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时光痕迹

关灯
护眼
    天地间因为鹅毛大雪的降落,已经是一片银装素裹。

    一座普通墓园的道路上面,白雪皑皑的地面上铺满了粉色的樱花,光是踩踏上去就让人感觉到一股舒服的感觉,血舞拿着一个手提包,里面装着赤木秀川的人头,他走到一个墓碑的前面,轻轻的摇摆了一下脑袋,刘海上面的积雪全部飞溅出去后,他将手提包轻轻的放在了墓碑的旁边。

    “一郎,姜天依小姐的意愿和托付,我已经帮你完成了,希望你的灵魂也能够得到解脱和释放。”

    墓碑上面的黑白照片一个小男孩儿背着手,咧开嘴巴露出牙齿笑着。

    血舞突然在积雪中发现了一个东西,用手轻轻的拨开上面的积雪,那是一个日本小学生带的小黄帽,他将小黄帽轻轻的放在墓碑上面,随后又在墓碑前方不断的搜索着,在积雪中已经枯萎腐烂的鲜花,赤木一郎死亡之前的一些遗物,幼稚园里面的一张合照,除此之外,别的东西什么都没有,血舞的眼神中出现了一缕疑惑的神色,为什么会没有呢?那个小女孩儿明明说那个东西就在这里的啊,是赤木一郎临死前亲自发送电子邮件告诉她的啊。

    难道在他父亲的家里面?血舞默默的站起身。

    转身离开前往另外一个地方的时候,墓碑不远处的一颗巨大的巨大的树木后面,一个带着头盔的男人微微的露出了肩膀和半个脑袋,随后扫了扫雪地上面的足迹,跟了上去。

    干净无比的街道,灰蒙蒙的天空,在冷风中释放出阵阵涟漪的湖水,血舞站在一个三层公寓面前。

    门口摆放着一个盆栽,里面的花儿早已经死去,一只玩具蜻蜓被风吹倒。

    血舞将蜻蜓立了起来,蜻蜓在风中“啪啪啪”不断的扇动着自己的翅膀。

    敲敲门,是在自己意料之中的没有人,血舞强行开门后,映入眼前的是一个玄关。

    “刷…”一股悲凉的风吹进了血舞的瞳孔中。

    “父亲,不要啊…父亲…不要啊…”他仿佛看见之前在这个玄关上面,一个刚刚放学回家的小男孩儿在地上爬动着,身后的赤木秀川露出恶魔般的表情,在他的身后抚摸着他小小的臀部。

    血舞摇摇头,眼前的场面完全的消失,他脱掉鞋子走过玄关来到客厅的时候,又看到了另外一幕景象,嘴巴里面塞着一块破布的赤木一郎脑袋放在地上不断的呜咽着,他的双手被绳子绑住,高高的撅着自己的屁股,身后的赤木秀川用指头蘸了一点酒水,在那粉嫩的菊花上面不断的旋转着,同时发出得意的大笑。

    血舞猛地一震,眼前的场景完全的消失。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这个小男孩儿当初为什么从那么高的楼房上面跳跃下来。

    移步到一个房间,刚刚拉开门的瞬间,他又看到,在这个黑暗的房间里面,赤木一郎坐在电脑前面不断的用手敲打着键盘,一封封的邮件不断的被发送出去,一封封的邮件不断的收进来,发件人和收件人全部都是同一个人,坐在高高椅子上面低着头的赤木一郎沉默了半晌后敲打着“按照之前的约定,我已经将日本所有地方的点点滴滴全部都记录下来了,你哪边怎么样呢?我…最近情绪不是很稳定,我虽然想要把父亲对我做的点点滴滴告诉辉耀大人,但是他毕竟没有伤害我的性命,他也毕竟是我的父亲,这个程序的研发,只需要一分钟的最后步骤,我不知道我还能够坚持多久。”

    他又空格了一行敲打道“辉耀大人告诉我,他要去进攻东南亚,但是我说,能不能让这个世界上面没有战争,我想让这个世界和平,我所研发的程序,是天使与恶魔的结合体,我可以让它变成天使,也可以让它变成恶魔。”

    敲打完最后一个字后,赤木一郎发送了出去。

    随后他从电脑USB哪里取出的一个眼球形态的东西,销毁电脑里面所有的邮件和证据。

    紧接着他转过头看向血舞“哦,你来了,那就好了。”

    再次浑身一震,眼前的赤木一郎消失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只有死一样寂静的房间,电脑上面已经铺满了厚厚的灰尘,血舞沉默着走进去,打开了抽屉,里面有一大沓厚厚的电车票,随后他放眼朝着周围看去,一个垃圾桶里面有一张纸,血舞从里面拿出来后,看着上面‘UPS国际快递’的英文字样。

    “不好!!!”他猛地的知道了什么东西,取出电话的瞬间,电话也同样的响起。

    “天哥。”血舞接通电话后说道“不要让那个小女孩儿到日本来,千万…千万…不要让她过来。”

    “怎么了?”那边的夏天疑惑的说道“我刚刚看着她乘坐的飞机飞向天空,正要让你接待她呢。”

    糟糕了!!!血舞立刻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询问了航班号后,血舞大声道“所有的事情我已经全部知道了,但是这件事情太诡异了,也太让人不敢想象了,我事后告诉你,我先解决完这边的事情。”

    好恐怖,好恐怖的一连串的事件,她的到来,是最终的尽头。

    血舞穿上鞋关上房门后从三楼上面跳跃下来,“唰唰”两声薄如蝉翼的翅膀从他的身后大大的展开,随后他朝着机场迅速的飞翔过去。

    而此时此刻万米天空中,蒙莽眼神认真的切割好牛排后,带着憨厚的笑容递给了姜天依。

    咀嚼着牛排,姜天依转过头看着外面一片片流逝的白云,从一直随身的挎包里面拿出了一个金色的眼球。

    她转过头眼神信任的看着蒙莽,蒙莽伸出手握紧她小小的手,用力且坚定的点点头。

    “就剩下你和我了,加油噢。”姜天依咧开嘴灿烂一笑。

    XXXXXXX

    韩国首尔,身为首尔代表性的标志地点,广臧市场是一个川流不觉的地方,这里是吃喝玩乐的天堂,这里有着韩国最朴实的民间小吃,这里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人潮拥挤的都是络绎不绝,虽然一楼是宛若菜市场的地方,但是丝毫不像某国那样充满了一阵阵的恶臭和一些唯利是图的商贩,香气扑鼻的烟雾在一阵阵的袅袅升腾,各种琳琅满目的食物简直是应接不暇,当然不管是日本还是韩国,他们都非常非常喜欢从华夏国流传过来的东西,通过某些加工和时间的流逝,可以把这些东西变成自己的。

    然后再通过某种美化和市场流入,让本国的东西流向华夏国。

    差别就是,华夏国流传过来的东西会真的变成自己的,而流向华夏国的东西,也都还是自己的。

    日本,往后看是仇恨,往前看是敬佩。

    韩国,往后看是跟随,往前看是创新。

    “阿西吧,阿西吧,这种窝囊的事情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张东澈提着两个手提袋在人群中野蛮粗暴的朝着前方移动着,身后跟随着密密麻麻小弟的他周围的人群避之不及,广场的前方,皇甫龙斗和匹夫两个人在小吃的包围中正在大快朵颐,味道好的食物的确可以洗涤去一些疲惫。

    匹夫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张东澈小声道“老大,他们带着现金来了。”

    “急什么,今天就是鬼狱会灭亡的日子,给他们一点时间,也能够让他们多多的呼吸一点新鲜空气。”皇甫龙斗嘴巴里面充满了食物含糊不清的说道,张东澈等人走过来将一袋袋的钞票不断的扔在地上,随后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了一沓沓的美金“喂,皇甫龙斗,我们鬼狱会的钱全部都在这里了,你自己点点,一共是五千万美金。”

    龙斗不急,吃着紫菜包饭对着后方挥挥手,一名名的天门小弟走上来确认了一下真假后,将一袋袋的钱提走,迅速的从市场里面离开,而后方的东澈之前跟龙斗就战斗过,不想要久留的他看着外面说道“接下来我们只要去南塔就可以了吧?你们天门什么时候也喜欢做这种事情了,真是的,意想不到。”

    “这么爽快就把钱全部吐出来了,看来你们的狱王对那颗头颅很感兴趣啊,也看的出来他很重视那颗头颅啊,这样。”龙斗喝了一口汤清了清嘴巴道“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既然拿出五千万美金这么简单,按照之前你们银灵子给我们天门那些大楼带来的损失,我们这边要求再次追加一千万美金,不过分吧?”

    “皇甫龙斗我他妈的警告你,别给我玩套路。”张东澈一掌拍打着桌子上面吼道。

    “一个主君麾下那么大的帮会,不要告诉我连区区一千万美金都这么吝啬。”龙斗依然不慌不忙的说道“我们的损失我们也得找幕后真凶来讨回来啊,那么多工人的死亡,那么大的损失,难道你们就想要这样一笑而过?”

    我从哪里给你一千万?张东澈焦急的握着拳头,这五千万已经是九黎岛卖出去的价钱了,现在的鬼狱会哪里有这么多钱?

    “没关系,方法多得是,你捕鱼过吗?”龙斗转过头看着他的时候,旁边的人群迅速的被疏散开,无数的天门小弟从广场的大门里面冲刺进来,里三层外三层将张东澈等人全部包围住。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