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狱王归来

    “哗啦啦…”远方黑色苍穹之下的海浪在风中不断的起伏摇晃,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漂浮着数不清的浮游生物,海边的君酒夜默默的将手中的酒放了下来,眼神中不断的蔓延的出一根根的血丝。

    那场战役,说到底飓风武道馆和日月神会都成了主君时代中陪葬品。

    包括千岁雾的死,这一切一切的背后,都和龙潮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君酒夜眼神中的血丝退散而去,看着他握着酒瓶那只有力的右手缓缓的松开后,龙潮歌才走上去,坐在了他的旁边,打开盒子,酒夜也非常不客气的拿着一块脆皮炸鸡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一块接着一块的骨头不断的吐进膝盖上面的塑料袋里面,丝毫没有弄脏周围的半点,“呜!”满嘴鸡肉的他突然昂起头,龙潮歌将早已经准备好的啤酒递上去,喝了一口,君酒夜总算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好吃,爽。”

    “又回归老本行了吗?”龙潮歌看着那些货轮道“一个搬运工?”

    “周围陪伴着的兄弟都是那些老实本分的人,没什么心计,挣得也都是一笔笔踏踏实实的钱,和以前那个刀光剑影的生活比起来,我更喜欢现在的安定。”君酒夜看着前方的海平线,平静的说道。

    看着君酒夜的太阳穴处鼓鼓的,就知道他并没有荒废下来自己的武功,龙潮歌点燃一根香烟喝了一口酒惋惜着说道“会长的死亡,肯定对你造成很大的打击,有没有想过再回到这个时代里面来?在沙场上面勇猛作战,可是比在这里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要畅快的多。”

    君酒夜带着一种很怪异的眼光看了龙潮歌一眼“我以为你会拐弯抹角的说出这些话。”

    “我比你想象的要耿直很多。”龙潮歌弹了弹烟灰低着头道“不管你身处的黑夜有多长,第二天清晨太阳的光芒总是会照常升起,夜里的痛苦、孤独、悲怆、伤口,都会在日光下面得到最温柔的抚摸,那些东西都会自动治愈,如果一个人永远活在痛苦之中的话,那么他即便活着的话也是一具行尸走肉,与其那样残忍的折磨自己,还不如直接跳到大海里面直接葬深海腹算了,没有追求没有目标的或者,你再怎么自我安慰又有什么用呢?”

    君酒夜无奈的摇摇头苦笑道“原来你是过来挖苦我的。”

    “我想要招募你来着,但是带着这样的心态,就算到了战场上面,也不过是那些战旗和烽烟下的一具无名尸体,酒夜,我想你的明白,忠诚,不托付在一把孔武有力的手心中,变成一把锋利的利剑,那么你的忠诚将毫无用处。”龙潮歌说完后弹掉了手中的烟头,在君酒夜的旁边站起来笑道“炸鸡好吃吗?有空来日本我请你吃更好吃的东西。”

    背对着他离开的龙潮歌失望的摇摇头。

    “我能够做什么?双手继续沾染着血腥的味道吗?”君酒夜嘴巴里面叼着鸡翅膀双手撑在草地上面问道。

    “这个时代给你的,只有信仰。”龙潮歌打开了车门。

    信仰吗?君酒夜吐掉了鸡翅膀突然转过头大声的问道“龙潮歌,日本有什么好吃的?”

    “很多很多,我最喜欢吃的就是毛泽排骨,还有居酒屋里面的整只卤鸡,一个鸡腿连着鸡骨头都能够吃掉,嗯…还有寿司、海鲜炒饭等等东西数不胜数,我们两人可以去慢慢品尝。”

    “我的位置呢?我在日月神会的位置可真的不低。”君酒夜一步步的朝着龙潮歌走过来。

    “打赢一场让主君注意到你的战争,其余的全部都由我来给你安排,签证、国籍这些东西,你完全不需要考虑,所以是已经下定决心了吗?”

    君酒夜叉着腰昂起头看着这满天星辰不断闪烁的天空,默默的说道,万岁凛会长,很抱歉没有完成您临终前的托付,我想要真诚的说一句抱歉,如今的日月神会已经灭亡,我再怎么欺骗自己也逃不过这血淋淋的现实,我原本以为我可以就此退出这个时代,一生平平安安与世无争,但是事实证明,我早就已经习惯了这刀口上面舔血的生活。

    这个世界上有着很多不同职业的人,他们都为了有更好的生活而低着头拼命努力着,也有无数人,在这个我们看不到,而千疮百孔的世界中,在光阴的道路上面或消费、或努力的前进着。

    我会永远感激您对我的栽培之情,请原谅我不会表达,那就这样吧。

    君酒夜跪在地上对着远方的天空用力的磕头三下后,转过身对着龙潮歌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意外的惊喜,意外的收获,也不枉我把轩辕惊天决交给台风了,不过我想台风你应该也已经知道了吧,这就是比轩辕惊天决分量还要重的东西。

    “同路愉快,还要请你多多指教。”龙潮歌伸出手。

    “一样。”君酒夜也伸出手,紧紧的和龙潮歌握住。

    XXXXXXX

    夕阳如血静静的映照在飞机场的天空中,无数只疲倦的飞鸟展翅飞舞,停机坪上面一架巨大的公务机缓缓的滑翔过来停靠在机位上面,“哗啦啦…”龙潮歌、丁婵、君酒夜三人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舱门打开,带着鬼脸面具的不灭狱王双手叉腰的站在飞机口,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气扫视着四面八方。

    那股感觉有点像,韩国,老子回来了,天门的台风,把脖子洗干净给我等着吧。

    接机的车队在不远处已经排列成了一条长龙的形状,张东澈看着不灭狱王激动的低下头喊道“恭迎狱王回国。”

    “恭迎狱王回国。”后方密密麻麻的小弟们也是整整齐齐的喊道。

    不灭狱王满意的点点头,随后从飞机口上面直接跳跃了下来,双脚“嘭”的一声震碎开脚下的大地,随后耀武扬威的抬起头看着龙潮歌道“小龙,我老早就听说你在韩国干的那些蠢事情了,真的是蠢如猪狗,你怎么见我们如此繁华的首尔就这样拱手相让呢?你让我屈尊到小小的釜山,还住着千岁家族之前住过的地盘,你到底居心何在啊?”

    淡淡一笑的龙潮歌走到了不灭狱王面前,高出他一个头的龙潮歌低着头说道“狱王大人这宛若国家领导人的派头到底是从哪里学到的?你在金佛岛上面的点点滴滴,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打输了你还有脸在这里质问我?怎么,我不是听说你变成了一只蟾蜍吗?从蟾蜍变回来了?下次准备变什么?乌龟王八。”

    “龙潮歌,不要提金佛岛的事情。”不灭狱王气愤的退后一步怒吼道。

    那件事情真的是人生中墨迹浓重的一个污点,自己根本什么都没做,被一个小弟直接将脑袋一炮轰掉,然后又因为是海洋的原因,自己的超能根本得不到施展,他妈的这件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武神会和整个世界,丢脸已经丢到了极致。

    龙潮歌并不想要和他一般见识的走上了飞机说道“交接的事情我已经全部都告诉张东澈了,有任何的事情都问他就好了,因为你金佛岛的失败,主君对你存在的位置,已经产生了很大的质疑和不信任,你最好不要给我那么高傲,看我身后这个男人了吗?对他恭敬点,也许他就是下一个鬼狱会的会长呢?”

    不灭狱王看着君酒夜,鬼脸之下的眼神疯狂的跳动。

    “龙辅臣。”飞机上面的小祖宗念冰和一大群干部全部都恭恭敬敬的低下头。

    “天门的零也在,有劳了,好好的给我帮那个狂妄自大的白痴,一旦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第一时间告诉我,还有…”龙潮歌转过头,眼镜片上面闪耀着浓烈的白色光芒,他声音冰寒的看着不灭狱王道“你的对手是台风,不是幼稚园的三岁小孩儿,人家是夏天钦点得到韩国的大将,拿着台风的人头来见主君,你就是一等功臣,也可以一雪前耻,你要是敢给我轻敌大意,丢了韩国,我要让你整个族人全部死光,株你的九族,听到没?”

    一声历喝,剑神之威让不灭狱王肩膀一抖,不开心的扭过头。

    “你在不开心试试?”一直没说话的丁婵警告道“小龙说的都听见了吗?”

    龙潮歌他敢顶嘴,丁婵他可不敢,恭敬的低下头“小邪神,我知道了,老邪神让我带一句话给您,说是相亲对象已经选好了,让你早日回到日本。”

    “无语!”丁婵狠狠的拍了拍脑门儿,脑海里面竟然浮现出皇甫龙斗的笑容。

    龙潮歌等人至此离开韩国,韩国由不灭狱王接手,与台风凶猛对抗。

    与此同时在今日,世界政府宣布了十大名刀和部分持刀人:

    10:雷切

    9:大夏雀舞(蛮荒之地三殿长)

    8:天雷斩龙刀(焰娲战斗团绫罗)

    7:毒匕寒月刃

    6:镰仓

    5:屠城(天门台风)

    4:魔鬼司令

    3:天照千鸟(主君神武辉耀佩刀)

    2:犬神

    1:鬼刃(天门阿罪)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