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参与者

关灯
护眼
    盘腿坐在张小琳的墓碑前面,龙潮歌缓缓的闭上眼睛“虽然我只能够暂时的想起你,但是我感觉真相离我非常非常的接近了,以这样的方式在你面前,会让我想起来过去的一些点点滴滴吗?”

    空白的记忆,那段记忆里面到底隐藏着一些什么?

    努力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想起过去事情的龙潮歌面色痛苦,一滴滴的汗珠不断的从额头渗透出来,“刷刷刷”脑袋里面的画面,就宛若一场电影般的后退不断的闪烁着一幕幕的景象,身体处在缅甸之中,但是思绪已经飞到了很多年前的福建,那间孤儿院里面。

    那时候的那座城市,黑帮极其的猖獗,最为名声大噪的便是日本黑帮的参与。

    “就在那个里面。”龙潮歌一脸汗水自言自语着。

    年龄幼小的他在孤儿院的走廊上面迅速的奔跑着,嘴巴里面念念叨叨着什么东西,他推开一间房间的门,里面一个赤身**的小女孩儿顿时抱住了自己尖叫起来,随后撅着嘴看着他“小龙你好色啊,又偷看我换旗袍。”,捂着脸的龙潮歌迅速的退出来,嘴巴里面说着要找谁,后续他又从楼梯上面跑下来,另外一个小男孩儿在后方捂住他的眼睛“你哈哈哈…猜猜我是谁?我当然不会告诉你我就是帅气无比英俊潇洒的养天生的。”

    “不是这里。”浑身颤抖的龙潮歌摇摇头“还要再前面一点。”

    他又在孤儿院里面肆意的奔跑着,到顶楼院长办公室的时候,门拉开了一条细小的缝隙,无比好奇的龙潮歌将眼睛朝着里面看去,只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儿跪在地上低着头道“名字是滕惠,我有教育好这些小孩子的专业知识,因为某些原因我想要在这里,请您收留我。”

    “哼!”坐在办公室后面高大威猛的男人一声冷哼“这个孤儿院可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简单,它可不是仅仅只是表面上看起来让孩子阳光健康,茁壮成长那样,我既然愿意接纳你,你就必须要知道这里的另外一个规则,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是我…”龙潮歌看着那个男人嘴巴不断的蠕动,从里面说出着一些让自己毛骨悚然的话,那一刻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那一刻他第一次知道了来自地狱的恐慌是怎样的。

    说完后,滕惠自己都是惊的无力的肩膀抖动,那魁梧的男人转过头看着龙潮歌道“听够了吗?嗯?你不是我带进这里来的孩子。”

    龙潮歌转过身想要逃跑的时候,身后一个穿着西装面色狰狞的人一把将他抱住,因为最深的恐惧,龙潮歌连反映都没有,就这样被他带到了魁梧男人的面前。

    “啪啪啪…”丁孤客拍打着龙潮歌的脸“这孩儿什么都听到了,已经被吓傻了。”

    “这孩子是谁送来的?送过来的目的是怎样的?”魁梧的男人问着丁孤客。

    “不清楚,好像就是普通人家出生的孩子,这里是孤儿院,莫名其妙多几个孩子再正常不过了,但是你这么一说的话,这孩子还真的有点像间谍,你看他的手…”丁孤客抓着龙潮歌的手说道“五指如此的修长,手腕很柔软,多加栽培的话,可以变成一个用刀或者用剑的高手,而且这小子看着就感觉很聪明,要是就这样处死的话是不是有点太可惜了。”

    魁梧的男人谨慎道“到底没弄清楚他的身份。”

    “我可以让他在今天重生。”丁孤客说道。

    “那就交给你去做。”魁梧的男人摆摆手,丁孤客抱着龙潮歌疾步的走出去,龙潮歌最后隐约听到“我过一段时间就要离开了,你就是这里的院长,每一个孩子的成长,你都要做最详细的记录,我会根据各项的记录,挑选出强者,也会剔除掉垃圾,听懂了吗?你如果想要活下去的话,就必须把你的脑袋低下来,在我的恩宠和施舍之下活着。”

    一扇铁门重重的关闭上面,丁孤客将龙潮歌扔在了前方的床上,随后用手铐固定上他的双手和双脚,紧接着启动了机器,将左右两根铁棒放在了龙潮歌的太阳穴上面,摁下按钮,“滋滋滋…滋滋滋…”电光顿时闪耀着跳动了起来,龙潮歌只感觉到脑袋里面传来了针扎般的疼痛,随后刚刚的事情竟然变得非常的模糊。

    丁孤客停止后抚摸着龙潮歌的脸“这件事情你就彻底的忘记吧。”

    “滋滋滋…滋滋…”电光再次噼里啪啦的跳动起来,发出了巨大怒吼声的龙潮歌全身颤抖宛若野兽般的咆哮着。

    随着脑部电击不断的释放,不断的重复,龙潮歌的吼声从高到弱,紧接着他只要稍微的回忆以前发生的事情,脑袋便会像要在瞬间爆炸开来那样的疼痛,丁孤客拿起卫生了擦了擦他嘴角的白色泡沫,怜悯的看着他“这样的电击,还要持续好几天呢,就是为了让你过去所有的事情,乖乖的躺着吧,你在日后会成为一把锋利的长剑的。”

    “到这里了。”瞳孔血红的龙潮歌睁开眼睛看着张小琳的墓穴。

    在被电击之前发生了什么?那个男人对滕惠老师到底说了什么?

    就算是脑袋要被两只恶魔之爪疯狂的撕裂开来,龙潮歌依然竭尽全力的想要想起来,他在记忆的隧道中行走,在时光的长河中游动。

    “嘭!”脑袋中感觉发生了一声爆炸。

    依然是一个雨夜。

    “轰隆隆…轰隆隆”天空中的炸雷不断的爆响,穿着新衣服的他举着左手,被一只温暖的右手牵着,那个男人撑着伞,牵着自己一步步的朝着前方的孤儿院走过去,单纯抬起头的他问着这个男人,重新复述自己的任务,任务是什么他已经听不清楚了,但是男人赞肯的点点头“活着,好好的活着,我会过来接你的,你必须要经历这样彻骨的寒冷,因为你日后实在帝王身边的男人,就要从这样小的年龄开始…一步步一步步…”

    龙潮歌抬起头,男人的脸在黑暗中根本看不清楚。

    妥协了,龙潮歌失望的站起来说道“还是想不起来当初牵着我走去孤儿院的男人到底是谁,因为现在战争的关系,我没有办法在这个地方多多停留,明年还回来看你的,就是不知道明年这东南亚,到底是谁的天下了。”

    看着转身离开的他,一座墓碑上面的乌鸦展开翅膀朝着天空中飞翔了上去,到高空冲刺的时候,这只乌鸦的躯体开始变大,身体上面的毛发在胀大中变得浓密浓稠,双翅上面的羽翼更是在一根根一片片不断的增多,“哗…”挥舞着巨大的翅膀,这只乌鸦以超快的速度朝着缅甸的边境迅速的飞舞过去。

    缅甸边境海港旁边的一处港湾上,随着天空中乌鸦的叫声,船屋里面一个带着斗笠的年轻人探出头。

    随后只看到乌鸦双翅慢慢的折回起来,身体迅速的冲向下方的船屋的,在离船屋只剩下几米的时候,乌鸦爪变成了两条修长的双腿,翅膀变成了两只纤纤玉手,勃颈上面的毛发全部都缩回到了身体里面,一个黑瞳黑发的女人对着年轻人道“最新的消息是今年他依然过来看张小琳了,但是临走到时候依然是一脸的疑惑。”

    “墨鸦,你观察仔细了?斗笠年轻人试探的问道。

    “全程都在我瞳孔的观察中,不会错误的。”墨鸦指着自己的眼睛道“难道你不信不过我?”

    “懂了。”年轻人说完关上了船屋的门,随后墨鸦一步后退眼看着掉落的瞬间,双手一个收缩再次变成了翅膀,海浪层层游动中,巨大的乌鸦贴着海面飞舞了一阵后,继续带着让人讨厌的叫声展翅飞向了夜空之中。

    船屋之中,一边记载一边用电话汇报着。

    澳大利亚豪华别墅的办公室内,一名穿着睡衣的男人一边听一边不断的点头,最终说道“好的,大概的事情我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了,他既然能够想起张小琳就说明他的记忆正在恢复之中,而且他在努力的尝试着恢复着自己所有的记忆。”,穿着睡衣的男人从老板椅上面站起来,左手夹着一根巨型的雪茄走到窗前,月光照耀在他凶恶的脸上,虎眼,国字脸,布满了沧桑的脸庞,写满老大故事的皱纹,一圈浓密的络腮胡。

    “有指令吗?”船屋里面的人问道。

    “这件事情暂时还是不要告诉辉耀,以免在战争中辉耀和他的配合出现失误,你给我去一趟新加坡,秘密的将最新的情报当面告诉天照大帝,我知道你没有权利见大帝,我会事先打好招呼的。”

    挂断电话的他将雪茄缓缓的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深深的吸了一口后瞳孔一阵收缩

    “你最好不要想起来,有时候想起过去的事情,不是令自己彰显的是那样的痛苦的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一旦你真的知道了什么事情的话,我不会顾忌,也不会有感情的抹杀掉你!”

    神武家族族长·名震世界的黑帮巨鳄·主君神武辉耀之父—神武雄霸!

    【极品透视】美女房东前来收租,却裸着身体,波涛汹涌,雪白长腿,之后我才发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