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夜杀者

关灯
护眼
    宁静无比的手术室里面,台风微微的睁开眼睛,当他看到陆时脸庞的时候,之前的那些警惕和提心吊胆全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后完全放松的躺在了病床上面。

    “刷刷刷。”一把锋利无比的手术刀在陆时的手中不断的旋转着。

    “打不打麻醉药?”陆时问道。

    台风摇摇头。

    将一块热毛巾拧干,陆时塞进了台风的嘴巴里面,将手术刀放在了台风的咽喉处“那你就得忍着了。”

    “唔!!”当台风猛地咬紧毛巾的时候,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胸膛在慢慢的被剖开。

    外面的走廊上面,皇甫龙斗坐在椅子上面握着一杯热水闭着眼睛,这样移动速度超快的飞行让他十分的缺氧,脑袋昏昏沉沉想要睡过去又不敢睡过去,一口将水喝的干干净净,龙斗站起来道“这边你先看着,狱王现在在攻击仁川那边,我不能够这样坐视不管,狱王不是那种等闲之辈,以匹夫和猩猩,我怕是很难能够抵挡他们。”

    时值春天,鬼狱会大本营外面花瓣飘舞,漆黑的树林中一棵参天大树上面,零就像是一座雕像一样静静的坐在一根树枝上面,他的指缝中一把锋利的小刀不断的被他翻来覆去的移动,随着前方的后门打开,零突然一把抓住了刀,藏进了自己的衣袖里面,让所有的锋芒全部都消散的干干净净,只剩下无尽的漆黑。

    飞廉和银灵子从后方走出来,两人仿佛是在争执。

    “你他妈的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情形,大哥让我们盯着,你告诉我你要去参加聚会?”

    有些愤怒的是飞廉,银灵子则是无所谓的说道“反正现在台风马上要归天了,这韩国不是迟早都是我们的吗?何必急在一时呢?我这在网络上面已经跟这个富二代女孩儿聊了很久了,她今天晚上开派对,我就过去,操控着把她给拿下,等我发泄完,我马上回来好不好?”

    “你就这么着急?”飞廉严肃的看着他。

    “我的好哥哥。”已经上车的银灵子笑道“这里你先盯着,我一定会在三个小时之内赶回来,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们就去医院哪里给台风吊丧,好好的杀杀天门的锐气,您看怎么样?”

    飞廉还想要再说几句,银灵子已经不耐烦的驱车朝着外面匆忙的离开。

    “害人不浅的狗东西。”零轻轻的从树枝上面站起来,一脚一脚踩踏着一根根的树枝在半空中滑翔,前方一边打电话一边开车的银灵子已经出了树林区,上了街道上面,他带着邪恶的笑容道“恩恩,我马上就过来,还没开始吧?”,后方的零白色的刀锋披风上面带着几片花瓣跳跃了出来,神不知鬼不觉的跳跃到后方的一辆货车上面。

    他并不着急现在就杀掉银灵子,他知道一个人最放松警惕的是什么时候。

    XXXXXX

    仁川东边防线的战场中。

    全身像是从油锅里面捞出来的螃蟹,全身赤红的匹夫一拳一拳凶猛而刚烈朝着前方不断的进攻着,“啪啪、、啪啪”渣一声声抽动的鞭响中,火鞭在半空中卷动乱舞,肆意飞旋,一下下带着狠辣的炸响不断的打在匹夫的身体上面,几鞭子就将匹夫身体上面的花岗岩打的碎裂,随后几鞭子再次狠狠的打在匹夫的身体上面,将他打的无比生疼的不断后退。

    “你这个石头人,你能够有多硬?”

    “啪!”牛鬼甩动着火鞭疯狂的朝着前方抽动过去,火鞭在空中甩动,鞭响阵阵,一股股的碎火化成火球噼里啪啦的全部朝着前方轰鸣,匹夫双臂交叉,一颗颗的火球接二连三的不断的打在手臂上面,打的继续不断的后退,随后“啪啪啪”狂烈的火鞭再次将匹夫甩飞。

    在焦土之地上面滚动,全身燃烧的匹夫抖动着身躯上面的烈火迅速的站起来。

    “我看的出来你在拖延时间,只不过这都是徒劳无功的。”牛鬼脑袋上面的两根牛角再次被超武装域气包裹住,脑袋朝着前方一顶,“嘭!!!”一股交叉牛角形态的冲击气浪“滋滋滋”不断撕裂着大地疯狂的冲击过来,胸前肋骨的断裂已经让匹夫领教到了这个招式的可怕之处,不敢硬接,双腿一个弹跳,冲腾到空中。

    虽然躲过这个招式的进攻,但是天空中“哗哗哗”再次飞舞下来一根根火鞭,不断的缠绕在匹夫的身体上面。

    “还想要跑?牛鬼·無双技·肉扎。”

    背部上面的肉刺全部闪耀起来光芒,不灭**抬起双臂,一声怒吼,“刷刷刷…刷刷刷”一根根散发着光芒的肉刺疯狂劲爆的朝着前方恐怖的冲击过去,眼看着就要炸裂到匹夫的一瞬间,“嘭!!!”整个圣域战场的虚空突然疯狂恐怖的狂猛一震,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灭狱王抬起头朝着天空中看去,只看到黑绳地狱的顶部出现了一道巨大无比的裂缝。

    随后圣域战场周围的虚空空间全部都“咔咔咔…咔咔咔”不断的炸裂开,整个黑绳地狱处于绝对的粉碎之中。

    捆绑在匹夫身体上面的那些火鞭一根根的完全崩裂,随后匹夫从天空中掉落下来。

    黑绳地狱完全的粉碎,圣域战场碎裂,周围的街景再次清晰出现的瞬间,不灭狱王只感觉到身后一股劲风迎面而来,下意识的一个转身,皇甫龙斗一脚狠狠的踢在他的胸膛上面,随后右脚弯曲,膝盖再次狠狠的磕碰在他的胸膛上面,直接将牛鬼形态顶的朝着前方后退滑翔了过去。

    “卧槽!!!”牛鬼捂着胸膛怒吼道“谁?”

    龙斗没有说话,一脚直接穿透进入虚空中,一道裂缝“啪啪啪”恐怖的朝着前方释放过去。

    裂缝撞击在不灭狱王的身体上面,将他再次震飞,龙斗再次冲击了出去,右手的手掌“啪啪啪…啪啪啪”不断的扇在狱王的脸上,牛鬼张开嘴痛得大叫,龙斗手掌抵在他的下巴上面,将他的嘴合并住,随后单手一把掐住他的脸骨,身体旋转了几圈后猛地将狱王朝着后方扔过去。

    “嘭!!!”下一刻龙斗一拳头打进了一栋建筑里面,手在建筑中带动着无数的碎片一阵滑动。

    “轰…”这栋碎裂成成千上万碎片的碎土朝着前方的狱王铺天盖地的盖过去。

    狱王的身体顷刻间被数不清楚的碎土块完全的掩盖住。

    黎族战士们完全震惊了,天门战士也完全震惊了,只有身体还通红的匹夫感动的看着龙斗“没辜负你,还算是撑住了。”

    “这王八蛋居然是重生能力。”龙斗点燃一根香烟,不灭狱王带着一声声的怒吼从土堆中钻出来“草你大爷的谁攻击我?知道我是谁吗?皇甫龙斗?哈哈哈哈…我以为你在医院给台风收尸呢。”

    “没有人会死,要死的话也不是风总。”龙斗带着自信的笑容看着不灭狱王。

    “大话说的太满了吧?”狱王也同样自信的笑道。

    在首尔市第一医院的不远处,一群拿着望远镜注意着台风死讯动向的小弟们看着手术室的灯从红色为变成了绿色,连忙更加紧急的注意起来,他们全部带着笑容,想要见证历史,毕竟是台风啊,人人都想要知道他是怎样死亡的。

    但是让这群监视小弟们大跌眼镜的是,出来的台风安然无恙,只是有些虚弱的被陆时搀扶着。

    一个小弟放下望远镜喃喃自语“我是见鬼了吗?”

    随后再次确认的他嘴巴简直可以塞得下一个鸡蛋,他不可思议道“赶紧向狱王汇报这件事情,尽快。”

    XXXXXXX

    首尔市湖边别墅,远离了一群年轻人的派对现场别墅二楼的小房间里面。

    银灵子舒爽的一声怒吼后将自己沾染着处女鲜血的二弟从前方的桃花洞里面拔出来,这已经是第三次发射了,床上的女人双眼中燃烧着幽绿色的火焰,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样。

    看了看时间,刚好只是过了一个小时,银灵子满意的穿上衣服,从别墅的后门走出来,上了车,驱车移动,想起刚刚两人在床上的翻云覆雨,银灵子还有些回味的舔着嘴角上面的腥味,随后又拿起方向盘上面的手捏了捏,回味着刚刚那份柔软和巨大,这条在野外的道路十分的平坦,银灵子急急忙忙的回到鬼狱会大本营的路上,前方突然升腾起一团团的雾气。

    “天快亮了。”银灵子自言自语的说着,车速慢了下来。

    三次的发射让他有些慵懒的躺在驾驶座上面,哼着歌,并没有注意到前方的一些路钉。

    “嘭!”前方左边的轮胎扎进了两根钉子后轮胎顿时爆炸,随后在滚动着中干瘪了下来。

    “妈的,这深山老林地上就是不干净,幸好后面有备胎。”银灵子并没有注意到,从后方带着一些黎明光芒的雾气之中,一个穿着白斗篷的男人一步步轻轻的走过来,雾气萦绕在刀锋上面,夜色包裹着他的身姿。

    打开车门,右脚刚刚伸出来踩在大地上面,“刷…”一道白色的刀锋滑过,随后银灵子膝盖以下的小腿不知道飞到哪里。

    “啊!!!”伤口处喷血的时候,银灵子才痛的不断的发出怒吼。

    车窗被一拳头打碎,随后从衣袖中弹射出来一把直刀,“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在一声声的刺动声音中,直刀不断的捅进银灵子的心脏里面,银灵子身体颤抖,嘴角流淌出鲜血,瞪大着眼睛看着身边的人,他低着头,一张冷肃的脸被斗篷的帽子遮掩着,但是他能够分辨出来这个人是谁。

    鲜血淋淋的直刀缩回到衣袖里面后,零双手冲刺进来,左手扯着银灵子的头发,右手拿着一把厚重的刀,将银灵子的脑袋提起来,一刀将他的脖颈完全的斩断。

    车子熄火,停在路边,无头的尸体在驾驶座上面喷洒着鲜血。

    前方的雾气中零提着人头一步步慢慢的离开,“叮铃铃…叮铃铃…”身后刀锋披风不断的碰撞作响,他消失在黎明之前最后一丝的夜色中。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