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影子现身

关灯
护眼
    被黄金帝将双拳破开的马六甲海峡在天照大帝的控制下又再次紧紧的合并在一起。

    余震久久才停顿住。虽说海峡上面再次恢复了平静,但是刚刚那两道撕裂开海峡的恐怖裂缝,以及那毁天灭地的气概,包括那撕裂一切席卷着一切的气势,全部都来自天照大帝在瞬间召唤出来的黄金帝将,这尊高达千米身穿着浓厚日本气息将军盔甲的男人,面对天照大帝的怒斥,尊重的就像是一个孩子,诚恳的低下头——

    武魔偶·黄金帝将·织田信长。

    “这片海峡要是破坏它只是弹指之间的事情,但若日后大日本帝国想要在这里赚取的飘满钵满的话,这里就是不可或缺的地方,你这家伙…刚刚因为你的攻击,差点坏了我们的大事。”天照大帝的责骂,让织田信长再次深深的低下头,脸上余怒消散,天照大帝随意的挥挥手“下一次可不能这样鲁莽了,下去吧!”

    轻轻一舞手中的折扇,这尊带着沉重压力的巨型武魔偶变成了金色的烟粉消散在空中。

    “咳咳咳……”那深达百米的巨型深坑之中,凯撒不断的咳嗽着鲜血,他的身体上面已然是遍体鳞伤,随处可见被烈风割裂开的伤痕,以及身体上面大面积内伤的淤青。看到天照大帝带着龙潮歌和银铠来到巨坑的旁边,凯撒扬起嘴角笑了笑“你就是日本最强的守护神?神武辉耀的终极武器?辉耀可真能耐啊,这种倚仗的本事,可是比我们主君强得多。”

    天照大帝面无表情的摇摇头“看来织田信长打你的哪一下还算轻的,还能耍嘴皮子。”

    对着身边的银铠点点头,“嘭!”银铠从坑边冲刺到了巨坑之中,伸出右手一把掐住了凯撒的脖子,并且冷哼道“其实我现在就像要杀掉你,但是让八大统领就这样简单的死亡掉了,真是便宜了你,待会儿在天照大帝的死刑之下,有点你好受的。”,将凯撒抗在肩膀上面,凯撒吐出来的鲜血在金属化弹射装甲上面流淌着,他无力且虚弱的笑道“要不是老子现在全身差不多全部骨头断裂了,我一定要跟你斗一个你死我活。”

    冷漠的看了太阳神龙一眼,天照大帝轻飘飘的悬浮在天空中朝着北海岸移动过去“白姬他们做到什么程度了?”

    北海岸的战场中,双手被齐刷刷的斩断,剧痛让乱神直接昏死了过去。

    包子看着天空中张开嘴巴“鲤鱼旗,肯定是天照大帝嫌我们的速度太慢了,刚刚那一下震动和裂缝就是最好的证明了,白姬,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在天照大帝亲临到时候,一定要将这里做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

    “我当然知道。”白姬的脸也很严肃认真,失去了平时那股骚劲。

    看来天照大帝的确在整个日本主君的阵营中都有着绝对的威信,要不然这群人也不至于惧怕到如此程度。

    前方的灭魄保护着乱神,所有的战斗机器人全部都是拿着冲锋枪对准了他,正当白姬要下令格杀勿论的时候,只看到那些战斗机器人一个个全部都将冲锋枪扔在了地面上,随后只看到三千多个战斗机器人全部都单膝跪地,包括养天生以及其余的三名幕府将军,包子和白姬同时转过身,只见天照大帝已经进入了北海岸的战场中,心脏震撼之间,两人纷纷的跪地,天照大帝的来临,让全场将尊敬这个词语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银铠将凯撒朝着前方扔过去,听到身边的落地声,灭魄动了动耳朵“凯撒?”

    “是的兄弟。”凯撒躺在地上虚弱的喊道。

    灭魄立刻来到他身边,双手刚刚放在他的身体上面,立刻闪电般的缩回手,随后有些悲痛的说道“怎么…怎么受伤这么重?谁干的…我给你报仇,说名字,我给你报仇,你还好吗?”

    凯撒握着灭魄的手苦笑道“除了一身断裂的骨头和最后的几口气,其余的都挺好的。”

    “浪费时间,连一个瞎子都要耽误这么长的时间,你是怎么做事的?”天照大帝的则怒让包子白姬两个人头都不敢抬,只是不断的点着头附和着她的愤怒,“潮歌。”天照大帝偏过头问道“对方还剩下三个人,两个人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剩下一个瞎子杀掉他已经是时间的问题,你觉得怎样处理比较妥当?”

    灭魄听到这句话顿时伸出手将凯撒和乱神挡在后面“要杀他们先踩过我的尸体。”

    “你还是非主流叛逆期吗?我问你了吗?”天照大帝怒视灭魄。

    白姬不断的做着斩头的手势,养天生等人纷纷附和,一定要这样斩尽杀绝吗?其实龙潮歌是非常恶心这样把对方斩杀的一个都不剩,他的目标是马六甲海峡,黑玫瑰全部死光光,统领死亡,就算齐麟再怎样是一个病怏怏的少年,他也一定会产生毁灭性的报复的,天知道水之都有多强的力量?天知道他们还有多少的势力?大海之王真的是随便叫叫的吗?

    “优柔寡断,哼…不问也罢。”天照大帝嫌弃的转过头。

    龙潮歌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其实他也不知道这样的场面该如何做,一刀杀还是怎么样?

    “瞎子,你知道我是谁吗?”天照大帝昂起头有些傲慢的问道。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瞎不是聋,你是神武辉耀哪里的最高权力。”灭魄说道“想怎么样?战斗我是不会害怕的。”

    “真是个孩子…还在想着用力量取胜对方,你的两个朋友现在都是奄奄一息,让我给你一个求生的机会,你是水之都的人,我们是大日本帝国的人,水火不容,这样…让我看到你们对我们低头的诚意,我这边已经派遣出来一个战士,你们水之都的人出来走动,身后都背负着水之都的荣誉,那就现在把脑袋低下来,让我践踏这份荣誉吧。”

    那个幕府战士带着阴险的表情走到灭魄的面前,“嚓”的一声将裤腰带打开。

    “我一直相信男性这种东西,只有臣服在另外一个男性的阳根之下才算是真正的征服。”天照大帝看着灭魄道“你只要把头低下头,好好的在我们大日本帝国的男人下面享受圣水就可以了。”

    凯撒一听到这句话立刻一声怒吼“我…操你祖宗十八代全家人…嗷…”

    还没说完,银铠冲击过去手肘狠狠的打在凯撒的肚子上面,凯撒像是呕吐一样吐着鲜血。

    灭魄乱糟糟的头发飞舞,一脸肃穆的他道“我低头了,你就放人!”

    “我说话算数。”天照大帝不断的将纸扇张开合并,张开合并。

    “不要…不要啊…”在凯撒不断摇头和震撼的目光中,灭魄跪在了地上,那个幕府战士嘴角扬起,随后将男根掏出来,他早已经憋了很久了,闭上眼睛一声舒爽叫的时候,滚烫的尿液飞流直下,“滋滋滋…滋滋滋…”尿液不断的溅洒在灭魄的头顶上面,灭魄的脸没有丝毫的变化,连屈辱都没有,取而代之的只剩下无尽的冰冷。

    天照大帝无奈的笑了笑“真是天真。”

    对着旁边勾了勾手指头,几个从战斗机器人里面走出来的战士突然抽出了砍刀,一个个全部都朝着乱神攻击过去,灭魄他看不见,只是听到脚步声响起,他不断的喊着“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几个战士高高的举起砍刀,对着乱神狠狠砍下来的瞬间,凯撒翻过身将乱神压在自己的身体下面,当那刀刃破开他的身体的时候,凯撒昂起头红着眼睛,随后一口将鲜血吞咽了下去,“嚓嚓嚓…嚓嚓嚓…”一把把的钢刀在凯撒的背后疯狂的砍着,他抱着乱神,心理面只有想法,这次能活多少就活多少。

    “凯撒…凯撒…”灭魄大声的喊着。

    “别动噢,漏掉一滴我都不算了。”天照大帝阴冷的笑道。

    龙潮歌实在看不下去,只是默默的转过身。

    水之都,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和屈辱。

    而就在此时此刻,北海岸处,天之水路的巨大鲲停止了游动,只看到一个轻盈的身影从上面跳跃了下来,站在了糖糖身边,而另外一个身影,根本看不见…只看到地上一道残影迅速的移动…

    这女人两条长腿赤着脚站在沙滩上面,上半身穿着一件墨绿色的斗篷站在糖糖的身边,她仿佛有股魔力,让糖糖猛地抬起头看着她,看到她后,糖糖的瞳孔地震般的颤抖着,随后直接站起来猛地抱住她,眼泪顷刻间喷了出来

    “大姐!”糖糖带着压抑许久的哭腔的喊道。

    “有我在,有我在,乖。”女人摸着糖糖的头发安慰道。

    而北海岸水之都受辱的战场中,白姬、养天生、龙潮歌等人突然感觉到前方的森林里面一股恐怖的力量袭击过来,那股寒意,仿佛来自地狱一般,让无数人纷纷转过头的瞬间。

    “哇…哇…哇…”一只全身黑色羽毛的乌鸦展翅从天空中飞舞过去。

    海平线上面暮色的光芒一闪之瞬间,那名对着灭魄拉尿的幕府战士被一把剑穿透,瞬间死亡。

    白姬刚刚想要动手的时候一个残影迅速的旋转过来,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狠狠的将她扔到了旁边的树上,包子还没反映过来脑袋已经被一只手握住狠狠的摁进了大地里面,龙潮歌刚刚拔出夜枭剑,在黑影的旋转中夜枭剑又被放了回去,黑影在人群中旋风般的转动着,银铠还没看清,身体已经被扔了出去,穿透了一棵树整个人都穿透树木,养天生脑袋旋转的看到身边的黑影不断的旋转中,双掌刚刚推动出去,两只手被交叉到一起,扔到空中几个旋转后直接掉落在地上。

    白姬还想要行动,看到地上那把剑后被龙潮歌一声怒吼喝止住“想死啊?不认识夕阳?”

    凯撒震撼的看着黑影降落在地上,拉扯开一道孤独的倒影,嘴唇蠕动的凯撒激动的喊道“影子来了。”

    【奇难杂症】青年走湘西回家,全身发硬,疑似僵尸。家人探访苗族坟地,却看到有人爬出棺材,这人竟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