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凶恶的能力

    看包子那饥肠辘辘的眼神,苍墓知道他没有和自己和自己开玩笑。

    而同样,包子的能力也是苍墓从未见到过的怪异,职业种的厨师能力?感觉在他是手中被发挥的相当出色?

    “哇哈哈哈…我都吃过很多人但是还从来没有吃过你这种黑玫瑰的精英的杀手呢,当当当…”包子一边挥舞着燃烧的锅铲一边对着前方的苍墓不断的进攻,虽然手中有着国王的长剑能够暂时抵御攻击,但是毕竟不失长久之计,双剑交叉挡住前方包子重力一击,苍墓的双脚朝着后方迅速的滑翔。

    和包子拉开距离的时候,双手狠狠的朝着前方一甩,紫袍的衣袖中一张张的扑克牌不断的飞舞出来。

    “暗杀牌·超必杀·国王长剑!”

    三十多张朝着包子飞舞过去的扑克牌全部在冲刺的过程中不断的放大,牌面上闪耀出刺眼的光芒中,只看到一个个握着长剑的国外从里面钻出来,他们集体将长剑高高的举起来,朝着前方的包子凶恶的刺过去,面对这这样的招式,包子一点也不惊慌“食物总会在我屠刀下面惊慌,就像是我在杀鲤鱼的时候,它老是那样的不听话,但是我喜欢这种感觉,一个食物挣扎的越厉害,它的味道往往就越鲜美。”

    “哈!”一声怒吼,包子手中的锅铲变成了两把钢叉。

    “刹刹刹…刹刹刹”,他将手中的钢叉刮得不断的摩擦出刺耳的声响,得意洋洋的看着苍墓“娼墓,你知道职业种一般是比较难以对付的,在厨师这个职业里面也有很多种,而我…身为五星级的大厨师,你觉得你这样徒劳的反抗有意义吗?乖乖的…乖乖的…变成我的腹中餐!”

    “大厨师·無双技·美味热狗!”

    握着两把钢叉朝着前方狠狠的一指,“呼…”一股特殊的风浪涌过所有的国王扑克牌后,“砰砰砰砰”一张张的扑克牌突然变成了一个个的热狗,在苍墓震撼和惊骇的眼神中,包子握着钢叉冲上前,将一个个的热狗全部都穿透后高高的举起来,苍墓的一招超必杀,就这样被瓦解,这是何等恐怖且神秘的力量?

    两块面包夹着中间的一根热狗,钢叉上面堆积起来的热狗散发着一股股浓烈至极的香味,包子狠狠的嗅了嗅后笑起来“但是娼墓你也要知道,一般往往病从口入,食物…也可能是最具杀人的力量的东西,热狗炸弹…哇哈哈哈”

    在包子肆意的狂笑中,他将钢叉上面的热狗全部都朝着前方的苍墓扔过去,“嗖嗖嗖嗖”飞舞的热狗在苍墓震撼的眼神中不断的来到自己的面前,“咚咚咚咚…”紧接着这些热狗,在刹那间全部都变成了恐怖的炸弹,在那狂猛的冲击力中苍墓被冲击的左右摇摆,身体上面的紫袍被炸裂的不断的粉碎是,身体上面更是伤痕累累的他双手交叉的挡住胸前,被震裂的在地上弹跳着滚动而来数十米后,痛苦的发出一声呜咽。

    暗杀牌还想要的时候,包子一步步的走过来“还想跑?难能行吗兄弟?那能行吗?”

    “大厨师·滚烫食盐。”

    两把钢叉再次在包子的手中变成,成了两把巨大的钢勺,包子从地上的沙滩中舀了两勺沙子狠狠的扔向了前方的苍墓,那些黄色的沙砾,在空中洒向苍墓的时候,由黄色的沙砾变成了白色的食盐,一接触到苍墓的身体上面,接触在他身体的那些伤口上面,便让苍墓发出了宛若杀猪般的惨叫,这个平时冷静思考的飘渺先知,在今日已经成为包子屠刀下面的羔羊。

    “啧啧啧…”包子眼神怜悯的看着苍墓“我本来还想要给你来一勺油让你更加痛苦的,现在看来我还是太仁慈了于心不忍啊,现在就让你清清楚楚的瞧一瞧,真正的大厨是怎样的。”

    将大勺扔向天空,包子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白色的围巾,披在胸前…

    两把大勺掉落下来的时候变成了两把黑色的屠刀,被包子紧紧的抓在了手中。

    “有遗言吗?是想要多受点痛苦还是想要少受点痛苦?我就替你选了后面一个吧。”

    黑色的屠刀凌空而降,随后在包子毫不犹豫的眼神下一刀斩断了苍墓的脑袋,一大股的鲜血飙射在包子的围裙上面和脸上,他抬起右手用衣服擦着脸上的鲜血“你的血还真是多…不过血多的话肉好吃,大厨师·奥义·庖丁刀法!”

    两把屠刀在包子的手中一个旋转,随后刀背狠狠的打在苍墓的胸前上面、转而打在手臂上面、转而打在双腿上面,在胸膛、手臂、大腿、背后各自割开一道小小的口子,随后包子将手从口子里面伸出去,一声怒吼后带着蛮劲将苍墓的胸腔骨头全部都抽取出来,这样的去骨力量,需要巧劲和娴熟的技术。

    而毫无疑问,包子是这方面的专家,他将手骨、大腿骨、和脊梁骨相继的取出来后,又划开苍墓的肚子将各种内脏全部都掏的干干净净,这样苍墓的全身只剩下变得软绵绵的,抓起屠刀,包子在这坨肉上面“哒哒哒啊…哒哒哒哒哒哒…”双手不断的摇摆、双手不断舞动的他表情冷漠。

    跟着辉耀混战场的时候,餐食就全部是包子来负责,而吃的,全部都是这种人肉。

    这种事情包子不知道重复做了多少遍,厨师的修炼,就需要一次次的驾驭和让自己变得炉火纯青。

    在锋利刀刃之下苍墓渐渐被剁成肉末的尸体,让包子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飘渺先知的肉啊,闻起来就比别的要香。”

    堆积如山的肉酱,让包子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张小小的面皮,在手心中卷动中小小的面皮扔下去,瞬间变得巨大,将所有的一团肉包裹起来,“嘭!!!”一个圆滚滚的叉烧包出现后,包子双手拍打在虚空上面,一大团的火焰升腾起来,屠刀变成两把钢叉穿透叉烧包,然后在火焰上面不断的炙烤、翻滚,不多时,喷香四溢的肉气已经缓缓的飘散。

    包子将钢叉举到嘴巴旁边狠狠的咬了一口,皮薄肉厚,那味道让他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黑玫瑰杀手的肉啊,像这样的肉包我就应该打包到齐麟哪里,让他们都好好的尝一尝。”

    他一边吃一边自言自语的笑道,随后走向前方的战场,吃着用苍墓的肉制作而成的叉烧包,哈哈大笑。

    幕府会·幕府七将军之一·猩红厨师·铁牛·包。

    一个叉烧包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包子伸出手笑道“来让我看看,这次获得是什么?”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一张张的扑克牌从包子的手心中不断的跳跃出来,那赫然便是苍墓的暗杀牌,难道包子将别人制造而成食物吃掉后,也会随即获得他的能力?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也太凶恶了吧?

    “这能力除了会撩妹儿有卵用,来让我尝尝先知能力。”说完包子闭上眼睛,在他闭眼的世界中突然出现一幕战场中的画面,白姬和乱神不断的碰撞在一起,乐依娜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太阳神龙和龙潮歌不断的怒吼,再往后面看,包子的脸就越来越严肃,他猛然的睁开眼睛,紧接着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妈的…我看到了些什么?怎么感觉我不该获得这个能力的?”

    他看到的最后一幕是:

    天照大帝出现,而且被一个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而深海中的断海浑身都在颤抖,刚刚包子杀掉苍墓几乎就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但是在出战之前白渊就严肃的告诉过自己,关于那个秘密的存在,真的…要这样视而不见吗?

    XXXXXX

    马六甲海峡北海岸的战场中,乱射和灭魄背靠背的互相支撑着呐喊,旁边的战斗机器人已经倒下来估计有七百多左右,这两个战斗机极其强悍的男人,汗流浃背,已经再想着怎么从这里开始离开,乱神对着灭魄道“到时候你朝着东海岸哪里赶紧跑,军舰大队就在哪里,不要停。”

    “要走一起走!”灭魄坚定的说道“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不管的,敌方的大将来了。”

    白姬看着灭魄道“这两个人比琴魔和雨魔难对付了,资质也比他们两要强大,我对付乱神,那个瞎子克我,我要是不注意他能够秒了我。”

    “可以,不过记得之后答应我的。”养天生笑着看着白姬。

    XXXXXX

    “嘭…”马六甲海峡几百公里的海域上面的天空中,阿罪踩踏着虚空滑翔在大海上面,身后的黑斗篷随风乱舞。

    雷奥好不容易跟上她后说道“这次的请示是军师临时下达的,我们暂时还不要参与到马六甲海峡的战争中,完成了的话就走,只要是统领在的战场,我发现我们的攻击性特别强。”

    “狱神庙中有八口棺材,是天为水之都的八大统领准备的,每一具八大统领的尸体都要带回去,用锁魂钉狠狠的封印住,这次…我打算做回以前的我,你其实不用来的。”阿罪的手中,握着用龙骨木做成的一把匕首。

    【奇难杂症】青年走湘西回家,全身发硬,疑似僵尸。家人探访苗族坟地,却看到有人爬出棺材,这人竟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