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战士塔

关灯
护眼
    张东澈看着四面八方冲刺进来的战士,握紧拳头对着皇甫龙斗道“我是按照着电话里面的交易,把钞票送到你面前,你如此杀掉我的话,是不是有些太不仁不义了吧?我今天要是死在这里,传出去那岂不是坏了天门的名声?”

    吃饱喝足,龙斗点燃了一个香烟悠悠的说道“有经验的渔夫都知道,在大海里面如果洒下了一张捕鱼网,那是对海神的不尊敬,海神会怪罪你的,因为你洒下了这张巨网就证明着你要斩尽杀绝,你把你们鬼狱会救命的钱都给了我,这已经侧面的证明出你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我实话告诉你吧,你们鬼狱会所有的人都活不过今天晚上,你,狱王,小祖宗,包括黎族的那些战士,在今天晚上都会死亡的干干净净。”

    “谢谢啊。”张东澈瞪大眼睛说道“我们有怎样的宿命,那得等我们死亡之后,你们才能够肆意的篡改历史。”

    “我没有理由放你走,也没有任何理由让你不走,我们天门不会赶尽杀绝,我知道你以前在韩国的时候管理着什么,匹夫,把东西拿过来。”龙斗说着从匹夫的手中拿过来一份契约书,扔给了张东澈,随后看着四面八方道“先告诉我,你对这份契约书有没有兴趣?”

    张东澈看着标题浑身颤抖,他权衡利弊了一番后,默默的点点头。

    “那事情就好办了。”龙斗说完掏出一把枪对着身后张东澈的随从一枪过去打穿了他的脑袋,一具尸体应声倒地,其余的随从们是何等的聪明?当即就直接跪在了地上一个个瑟瑟发抖,龙斗拿着枪指着他们面无表情道“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说话,也只有死人的嘴巴,是最紧密的。”

    “不要杀他们,这些都是跟我多年的心腹。”张东澈挡住枪口求情道。

    “可以,我也只是杀鸡儆猴而已,你只要在契约书上面签字,然后按照上面的约定把事情办成就好,其余的事情风总都会一一打理,事成之后,你不仅仅可以活着享受第二天太阳光芒的沐浴,更是有着大好的发展前景,会怎样,你心里面应该有杆秤,自己会衡量,你要是不答应…”还没等张东澈说话,龙斗就威胁着说道“你脑袋上面的人头在世界政府可是有点价钱的,别逼着我拿着你的人头去换取赏金,那可是最差的结局。”

    看得出来张东澈也十分的纠结,但是这份选择,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

    “这已经是颜面和信任了,不要逼我把你的嘴巴张开给你喂些控制你的东西,这些狠毒的手段,天门不是不会,只是不屑于使用,所以你愿意握住我向你伸过来的这只手吗?”皇甫龙斗说完伸出去一只手,张东澈抿着嘴用力的点点头后,紧紧的握住了龙斗的手。

    “风总果然没选错人,你是最合适的人。”龙斗说着从匹夫哪里拿过来一个手提袋,扔向了后方那些人。

    那些随从们受宠若惊,龙斗大笑道“不要这样,这些钱对天门来说可有可无,我只是让你们适当性的了解一下,乘坐着在时代中披荆斩浪的大船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对了…这个广臧市场现在也归天门管,所以不必客气,这里所有的东西随意享用,东澈啊……”龙斗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

    “必将万死不辞,鞠躬尽瘁。”张东澈对着皇甫龙斗深深的低下头。

    XXXXXX

    “张东澈可以信任吗?”猩猩对着身边的台风问道。

    南塔,韩国首尔市最高的一栋独立塔,站在辽阔无比的塔顶上面可以尽情的饱览整个首尔的风光和夜色,站在一个城市的最高点俯瞰着这座城市,亦是这座城市的主人,夜幕降临,作为一座娱乐城,首尔街头的霓虹从来不会熄灭,黑暗天幕苍穹之下,上万名天门战士已经将南塔充斥的水泄不通,南塔前方的阶梯上面,无数的天门战士已经紧紧握住了手中的战刀,后方是通往南塔上面的电梯和楼层,全部都充满了天门战士们。

    南塔之巅的塔尖上面,飘雨之零静静的坐在上方。

    下面巨大的塔顶上面是台风和无数的战士,此时此刻台风站在护栏的旁边看着前方车龙般过来的队伍。

    护栏上面放着银灵子的脑袋。

    听着猩猩的话,台风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攻打鬼狱会大本营的是龙斗和匹夫还有雷奥他们一群人,就算是到时候张东澈不背叛誓死抗争的话,那他也是死,如果他背叛了狱王,那也只不过加快了鬼狱会覆灭的速度而已,张东澈是狱王重点培养,他了解韩国,他会管理,这样的人才如果一刀杀了那证明我台风只是一个有眼无珠的家伙,所以我给了他一次机会,他自己能不能够抓住这个机会,就看他自己怎么选了。”

    从街道上面缓缓行驶过来的车龙队伍越来越近,随后不灭狱王带着小祖宗和飞廉下了车,后方的车辆上面也下来了一群群的黎族战士,最强的十战士来了五名,台风指着在人群中走动的黎猛说道“猩爷,你不是一直想要和这个家伙一较高低吗?待会儿我就让你如愿以偿。”

    猩猩握紧拳头自信傲然的说道“我怕他到时候没有那份胆气。”

    黎猛,你杀死了佛悟这个仇恨,我可是一分钟都没有忘记,台风瞳孔一震。

    带着大批人马朝着前方走动的不灭狱王看着南塔四面八方的战士,丝毫不畏惧的说道“台风还以为他的天门部队是战无不胜的精英呢?这些家伙…在我们黎族战士的拳头之下都是一群纸老虎罢了,把我叫到这里不就是想要用三弟头颅的要挟来干掉我吗?我会让你如愿以偿吗?台风!!!”

    狱王说着对着南塔的塔顶一声怒吼“多烈的场面我都见识过,你这个,只能够算是小儿科。”

    “鬼狱会的战士来了几千多,黎族战士们只有上百人,看来大部队还被狱王留在大本营里面。”月神扫视了一眼狱王身后的人群说道“不把黎族战士彻底的解决掉,那么我们的战士依然得不到发挥,就看龙斗那一边怎么行动了。”

    台风点点头后一把将银灵子的脑袋提起来对着下面喊道“不灭狱王,你看清楚了?”

    看到银灵子的脑袋和脸,飞廉心痛一声呐喊,狱王更是歇斯底里的吼道“你究竟要怎么样才会把我三弟的脑袋还给我?”他依然保持着牛鬼形态的样子,一张脸极度的狰狞,恶煞般的说着。

    “很简单,你也看到我这战士塔了,从下方到我这里,你只要有本事冲上来,你只要到塔顶,你三弟的人头,我双手奉上,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你要是上不来的话现在就说,我现在就把脑袋给你扔下去,砸成西瓜烂还是怎样,我可是一丁点都不负责。”台风的话让狱王连忙说道“我三弟生前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容貌,不要扔。”

    小祖宗看了前方那密密麻麻的战士倒抽了一口凉气“你一个人闯如何闯的进去?”

    “那难道我就眼睁睁的看着我的三弟脑袋稀烂吗?现在被台风捏住了把柄,我能够做的只有遵从,别忘记了我可是无限重生的不灭狱王,这点阵势跟我过去所经历的那些风风雨雨相比起来,那简直是就是幼稚园的地方,台风!!!”不灭狱王说完一声怒吼从人群中冲出来道“你自己说的,可不要反悔。”

    “脑袋就在这儿,有能耐的,上来自己拿。”台风大声的下方喊道。

    “天门弟兄们,迎战!!!!”旁边的猩猩更是对下方一声怒吼。

    “遵命!!!!”上万名天门战士整齐的呐喊声震得周围的虚空都颤抖了几分。

    塔尖上面,零也慢慢的站了起来。

    看着前方密集如同潮水的战士人群,不灭狱王嗓子眼里面发出了几声低吼,随后脑袋一昂,双脚猛烈的在地上奔跑着朝着前方冲刺过去,“杀!!!!”在惊天的喊杀声中,无数的天门战士也举起了手中的战刀,看着前方冲刺过来的人群,不灭狱王猛地低下头,“砰砰砰!!”在一股股疯狂的冲撞声中,他头顶上面巨大的牛角顶穿了前方一大群战士的肚子,推动着他们的身体开始前进,“杀!!!”排山倒海的战士围攻住狱王,无数把战刀从四面八方纷纷的砍下来。

    超武装域气蔓延在自己的全身,后背上面的肉刺“咚咚…咚咚咚”不断的放大。

    “嚓嚓嚓嚓嚓嚓…”伴随着狱王怒吼的一阵乱杀,一大群天门战士瞬间死亡他的周围散开。

    “不要妄想阻止我。”狱王一步一个阶梯,凶悍的用拳头对着四面八方不断的进攻。

    零轻轻的叹息一声,身体弹跳着冲向天空后,随后旋转着朝着人群中冲刺下去。

    “咚!”镜头的画面重重的定格在战场上,咆哮的狱王,喊杀的战士,冲刺的零,以及首尔天空的半弦月。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