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将领者们

关灯
护眼
    “破!!!”释放出来的黑色光芒与白鼎天的鲜血融合在一起疯狂的朝着周围溅洒。

    丹田处被黄泉一脚踢爆,想要再次战胜黄泉已经难于登天的事情,其实从天门大将冲向皇宫的时候白鼎天就已经知道,无论再怎么样负隅顽抗,终究都是这种下场。

    黄泉那颗被他扔出去的光球狠狠的坠落在了天皇峰上面的皇宫上面,“嘭…”在震耳欲聋的爆裂声中俘虏们只看到他们曾经朝拜的皇宫,他们曾经的信仰,他们曾经认为天下无敌的黑莲圣教将在今天土崩瓦解,眼前那皇宫的破碎,也同样代表着信仰的破碎。

    被光球毁灭成一地废墟的黑莲圣教的皇宫,和那些跪在地上低着头俘虏一起,见证着黑莲圣教彻底的毁灭。

    白鼎天躺在地上全身颤抖,他的腹部被黄泉轰出一个血洞。

    衣角飘舞的黄泉怜悯的看了白鼎天一眼,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白鼎天也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一股力气,紧紧的抓住了黄泉的脚踝“我虽然已经死亡了,但是我不想要看到伏羲问天录失传下去,其实这些都是华夏国的古老武功,死一个人就加大了消失的几率,秘籍在东方无敌龙椅下面。”

    “知道了。”黄泉淡淡的说道“那个人一定会修炼的比你更强的。”

    “还有一句话…”白鼎天扯着嘴巴瞳孔中布满了血丝,像是一头草原上面被人占领了地盘的雄狮,带着极其诅咒的怒吼低声喝道“你们不要得意洋洋的太早,黑莲圣教的今天,就是你们天门的明天。”

    “那今晚的夜,可能永远不会过去。”黄泉低下头对着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第480章:帝国的将领们。

    XXXXXXXXX

    “好危险…”看着上方随时会坠落并且将机翼砸坏的石头,夏天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

    刚刚本来已经接近了黑莲皇朝,但是只看到黄泉的光芒一道又一道的贯穿了土地不断的冲刺下来,大批大批的石头就像是瀑布一样滚滚的冲击下来,直升机在闪避中延缓了一点时间,但是夏天知道上面肯定是碰到了黑莲圣教的大将们,“哒哒哒…”十几架直升机渐渐的升腾到了黑莲皇朝上面。

    看着南门这边一地的尸体的和已经平静下来的战火,不用说夏天就知道之前这里发生的战斗都多么的激烈。

    直升机降落,带着替天成员和天将团成员的夏天脚步匆匆的走向前方的皇宫内,“嘭…”只看到皇宫墙壁上面被阿罪的拳头破裂开一个洞口,夏天道“我们的速度要加快了,在今天,黑莲圣教将会成为时代的过去式。”

    “呼呼!”对鲜血味道极其敏感的流年突然停下了脚步,面色凝重的转过头,俯视着下方。

    “怎么了?”无心也停下脚步问道。

    “没什么…这么高的话风吹过来很可能是别人的味道,花爷在那里镇守应该没事吧。”陈流年耸耸肩“但愿是我自己杞人忧天了。”

    南门和北门黑莲圣教的两道大门齐齐的覆灭,盘古门和伏羲门也随波逐流进入时代的滚滚浪涛中,阿罪率先单枪匹马的杀入了皇朝的宫殿之中,此刻在皇朝前方大广场周围的墙壁上面,“嗖嗖嗖…”姜天师贴着墙壁飞速的旋转着,阿罪的拳头则是宛若狩猎的狂豹一样跟随着他,“咚咚咚咚…”在姜天师滚过的地方阿罪的拳头不断的打穿墙壁,两人整整僵持了大概十多秒后,姜天师一飞冲天,麋鹿权杖指向阿罪,两人风刃狠狠的冲击过去,

    冥魔战臂举起来抵挡着风刃,撞击到如此超强的武装系语气,风刃破碎。

    “你在争取你主子醒过来的时间,所以你一直在逃。”阿罪淡淡的说道。

    一针见血的被阿罪看穿内心的想法,姜天师浑身一震,随后一脚踏地冲向更远的前方。

    “轰…”麋鹿权杖在地上扫荡出一大股的火花后带着一团气浪狠狠的朝着阿罪甩过去,“哒哒哒啊…哒哒哒…”一块块铺在广场上面的花岗岩石板全部都纷飞起来,一片连接着一片朝着阿罪乱舞过来,罪只是轻轻的一甩冥魔战臂,“吼”只看到一团浑身漆黑如烟雾般的幽魂发出了一声来自冥界的呐喊,随后张牙舞爪的将这些石板全部撕裂成粉碎,碎石乱舞中阿罪淡淡一笑,身体竟然在原地消失不见。

    在前方用尽全身最大力气奔跑的姜天师回过头没看到阿罪,目瞪口呆。

    但却只看到广场的地板上面,一团黑影几乎是眨眼之间冲刺了八十三米的距离,姜天师在回过头的瞬间,地上的黑影猛然的变成了阿罪出现,冥魔战臂轻轻打了一拳在姜天师的胸膛上面,在这一瞬间…全场只有细腻的蝎子看清楚了,阿罪冥魔战臂之中在拳头冲击出去的瞬间成百上千的幽魂同一时间全部冲击出去,看起来是一拳头的力量实则…

    “噗…”姜天师被打的全身一震,体内的内脏、骨头、神经全部破裂。

    阿罪一把抓住他的麋鹿权杖,用力的推动了过去。

    权杖撞击在姜天师的胸膛上面,带着他的身体同时倒在了地面上。

    “果然无情。”蝎子赞叹道。

    “刚刚阿罪是怎么移动的?我怎么看见她进入了大地之中然后…”小唐还没想明白的舞动着手“然后就那样嗖的一下就过去了,这一招…这一招我怎么那么熟悉呢?”

    “像不像夜影?”拉斐尔突然灵光一现。

    小唐左拳打进右掌里面不断的指着拉斐尔抿着嘴同意“对,对,就是影子,难道…”

    “不可能是夜影装扮的。”蝎子看了自己这个冰雪聪明的老大一眼,随后看着那个怪姥姥道“这两位应该是东方无敌的后勤得力助手,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点但是很可惜…你们两人商量好了吗?谁动手先上?咱们可是墨迹了半天了。”

    小唐捧着后脑勺道“让黄泉来,他不是吹嘘自己拳打敬老院脚踢幼儿园吗?”

    “那毕竟是一个老妇,皇家骑士不做了心也没以前那么硬了,这巴掌…”拉斐尔看着右手的道“总感觉挥舞不下来。”

    姜天师被阿罪一拳秒杀,那边的怪姥姥心痛无比的一声呐喊后扑过来摇晃着姜天师的身体“老头子,你醒醒,你醒醒啊…”那悲切的声音是真的,那滴落在姜天师脸上的眼泪也是真的,不仅仅只是因为是敌人就显得廉价,抬起头,看着阿罪双眼冒火充满了复仇**的眼神,在一个老妇的瞳中,也是真的。

    爱情,是一种不动声色的力量。

    “东方教主!老妇我…先走一步!!!”怪姥姥站起来一声尖锐的喊叫后一甩手中的仙鹤权杖,阿罪下意识的去拿后面的黑斗篷,但是黑斗篷在作战的时候已经被蚩瞑震碎,她随意的一挥手,一根根的银针全部都被手臂所挡住,怪姥姥握着仙鹤权杖冲刺过来,权杖冲击在阿罪的胸膛上面被超武装震碎的稀烂,怪姥姥噙着眼泪冲上去掐住阿罪的脖颈“你把我老头子的命还回来,你把他还给我…”

    阿罪冷漠的看着她,看着她瞳孔里面的一种东西,跟自己的一模一样。

    “到此为止了你这条吵闹的老母狗。”阿罪没有动手,小唐三人也没有动手,一把陌刀从不远处飞舞过来,“嚓”的一下旋转着斩裂了怪姥姥的脖颈,脑袋落地,保持着悲愤的表情,断裂脖颈处的鲜血血如泉涌,无头尸体落地,飞舞过去的陌刀被莫天阴一把紧紧的握住,伸出舌头,天阴舔了舔刀刃上面的鲜血,递给陈流年“来一口,爽翻天。”

    有病吧这个人?带着这种看法的表情流年默默的转过头,他对血的要求是相当高的。

    “东方老贼,死期将到,你居然还能够憨憨大睡?”伴随着范天恩的一声呐喊划破了长空,此时此刻在皇朝前方,皇宫门口,站在中心处的夏天傲然的昂起了自己的脑袋,左边是替天,右边是天将团,身后更是有拉斐尔这样的大将,王牌阿罪殿后,这样的力量,别说区区一个东方无敌,就算是跟一个国家对抗那都是绰绰有余。

    “呼…呼…”东方无敌依然手枕着脸庞坐在龙椅上面呼呼大睡,香甜之际。

    “神臻化境的人上,圣域级别的人等到醒了进攻。”蝎子伸出手抚摸着皇宫门后面一股隐隐的波动,冷静的说道随后看着穆天晴“第一个进去的话有胆气吗?”

    “你们保护好天哥就行了,进攻这种事情就交给我们,西城狱狼,上!”小张拍了拍西城狱狼的肩膀,后者用力的点点头,随后拳头狠狠的撞了撞,怒吼一声走了进去,进入皇宫内站在大殿上面的西城狱狼指着东方无敌吼道“老贼,就别说我欺负你,待会儿我把你搬起来折断死亡的时候,我让你永远睡下去,并且更加香甜。”

    但是…西城狱狼突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看着龙椅上面酣睡的东方无敌,只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个梦幻的空间之中,他站在一座山峰上面,周围是湖泊山川,高耸入云的山峰看不到尽头…

    “哈哈哈”在天空中踩踏着苍鹰背着手飞舞过来的东方无敌大笑道“你想要折断谁?”

    【搬砖工八块腹肌,众女哄抢】高冷女神带民工上车,**贴身,啪啪震动,谁知打开车窗,竟发现爸爸……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