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八咫琼勾玉

关灯
护眼
    两年前…

    湿润潮湿、暗藏杀机的亚马逊雨林…

    雾气氤氲的一片森林中,一只在瞬间可以杀掉几百个正常人的毒蝇旁若无人的从一棵树上面飞舞过去,突然,树木上面和树皮混为一色的一直变色龙,伸出了自己宛若弹簧的舌头,在瞬间就将这只毒蝇吞入了下去,随后这只变色龙的身体变成了绿色,从树枝上面跳跃下来的时候,下方的一朵食人花突然张开了嘴巴,刚好接住它,然后一口吞噬掉。

    “哗啦啦”乐依娜身后披着世界政府和平鸽图案的披风,而且她的前方,一只全身都流淌着毒液的树木正在前方不断的迈动着自己两条树枝般的长腿,踩踏着大地,发出轰鸣的声音在前面开路,乐依娜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这条道路什么时候是尽头,就在她有些烦躁的时候,树精仿佛察觉到了她的不耐烦,硕大树冠的树精转过头用那低音炮般的声音说道“皇后因为太大了,它也是这片雨林的守护神,所以隐藏的比较深。”

    “只是有些热。”乐依娜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水,继续闷头不响的跟随在树精的后方。

    树精身材魁梧,视野极好,它朝着前方看了一眼后笑道“你今天运气真好,今天是皇后出来喝花蜜的日子,跟我走吧,马上就到了…”。

    乐依娜却是有些紧张,来到这处处都是危险的亚马逊森林,这里比自己想像的还要恐怖上更多。

    “伟大皇后…小树树我来通报,世界政府十大军团的一个队长觐见,倒是非常懂规矩呢,手上拿着公务函。”

    巨大的树精说完后对着乐依娜说道“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去说了。”

    乐依娜点点头,树精从她眼前闪开过自己的身体,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只看到在前方一块阳光普照的地面上,两旁站满了身姿挺拔的独角仙士兵,乐依娜从它们中间走过去的时候闻到一股浓浓的花香,放眼看去,四面八方的草地上面绽放开了一朵朵娇嫩欲滴的鲜花,那浓黄色的花夜在花瓣上面流淌着,花朵旁边的一只只血蜂提着一个个硕大的木桶在花朵下面不断的飞舞着,那香味,让乐依娜只是闻了一下就仿佛要醉了。

    前方,突然一道血色的残影“刷”的一声飞舞了过来,乐依娜立刻站定住。

    “树精说你拿来了公务函,拿不出来就是死。”那人全身就像是鲜血一样的赤红,全身都穿着猩红色的轻盈战甲,刚刚靠近乐依娜,乐依娜只闻到一股浓烈的鲜血味道从它的身上传出来,虽然有些不适应,但是乐依娜依然将公务函拿出来,那人看了半晌后点点头“的确是神皇宫天的字迹,不过你就是乐依娜?我听说你可以使用契约?”

    “哈哈哈哈哈哈…”后方一个躺在草地上面的巨型黑影已经遮住了后面的太阳,她将一桶桶的花蜜不断的倒进自己的嘴巴里面,有些想要置之不顾。

    “你是谁?”乐依娜问着眼前这个人。

    “我叫做雏狱。”

    他的回答让乐依娜微微一惊,眼前这个人就是SSSS血统的人?

    不过…乐依娜的嘴角依然是淡淡的微笑,随后一股风浪在她的身边疯狂的卷动起来,额头上面闪耀出一个五角星光芒的乐依娜整个人的蓝发长发全部都随风飘舞起来,她伸出手的时候说道“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那么你也要知道我能够让你受尽苦头…契约控制·痛苦之躯!”

    话音刚落,雏狱的脸上突然出现了痛苦的表情,尽管他很想要在皇后的面前控制住自己,但是随着乐依娜力量的加强,雏狱嘴巴里面爆发出低吼的声音身躯慢慢的倒了下去,乐依娜带着想要折磨他的表情声音有些发狠道“怎么样?现在你知道传言是真的还是假的了?”

    “哈哈哈哈…够了,不要闹得大家都不好看。”后方的伟大皇后说道。

    乐依娜额头上面的星光图案消失,雏狱只感觉到全身的痛苦立刻解除,他佩服的点点头“果然厉害不愧是动物系的克星,你果然厉害。”说完他接过了公务函说道“这次想要请皇后怎么样?我的话可以代表皇后的话。”

    “是的,姑娘,你有什么事情就跟雏狱说吧。”伟大皇后也说道。

    “我想要知道太阳神龙的下落。”乐依娜斩钉截铁的说道。

    雏狱愣了一下,随后朝着后方看了一眼,得到伟大皇后的授意后,他对着旁边打了一个响指,一只巨型的金龟子嘴巴里面叼着一个卷轴走过来的时候,雏狱问道“你之前的那头东西呢?”

    “最近海峡遭遇到夺神的进攻,很不幸的死亡掉了,夺神里面有个人可以控制鲜血,比较变态。”

    雏狱一边表示理解一边拿过金龟子嘴巴里面的卷轴扔给了乐依娜“太阳神龙就居住在这里,它在不同的环境中有不同的形态,夜晚的月光形态是比较弱小的,别的我可帮不了你了。”

    “谢谢了。”乐依娜转过身想要走的时候,看着前方那些花花草草有些害怕的退后一步“能不能在找那个树精带路?”

    “你看到了吧?”伟大皇后看着乐依娜在树精的带领下缓缓的离开,突然对着旁边说道,旁边那巨大花朵的后面,端着一杯花蜜的龙潮歌走出来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听皇后的语气,好像有些不高兴。”

    “有机会干掉她,她的存在威胁到我了,我会很感谢你的,除了让你带四只血蜂出去,雏狱…以后你就跟着他吧,不到生死关头的时候不要动雏狱,放出来那可是毁天灭地的力量。”伟大皇后说道。

    龙潮歌扶了扶眼睛看着乐依娜离去的背影“军团的队长,有趣…我估计这辈子都碰不到她。”

    XXXXX

    马六甲海峡的天空下面,看着夜枭剑放在了乐依娜的脖颈上面,后方将鹰击号全军覆没的苍月军团的女战士们骑乘着烈风螳螂疾速的冲刺过来,乐依娜突然伸出手道“大家都不要过来了,你…你的身上有那股血腥味…”

    “你还记得挺清楚,这是我的王牌之一,我不动用王牌是因为没有人可以把我逼迫到最后的关头。”龙潮歌看着下方接受着宫本武藏进攻的太阳神龙“这条太阳神龙,也是你用契约能力让他臣服你的吧?我倒是知道契约能力一些比较好玩的规则,就是说如果杀掉主人的话…与他签订了生命线的生物…也同样会受到…”

    话还没说完,剑刃从乐依娜的肩膀上面移开掉,随后龙潮歌狠狠的插进了乐依娜的肚子里面。

    “唔…”肚子被捅出一个血洞的乐依娜弓了一下身躯喷出一口鲜血,同时随着乐依娜受到伤害,下方的太阳神龙的肚子上面也突然的破开了一个巨大的血洞,虽然这种神兽恢复能力极强,但是龙潮歌没有将夜枭剑拔出来,也就代表着伤害不断的持续着,“吼…”受伤的太阳神龙昂起头朝着天空一声怒吼,随后巨大的翅膀迅速的折翼将自己全身都包裹起来,变成了一颗闪耀着月光的球体后,球体上面的月光消散,一个面色苍白的长发男人从球体中捂着肚子颤抖的站在武神号的前面。

    “武藏…不要攻击,我有另外的用途。”龙潮歌举起手道。

    “是。”抱着武士刀的武魔偶宫本武藏漂浮在龙潮歌的身边。

    而乐依娜和太阳神龙之间,的确链接着一根月光生命线,太阳神龙怒吼道“斩断这根生命线,解除你跟我的契约,那样我就能够肆无忌惮的战斗,这群人没有人可以打败我的。”

    “斩断了,她也就死亡了,她的契约能力只对动物系的人有用,而神皇宫天也明显的知道这一点…所以…”

    后方九十五名苍月军团的女战士互相的看着彼此,随后眼神中涌现出超强战意的光芒,用力的点点头。

    “杀…救赎出队长…”“杀过去!!!!烈风螳螂…”苍月军团的女战士们并没有束手就擒,反而带着烈性的刚猛朝着龙潮歌这边攻击过来,身后的宫本武藏想要动手的时候,龙潮歌摇摇头,随后将腰间的一块玉佩拿起来,看着那玉佩怪异的图案,乐依娜猛然的想到了什么,对着身后一声怒吼“不要过来…全部都不要过来…”

    “全部收了,神器·八咫琼勾玉!”龙潮歌将玉佩用力的扔向了空中。

    悬浮在天空中的八咫琼勾玉闪耀出刺眼的光芒后,“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刹那间密密麻麻的绿色光芒铺天盖地的朝着后方的苍月军团们攻击过去,那充斥着天空的光芒,几乎是打在苍月军团女战士所有人的身体上面,绿光将她们的身体和下面的烈风螳螂包裹,随后绿光仿佛在挤压和压缩他们,所有苍月军团的女战士全部变成了四分之一巴掌般的大小。

    在绿光中的苍月女战士门还在不断的进攻,但是已经渺小的宛若蚂蚁。

    更像是一块晶莹碧绿的湖泊…

    “真是抱歉了。”龙潮歌说完后,这些包裹着苍月女战士的绿光“刷刷刷”大批大批的飞舞过来,又全部冲进了八咫琼勾玉当中…

    【奇难杂症】青年走湘西回家,全身发硬,疑似僵尸。家人探访苗族坟地,却看到有人爬出棺材,这人竟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