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奥哈纲之令

    上官诗幻还没有来得及从地上站起来,只看到浑身携带着黑莲之劲的东方无敌背后的气浪绽放成一朵黑色的莲花,他微微的弯曲下来,那气势磅礴的压力,让上官诗幻根本站不起来。

    东方无敌的双眼一直在上官诗幻的脸上扫视着,随后不由的赞叹道“像,你和你的母亲长的真的太像了,一样的倾国倾城,一样的大大方方,我恰恰喜欢的就是喜欢这种比较豪爽的气概,你哪时候年龄还小,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但是长大的了话也有所耳闻的对吧?”

    “老贼!”上官诗幻恨恨的看着东方无敌。

    “那时候我跟你爹同时追你娘,你父亲当年也是黑莲圣教的人啊,如果说我是武学方面的天之骄子,你父亲的话…嗯…我很少用天才两个字来形容别人,但是你的父亲值得,我们俩同时被你母亲迷的神魂颠倒,我把我能够想到的所有浪漫,我把我所有的心血和精力,全部都倾注在你母亲的身上,可是他为什么到头来他选择了你的父亲?”

    东方无敌挺直身体,即便是如此年龄,想到这件事情依然一脸恨意“我原本以为像我这样出生就含着金汤勺的人,理应不该受到如此狗血的对待,但是命运就是如此的捉弄,你父亲跟你母亲去当贼了,就那样抛弃了我,就那样让我的好,全部都付之东流,我爬着,一步步的爬着,就像是在野狗的巢穴里面一样英勇好战,时至今日,每每想起来我还是恨,我就算是杀了他们我还是恨他们,在他们的爱情之间,我就像是一个白痴,愚蠢的宛若一个智障儿童。”

    伸出手掐住上官诗幻的脸,东方无敌吼道“你告诉我,我这样是不是很傻?啊?”

    “老贼!”上官诗幻依然眼神血红的看着他。

    “你母亲是爱我的,你母亲绝对是对我有爱情的。”东方无敌站起身垂下自己的眼神看着上官诗幻“既然当年我没有得偿所愿迎娶你的母亲,这样的隔代姻缘,就在你与我之间实现吧,我现在是黑莲圣教的教主,荣华富贵让你享之不尽,性福方面不需要考虑,即便是我这样的年龄,也曾经将和你一样年龄的少女,将她从床上送到了轮椅上面。”

    他对我母亲的爱恋竟然到了如此极致的地步?上官诗幻不可思议的看着东方无敌,看着他不断的喃喃自语,一张脸上面说着一些难听到极致的话和那张扭曲的脸庞。

    “看到你,就像是看到了当年的她,我一定要将和她未完成的事情,在你的身上全部如愿。”

    东方无敌红着眼睛看着上官诗幻,随后舔了舔舌头道“你知道男人对一个女人说如愿的时候指的是什么吗?”

    “轰…”只看到东方无敌左手成爪的推动出去,随后只看到在超强的挪动和吸吮力量中,不远处一个房门的门被“嘭”的一声震裂成了粉碎,紧接着墙壁上面“滋滋滋滋”的碎裂出一道道的裂缝中,一张豪华大床“嘭”的一声在碎石乱舞中冲击了出来,随后在走廊上面不断的移动着到了东方无敌的身后。

    诗幻倒抽了一口凉气,下意识双手交叉的环住胸前,双脚弯曲着蜷缩紧紧的靠着墙壁。

    张开双手的东方无敌闭着眼睛道“这么多年,煮熟的鸭子从的指缝中已经飞走了太多太多了,这让我很清楚的明白了一个深刻的道理,那就是当你想要完成一件事情的时候就要趁早,今天这里没有美酒香薰,没有烛火灯光,我已经顾不得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这根在心中如麻的心结,我今天一定要将它彻底的解开。”

    “来,给朕宽衣。”

    “诋毁,本就是对你的仰望。”——八王将冰与火挽歌·殿风雷。

    第455章:风雷VS三巨头。

    XXXXXXXXX

    一边是因为对旧爱恋恋不忘欲行龌龊之事的东方无敌。

    一边是随着姬珑魅惑和东方无忌以及各大部位混合在一起的混乱走廊。

    一边,是已经看透了上官宁骚的诡计而犹豫不决的银狐。

    “你说我们掉进了坑里面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吞吞比较笨拙,不太理解的看着银狐问道。

    吐着烟雾冷眼看着殿风雷,“你马上就知道了。”银狐说道。

    上官宁骚右手伸进了乾坤袋里面,随后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墨绿色八芒星图案的项链。

    暴君眉毛一抬“莫非这就是在蓝焰城被上官家族偷走,我们的主君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找到的奥哈纲项链?”

    “是的。”骚哥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你们一直都在寻找这个东西,但是现在如同大家缩减,是非常关键的时刻,如果贵方愿意和我们合作的话,这条奥哈纲的项链,我们一定会原封不动的原物奉还,如果贵方拒绝的话,我就把这个东西交给殿风雷王将,或者毁灭掉,不要妄想用暴力从我这里拿到项链,我保护不了自己,但是我的宝物,我可不会拱手相送。”

    吞吞明白了,银狐看着前方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殿风雷,原来他也猜到了骚哥会用这个东西来跟我们这边合作,但是进攻王将的话…可真的是没有把握啊。

    但是银狐毕竟聪明睿智,他换了另外一种说法问道“你需要我们做到什么程度?”

    “掩护我们完好无损的离开。”宁骚挣扎着站起来。

    “吞吞暴君,我们的敌人是世界政府八大王将之一的殿风雷,准备战斗!!”银狐一声呐喊的时候,旁边的暴君和吞吞迅速的反映过来,两个人集体发出了咆哮的怒吼,“砰砰砰…滋滋滋滋”只看到从暴君和吞吞身体上面散发的绝强风浪在地面上面带着风刃迅速的游动着,这片宝物厅,瞬间变成了他们的战场。

    银狐迅速的移动到上官宁骚的面前张开手,同时转过头想要说什么的时候。

    骚哥相信的看着银狐“你不用向我解释那么多,我知道,其实你们才是最讲信用的。”

    这句话说的让银狐的瞳孔地震般的颤抖着,就仿佛是一直被误解突然有个人明白着。

    前方的战场中,一股股的寒烟在殿风雷的右臂上面散发着,整条右臂被寒冰包裹着他左拳轻轻的一阵涌动中,“轰轰轰”滚滚的烈火激烈的燃烧起来,充斥在殿风雷的左臂上面,寒烟和火浪同时在风雷的全身涌动,他低着头小声的警告道“看来你们也是势在必得,过不去你们这里的话,我就无法逮捕我们的老对手上官家族,想明白了两位。”

    “既然是老大想要的东西,前方就算是刀山火海,暴君也要得到之!”

    发出一声怒吼的暴君全身的肌肉都紧紧的变成了一块块钢铁般,腹部上面的鲨鱼线以后背后的蝙蝠肌,全部都随身衣服的破裂完全的爆发出来,双脚在地上“咚咚咚”的疯狂踩踏,距离殿风雷只剩下两三米的时候暴君狠狠的跃动起来,右臂弯曲的他在一声怒吼中一拳头狠狠的攻击过去。

    “你真的以为你们天下无敌了?超圣入神·第五天至尊·星球力量!!!!!”

    一条虚线从中心点撕裂开,紧接着右边蓝色和左边红色的气浪海浪般的朝着天空“轰轰轰”的不断的升腾着,满脸青筋全部在脸上滋生的殿风雷咬牙切齿的昂起头,随后弯曲着自己的右手的寒冰手臂,朝着暴君攻击过去的时候,“咚咚咚…”寒冰手臂在激烈鼓声般的跳动中不断的放大。

    “超武装·终极武装寒冰拳·大冰窟!”

    长达两米无比粗壮巨大的拳头和暴君的拳头狠狠的攻击在一起,“嘭!!!!!!!!!!!”战场中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只看到殿风雷的冰拳和暴君的拳头狠狠的撞击到一起,“轰轰轰…轰轰轰”暴君恐怖的气浪和点风浪的风浪冲击在一起,仅仅只是抵抗了约三秒的时间,昂起头吐出一口浓血的暴君整条右臂的血管“砰砰砰”的全部炸裂。

    “没大没小,你们主君没教你们什么叫做规矩?”

    殿风雷一声恶吼后右拳撞开暴君的拳头,随后一拳头“咚!!”的一声狠狠的撞击在暴君的胸膛上面。

    “咚!!!!!!!!!!!!!!!!!!!!!!!!!!!!”

    这一拳打的暴君身体的内脏都狠狠一颤,全部大出血中,胸前的肋骨更是完全断裂交叉在一起,随后只看到巨大的冰拳爆发出恐怖的寒冰风浪,朝着整个宝物厅的四面八方疯狂的吹动着,凛冽在地上吹过,地上凝结起冰霜,在墙壁上面刮过,墙壁全部冻结起来。

    “乓!!!!”上百道碎裂的冰块完全炸裂在爆菊身上震得他后退倒在地上的时候,整个宝物厅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冰窟,吞吞、银狐、上官宁骚、上官姬珑这些人全部都在冰风中浑身被冻结上冰块。

    冰晶闪耀,叶圣殇无奈的摇摇头“惹你生气了?”

    “不让他们知道痛,他们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这些晚辈就该好好的教训教训,我平时吊儿郎当不当回事就算了,真把我惹毛了,让你们知道我真正实力的时候,你们连跪下的机会都没有。”殿风雷握住冰烟升腾的右拳。

    【极品**丝注孤生】和校花开房,香艳浴室,**粘人,白嫩美腿,黝黑草丛,谁知关键时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