了口凉气,司徒明看着书籍的数量再次惊讶道“而且竟然是全套,龙潮歌不简单啊,他居然找到了大城堡的地下室里面去了,这可是千岁家族世代相传的至宝啊,当初万岁凛在韩国打江山的时候全靠它。”

    “很厉害吗?”台风耸耸肩道“零说不怎么样啊。”

    “他遇到的都是千岁雾和千岁纲那种生瓜蛋子,肯定发挥的不怎样,风总瞧不上是吧,给我。”司徒明一把抱了过来。

    “我信你?”台风露出了笑容一把抢了过来“我当然知道这功法的厉害,不过你说这龙潮歌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杀了他两个心腹,我这阵子还警惕着他会找我报仇,他不复仇就算了,还给我送礼,你说他到底几个意思?真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啊,我越来越看不透他了。”

    司徒明遗憾的看着到手的鸭子飞走了,只好说道“放松警惕。”

    “我听说不灭狱王已经在国外放了狠话,回到韩国要把我的屎从嘴巴里面打出来,这龙潮歌要走的人了,还来这么一套,看来韩国,有他志在必得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台风垫了垫轩辕惊天决的功法秘籍看着司徒明“你帮我想想,看看什么东西,可以让我放松警惕,让他得到,比轩辕惊天决分量还重的东西。”

    “君酒夜。”司徒明看着台风锐利的目光老老实实的说道。

    “要不怎么说你头发掉光是脑子转的快呢?”台风拍了一下司徒明的安全帽,又有心无力道“只不过我这边能够让我放心做事情的人手太少,月神吧,有一帮男人在这里,猩猩和匹夫吧,这几天累的跟狗一样,猩猩还要投诉我,说我把他当畜牲一样使,零和龙斗我倒是放心,不过王牌做这种事情又不何时。”

    “龙斗在首尔不是说也要找天哥投诉你吗?说你一个人当三个人用。”司徒明小声的说道。

    “说的我好像天天睡大觉一样。”台风瞪着猩红的眼睛笑道“一国的治理到底不像以前一样啊,雷奥啊雷奥,你啥时候能过来啊?要不是胖子王在政府帮着我,这点人真的不够治理一个国家,这阵子风平浪静的我的心慌慌的,不灭狱王是一场硬战,秃头,这阵子就辛苦你了,我们明天要特训,养精蓄锐,对付不灭狱王。”

    “战场才是您的归宿。”司徒明点点头道。

    台风摘掉安全帽狠狠的扔在地上骂道“我也真是受够这破帽子了。”

    “风总,这轩辕惊天决,嘿嘿嘿…”司徒明搓着**笑道。

    “呵呵。”台风笑完后一把抱过盒子道“别想,我问问龙斗他们谁愿意练这个东西。”

    走出楼房,台风看着道路两旁的鲜花在夜幕中盛开绽放,风一吹,满鼻子花香,台风陶醉了感受了一下后,累的直接在原地睡着,头刚刚一着地就发出了鼾声。

    XXXXXXXX

    韩国首尔市偏远码头,一艘艘巨大的货轮停在夜幕之下,随着海水摇晃。

    码头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面,君酒夜刚刚开了一瓶酒,后方一辆玛莎拉蒂慢慢的行驶了过来。

    龙潮歌从上来下来后举起双手“我买了炸鸡和啤酒,跟我聊聊?”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